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09章 患得患失

第四百零九章 患得患失

“陛下,听派到邵家军细作传来的消息,似乎是他们那边动的手。”如此诸事尘埃落定,齐屹也不避讳将事实告诉他。

答案出乎项忻意料之外,他不由呆住了:“怎么会是他们?对昶哥哥动手,于他们有什么好处?”

齐屹略一沉吟,将他刚从山东调查来的消息,告诉了眼前的小皇帝。

“……邵家虽是皇亲国戚,可说到自立,到底有些名不正言不顺。邵将军自从听说,先帝爷曾留下过遗诏,他就几次三番派人潜到江南,想赶在高世海之前,把东西抢到手。”

对于这做法,项忻倒是不难理解。

如今天下大乱,各地诸侯四分五裂的。当初高世海逼五弟让位,已经开了先河。其他地方势力,自然分争相效防。

之前在温岭的时候,他听先生施靖曾提起过,只等诏书一到,就可拿出来号令群雄,讨伐逆贼。

只是,最后谁也没想到,齐氏兄弟在北边已经动了手。

其实,就是齐屹不说,他现在也知道的,这天下纷乱久矣,想要重新统一起来,何其困难。不仅有宋阁老那样携家带口逃到邻国的,更有荆闽等地方的豪强自立的。

回燕京的路上,他曾私下猜想过,若是齐家叔侄也有自立心思,他还不如跟在姨母身边,跟堂舅和表弟做伴,不必曝露身份了。

想到这里,少年不由觑了齐屹一眼。

他曾听身边贴身的公公说起,知道父皇出事前,秘密召见过眼前这人的四弟,不知是不是交待了什么。

后来,被宁国府的暗卫送到南边的途中,虽然遇到过一些磨难。到底还是顺利到达杭州府了。让他万万料到的是,他遇到严家派的人。

项忻至今懂不弄的是,父皇对他的去向早做了安排,那他为何不发密诏给林将军,交待一下他的去向,也省得他后来遭那么罪。

想到这里,项忻突然起起头,跟齐屹打听起父皇当初的安排。

“前往西北之前,宁国公可否知晓,父皇在江南给朕安排了一个去处?”

齐屹一惊。猛然抬起头:“陛下为何这样发问?”

讪笑了两声,项忻解释道:“朕在寻到施先生后,他似乎有些意外。四将军之前。好像并未向我要投奔他的消息传过去。”

原来是这样?!

回忆了一番,齐屹解释道:“微臣也不知道。倒是临走的时候,给四弟交待过,要时刻注意宫中的动向。若有必要派人到您身边,暗中保护起来。”

跟着他的思路。项忻思忖了一会,最后不由叹道:“原来,宁国公也不知情。想来四将军也从父皇那儿临时得的指示!”

齐屹点头:“后来,微臣问过四弟了。那时他的一举一动也被人盯着,没法子亲自送陛下到南边。又怕派人送信,中途会被高家人的拦截。不过好在。他有一同窗旧友,在浙南地方任职。这样他旁敲侧击地打听,倒不会引起高逆贼的注意。”

对齐峻这个做法。项忻甚是赞成,他不由感叹道:“幸亏四将军行事周密,不然,恐怕咱们还到不了杭州,就要被人伏击。朕得好好报答他才是!”

见到小皇帝如此知情识趣。齐屹心里甚感欣赏,只见他朝对方一抱拳。替齐峻推辞道:“这是为人臣子的本分,陛下不必放在心上。”

想到舒姨曾教他的为人处世之道,项忻见状忙走下御座,一把将齐屹扶住:“宁国公和四将军对朝廷所作的贡献,朕会记在心里的。如今政局刚稳,朝廷不宜做大的变动,等时机成熟,朕自当赏罚分明。若不那样做的事,岂不是寒了功臣的心?”

听到此番话从眼前这位尚未及冠的少年嘴中说出,齐屹心感惊震惊之余,对大楚的未来不由多了几分信心。

这孩子到底是受过磨难,知道这江山得来不易。短短几年时间,就让他练得如此老成。施先生果然非平常人物也!

