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71章 一语惊人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一语惊人

望着儿子瞪得鼓鼓的眼睛,齐峻有片刻怔忡,随即哑然失笑起来。

“哪来那么多要求?!这都是谁教你的?”他扳过小家伙的脑袋,一本正经地问道。

小葡萄似是没听他问话似的,垂下眼帘,鼓着腮帮子,玩着手里的九连环——这东西是眼前这自称是他爹爹的男人送给自己的。

在儿子那里寻了个没趣,齐峻面上讪然。

旁边瞧着正有趣的唐志远见了,忙拿手指捏了捏小家伙的胖脸颊,道:“有爹爹的好处多着呢!以后你就知道了。而且,在燕京,你还有个弟弟,以后就有人陪着你玩了……”

他的话音刚落,原本喧哗的大厅,顿时安静得掉根针都能被人听见。

终于,小葡萄觉察到不对劲了,抬头扫了齐峻和唐志远一眼。

“我才不要什么弟弟,也不要爹爹!就是因为有了弟弟,爹爹才会不要我跟娘亲的!” 说着,他将手里九连环往地上一扔,就要从他爹身上挣扎下来。

这番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舒眉。

她可从来没在孩子跟前提到他父亲,更没跟他说过,为何爹爹在身边。

这突发状况,让舒眉不得不丢下跟自己叙旧的雨润,奔到儿子跟前,一把将他抓在手里。

“这话是谁告诉你的?”舒眉握着儿子的小手,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问道。

恨恨地瞅了齐峻一眼,小葡萄瘪了瘪嘴巴,朝舒眉问道:“娘亲,是不是真的?上次地动,您不在小葡萄身边,是不是找他去了?”

儿子这话,让舒眉惊得下巴都险些掉下来。

“谁告诉你。我是去找他了?”舒眉头疼地抚了抚额头。

不知不觉间,她儿子变得这般敏锐和多疑起来。那两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葡萄嘟囔嘴巴,自言自语道:“舅舅跟照哥哥说的,无意中被我听见了。”

舒眉忙扭头望向弟弟。

起先文执初也是满脸愕然,待跟叶照对视一眼后,他突然想起什么,对舒眉解释道:“地动的时候,咱们是谈起过燕京的事,煜烁担心大姐有危险。曾问过齐家的事,弟弟当时……当时,他明明被我哄得睡着了。”说完。他的小脸上,满是愧疚之色。

舒眉把视线又投向另外一位当事人,叶照也红着脸,走到她的跟前,一脸歉然道:“舒姨。那个,是咱们失言了,对不住您……”

拍了拍他的肩膀,舒眉安慰道:“没事!小葡萄他年纪小,不懂事,你不必放在心上。”

叶照点了点头。转过身,又来到齐峻身旁,道:“齐叔叔见谅。照儿当时担心舒姨,一时心急,就问了些不该问的事……”

当场这一致歉,齐峻更不自在了。只见他摆了摆手,道:“不关你们的事。是我对不住他们俩。这次来,我就是要……”

“齐四爷。他们都是些孩子,有什么事,你还是跟我说吧?!”怕他提什么接他们回齐府的事,舒眉当场出声打断他。

齐峻面上一滞,望了眼瞪着自己的儿子,轻叹了一声,没好再出声。

旁边的唐志远,见他们一家剑拔弩张的样子,忙过来打圆场:“这里不便久留,咱们还是回太平县了再说吧!”

文曙辉也点头同意,想到还有许多事未定,只能做冷处理。

他哪会不希望,小葡萄想找回他爹爹?!只不过,竹述的外甥女横在他们中间,这事就有些难办了。

两女共事一夫,不分大小?

不是舒儿接不接受的问题,就算是他,也不能答应。

哪怕是宁国公齐屹亲自上门,只怕也难张开这口子。

走到齐峻身边,文曙辉出声提醒:“这里还是南楚地界,你带来的那些私兵,还穿着山贼服饰呢!被人发现了可不怎么妥当!”

齐峻听后脸色微微一变,对文曙辉抱拳:“多谢岳父提醒。”言毕,走到唐志远身边,跟他低声商量去了。

众人赶回太平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由于在夜里赶路,大人还好,小葡萄他们早撑不住,在马车上时就跟周公下棋去了。待回到家中大人们睡下,小家伙趁机溜出房子,到后园找了一处隐藏的地方,说他们的私房话去了。

在老槐树下三人刚坐下来,叶照瞅着小葡萄问道:“你真不想要爹爹了吗?”

