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62章 月下夜话

第三百六十二章 月下夜话

见舒眉不以为意,葛曜不由急了。事关军事机密,他不好跟她讲明,薛、严几家的真正图谋。

早在两个月之前,他派的细作曾打探到,南楚君臣之所任由文太傅跟他们合作,是主要目的,是想借机安他一个背主叛国之名,最后把文林几家势力,彻底从南朝清除出去。

当初,他将此事禀报给邵将军后,两人核计了一番,决定将计就计,等严薛两家出手之际,他再把文太傅救出来。有这恩情来,文家自然归附山东。

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眼前这女子若执意回金陵,不说是羊入虎口,就是他们到时能一并救出来,还有几个孩子,到时的伤亡恐怕不会小。

可他一时想不到用何种借口,将舒眉给留在这里。

见他不出声了,舒眉笑道:“这事还是先派跟爹爹商量商量。毕竟,朝中的形势,如今舅父和我都不太清楚。”

听她有松动的意思,葛曜心头一喜,忙请缨道:“本将正好有事,要赶往金陵,若姑奶奶信得过,我就当一回你的信使吧!”

“哦?!”舒眉回过头来,笑意盈盈地问道,“将军义薄云天,将粮食都赈灾了。那原定购回的兵器该到哪里寻?”

葛曜跟着笑了笑:“都止戈修好了,还要什么兵器。若是南楚有意攻梁,邵将军倒是有意向,借道给南楚兵甲,两家携手共同破梁。”

听到他这话,舒眉不禁喜上眉梢,忙问道:“真的吗?如果两家合起来,辽东差不多也可以拉过来了吧?”

被月光下她璀璨的笑容感染,葛曜心神一滞,赶忙垂下头来。

见他这副表情。舒眉以为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不妥,忙问道:“孟将军如今在辽东过得怎样?他们不会还隶属大梁吧?”

“不是!姑奶奶误会了!他们早独立出来了。不过,后来渤海湾常有战事,那几个要塞,被两边人马交替占领。所以,我们这边并未真正跟辽东那边打通。孟将军那边也一直在想办法。毕竟,他的父母都在山东境内。”

听到表姐摆脱了高家,舒眉很是替她感到高兴,又问道:“不知葛将军是否知道,我那在西北的姨父。如今有什么线索?”

葛曜摇了摇头:“半年多没齐老将军的音信了。不过,我南下之前,倒是听到一则消息。不知姑奶奶是否有兴趣知道!”

“哦?!”舒眉眸子一亮,身子微微前倾,就要聆听他的讲述。

“据我们派到西北的探子来,说是瓦剌有出关的迹象。想来,那帖木儿首领听闻齐老将军不在那边守着了。想乘机南下牧马。”说到这里,葛曜停顿下来,饶有兴趣地望着她,道,“姑奶奶应该不会忘记,瓦剌如今的王妃。乃是宁国府以前的大小姐。或许,她跟您一样,也关心齐老将军的下落。因而……”

舒眉听到后面,眉头跟着紧蹙起来。

姨父的失踪确实许多疑点,就连大姨如今都下落不明。

难不成,那里面还有世人所不知的隐情。

难怪高家要将军齐氏攥在手心里。她虽然不懂兵,可也知道这种意图不明。动向不明的敌人最是棘手。

葛曜见她不出声了,以为是被刚才自己那番话吓着了。忙安慰舒眉道:“姑奶奶勿需担心!齐老将军忠心为国,定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当时跟他一起失踪的,还有几万人马呢!”

这才是关键!

听到这里,舒眉眸子骤亮。当时,表姐寻不到她,匆忙离京之时,她就觉得有一些奇怪。表姐的行动似乎颇为章法,说不定姨父临走时,就有了安排。表姐能顺利离开,而且从辽东到金陵,一路也没什么闪失,她身边应该有高手贴身保护。

只不过那时候,自己刚到南楚不久,孩子又小,表姐怕她卷进去,许多事情瞒着她罢了。

如今回想起来,自从大伯兄齐屹离京后,他们三房的行踪,也开始透着一股子诡异。

不知郑氏不肯离京,会不会打乱齐家男人们原定步骤呢?!

想到她那前婆母,舒眉只觉脑仁发疼,心情也跟着变差了许多。

旁边葛曜见她脸上阴晴不定,以为她是在担心亲人,忙安抚她:“若姑奶奶惦记孟少夫人,不妨把想对她讲的话写下来。咱们这边倒经常有人到那边去。”

“真的吗?”听到他的提议,舒眉心头一喜,迫不及待地确认道,“葛将军什么时候回山东?”