想到这些,再次抬头时,齐屹望向项忻的目光中,带上了对晚辈的期许之色。

“朕想过了,既然舒姨执意不肯回齐府,宁国公的提议,不失为一个折衷的方法。有宁国府当邻居,想来舅公和施先生也会放心一些。”

齐屹一听这话,忙向小皇帝谢恩:“谢陛下成全!微臣这就给四爷传信过去,省得他还悬着一颗心。”

项忻点了点头,不由叹道:“好久没见过舒姨和小葡萄了,也不知现在他们如何了。”

见对方挂念亲人,齐屹安慰起他来:“陛下不必担心,在她娘俩身边,微臣派了足够人手,不会出什么事的。”

“如此甚好!”项忻点点头,不由喃喃自语,“前些年舒姨过得太苦了,朕只希望,从此以后,她能按着自己心意过,不必再为别人付出了。”

一侧的齐屹听到这话,脸上神色不由凝重起来。他不由想起,上次他不在京中,小皇帝一时心血**,竟着了便服,上宁国府去看望过舒儿。

听府里的暗卫禀报,他知道了当时的情景。

陛下在齐府没找到弟妹,面色当场沉了下来。后来,陛下听了文先生的解释,这才没跟他兄弟主动提起。

然而,齐屹哪会不知道圣上的心思。

可是,局面已然成这样了,他总不能让四弟留一个,赶一个吧!论起来,秦弟妹对齐家有恩,对朝堂顺利拨乱反正也出了一份力,还为齐府开枝散叶了。无论怎样安排,都不能让她出去。

就算竹述先生有意退让,他也要极力劝止。不然的话,外人还不得戳他兄弟二人的脊梁骨啊!

齐屹在这儿暗下决心,殊不知当事人也正在思忖此事。

“让你送来这信时,舅父可有说过别的什么?”一手捏着信笺,秦芷茹不由问起送信的婆子。

那婆子摇了摇头,说道:“先生说久未见到姑奶奶。甚是想念。想让您冬至节那日,抽空回一趟园子。”

“冬至节?!”她的话让秦芷茹陷入怔忡。

之前,她听府里的老人提起过,说是每至这一日,京城宁国府的嫡系子孙中,都要挑个代表回沧州祭祖。当然,祭祖只是笼统的说法,更多的是跟本家的亲戚认识,将孩子记入祖谱。如果有新媳妇嫁进来,要一并开宗祠安排庙见。

当初。高氏的计划,就是等聪儿出世后,让抱着孩子到齐氏祖籍。完成她嫁进齐家,一直没完成的庙见,以便为自己的身份正名。

前段时间,她还听小姑子齐淑娆告诉她,国公爷本意让齐峻带着两孩子回沧州的。皆因府里临时有了急事。将相公派出去了,此事才搁浅下来。不过,她又听府里的老人说,即便那一日,他们不去沧州。家里男丁也要在祖宗版位跟前下跪磕头的。

想到齐峻如今不在京里,秦芷茹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慌乱。

舅父之所以挑这个日子让她回撷趣园。其中的涵义不言而喻。

可是,秦芷茹并不打算这样屈从。

聪儿这孩子虽说是苏家的血脉,可他身世并不能见光。万一舅舅到时按捺不住。露了形迹,自己还哪有面目活活在这世上?

一想到那晚上,表弟趁乱对她所做下的那件事,秦芷茹恨不剪掉三千青丝,从此伺奉佛祖去。

若不是表弟后来出了事。她定然不会留下这孩子。高家那女人的逼迫算得了什么?大不了众人一拍两散。

“姑奶奶,姑奶奶。您给奴婢回个话儿啊!先生还在园子里等着您的答覆呢!”见秦芷茹久久没反应,的苏府仆妇等不及了,跪在地上催促道。

被对方这样一打岔,秦芷茹从回忆中醒过神来。

“你去跟舅舅说,太夫人正病着,恐怕我抽不开身去看望他老人家了。若他想念聪哥儿,等冬至过了,我再带着孩子去看望他老人家。”

“这……”秦芷茹的回覆,让那婆子有些犯难。

“这什么,这?!小姐不是说了吗,等忙齐府事后,再去看望先生,你不是听不懂她的话吧?”旁边的春枝,见那婆子还在这儿罗嗦,她不由跨步上前,跟苏府来的这位针锋相对起来。

那婆子没别的法子,只得起身爬了起来,然后,退出了房门。

瞧着那人身影消失,秦芷茹扭过头来问道她贴身丫鬟:“前头的事你忙完了?这会儿怎会有空的?”

春枝尴尬笑了笑,说道:“哪里就能完?!奴婢是偷偷溜回来的,这不,还要赶过去呢!”

秦芷茹点了点头,正要进里屋去看儿子,就听得对方凑到她的耳边,说起了一桩事:“奴婢从五姑奶奶身边的荷香那儿得知,国公爷有意上书陛下,把隔壁端王府赐给文氏夫人……”

这消息不啻一道惊雷,让秦芷茹有些措手不及,只见她抓住春枝的手,急急地问道:“此事当真?你没诓我吧?!”

