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84章 一刀两断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刀两断

那天,齐峻怒气冲冲赶到将军府时,施氏和女儿外孙都不在府里,连他三叔齐敬熹都进宫未归。

就在前两日,齐淑婳的公爹和婆母,总算被人送回了京城。作为久未见面的姻亲,施氏受邀上门前去做客。

舒眉因前一天跟齐屹的争执,心里正不痛快。加上第二天新皇就要登基,她怕自己被高家余孽盯上,在这节骨眼上给四皇子惹来什么麻烦,遂没有跟施氏出门做客。

晌午过后,偌大一座定远将军府,只有舒眉母子在此镇守。

从午歇的床榻刚起来,小葡萄正感无聊,就听到番莲过来禀报,他眼睛一亮,忙从母亲怀中钻出来:“爹爹来了吗?他是不是给小葡萄带好玩的东西来了?”

想到齐峻脸上一副怒容的样子,番莲有些心虑,支支吾吾想糊弄过去。

舒眉见她这表情,哪还有不明白的?!

她想了个由头,将番莲把小家伙带开,然后自己单独来到会客的花厅。

见舒眉独自一人出来,齐峻微微一怔,随口问道:“小葡萄呢?你不是让大哥传话,说我可以上门探视的吗?”

扫了他一眼,舒眉恹恹地反问:“你专程来是为探望他的吗?”

经她一提醒,齐峻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

“他不在也好,省得瞧到不该见到的。”说完,他也不顾舒眉如何反应,径自走到门边,将吩咐守在门口的尚武,带着舒眉的丫鬟,到院门口守着去。

见到他这副架式,舒眉哪还能不知,对方是来找她摊牌的。

这一日。其实她也是等了许久。

见到舒眉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齐峻刚压下去的怒火,“噌”地一下,又蹿了上来。

“你是特意等着,让我自己找上门来的吧?”

舒眉眉头微挑,问道:“你以为呢?”

齐峻气结,冲到她的面前,低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名份又不少你的,什么都依你的意思来。大哥说了,两孩子都是嫡子。等念祖满十岁后。就请奏立他为宁国府的世子。”

他自顾自地说着,另一头的舒眉,则像看怪物似地瞧着他。

终于发现不对劲了。齐峻抬起头,怔忡地望着她:“这是什么态度?难道你还不满意吗?”

在他的打岔下,舒眉总算回过神。

“原来,你是这样想我的。”她叹了一口气,讪然地迈开步子。走到靠内院的那扇窗户,眼睛望向跟番莲一起疯玩的小葡萄。

见她不理自己了,齐峻不由急了,冲过对着舒眉低吼道:“你要我怎么想?每次谈起这事,你不都提到师妹吗?你言外之意,不就是认为。她占了你的位置,鸠占鹊巢吗?”

听他朝自己任意乱喷,舒眉气不打一处来。

只见她猛然转身。走到齐峻跟前,盯着他的眼睛逼问道:“你可曾记得,当初自己在你大哥跟前承诺过什么吗?还有,在我跟前发过誓言吗?”

齐峻一怔,过了好半晌。才垂下头,喃喃道:“那个时候。我不是迫于地奈吗?谁知道后来师弟会出事,弄巧成拙……”说到后面,他的声音低得,几乎让人听不到。

“是啊!你是不知道。一个男人,敢做就要敢当,你没料到的事多着呢!”既然跟他把说开了,舒眉不再有所顾忌,指责的话语,像连珠炮似地向齐峻喷射而出,“为何每次出了事,都要别人替你救场?这场联姻,当初是为了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如今,你觉得还有必要凑合下去吗?”

舒眉的话,像一记重锤,敲打在齐峻心上,让他后背掠出一身冷汗。

只见他不可置信地盯着舒眉,朝后退了两步,嘴上争辩道:“是凑合吗?难道你一点都没有……”说了一半,齐峻仿佛意识到什么,怔怔地望向对方。

舒眉撇了撇嘴角,没有立即回应他。

齐峻踌躇半晌,才轻声问道:“这么说来,你……”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才小心翼翼地探问,“你可曾有过,对我有一点点心悦?”

