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01章 现世报应

第四百零一章 现世报应

葛曜离开后,齐屹没半点耽搁。一方面他挑选足够的人手,准备到东北请回神医。另一方面,又派了暗卫潜往山东,打算调查葛曜的背景。

得知自己宿疾有救的郑氏,心绪总算平缓下来。可惜好景不长,就在她准备张罗给长子齐屹再纳房妾室时,她无意中得知,小女婿宋祺星一家,已经确定投靠了大晋。

这则消息当场气得郑氏喷出一口鲜血。

“岂有此理!宋祺星这混蛋……他也不想想,朝廷当初要对宋阁老下手,是谁出面帮他牵线找人求情的?”缓过劲来的郑氏,对来访的亲家抱怨起来。

没料到郑氏反应会如此激烈,秦宁氏被唬得站起来,抢着扶起郑氏,一边拍着对方的后背,一边劝慰道:“莫要气坏了自个身子,让那些不识好歹的称心如意了。以五姑奶奶的人材,配那个浪荡的宋三,着实委屈了些。走了就走了吧!有她兄长宁国公帮衬,将来还怕找不到更好的人家?”

宁氏这句话,算是说到郑氏心坎上了。

以前,还没出高家那档子事的时候,她这位宋家女婿就风流成性了。后来,宋祺星中了进士,她长子齐屹被传命丧西北。那个时候,宋家以为攀上高家,更加不把她女儿放在眼里。娆儿几次三番哭回娘家,还是高氏出面弹压,才没闹出更大的事来。

如今,宁国府彻底翻身了,他们反而招呼都不打一个,不声不响地逃到了邻国。肯定是怕齐家为自己女儿撑腰,找他们秋后算帐。

“这种朝三暮四的人,最是可恨!走了也好,省得娆儿还受宋家老虔婆的气……”郑氏咬牙切齿之余。不知怎地就想到了另一人身上。

宁氏在旁边附和她:“可不是那个理儿?!姑奶奶有两兄长在,太夫人何必担心她?倒是国公爷,至今没个子嗣,到底让人不太安心。”

听到对方提到自己长子,郑氏长叹一声,怨道:“都是宿命!若他当初如愿娶了心仪的女子,也不会发生后来那些糟心事……不知劝他多少回了,硬是听不进去。这是成心要气死老身……兄妹三人,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听到这里,宁氏心里暗暗吃惊。

从京中老世家一些诰命口中。她曾隐约听说过,高氏跟齐屹的一段旧案。原以为,高氏跟齐府大姑奶奶不对盘。最后害得她远嫁和亲,这才让齐屹对高氏不理不睬的。没想到……还真就如三丫头说的那样,宁国公放不下文昭容,这才对文氏另眼相待的。

宁氏只要一想到,文氏若最后回到齐家。她就开始心神不宁。且不说她继女秦芷茹,到时地位尴尬,就算齐家的嫡亲孙子,秦家的外孙齐聪,将来的前途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再一联想到自家夫婿的前程,宁氏再也坐不住了。

念头一起。她面上故露迟惑之色,拿话试探郑氏:“怎么?国公爷莫不是心里有别人?”

宁氏不提还好,她一说起来。郑氏对文氏姐妹的怨气,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姓文的女人,莫不都是狐狸精转世的?看把那两傻小子迷得……害了一个不打紧,又来祸害第二个。若不是她堂姐的缘故,屹儿也至于连子嗣都不要。还不是替人空出位置……”说到这里,郑氏突然意识到此话欠妥。忙住了嘴,扭头扫了宁氏一眼。

宁氏讪然地陪笑两声,忙把话题转到其它地方。

许是怕自己再次失言,后面郑氏谈兴一直不高。

宁氏也觉没意思,坐了没多久,就起身告辞了。

临别的时候,她惋惜地叹了口气:“国公爷一表人才,至今仍没个子嗣,要不怎么说‘造化弄人’呢!就算续弦,想结亲的人家,只怕也能排到城门口去。”

说者未必无心,听者却从此留了意。

宁氏离开后,郑氏立马派人,到世家女眷间,打探宁氏背景人品去了。

且说那日,小葡萄喝得醉醺醺,最后被人送回来时,已经不省人事了。第二天他醒来,全然忘了昨晚发生的事,还是跟往常一样,和将军府的小伙伴们玩得不亦乐乎。

望着儿子追鸡遛狗,忙得四处乱窜的身影,让舒眉感到无奈之余,起了向姨母施氏取经的念头。

“峥表弟这么大的时候,是不是都被姨父带到校场上学骑射去了?”