小家伙抿嘴摇头,眼睛里尽是委屈之意。

文执初看不过去,冲着叶照喊道:“煜烁,你问他作甚?他爹爹回不回来,又不是他能做主的。”

“虽然不是小葡萄说了算,可舒姨哪会舍得了他。”望了眼小葡萄,叶照别有深意地解释道,“到时只要他想回齐家,舒姨还能放心他一人回去?”

“不行!”护姐心切的文执初,当即提出反对意见,“齐府早没大姐的位置了。新娶的那位,来头也不简单,难不成让他喊别人作母亲?”说完,他扫了外甥一眼。

小葡萄一听这话,急得眼泪都落下来了。

“不要!我不要喊别人作母亲,我不要离开娘……”听到舅舅这样讲,他眼瞳里立即蓄满了泪水。

早前听人说过,没几个后娘对前头孩子好的。是以,文执初刚讲完,小葡萄就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叶照见状,忙安慰起他:“没事的!你若不愿去,没人要逼你。”

小葡萄抽抽鼻子,嚅嚅地不再吭气了。

他们凑在一起讨论,以为不知不觉,却怎么也没料到,就在槐树背面的树荫下,站立着一位身影颀长的身影。

刚才,听到儿子说不愿认别人为母,不肯齐府时,齐峻心里一阵纠结。

要知道,他何曾愿意这样?!

不过,让舒眉两母子在外头,让他如何放心得下?

且不说,打她主意的人不在少数,就是小葡萄这孩子,跟自己一点都不亲近,这让齐峻万分懊悔。

当初,要不他的态度坚决点,不去西北那一趟,或许就不会跟他们母子分开,后面的事都不会发生了。到后来高家起事时,即便京郊的庄子被查,他也有方法带着家人及时撤离。

如果他们一家顺利逃到江南,或许四皇子也不用吃那么苦,大哥的计划早就能顺利实施了。

就在他跟母亲被关进大狱里,大哥派来的人跟他暗中取得联系,齐峻这才得知,原来大哥早在离京之前,就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了。

当然,起初大哥为了防止自己回不来,在京中就留下的人手,暗中跟西北定期联络。后来,他顺利躲过高家设在军中人的算计,从鞑靼的手里逃脱出来,就赶紧派人给京中的齐峻送了信。

这就在这种情形下,齐峻方才得知,原来郦先生和他那边的暗中势力,也是先帝生前留下来的。

高世海由于早年甚得先帝器重,在他手里培养和提拔青年将军不计其数。后来,高世海又通手中的军权,将他的亲信将军都派驻在京畿周边。是以,那时先帝爷即使立了四皇子为储君,只怕等他殡天以后,朝政大权还是不能顺利交到新帝手中。

是以,先帝早就在暗中布了几颗棋子。

就在紫禁城失火的那天晚上,元熙帝对赶到寝殿的齐峻临终交待,让他把四皇子带到江南去。这才有了齐峻在京郊庄里养伤,随后安排齐府的暗卫将人转移的事,他自己则留在京中,暗中布置四皇子夭折的疑阵。

没想到,还真蒙过了高家众人。

其实也不算完全瞒过他。

那时高世海急欲称帝,四皇子是真亡故,还是假死,他并不关心。就连五皇子,坐在龙椅上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如今,四皇子找到了,大哥带兵回来把高家政权给灭,。众人各自归位,就独独他的一家子,如今七零八落的,还不知后面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齐峻忍不住抬起又去打量他的儿子。

谁知,就在他走神的时候,那三个小家伙已经离开了。

齐峻自觉无趣,也跟着退了回来。

就在他们回到太平县的第二天,温州府的知府带着全府大小官员,来到施府拜见。

他们名义上是来探望业已卸任的前太傅文曙辉,实则是来打探动向的。

就在半个月前,夏知府就接到上头的命令,说是温岭跟福建交界的地方,有一伙盗匪,为祸百姓。要他们调兵去围剿。后来施知州也出面证实,说他外甥女,就是被盗匪所扮的流民冲撞,跌落山崖,恐怕性命不保。

是以,夏知府才派兵,让金陵派下的魏将军带着,去围剿那帮盗匪。这半个月来,他们使尽了无数招术,就是引不出里的人马。甚至在魏将军的提议下,还放火烧过山。

只是没想到,就在昨天傍晚,他收到逃亡兵士报信,说是他们的人马跟山贼火并,最后两败俱伤。是唐三将军带来的人马,将盗匪赶出了山谷。而且救出的人当中,还有前朝遗留的皇子。

那群盗匪心知抵抗不过,带着同伴的尸首,往海上逃亡了。

今日,他带人来一瞧。果然,唐三将军带着一帮人马,正要施府的院子里养伤,似是经历过大战的样子。

而那位先帝爷亲骨肉——四皇子,原来就是施靖身边收留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