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04章 难言心事

第四百零四章 难言心事

齐淑娆的抱怨,让她乳母惊愕之余,心里不免焦急起来。

“这话怎地说的?”想到自家小姐如今只有娘家兄嫂依靠了,方嬷嬷暗地里着急起,劝解道,“宋家姑爷本就爱沾花惹草,他们就是不逃往邻国,终究还是得娶二房生子的。这事跟四夫人有何相干?”

方嬷嬷这句话虽然平常,却也将齐淑娆噎得没法反驳。尴尬之余,她只得找别的碴儿,来补救自己刚才所说话。

“宋祺星虽不是个东西,本姑奶奶早不就想跟他过下去了。可被外人讥讽为齐家遭报应,这口气我怎么也咽不下去。”对着看她长大的乳母,齐淑娆没丁点藏私,想到什么说什么。

哪能不知她的拗脾气,方嬷嬷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姑奶奶打算怎么做?”

从锦榻站起身来,齐淑娆将手一挥,满脸忿然地道:“外人不知内情的,怪齐家舍了姓文的女人。我就代表母亲的兄长,上门去请回那对母子,把礼仪做足,看还有谁说,是咱们齐家对不住她……”

她这天马行空的主意,把方嬷嬷吓了一跳:“小姐,您是说,要亲自上门去接?”

齐淑娆点了点头:“不仅我要去,还得把四嫂邀上,并把大哥提议的,四哥兼祧两房的事,一并难抖落出来。看是她自己不愿回来,还是咱们齐府薄待母子俩。”

她的话,让方嬷嬷神情一肃,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小姐,这主意是你想出来的?”

“是啊!”齐淑娆一脸茫然,“有什么不妥吗?”

“妥当,妥当!”方嬷嬷满脸欣喜地夸耀起来,“小姐到底经历过一些事。知道维护母兄了。太夫人如今病着,此事还真只有您来牵头了。四夫人那边,您看,要不要跟她再核计核计。得提前知会她一声才行,省得她又多心了。”

这番话让齐淑娆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多什么心?之前,她自己也甘愿奉文家那女人为大的……”

还是一副不懂人情世故的样子!

在心底不禁叹了口气,方嬷嬷忙解释道:“到底威胁到她母子的地位,小姐您还是提前跟她打声招呼为好。还有,你罚雏菊虽说为了顾全四夫人的面子,可是。您也该把前天的事,和她好好说叨说叨。毕竟,你之前让她下不来台。”

齐淑娆面上一僵。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那能怪得了我吗?还不是她娘家人噔鼻子上脸。若不是她的两个妹妹嘴巴不把风,我哪里会知道,她继母有这打算。说起来,被我这样一闹,她真得感谢我。”

听她的语气。还是意识不到自己的不对,方嬷嬷便不再劝说,打定主意过后自己私下去给四夫人道歉。

而梅馨苑那边,则是另外一番情景。

夜幕降临,将儿子哄得睡下后,秦芷茹跟贴身仆妇问起兰幽苑那边的情况。

“夫人您就放心吧!那边的方嬷嬷遣人来送信。说五姑奶奶对您没怨气了,她明日还准备亲自上门来拜访呢!”肖妈妈轻声安慰着她。

“果真气都消了?”秦芷茹有些不敢置信。

肖妈妈轻啧一声,笑道:“还不消。那不真成什么……”

秦芷茹点了点头,一副放下包袱的样子。

“说真的……”扫了眼帘子外头,肖妈妈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小姐。当初您这法子太冒险了。一个不留神,五姑奶奶就真的恨上您了。还有。没想到,雏菊那丫头骨头那么硬,竟然真的扛下来了。”

秦芷茹摇了摇头:“不是她骨头硬,行刑的婆子,我早派人打招呼了。”

听到这里,肖妈妈微微颔首,随即,她又感叹道:“小姐,您此次借五姑手,戳穿夫人的算计,她不会恨上您吧!”

秦芷茹闻言,面上一僵,随后讪讪道:“她能不顾忌我的颜面,起了这种心思,我何必还有替她着想?说来就去,也是二妹瞧不上继室这位置。不然,三妹一人演独角戏,也难得让那位上钩……”

肖妈妈叹了一声,说道:“到底过于冒险了。要是被人发现,您在宁国府的处境,那不得更加艰难?!”

