举鞍齐眉

第343章 亲自前往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亲自前往

“那位公公,要舒儿亲自前去?”望着地板上跪着女子,施靖眸中闪过一丝错愕。

番莲不敢有丝毫隐瞒,直起脊背,朗声答道:“禀舅老爷,那人确实亲口这么说的!”

施靖沉吟片刻,口中喃喃道:“他怎会识得你的?这可就奇了怪了!”

舒眉也跟着摇了摇头,也是一副弄不懂的样子。

番莲闻言,忙接口道:“听那位公公说,他曾两次在宫里见过姑奶奶,说是那两样东西太过重要,只有姑奶奶亲自去取,他才会放心交给她。奴婢听他的语气,似乎,似乎对奴婢不放心,毕竟宁国府如今……”她的话没有讲完,屋里其余两人已然明白。

齐家投靠北梁朝堂的事,让那位公公对番莲不甚放心。

论起来,若不是她跟齐峻早一刀两断,怕是那人也信不过自己了。

舒眉都弄明白的事,没道理其他人还想不透彻。

如今骑虎难下,施靖没别的法子,随即朝外甥女望了过去。

舒眉当下明白,这是属意她亲自跑一趟了。

“舅父,还是舒儿跑一趟吧!那位公公考虑得也在理。这两样东西不比别的,换了谁怕是也难轻下决定。”

施靖摆了摆手,又对番莲问道:“难道,你跟萧大当家,没有邀请他南下?他孤身一人呆在燕京,到底不大妥当。就不怕高家找上门吗?”

番莲忙答道:“我跟萧大当家劝过好几次了。可那位下身残疾,行动不便。就是想把他运出来,恐怕也不大容易。”

原来是不良于行!

听到这里,施靖点了点头,不再言语。他沉默了好半晌,才抬头对舒眉道:“你去一趟不是不可以。只是,若是碰到高家的人。怕到时你就难以脱身了……”

见他担忧自己的安危,舒眉笑了笑,解释道:“舅父不必多担心。以前我在燕京时,肤色较为黝黑,如今脸上变浅了许多。便是被熟人撞见,怕是一时半会儿,她们也认不出来。再说,我还可以化化装,作一副男子打扮,应该能蒙混过去。”

“化装?扮成男子?”闻言。施靖眼前一亮,随后摆手否决,“瞎胡闹!你长得娇娇弱弱。怎么做男子打扮?你把世人都当成瞎子了?”

舒眉不好跟他争辩,忙向他问计:“舅父可有什么好的主意?能让舒儿顺利到北地的?”

施靖沉吟片刻,捋了捋颌下胡须,道:“你一介女流单独前往恐有不妥。不如,还是去信跟你爹爹商量一下。让他到那边找几个身手敏捷之人,让他们潜入燕京,把人带东西运过来。想来,曦裕弟和林将军手头上,应该有让那位公公信服的东西。”

听到他的提议,舒眉不禁皱起眉头。

不说如今金陵城里局势紧张。就算没那些事,这一来一回的,到时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舒眉忙把这一情况。跟舅父提了提。施靖闻之,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候,施府来了位不速之客,替他们解了燃眉之急。

原来,威远伯林府二公子林盛宏。到观海卫来驻守,受托顺便看望舒眉姐弟。

可是。舒眉却从他的到来,嗅出一些不寻常的地方。

“林二哥,金陵城到底怎么样啦?怎地连你也避出来了?爹爹跟林世叔现在如何了?”见到故人,舒眉忙打听起亲人的近况。

林盛宏摆了摆手,安慰她道:“文世妹莫要慌张,他们无事!自从陛下卧床后,咱们几家的处境,反而没以前那般艰难了。不然,哥哥我也不敢扔下老父,到这边来驻守。”

听到他如今回答,舒眉心里稍稍安定下来。

既然舅父大人有客,她也不便打搅,跟施靖打了一声招呼,她就领着番莲离开了。

一回到自己所住的院子,舒眉忙吩咐番莲帮她弄一套男装来。

“姑奶奶,您真要亲自到燕京走一趟?”临出门时,番莲面带犹疑地将心底的话给问了出来。

“不然,还有什么更好的法子?”见她眉宇间带着几许担心,舒眉反问。

听了这话,番莲一脸无奈,自责道:“都怪奴婢没用,没能圆满完成任务,将东西取回来。”

舒眉闻言没有说话,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道:“这事怪不得你!谁让你们家爷拖咱们后腿的……对了,那位公公如何得知你身份的?”