对齐府训练子弟的传闻,舒眉以前也听齐峻曾提起过。

想到儿子连喝醉时,都不忘记要骑马,让她对齐家强悍的遗传基因甚为折服。

听说,齐屹兄弟的先祖,第一任宁国公,当年就是追随太祖爷,在马背上打下这天下。几代人传下来,作为大楚朝公卿中的第一世家,齐家这些传统仍旧没有丢掉。即便像齐峻这样被郑氏从小娇宠长大的少爷,老国公爷过世之后,也被他兄长扔到沧州老家,历练过两三年,后来又被送到军营。

听甥女提起儿子小时候,施氏放下手中的针线,望了一眼小葡萄的身影,问道:“怎么,舍不得让小家伙吃苦?”

“哪有?”舒眉忙解释道,“只要他的身体好,小时候打打基础没什么不好的。甥女可不是一味溺爱孩子的妇人。该吃的苦还是得让他吃。”

她自认为是位开明的母亲,儿子如果喜欢的话,她自然不会去阻止。

虽然爹爹早跟她讨论过,说小葡萄既然入了文家宗祠,就得跟他走文举的道路。而且,在认字和背书上,这小家伙确有高出同龄人一大截的天赋。

望着舒眉一本正经的样子,施氏笑道:“不溺爱便好!想来,屹儿他们兄弟,对这孩子早有了全盘计划。虽然,你始终不肯回齐府,对念祖这孩子,你最好心里有个准备,他们肯定是不会放弃的。”

这点舒眉自然是知道的。当初,她决定跟爹爹回京,就有了心理准备。况且,以宁国府如今的权势,就算她抗拒,也是没法子的事。

舒眉乐观的样子,让施氏感慨良多。望着对方跟亡妹极为相似的眉眼,一时之间她有些恍惚,仿佛见到了从小喜欢黏在自己身边的二妹。

不过,比于妹妹,甥女到底从小经历过家变,性子方面可没点儿跟她母亲相似的地方。

想到舒眉前些年在宁国府受的苦,施氏要说不心疼,任谁也不会相信。想到跟她相处了半辈子的妯娌郑氏,施氏不胜唏嘘。

“不回宁国府也好,省得你再受她的气。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娆儿回了娘家,加上秦氏,还有屹儿的侧室柯氏,那边本来就热闹。你若真回去了,姨母还放不下呢!”

没想到,施氏会跟她想到一块去了,舒眉欣慰之余,忙对施氏道:“还是您理解甥女!听人家说,京中有闺女的人家挑选女婿时,首先要看未来的婆婆。当初姨母怎地就没替舒儿把关?”

施氏叹了口气,道出她当时的苦衷。

“本来,以为你嫁进来之后,对昭容娘娘是一把助力。再加上当时宁国府能话事的人,是晏太夫人,还轮不到你婆婆做主。原本我想着,有姨母在旁边帮衬你,大嫂便是再糊涂,也不敢怎么难为你。一旦你生下了麟儿,大嫂更加不会薄待于你了。”

听着施氏的解释,舒眉有片刻的怔忡。原来,姨母替她都考虑到这一步了。

只是,后面谁也没有料到,公公和祖母走得会那般早,紧接着堂姐也撤手人寰了。加上齐峻犯混,自己的日子才会过得那般苦。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报应?当年她这样待你,如今宋家也这样待她亲闺女。欠下的孽债多了,到底还是招来了现世报。而今她两个儿子,没一人听她话的……”说到这里,施氏像是特意要安慰舒眉,笑着打趣道,“论起对屹儿峻儿的影响,她甚至还比不过你。虽然,大嫂总想着给屹儿再娶一房妻室,生下长房正宗的继承人,还想让念祖回去认祖归宗,到时好挟制于你……”

对于姨母的话,舒眉并没觉得心里好受点,反而让她觉得只剩下悲凉。

若是有可能,她宁愿不要这种补偿式的照顾和优待。

对于女人来讲,最幸福的模式,莫过于在最美的年华里,跟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但愿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样如梦似幻的愿望,是古往今来无数女人终其一生,都求而不得的最高境界。

不说三妻四妾的古代,就算是现代一夫一妻,从生死相许到相看两厌,也不过数年的光景。

见甥女不作声,施氏以为她认同了自己的话,遂继续劝导舒眉:“闹得差不多就可以了。等陛下再大一些,你真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宁国府还不是你的天下?大嫂也好,秦氏也罢,她们再能耐,能压得过你去?毕竟你是念祖的生母,又是峻儿的发妻,还是陛下亲封的县主。在那边府里,谁能尊贵过你?你何必这样在外头漂着,让亲者痛,仇者快的。还惹得人家对文氏一族指指点点。”

施氏的劝解,让舒眉颇感意外。

照姨母的说法,若她成了宁国府宅斗最终的胜利者,就是女人这一辈子最大的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