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91章 积重难返

第三百九十一章 积重难返

舒眉的话让齐峻心头一震。

这是跟他撇清关系吗?

是啊,这场联姻起初是齐氏亏欠文家的。两人能走到一起结成夫妇,首先是长辈的心愿,再加之先帝爷给他父兄的重任。

虽然刚开始他不懂事,受了高氏姐妹的蒙蔽,对舒儿做出过让人齿冷的举动,可是到了后来,他极力补救过,那时,她不是已经接受自己了吗?不然,孩子也不会怀上,他也不会安心去西北去寻找兄长。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的,还是舒儿的劝说。

直到此时,齐峻才沉静下来,理了理他跟舒眉之间的关系。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对对齐府以及他本人避如蛇蝎的?

齐峻垂下头,开始追忆他从西北回京后发生的一切。

那次,他南下寻找母子俩,见到了儿子却没遇到妻子。当时,他担心舒眉出了意外,滞留在北方,就把念祖托付给林家,自己北上继续寻找。

没想到回京没多久,母亲就出事了。当时,他为了救母,把先生摘出来,无奈之下娶了师妹。没过多久,他就收到了舒眉从南边托人捎来的和离书。

好像从那时起,两人渐行渐远,直至如今形同陌路。

是怪他没个交待,就先行违背誓言,另娶他人吧?!

想到这里,齐峻的头垂得更低了。

是自己首先破坏盟约的,加之事先没将四皇子那时可能还活着的消息,事先透露给她知晓。

可现在不是已经尘埃落定了吗?

只要结果是圆满的就成了,何必管中途发生了什么。

当时没有告诉舒儿,不过怕她知道后担心,不利于养胎,难道这也错了?

念头一起。齐峻抬起头来,重新望向对面:“你怪我没事先跟你商量?”

闻言舒眉面上愕然,没弄懂他语之意。

见到她这样子,齐峻在心底叹息了一声,重新开口时,语气柔和了许多:“没寻到你的下落,我就另娶师妹,虽是权宜之计,这做法到底有不妥之处。不知你能否看在儿子份上,再原谅为夫一次?”

“这话四爷说起来好生轻巧!”愣愣地打量他良久。舒眉缓缓地说道。

“为夫知道,你的怒气难消!那时不是情非得已嘛!”齐峻的语气只剩下苦涩和无奈。

“好个情非得已!”他的话像犹如一只无情大手,将舒眉内心深处。最不愿触碰的伤疤,再次血淋淋地撕开。

“当初为了折磨我,高家女人让她表妹上门,跟你在后花园卿卿我我,逼我自请下堂时。你也是‘情非得已’?你妻子捡回一条性命,回府后你说的第一句话说是什么,你可还曾记得?”那些久远的伤痛,舒眉本不欲再提起的,可眼前之人每次做错事,就拿“情非得已”四个字来搪塞。下一次再犯同样的错。这一切让她心生倦意。

再刚毅的人也受不了这种折磨,和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倒不如索性来个一了百了,解脱了齐峻也解脱了自己。

她的话令齐峻顿时语结。过了良久,只听他闷声闷气应道:“不是早说清此事了吗?为何你还要再提?”

“是啊!当时可不就是说清了!我也相信你了,并选择留在了齐府,替你生儿育女。可后来,你母子如何待我的呢?危机到来之时。我不照样被你们母子先后舍弃。你倒是说说看,何时做出过悔改?”将那根**在心底的刺拔出时。舒眉痛得几乎不能呼吸。

这些年来,她无视旁人异样的目光,在亲人跟前粉饰太平。为了儿子健康成长,甚至辛苦地替齐峻遮掩,这些都是拜谁所赐?

一句轻飘飘的“原谅”,就能将什么事一笔勾销,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

被舒眉的话逼得哑口无言,齐峻习惯性地朝他大哥望了一眼,目光中尽是救助的哀求。

然而,此时的齐屹却像入定一般,立在屋子里角落里,拧着眉头抿着嘴角,在那儿一言不发。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舒眉摇了摇头:“不碍事,躺着浑身不对劲儿,还是先梳洗吧!”

那位叫“雨润”的丫鬟,仔细打量着她脸上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小姐,咱们不用到霁月堂那边请安的,老夫人派翠玟传过话来,要您先把身子骨养好。”

舒眉不置可否,扫了一眼对方。雨润摸了摸鼻子,一声不吭地朝她福了福。接着,带上门就出去了。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房门重新被推开,她回来了:“小姐,奴婢伺候您梳洗!”