见对方慢慢跟随自己的思路了,葛曜心头一喜,答道:“应该就这两天吧!先是起身到金陵,事情办成后再行北上。姑奶奶若是有需要,葛某愿意代为传信。”

舒眉点了点头:“那好!明日把信函交给你!”

葛曜乘机提醒她:“没得到文太傅的回信,姑奶奶千万别轻举妄动。毕竟,你孩子还小,若是金陵那边有什么不妥,你这样来回折腾,岂不是把孩子置于险地?”

这话让人颇感不妥,舒眉抬起头:“金陵那边有什么不妥?”

葛曜一哽,顿时发觉自己失言了,忙掩饰道:“我就打个比方。毕竟,小陛下尚在病中,南楚各方势力,起了别样心思的有不少,你冒失回去,恐怕会遭受不少无妄之灾。”他不便明说,只好语焉不详地含糊带过。

这些话听在舒眉耳中,却是另外一番意思。

她以为葛曜听到自己跟番莲先前的对话,知晓了照儿的真实身份。顿时,她的一颗心悬了起来,还朝番莲使了个眼色。

跟在舒眉身边久矣,番莲自然知晓这动作代表的意思。只见她神色一敛,紧张地盯着葛曜脸上的表情。

鉴于葛曜之前对她那番劝说,舒眉自然知道,对方本意想借之前的交情,鼓动她父女投奔到邵将军阵营。刚才的几句,似乎暗着警示之意。

舒眉自然不敢大意,她走到葛曜身前,朝他盈盈一礼:“多谢将军提醒,我们不会乱来的!这里刚发生大灾,一切都重新建造。大人是没什么,可那几个孩子也跟着受苦,让我这心里……”说完,她望向葛曜,想从他表情上找出端倪来。

被她瞧得不自在,葛曜轻咳一声,提议道:“既然这样,姑奶奶还不如暂到山东去做客。那里比这里安稳多了。等南楚朝堂局势稳定下来,你跟孩子们再回来,那不是两全其美?”

“做客?”舒眉眉头一跳,“以什么名义去呢!毕竟山东境内,我并没有什么亲友在那儿。”

葛曜自以为得计,提议道:“我看文小弟身子骨较弱,得练练功夫才行。不如,以拜师的名义到那里避一段日子……还有小葡萄,他这个年纪,正是打基础的时候。那孩子不能光长胖不长个子了。”

他最后一句话,倒是说到舒眉心坎上了。

自打她离开北上,这几个月就没人管得住她儿子。那小家伙本就是一枚吃货,没人管着和监督,越发贪嘴和懒惰了。

一般的孩子到他这年纪,都开始蹿个头了,可他倒好,还是圆鼓鼓一团。

舒眉在那儿冥思,这头的葛曜又出声了:“可惜拙荆前年过世了,不然,我府里有女眷,接你们到寒舍住下,也并非不可以。”

说完这话的葛曜,情绪陡然间变得低落了许多。舒眉见状,面露诧异之色。而旁边的番莲见他们的情状,脸上变得紧张起来,一对清亮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葛曜,隐有防备之色。

沉默了一声,舒眉出声抚慰他道:“将军节哀!葛大嫂要知道,你现在心里一直惦记她,泉下有知,她心里肯定无比宽慰。”

舒眉的安抚,并没让葛曜抑郁的心境,得到丝毫的缓解。反而像是勾起他的伤心往事似地,跟舒眉诉说起他的过往来。

“她还等到我从山东赶回来,就香消玉殒了。说好,刚我混出一点名堂,八抬大轿娶她过门。没想到,我刚回到金陵,她竟然顶着红盖头,坐在花轿上,被逼着要另嫁他人……”葛曜此时的表情,似痴似狂,仿佛沉浸在往事的苦痛里出不来。

舒眉怕他迷失了心智,忙在一旁替他梳理。

“她没有等到你?是谁逼她另嫁的?”

扫了一眼舒眉,葛曜讪然道:“我来南边的头几年后,一直在四处流浪,有一次在庙里帮她打退了几个混混,这才认识了她。可以说,我是跟她一起长大的。若是没有后来的变故,我不离开金陵,说不定她后来不会遭受那么多……”

舒眉被他挑起好奇之心,忙问道:“后来,她遇到什么事了?”

葛曜道:“后来,她家道中落,被乡坤逼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