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86章 齐聚一堂

第三百八十六章 齐聚一堂

怔怔地望着齐峻离开的身影,番莲叹了口气,然后让人找来尚武。

“这是怎么啦?”瞅着地上碎纸片,尚武不解地问道。

番莲摆了摆手,喝道:“问那么多干嘛!赶紧和我一起,把这些扫拢来。”

想到齐峻之前让他找番莲的目的,无奈地摇了摇头,遂跟她就着微弱的烛光,一片一片拾起那些碎片。

将东西交到番莲手里时,尚武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看上面的字迹,似乎是银票?”

想到还要托他到银号交涉,番莲遂将事情原委告诉了对方。

“……夫人当初做生意缺启动的银子,把当初在齐府积攒的首饰,该当的都当了。这不,夫人好像料到爷会寻我问话,在我出府前,交给我一叠银票,还有京中铺子的地契。”

“这里有多少?”尚武捧着那堆纸屑,满脸的惊愕。

番莲比了个手势。

尚武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有如此之多?”

番莲点头:“夫人铺子很挣钱,尤其是祛疤膏。在南楚好几处不同的地方开了铺子。”

听到她的介绍,尚武不禁傻了眼。

“这么一来,她岂不是更没可能回宁国府了?”尚武不由替四爷惋惜起来。

“早就没那可能了。”番莲扫了尚武一眼,悻悻地叹道,“夫人是多刚烈的女子?!就是没秦氏夫人这档子事,她也不大可能回来的。”

尚武眼皮一跳,忙请教她:“这是为何?她毕竟育有大少爷啊!”毕意是

番莲撇了撇嘴:“那又如何?”

尚武想起之前爷对夫人动粗时,大少爷帮文氏夫人对付爷的情景,心里顿时凉了一截。

番莲瞧见对方一副恹恹的样子,忙向尚武问计:“你说,这事。我要不要告诉国公爷?”

尚武一愣,垂头思忖了片刻,说道:“告诉他只怕也无济于事!好像国公爷对文氏也没法子。”说到这里,他不禁想到,齐氏兄弟前几天的交谈。

连他都不看好那两位,番莲不觉傻了眼:“那怎么办?夫人不回来,我岂不成了文府的人?”

尚武过去拍了拍她的肩头:“你到底是跟在大少爷身边的。怎能算作文府的人?暗卫的兄弟们还不一样把你当自家姐妹。”

避开他的动作,番莲讪然道:“那不一样!我现在跟在夫人身边,每次爷要打探消息,我就有一股负疚感。像是出卖主子似的。”

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尚武微微一笑,随口提道:“要不。你跟国公爷禀明了,到衙门把卖身契更改一下吧!省得文氏夫人疑心你。”

番莲想了想,对他这提议颇为赞同:“说得也是!反正这商铺的事,还得到衙门补办一张地契。”

听她这样说,尚武似是想起什么。忙问道:“是东市大街那间吗?”

番莲抬眸:“是啊!还能有哪间?”

尚武听闻后,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怎么啦?”觉察他情绪上的变化,番莲不由出声问道。

尚武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出来的时间不短了,赶紧回将军府吧!虽然文氏夫人知道你过来了,可大少爷身边,到底需要你时刻守着……”

听了他的劝说。番莲不再迟疑,将那堆碎纸片包好后,对他一拱手:“待东西粘合完整。到时还得劳烦尚三哥!”

尚武点头应允:“放心吧!这点小事,包在你三哥身上。”

见事情安排妥当,番莲跟他告了别。

日子如流水般淌过。四皇子顺利登基的一个月内,肩负边防重任的一些将军们,纷纷要出京回到驻地。这其中就包括齐峻的三叔。也就是舒眉的姨父齐敬熹。

西北将领出发之日,作为有至亲远行的齐屹齐峻兄弟。自然抽空出城相送。而齐敬熹在京中的故交好友,免不了也要过去话别。

这天,京城西郊的驿站里,聚满了齐家三房的亲朋好友前来送别。作为齐敬熹连襟的文曙辉,自然再次见到齐峻——这位自打那晚紫禁城出事,女儿外孙搬离宫中,他就一直避而不见的前女婿。

跟在兄长齐屹身后进屋后,齐峻一眼便瞧见了文曙辉。想到此时是最后机会了,齐峻也不顾自己不招对方待见,涎着脸皮上前跟文曙辉行礼:“岳父大人也来了,小婿这里有礼了。”

见到齐峻又纠缠上来,文曙辉忙站起身,朝齐敬熹道:“焰炽兄,弟府里还有一些事,就先行告辞了。”说完这些,他朝对方一抱拳,抬脚就打算离开。

齐敬熹嘴角抽了抽,也不好作挽留,只得转身跟他话别。

“曦裕可真会挑时候,熹还打算跟你再聊几句的。”他一边念叨,一边把眼底余光瞥向自家的晚辈。

大侄子齐屹到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而齐峻则是一副苦相。

齐敬熹见状,心里顿觉有异,可在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将齐文两府的纠葛,公诸于众。

见叔父不便出来打圆场,齐屹挺身而出,代他挽留文曙辉:“今日是休沐日,此刻时辰还早,先生何必着急回去?!不如,等一会儿,小侄亲自护送先生回府?”

