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18章 冷颜以对

第四百一十八章 冷颜以对

四弟这天马行空的主意,将齐屹着实吓了一跳。

只见他沉吟片刻后,对齐峻道:“这事你可要想清楚!以前可没咱们这种身份的,开办什么书院的。再说,别家不像咱们齐府,人丁不兴。他们一家家子弟的培养,可都是祖上传下来的。”

齐峻径直走到窗边,一屁股坐在齐屹对面,解释道:“这些小弟早想过了。经过几番改朝换代,旧的勋贵差不多都凋零殆尽了。没以有破落下去,也就两三家而已,而那些新立功的家族,势力要处处盯着咱们。与其花大气力去平衡新旧势力,倒不如把他们的继承人都召集起来,聚在一起教导……”

原来是这个目的?!

齐屹盯着四弟,不禁陷入沉思。

这些回京,他发现齐峻跟以前有许多地方不一样了。除了对待舒眉母子的事情上,还是一如继往地糊涂,对政事以及庶务倒是老练不少。

只是,以自己对齐峻的了解,齐屹怎么也不会想信,他这弟弟最开始的动机,会是出于家族立场的考虑。

“你怎会想到这个的?”对于他刚才的说辞,齐屹不想评论,却从源头上问起他最初的动机。

被大哥这样一问,齐峻有些不好意思,只得承认是惦记自己儿子。

“大哥你不觉得,念祖那孩子,即使是岳父大人带着,也不是太妥当。他们文家进士是出过不少,可骑射方面就……念祖毕竟是咱们齐氏一系的子孙。”

果然,这出于这个目的。

齐屹不动声色,只是淡然地说道:“这你倒不必担心,为兄早就算计好了,等过了正月,就借他到府里。带在身边亲自教导训练。”

“大哥怎么不早说……”没到大哥早有了安排,齐峻刚想拒绝,突然间又想起,之前他出门替母亲寻医的事,问道,“大哥这想法,是什么时候起的?”

瞅见四弟的表神,齐屹哪会不知,对方心里想些什么。他也不想瞒着齐峻,遂把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

“由于你之前的缘故。舒儿她想来不会再回齐府了。可念祖这小孩子毕竟还小,为兄一时狠不下心让他回到宁国府。为今之计,也只有承担起教导他的任务。才让他回归齐家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过了片刻,又换了一种严厉的语气,斥责起齐峻来。“这还不都是你惹出的祸端?若你没娶秦姑娘。咱们能这样被动吗?”

听到大哥旧事重提,齐峻不由默然。

事到如今,他实在没法子再寻些理由,去跟兄长解释什么。

总不能跟他说,当初之所以能劝服先生,皆因他曾对方面前打包票。说四皇子还活着,接受宫中赐婚,不过是迷惑高家的一种手段。

起初。谁会料到,师弟后面会更出事?!还有,师妹怀上师弟的孩子,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为了师妹的名声,他这边还真只能假戏真做了。

想到当初得知自己有孕的时候。秦师妹如同行尸走肉的样子,齐峻顿觉自己这样做是对的。

要怪就只能怪造化弄人。舒儿又是个喜欢跟自个较劲的人。

害得他如今不能采取迂回曲折的法子,去接近他们母子,最好把她娘俩迎回来。

齐峻想了想,说道:“大哥整天日理万机的,恐怕没那么多精力,来管念祖这孩子吧?!小弟开书院的主意,一样可以解决念祖教养的问题,不必再劳烦大哥受累了。”

齐屹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就先着手试试。端王府园子的事,明日我跟陛下提一提。若你这块真弄起来了,等将来陛下有了自己的孩子,说不定还能安设在宫里。现在连陛下都小,确实真是你一个机会……”

得到大哥的首肯,齐峻不禁喜出望外,连连给兄长道谢。

“你从家族立场出发,做一些正经事,大哥自然是支持的。开书院当先生,总比你整日跟一些狐朋狗友,上不正经的场所去风花雪月来得强吧?!”