舒眉从床缘上站起身来,见到雨润手里端了盆热水,身后还跟了两名小丫鬟。她们手里分别捧着巾帕和匣子,看起来像是古代香皂之类的东西。

伺候完主子洗漱完毕,那两名小丫鬟自觉地退了出去。把她搀到案桌边坐了下来,雨润拿起梳子,熟练地开始替她梳头。

“您也别想不开,总归这门亲事,是老国公爷生前定下的。任凭其他人有再多别的心思,也越不过您元配发妻的地位。”说着,她拿起一支红色玛瑙珠钗,在小姐头上比了比。

老国公爷生前?

等等?缺少记忆的这几年,齐府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小姑娘进京时,府里当家的,是齐峻的父亲,他祖父早不在了。

难不成……

她心里咯噔一下,忆起书房里那位和蔼的老将军。

舒眉没有打断雨润的话,现在她急需收集讯息,尤其是缺失的那几年。

她迫切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那小姑娘怎会还是嫁进了齐府的。

发髻梳好,雨润正准备帮她簪花,此时,门外传来一位老妇的声音:“雨润,小姐醒过来了吗?”

雨润停下手里动作,应道:“起来了,嬷嬷您进来吧!”

接着,就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妪,“噔噔”走了进来。

舒眉闻声扭头望了过去——那老妇脸上沟壑纵横,面容颇为慈祥。她心底不由涌出一股莫名的亲切之感。梦里所知的信息告诉她:这位姓施的老人家跟雨润,都是值得她信赖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雨润打扮完毕,拿过妆镜比了给她瞧:“小姐,这堕马髻您可还满意?”

“拆掉,赶紧给小姐拆掉!”施嬷嬷跨步上前,一把夺过雨润手里的梳子,“平白无故梳这晦气发髻作甚?!”说着,她将脸转向舒眉,“小姐,还是让老奴,替您重新梳个吉祥如意髻吧?!”

舒眉不禁苦笑起来,古人还真是迷信!

见到她这副表情,施嬷嬷眸光一黯,上前忙劝道:“小姐,您莫不要当一回事儿!几年前您是客居,自然不必顾忌她们的想法。如今您都嫁进宁国府大门,成了齐家妇。自然得时时留意,步步小心。当高门大户的媳妇不是那么容易的!昭容娘娘那边……唉,小姐,您既然嫁了,就该好好跟姑爷过日子。老奴看,他的本性并不差,只不过前些年,被有心人教唆成那样了……”

舒眉心下骇然,本尊这命还真苦,不仅被人嫌弃,还从马上摔死了。连洞房花烛夜,都过得这般凄凉。

见她一副痴傻的模样,以为她还在伤怀,施嬷嬷继续劝说道:“小姐不必伤心,国公爷总归还是护着您的。虽是亲兄弟,他也不能让姑爷由着性子乱来的。”

舒眉猛然抬起头来,惊讶地望向她,脸上露出几分困顿之色:“嬷嬷,到鬼门关走了一遭,我把以前许多事都忘了。许是已经喝了孟婆汤,才被那什么太医给拉回来的。您能告诉我,之前发生过什么事吗?”

“小姐,您的嗓子?”施嬷嬷倏地抬起头,急切地望着她。

舒眉蹙了蹙了眉头,双手抚着颈脖,一副痛苦万状的表情。老仆妇这才惊觉,小主子的声音彻底嘶哑了。

“想是前天夜里,小姐在外头受了寒,今儿个才发作出来。”雨润在旁边解释道。

施嬷嬷眉头紧拧皱,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一脸忧色地问道:“小姐,您真不记得之前的事了?”

舒眉摇了摇头。

施嬷嬷长吁了一口气,喟叹道:“不记得也好!不是什么欢喜的事,彻底忘掉更好!跟姑爷重新好好过日子,总归是件幸事!”

舒眉本来打算从她们口里,套出之前经历的。没想到,最后竟得到这样的结果。

瞧见她脸色有些不大好,施嬷嬷关切地问道:“小姐,您哪里还不舒服?赶紧回去躺下!其实,您不用着急去请安的,老奴到太夫人那儿,给您带句话就成了。”

舒眉原来还在担心,怕日后见到更多熟人后,自己被戳穿。听到她这样说,正好借坡下驴:“也好!嬷嬷帮我说说去吧!”

随后,雨润过来帮她拆掉头上发髻,又扶着她躺了回去。

可还没等她多想,就被房外一阵嘈杂声,打断了思绪。接着,就听到施嬷嬷的声音响起:“五姑奶奶不要为难老奴了,我家小姐确实还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