抬眸扫了她一眼,秦芷茹郁郁地说道:“难道妈妈以为,如今我的日子好过?您也看到了,府里那些老仆役,有几人不在翘首以待,盼着那人回来。若大伯果真再娶进另家的女子,那倒没我什么事。可偏偏母亲要主动凑上来,让我没法子在齐府立足。”

同意地望了秦芷茹一眼,肖妈妈无不感触道:“只可惜你母亲去得早,苏先生那边再没给你张罗一位舅母。不然,有娘家人替您撑腰,哪里用得着您亲自出手……”

她的话,让秦芷茹面上微滞,心里头不禁五味杂陈。

若是母亲还在,说不定自己早嫁进齐府了,如今哪里这般被动。

虽然,表弟鲁莽的举动,让舅舅怒不可遏,可父子间人伦亲情,是什么利刃都斩不断的。到最后,他还不一样,在齐峻跟前,尽量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想到年纪轻轻逝去的苏济了,秦芷茹觉得,对他的那些恨意,早已消散得没剩丁点了。

虽然表弟当初的企图,是怕她和师兄两人日久生情,最后成了假戏真做。可说到底,他还是伤害了自己。

若不是师兄兜着,她这情形放在乡下,可是要沉潭的。

只要想到齐峻的宽容,秦芷茹就暗下决心,就是要让自己当后娘,也不能让他的亲骨肉流落在外。

文家那女人虽然一身骄傲,可念祖毕竟还是齐家的血脉。只要宁国府一日不倒,她想独霸孩子,就算相公答应,国公爷恐怕也不会允许。

这些说到底,不过是双方之是,谁更占理的事儿。

很显然,太夫人跟她继母私下的谋算,明晃晃给了舒眉一个极佳的借口。

如果让继母得逞了,说不定念祖那孩子真就回齐家了。那么,到时不止她的处境不妙,就连相公的前程,只怕也要到头了。

说什么也要助他将孩子夺回来,算是报答他对自己母子俩收留吧!

秦芷茹想到这里,袖中握紧拳头,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齐淑娆蹭到大哥身边,故作神秘地朝他招了招手。齐屹莞尔一笑,不知她又要搞什么新花样。他配合地弯下身子,凑到妹妹跟前。

“家里来了客人,祖母在里面招待。”

齐屹一脸怔忡,说道:“哪天祖母不招呼客人?!”

“确切地说,不是为咱家的客人,文姐姐的父亲派人,要接她回去……”?齐淑娆神秘地一笑,补充道,“她若不在府中,咱们的日子清静多了,没见过这么爱招蜂引蝶的……”

齐屹心中一惊,脸色阴沉下来,怒声喝斥道:“你……小小年纪,什么不好学?!整日跟那些鄙妇,到处搬弄口舌,都是谁教你的?”

齐淑娆一怔,脸上顿时憋得通红,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朝她哥哥哭闹道:“……她们果然说的没错,谁都能说,就她说不得!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呜呜……”

她这一哭,齐屹怒火更炽,一把拉过妹妹的袖臂,厉声喝问道:“她们是谁?整日不学好的,夫子是怎么教的?”说着,就拉着妹妹的手,大踏步地往母亲的松影苑行去。

齐淑娆挣脱他的钳制,一路抽泣朝母亲的正屋跑去。

郑氏在里屋,被外面的喧哗之声惊动,刚走出内堂,迎面就撞见女儿扑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郑氏搂着过来人,只见齐淑娆双眼发红,脸上挂着泪珠,一抽一搭的。不禁诧异抬头望向追过来的大儿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互相打闹,也不怕人笑话。”

向屋内环视一圈,齐屹压住腹中的怒火,对旁边的范妈妈吩咐:“我跟夫人有些话要谈,你把人都带下去吧!”

看着他们兄妹俩这阵势,郑氏一时也被唬住了,朝范婆子点了点头。老仆妇闻言,把手一招,将屋里三四个伺候的给招了下去。

只剩他们母子三人后,郑氏沉声问道:“说吧!你们这番又哭又闹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屹儿,你长妹妹十来岁,怎么不让着点……”

齐屹压下胸中怒火,朝母亲施了一礼,然后,望着妹妹说道:“儿子不孝,让母亲操心了。只是这事,您得先问问五妹。她小小年纪,看都跟人学些什么?”

齐淑娆早憋了一肚子的火,朝他嚷道:“本就是事实,上次有人送她狮毛狗,还害得……不是招蜂引蝶是什么……呜呜……”说着,她又埋头在母亲身上哭起来了。

齐屹一把抓住妹妹,厉声问道:“你还说?!这是小姑娘家能说的话吗?”

齐淑娆满腹委屈无处诉说,躲进母亲怀里,扯着郑氏给她作主。

齐屹气得不行,心里将高氏诅咒了百遍。

ps:

从明天开始,双更一周,还粉红票的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