番莲脸上一红,忙解释道:“都怕奴婢大意,说漏了嘴。没想到那位公公也来自南边,竟然拿岭南的方言试探奴婢……”

“这么谨慎?!”舒眉不由蹙起眉头。

“可不是怎地!奴婢开始想,为了顺利取到东西,干脆冒充雨润的身份算了,谁知这一下了漏了馅。奴婢听那公公的口气,他以前好似侍候昭容娘娘的。娘娘薨逝没多久,他就请求出了宫,没想到先帝竟然委以了重任。”

原来是这样!

摸清里面的沟沟壑壑,舒眉一颗心反倒平静下来。

既然那位公公这般谨慎,想来那两样东西还算安全。

如果自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回燕京,应该能顺利取回。

第二日,舒眉刚用过早饭,施靖就派人来唤她。

舒眉想到要尽快说服舅父,便让番莲帮她穿上了昨日寻来的男装。

当她们主仆二人出现施靖的书房门口时,把守在那儿的丫鬟唬了一跳:“您找哪位?怎么直闯……您,您是……”

冬梅见到男装的舒眉,都认不出来了。待她看清舒眉身边跟着的番莲,这才恍然大悟。

“舅父大人在里面吧?!你赶紧进去通报。”得到效果反馈,舒眉心头一喜,忙催促她进去禀明。

没一会儿,舒眉便被请了进去。

“文世妹,你穿上这一身,还真差点认不出来了?”她刚一进门,被坐在施靖对面的林盛宏,忙站起来,绕着她转了一圈,给认了出来。

舒眉抬头,诧异地望向他:“咦?!怎地你一眼就瞧出来了?看来,装扮得还是不行嘛!”

林盛宏嘴角抽了抽,随即解释道:“刚才出去的丫鬟都禀过了,我若再认不出来,那算是盲到极点了。”

说完,他抬起头,对施靖一抱拳:“施先生,小侄认为,文世妹这主意不错!不说她已经好些年没回燕京了。就算亲近之人,也未必一下子认得出她来。”

施靖闻言,捋了捋了胡须,微微颔首:“先前,我不放心她单独前去,是考虑到她一弱质女流。如今既然林世侄愿意一路相护,老夫还有什么好担心的……燕京地面,你到底比她一后宅妇人要熟。”

听了他们的对话,舒眉心里一喜,忙上前询问:“照儿的事,林二哥都知晓了?!”

林盛宏点头承认:“二哥就是为叶小公子而来!文太傅和爹爹收到你的来信,大喜过望。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借了个理由,把你二哥派到观海卫,顺道派人手暗中来保护殿……”

舒眉闻言,跟施靖对视一眼,两人眸子中均有欣然之色。

见梗要眼前老大难的问题解决了,屋里的几人,开始商量下面的安排。

“既然我有林二哥护着,番莲还是留下来保护照儿几个孩子。她就不用跟着我去了!省得到时被姓高的女人给认了出来……”

闻言林盛宏点了点头,抬头望向施靖。后者也点头赞成:“既然这样,就把她留下来吧!不过,这样一来,在路上你就不太方便了!”

舒眉摆了摆手:“舅父不必担心,这一趟甥女想好了。一路上我跟二哥一起骑马!这样既可以节省时间,又能掩饰身份。带太多人反而不便!”

听说她要骑马上路,林盛宏不由一惊,随后他便劝阻起来:“此去燕京,可不是一两天的路程,一路上骑马,你吃不吃得消?”

舒眉摆了摆手:“二哥勿需担心我!以前在岭南时,我还跟爹爹骑马爬山呢!这一路过去,都是坦途,没问题的的!”

见说不服不了她,林盛宏只好作罢。几人又把接下的安排过了一遍。诸事安排妥当后,舒眉把番莲叫进来,让她把前些日子训练的暗卫,跟林盛宏讨教了一番。

“文世妹考虑得真周到,没想你早在暗中开始着手了!”当见到那一排英气逼人的暗卫兄弟时,林盛宏打心眼里感到佩服,赞道,“你这拔人马拉出去,不比大内侍卫差!”

舒眉不好居功,忙解释道:“让二哥见笑了!这队人马的训练,不过是仿照以前齐氏暗卫的模式组建的。他们都没经历过硬战,能不能抵事,还两说……二哥千万别夸他们了,省得他们飘起来,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听得此言,林盛宏不禁哂笑,随即,他似想起了什么,对舒眉提议道:“对了!此时我带的那一拔人,还有辛磊他们这帮原先护着你的,一起交到番莲姑娘带着,顺便把你们的那一套,也训练训练他们吧!后面的硬战,肯定少不了的……”

这提议立刻得到舒眉和施靖的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