文曙辉神色僵了僵,正要推辞,就听到齐屹补充道:“小侄对南边的事,还有些不甚清楚的地方,想请教先生……”

虽然心知对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文曙辉想到北上时,临行前林唐几位将军的托付,便有了几分犹豫之意。

见到连襟在那儿踌躇,齐敬熹忙打蛇随棍上,跟对方道:“你还是多留一会儿吧!大舅兄还未到呢!到时,他得知你提前离开了,还以为你不待见他。”

听到他提起施靖,文曙辉收住了脚步,重新坐回位置上。

齐敬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屋外一阵爽朗的笑声:“焰炽又在背后编排我什么?”

这熟悉的声音,让齐峻心头一凛,谁知,接下来的声音,让他更加无措。

“难怪子安一副急不可待的模样,原来,你们都在这儿聚会啊?”

齐峻怔忡之余,转过身去,走出房门迎了出去。

“峻见过舅父大人!”施完一礼,他直起身子,侧身又朝旁边那中年文士拜倒,“峻见过先生!”

虚扶了他一把,竹述先生径直走到文曙辉跟前,和对方寒暄起来。

文曙辉敛肃容,跟施靖和竹述问道:“怎地你俩凑到一起了?”

竹述笑着解释道:“不是领他去见郦老先生,跟着他顺道来送送咱们这儿,让敌军闻风丧胆的黑飕风定远将军。”

齐敬熹见有新客到,忙过来打招呼:“敬熹不才,今日才能见到先生的庐山真面目!”说完,他朝对方郑重地施了一礼。

竹述先生忙躬身忙回礼:“将军客气了!将军保家卫国,一直在边关驻守。竹述虽一直心存仰慕,奈何一直无缘相识。”

两位初次见面的人,你来我往地便聊开了。

————以下部分为防盗所设,请半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那小姑娘他在寿宴上见过,跟她姐姐长得没半点相似之处。不过,天真浪漫的神情,跟她姐姐倒有三分相像。不知,四弟肯不肯接受?

不接受又当如何?是齐府对不住文家,自己已然做出了牺牲。作为齐家一份子,是时候该四弟承担起家族责任了。

想到这里,齐屹抬起脚步。突然,他生出探高氏反应的念头,他破天荒地回到了丹露院。

一见齐屹的身影,高氏就热情的招呼:“爷回来了,春芽儿,赶紧吩咐厨房的彭妈妈,给爷准备几盘下酒小菜。”

夫妻俩相对无言,齐屹坐在案几边,也不要人伺候,在那儿自斟自饮。高氏立在一旁,心里颇不是滋味。

他们两口子找不到共同话题。

最后还是高氏自己出声:“爷不必难过,你我都还年轻,孩子都还会有的……”

齐屹扫了一眼满脸是笑的妻子,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愤恨。

她到底看中自己哪里?当年竟然腆着脸皮,不惜利用她爹爹的权势,求到宫里头,让人给他俩赐了婚。

“查出来是怎么回事没有?!”他佯装出三分醉意,就是要看看她假面背后,一副慌乱的样子。只有这种时候,才能提醒他不忘当日之辱。

“许是它喜欢秋姨娘。”高氏说完,小心翼翼地打量眼前的人。

“是吗?那又是哪里来的狗?”齐屹扫了对面人一眼,不动声色地问道。

高氏早就等在那儿,解释道:“说起来,也是妾身的大意。前日漕帮的少帮主萧公子,派人给文姑娘送来一只宠物。我让那抱狗的丫头,在外院里多住了一天,找人检查检查了那只小畜生,怕它身上带虱子和怪病。今天才让她抱进来,交给文姑娘。没曾想到……”

“萧公子为何送宠物给她?”齐屹眉头微拧。

高氏心底一阵窃喜,上前解释道:“说是在路上救过她一命,两人聊得来,当时结为异姓兄妹了……文姑娘的性子可人疼,人见人爱,我都想认她做妹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