“就是借奴婢几个胆子,也不敢跟你撒谎啊!”说到这里,春枝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据说,到时当作‘县主府’赐下来。”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齐峻登时怔住了,总觉得醒来后她就大不相同了。上次不仅从她眸中看到了陌生和疏离,今天他回来后,她自始至终都是副无怒无嗔的表情。

难道真冤枉她了?真不反对兰妹妹进门?

齐峻转过头,心底某个角落很是失落。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就好比如,他满腹怒意来砸场子,结果人家笑脸相迎,对他说,爷,你找错对象,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人。

这种感觉很不爽!可又无处去发泄。

跪在地上的女子,兀自拭着眼角的泪珠儿。一身素装,楚楚可怜的姿态。齐峻不由想到了吕若兰。

不对,若纳这丫头是大嫂的意思,兰妹妹为何是那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齐峻不觉有些糊涂了。

见夫人带着丫鬟进去了,涂婆子不失时机凑到齐峻跟前,温声相劝道:“爷怎么越大越拿不定主意了?!谁的主张有甚相干?竹韵苑现在缺子嗣。太夫人心里急,爷何不顺势收了青卉这丫头。她是家生子,总比外面野路来的干净……”

这话不知怎地触动齐峻的神经,他当即勃然大怒,一把将嬷嬷推了开来,厉声喝斥道:“说什么呢?什么野路来的?”

涂嬷嬷顿时醒悟,连连朝自个嘴上猛抽:“瞧老婆子这张嘴!让你多嘴多舌,不说话没把你当哑巴了。”屋里顿时响起,噼噼叭叭一阵扇耳聒子的声音。不一会儿,涂嬷嬷面颊两边。就被她自己抽得红肿起来。

齐峻心烦意乱,瞧见乳娘那副惺惺作态的样子,更是烦上加烦。没一会儿。他怒声喝止:“要打回屋自己打,别在这儿招人嫌。”

涂嬷嬷连连谢恩,临走前还解释道:“老奴没别的意思,真不是指吕姑娘。”

齐峻粉白一张的嫩脸,顿时气成猪肝色。朝着涂嬷嬷和地上的青卉吼道:“滚,都给爷滚远点……”

舒眉在屋内听到,跟雨润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有惊悸之色。

雨润压低声音,凑到主子耳边说道:“这下,那女人进不了门。爷也怪不到咱们身上来了吧?”

舒眉朝她摆了摆手,又指了指门口,意即等人都走干净了再说。

雨润点了点头。脸上漾起得逞的笑意。

浑浑噩噩走出竹韵苑,齐峻心里也在琢磨同样的问题——原来真不是这女人从中做的梗。他不禁有些糊涂了,那她到底想要什么?

不知不觉,齐峻的脚步朝着碧波园方向走去。

听说四弟来到听风阁了,齐屹眉头一扬——这小子终于坐不住。主动找上门来了。宁国府如今的主人,常年面瘫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

爬到听风阁的顶层,齐峻一进门看见大哥板着那张冰块脸。他坐在阴影的身姿,显得有些落寞。让人不由想起,他们父亲刚离世那会儿的情景。

那时他一夜之间,感到世界仿佛要崩溃了一般,扑在大哥怀里失声痛哭。

当时,爹爹抓住兄弟几个的手,嘱咐他们要听大哥的安排,一切以家族为重,不可任性妄为。也是在那种情形下,他违心应下了娶文家那黑丫头。

拜堂那天,他特意将大哥拉到父亲灵前,问起大姐代公主和亲的事。

大哥矢口否认与文昭容有关,还劝诫他不要瞎想,练好自己本事,莫要搅进朝局里去。随后,就把他送到祖籍沧州去避祸了。

临行前,他特意找来文家老仆妇询问。

施嬷嬷也否认此事,还说她家大姑娘从小就心地善良,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况且,跟他大姐是闺中好友,断然不会做下那等事……

大嫂高氏后来告诉他,家里为他定下文舒眉,皆因大哥当年负了文昭容。要他这当弟弟的代为赎罪,非要娶那黑皮媳妇不可。从此以后,他暗中观察,大哥对文昭容的事,也确实上心。尤其在对方香消玉殒时,大哥像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十多岁。

可是,他们之间的恩怨,与自己何干?赔上他一生的幸福,让人如何心甘?

想到这里,齐峻咽了咽口水,坦然迎上大哥打量的目光。

“还得舍得回来?”齐屹瞥了一眼他弟弟,身形没有半分挪动。

朝他大哥行了一礼,齐峻立到旁边,心里正在琢磨,该如何开口试探吕若兰的事。没想到他大哥倒先开口了。

“没几天就到冬至节了,爹爹在时,每年也是你去冬祭的。前几年,你只身在沧州,自是不必操心。今年你带着弟妹,一同到老家去祭拜吧?!让祖母和爹爹看一眼她,也算了一桩心愿,顺便将庙见一道完成了!”