听到齐屹提及自己以前的糗事,齐峻有些赧然,他刚要解释什么,就被齐屹挥手打断了。

“刚才你上哪儿了?神医接回来了,也不亲自陪着,把人丢给我就不管了,转眼就不见了影子……”齐屹一本正经地问起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的,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舒眉上次湖中见过的唐志远。

“岭溪,你也太没用了!好不容易帮你稳住那帮随从,你竟然会掉进陷阱里。以后你到军营里,莫要跟人提起兄弟认识你……”他一进门,就开始埋汰好友,给对方肩头来了一拳。

齐峻的脸“噌”地涨了个通红,夸张地“哎哟”了一声,闪身躲开了。嘴里还不停抱怨道:“雨当时下得急,没留意脚下的落叶。大意失荆州了……”

“上次不知被什么吓着,连躺在**好几天,这回光养好伤就耽搁了十来天了吧?!”唐志远斜睨了他一眼,发挥最佳损友的作风,继续打击他,“到底是流年不利,还是你越发弱不禁风了?要是这种状况,哥哥我还是奉劝你,不要到军营里去了,你吃不起那苦的!”

听了这话,齐峻脸上的差赧久久不褪,顾左右而言吱唔了半天,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来了?是尚武回去报信了吗?”

知道他担心这个,唐志远撩起长袍,一屁股坐在他的床缘边上,慢条斯理地解释道:“那倒没有,我的人稳住了他。将你准备的那些便笺,按时几次送了出去,他倒是没怀疑。我说,你这随从够一根筋的,都这样了还是没怀疑。若是把人卖了,说不定他还替人数钱呢!”

齐峻闻言,反击对方一拳,说道:“他见那人是你才不会怀疑……若是换了个人,老早就打进去了……”

唐志远“嘿嘿”笑了几声,问道:“说真的,你干嘛不让家里人知道?”

失神望着窗外飘过的云朵,齐峻没有应声。过了良久,他才转过脸来,说道:“这事现在只是怀疑,没确实证据……”

“尚武跟你一同长大,难道连他都要瞒着?他可是你的心腹!”唐志远实在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独身一人跑到怀柔来,打着狩猎的名义。

“暂时不能告诉他,我不想打草惊蛇,功亏一篑!”齐峻坐起身朝对好抱拳一礼,“还望哥哥帮我隐瞒!”

唐志远接口道:“那是自然,我又不是那长舌的妇人。”

又问道:“这庄子上你住得还过瘾吧?!有没怎么样?伤养都养得差不多了吧?!”

齐峻眉头一挑,说道:“差不多了,只是被夹子伤着了,没有伤到筋骨,是三妹她们穷紧张。”

“人家关心,还被你嫌这嫌那,活该将你扔在外头。”唐志远毫不客气地打趣起好友来。突然,又意识到什么,追问道,“她们?除了你堂妹,还有谁在这儿?”

“还不是那位小黑妹!”提起舒眉,齐峻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亮,连他自己都未察觉,语气很随意。

“还叫人家黑妹啊?!这样叫人姑娘家,以后可怎么嫁人啊!你的嘴巴也太毒了!”唐志远忍不住为那有趣的小丫头仗义执言。

齐峻脸上一僵,仿佛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里不由有些愧疚。强词夺理道,“那就当我妹妹,嫁不出去我来养她。”

“怎么成你妹妹了?不是嫌人家长得难以入目吗?”唐志远不失时机在一旁揶揄他。

“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看……”齐峻吞吞吐吐修正以前的看法,“就是黑了一点,算是‘黑里俏’了。我发觉她真的是蛮有趣的,跟家中姐妹,还有京中世家女子完全不一样。”

他们口中谈论的舒眉,此前正在跟表姐,讨论唐志远到访的事。

刚才在望野轩侍疾的琉璃过来,说四爷想请三小姐帮忙收拾一座院子,他的好友要在这里盘恒几日。

“三小姐,这恐怕不合规矩!四爷是您堂兄,受伤了住在庄子里养病,那是应当的。可唐家少爷毕竟是外男。庄子里若有长辈,还可说得过去。如今只有你家两位未出阁的姑娘家。这事若是传扬出去……”戚嬷嬷苦口婆心劝慰道,作为齐淑婳的教养嬷嬷,这个例她坚决不能破。

不然,下山回到京城,她都没法跟三夫人交待。

“施姐姐,你说说看,是不是这个理儿?!”戚嬷嬷积极争取同盟。

施嬷嬷点头附和道:“没错,毕竟表小姐闺誉要紧,这不是好不好客的问题。”

舒眉不以为然,当下反驳回去:“四哥哥在这儿养伤,舒儿还不天天去照顾他。对于舒儿来讲,他也是外姓男啊!”

施嬷嬷一时语塞,答不上来。戚嬷嬷忙在旁边帮她解围道:“表小姐,你才多大啊,还讲究这些。再说了,在齐府你们不早就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