眼底掠过几缕挣扎之色,舒眉过了好一会儿,重新抬起头来时,盯着他的眼睛答道:“我不想骗你,也不想骗自己。可能开头见到你时,有几分少女怀春的喜欢,可到了后来……”说到这里,舒眉甩了甩脑袋,眼睛坦然望着对方,“经历过死亡的人,心境到底跟常人不同。从那时开始,我就在想,既然已经嫁了,爹爹那儿也回不去了,那就凑合着过吧!说句掏心窝的话,那段咱们守望相顾,相互扶持的日子,

————以下为防盗所设,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听到对方鼻息间传来细细的鼾声,她想,雨润定是累极了。

她收回视线,开始闭目养神。

突然,舒眉注意到屋外仿佛有人压低嗓子,在那儿说着话儿。其中一人的声音,好似照顾她的施嬷嬷。

“多亏壮士相救,我家小姐才捡回一条命。老奴回头禀报给老爷,到时他定会登门致谢的。”

“区区举手之劳,老人家不必放在心上。”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客气道。

“这位萧兄弟,后来您下水查看沉船的底舱,可曾发现有何不妥的地方?”是齐府派来接她们进京的管事——莫多瑞的声音。

“不瞒莫大哥,在下从十二岁起,就跟咱们的大当家,在扬子江沿途跑船。昨天风浪虽大,你们停靠的却在岸边,还跟其它船只在一处。竟然船的底舱也进了水,最后被风浪击沉了。这等奇事还真是闻所未闻!在下思来想去,只怕里面有些蹊跷……这是在下从船底找到的……”

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约摸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莫管事的声音重新响起:“萧兄弟的意思——是有人在舱底事先做了手脚?不是今天沉船,便会以后航行中出事的?”

“不错,前面五里的地方,有处险要的地方叫虎啸峡。那里江水湍急,暗礁丛生。我想,有人挑此时在底舱做手脚,必是准备在那儿动手的。只是,没想到昨晚狂风巨浪,你们的船只提前被冲沉了。这里水面宽阔,反而更容易把人救起来。昨夜虽风高浪急,毕竟在繁华埠口,识水性的船工多。不然,真要到了虎啸峡,你们想全身而退只怕难了。”

此话一经出口,其余两人顿时没了声息,显然都被被唬住了。

本来,他们以为昨晚是运道不好,遇到了意外,一船人跟着落了水。没曾想到,这恶劣的天气,反倒让他们逃过了一劫。

随后,施嬷嬷和莫管事唏嘘不已。

躺在**听到这里,舒眉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

昨晚的遭遇,原来并不是意外。

那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是了,她们的船停泊在码头过夜,正是做手脚的好时机。若爹爹在这里,他会不会想到对方是何来头?!

她正在思忖间,床榻边的雨润,这时睁开了双眼。

“小姐,您醒了?有没有觉得身子不适?奴婢该死,不知不觉竟睡着了……”见自家姑娘睁着眼睛,怔怔地望着帐顶,雨润一阵欣喜,劈里叭啦自个儿说了一气。

舒眉强颜欢笑地望向对方,直到她表达完兴奋之意,才缓缓开口:“好了,这不没事了嘛!过来帮我更衣。洗漱一番后,咱们去拜谢救命恩人。”

“小姐,您都知道了?”听到这话,雨润颇感意外。

“嗯,刚才听到一些,你跟我再详细说说。”

于是,雨润将昨晚获救的情景,还有现在所在位置,一一讲与了自家小姐听。

丫鬟说着说着,舒眉脸色有些发白,仿佛重历过一遍当时的险境。

外头的施嬷嬷许是留意里面动静,跟其余两位告罪一声后,便从外间赶了进来。

见到姑娘起身了,她跑过来劝止:“小姐您身子还很虚弱,大夫说了,在**要多躺两天,去去寒气。”

舒眉摇了摇头:“嬷嬷莫要担心,我打小跟爹爹游山玩水,身子骨壮实着呢!您何曾见过舒儿生过什么病来着?!”

“姑娘家千万不能大意,若让寒气浸了体,以后有得受了。您还是遵照医嘱,在被窝里多捂捂。老奴这就去厨房里,帮您把姜汤端来,去去湿寒之气先。”说着,她便离开了里屋。

知道拗不过她,舒眉只得躺回被衾。让雨润继续刚才的话题。

“救咱们的,说是漕帮萧帮主的公子,当时他正好在隔壁船上。见听咱们这里漏了水,本打算帮莫管事堵洞口的。谁知风浪太大,船沉得快,顷刻间有不少人落了水。他只好带着漕帮的兄弟们,挨个救起大家。”

说到这里,雨润脸皮微红,嘴唇蠕动了几下,停了下来。

奇怪地瞟了她一眼,舒眉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雨润连忙摆了摆手:“没什么不对!婢子只是觉得萧公子,身为漕帮少东家,还亲力亲为。跳入水中救人时,连半点犹豫都没有,着实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