“大哥!”齐峻失态地喊叫出声。

“怎么?有什么事吗?”齐屹蹙了蹙眉头,装着什么都不知。

齐峻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了:“既然她现在不反对纳妾了,不如先把吕姑娘的事给办了。弟弟总是往外跑,于家声也有碍……”

他打算在吕家恢复名声之前,将兰妹妹纳进来,省得日后对方恢复官眷身份后。两人卡在那儿了反倒难办了。

爹爹遗命在那儿,看来是没法休妻了。他只能就这机会趁乱纳了,将来才不至于成那没担当的负心人。

“你也知道于家声有碍?!”齐屹轻哼了一声,不再理睬他。

“弟弟……”齐峻顿了一下,“毕竟是我害得她失去婆家,她的终身弟弟没法不负责。”

“你毁了她的终身?那时她才多大?即便定亲也不会马上嫁人。没多久吕家就倒了,你如何毁人终身的?!没那档子事,她一样会被流放……”

“何家说了要即刻迎娶的,嫁过去不就没流放的事了?”

“人家做笼子哄骗你这傻小子的,何家作甚娶一位十三四岁的媳妇进门?”

“他们为何要哄我?”齐峻反问道。“那天我也是无意间拜访邹家,谁也没料到兰妹妹会碰到我的!”

齐屹一时语塞。

父亲临终前交待,不到大局已定时。不得将府里秘事,还有几家恩怨告诉四弟。说他为人单纯,这些年只在诗词歌赋中浸染。朝争政斗等鬼蜮伎俩,先不要告诉他,省得一时冲动把性命给丢了。

就是因为这个。明知舒眉那丫头跟四弟之间误会重重,也没法替他们解开。他也担心以四弟的性子,知晓这一切时卷了进去,将来会一发不可收拾。

还不如让他什么都不知,正好可以迷惑高家那帮人。

大哥答不上来,让齐峻更加确信。大嫂告诉他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见四弟目光灼灼,齐屹面上微沉——这小子又想歪了。不过。这位年轻的宁国公,对付小自己十岁的弟弟有的是招儿。

“纳她可以!早跟你说了,达到两个条件就成。一是你跟弟妹必须先圆房生子;二是得等吕家洗脱罪名。不然,就是公然跟陛下过不去。咱们齐家百年基业,还要不要的?爹爹临终前你是怎么答应他的?”

从听风阁楼顶下来。齐峻怏怏不乐。回到竹韵苑院子里,他倒头就睡。直到掌灯时分。舒眉叫他起来吃饭时,这才起身用膳。

用完晚膳,齐峻黑着脸对妻子交待:“明天早点起来,大哥安排咱们回沧州祭祖。”

舒眉吃惊地抬起头,好半天才消化这讯息。末了,她一脸郑重问道:“要带些什么东西?去几天?”

“加上路途中耽搁的时间,大约十来天吧!送的礼物和祭品你不用管,到时我会交待给顾管家。”

“知道了,夫君还有什么吩咐?”舒眉波澜不惊地问道。

“天气寒冷,到外面赶路多穿点。马车里虽然有炭盆暖炉,还是很冷。到时别生病拖慢了行程,累人累己。”说到后面,齐峻鼻子微皱,恢复了一惯嫌弃的表情。

目光平静地望着他,舒眉连眼角都没跳一下,欣然接受了这一安排,顺便连他满脸戾气的神情,一并也收纳下来。

望着妻子比他还冷漠的表情,齐峻心中讶异,三年前那个娇俏可爱,倔强不屈的小姑娘哪儿去了?

眼睁睁看着对方把对他最后一点情思埋葬,齐峻突然感到,心里某个地方好像空落了一块。这天晚上,睡在冷寂的东厢房,他想了很久,差点失了眠。

而舒眉在另一间屋里,也彻夜难眠。

得到同齐峻一道外出祭祖的消息,她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她被老狐狸齐屹算计了。

第二日,舒眉跟齐峻出发时,天还只有蒙蒙亮,宁国府大部分人尚未起来。包括国公夫人高氏。

直到青卉晡时来报告这一消息,她想做出什么应对法子,为时已晚。

等她人离开后,高氏狠狠捶打着罗汉床,她的心腹程嬷嬷望着主子,想劝解又不敢出声。

“好啊!竟学会玩虚晃一招了?!”起身站到窗边,盯着竹韵苑的方向,高氏喃喃自语。

ps:

《黄金穗》齐佳芜:予君黄金穗,君冠我之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