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26章 逮到机会

第四百二十六章 逮到机会

文执初的话,让屋内两人同时愣住了。

待舒眉回过神来后,开始责备小弟:“怎地这般不懂事!人家堂堂一名将军,哪能跑来当你的师傅?!这事是你强求的吧?”

文执初连连摇头:“不是的,是他主动提出来的。小葡萄一见到他,就说起在什么山上的事,小弟都听不懂他说什么。后来,葛大哥听说,小葡萄不觉没骑射师傅,就跟爹爹提了提,说他可以抽空教教,还说,以前在山东时,也曾带过这么大的孩子……”

听到这里,舒眉还没来得及反应,齐淑婳先按捺不住了。

“此人是什么来历,怎会无缘无故这般热衷此事?”她拧着眉头问起表妹。

舒眉摇了摇头:“以前打过几次交道,他救过咱们娘俩,小葡萄喜欢缠着他……”

还有这等渊源?!

齐淑婳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只见她若有所思地望舒眉一眼,半是玩笑,半是试探地问道:“他该不会对你……”说得这里,她眼角余光,斜瞟到旁边的文执初,遂把后半句给咽了回去。”

从表姐欲言又止的神情,舒眉精神为之一振,电光石火间突然会过意来。

可当着小弟的面,她也不好辩解什么,忙把文执初打发回去。

“这事我还得跟爹爹从长计议,没最终确定的事,你若要四处嚷嚷,说不定人家葛将军只是客气地哄你外甥呢!”

文执初刚想辩驳,对方说这话时,丝毫没有勉强客气的样子,他一扭头发现齐淑婳嘴角含着笑,神情古怪地望着大姐,文执初突然意识到,或许。真有什么事大人们瞒着自己。

不知怎地,文执初突然想起,离宫之前,小皇帝暗中跟他交待的事。

“回去之后,好好替朕照顾好舅公和二姐,你是文家唯一的子嗣了,许多方向该挑起担子来了。早些年,二姨为了家族和咱们母子,很吃了一些苦头……”

想到这里,文执初双拳紧攥。对他大姐道:“也许是我会错意了,小弟不打搅两位姐姐作叙旧了,这就去打探清楚。说着就抱了抱拳。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望着文执初的背影在院门口消失,齐淑婳感叹道:“你们姐弟也算奇特,从小没在一起玩,感情还能这般好……实属难得了。”

舒眉点了点,回应道:“他母亲过世时。执弟年纪也不大。后来在金陵相聚后,他就一直没怎么离开过我身边。”

“难怪不得!”齐淑婳一脸恍然,随后,她重新拣起前面问了一半的话,接着朝舒眉逼供。

“我怎么看着,那位姓葛的将军。好似对你心思不太单纯……”

舒眉听后,摇头笑道:“能有什么不单纯的,我一失婚妇人。还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

见她如此妄自菲薄,齐淑婳愣了愣,随后说道:“若不自我表明,你这样子谁会相信是小葡萄这么大孩子的母亲。若不特别说明,绝大多数人肯定以为你还是二八少女……”

“二八少女?”舒眉不哑然失笑。一副半点不信的样子,“表姐是拿我寻开心的吧?!我这样子还是‘二八少女’。那姐姐你岂不也是‘待字闺中’?”

齐淑婳也跟着笑道:“我倒是愿意‘待字闺中’只可惜你姐夫他,连出个门也不放心,这不,临出门时,还说下午要来这儿接我。有他这时刻盯着,想随便出门都难!”

听到表姐的抱怨,舒眉心生羡慕,不知不觉间,竟呆住了……

这般如胶似漆,如何不让人艳羡不已。

看来,姻缘是否美满,跟最初的结亲的动机有关。

她上一段婚姻,先天就不良,两人走到一起后,各种不顺。两人永远不在一个节奏。不是齐峻鬼迷心窍,听人唆使,拉不回来。就是中途出现变故,是她不能接受的。

瞧见表妹突然不吭声了,齐淑婳陡然间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似有炫耀之嫌。

她连忙来做补救:“照我说,只要愿意,四哥肯定会站在你这一边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心里若真有秦芷茹,早年也不会钻进高氏姐妹套子里。秦家那位,比吕若兰还没威胁性……”

舒眉摇了摇头:“且不说还有日久生情这一说,就是他要对秦姑娘负责到底,这就已经没那可能了。你能相信一位,口口声声对别的女人负责的丈夫吗?”

舒眉的话,让齐淑婳顿时哑口无言。如今她还找不到说辞,还替堂哥辩解了。

文府的事还没消停,葛曜自动请缨,要当小葡萄骑射师傅的消息,没半天功夫,就被丰楠传到宁国府里。

“你是说,当着文大人的面他都敢这样讲?”按压住满腹的酸意,齐峻咬牙切齿地问道。

“是的!本来小的还没意识到,三姑奶奶离开之后,番莲特意找上小的,提醒我过来禀报的……”

“三妹跟她又说些什么?”齐峻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丰楠摇了摇头,试着猜想道:“总归不是太令人庆幸的事,不然,三姑奶奶临走登上马车时,险些从上面摔下来。”

听到堂妹的反应,齐峻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刚想找个法子,上门去探探文曙辉父子的意思,突然,门外有下人禀道:“爷,四姑奶奶在外求见!”齐峻只得放下此事,去会会四妹齐淑娉。

就在齐峻得到消息的一个时辰之后,梅馨苑的秦芷茹也得到这一消息。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一小时之后再来刷新吧————

舒眉和齐峻抬头望过去,道边站着一位约摸近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

五官深邃立体,目光锐利冷峻,面容刚毅有型。唇边圈着一道青青胡茬印迹,两鬓有几根凌乱的发丝垂下,身材高大魁伟。只穿件青布厚棉道袍,脚下蹬着一双极普通的云靴。整个人略显沧桑,却有种让人一见难忘的气场。

那人一眼望过来,仿佛能看到人心里去,舒眉忙垂下眼帘,还敢再打量人家。

齐峻当下反应过来,忙上前抱拳见礼:“不瞒这位兄台,小可与拙荆回乡祭祖,路途中确实遇到一些麻烦。车轮好似断裂了,正一筹莫展呢!”

那男子跨步走上前来,到他们马车两边打量了一番。

果然,有一边的轮子裂开了道很深的口子,估计行不了多远,就会散架的。男子查看完毕,直起腰板,朝齐峻一抬臂,抱拳向他说道:“这儿离武渠镇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若兄台信得过在下,就在这儿稍候片刻。离此处不远的地方,有座废弃的山神庙,那儿好似有个被扔掉的车轮还可用。或许在下可拿来助贤伉俪先顶一顶。”

一听这话,众人大喜过望,齐峻马上派车夫纪叔,随那人去取。同时,他还拿出几两银子,作为对这人仗义相助的酬谢。

“兄台就这般小觑在下?区区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要知你这样看低葛某,当初就不告诉你们了!”那男人愤然地推辞道。

眼看着那边就要发怒了,齐峻忙躬身赔罪,好言劝解了一番。见这边不再提钱财的事了,那男人脸色才稍稍好了一点。

末了,齐峻再三谢过那男子,并打听起他的名讳:“多亏这位兄台指点,不知您高姓大名?家住何方?”

那男子拱手一回礼:“山野村夫,贱名不足挂齿。在下姓葛,家中排行五,你就唤我作葛五便成。”

齐峻忙以葛五哥呼之。两人寒暄了几句,葛五领着纪猷就去寻物了。

望着那人飘然而去的背影,齐峻若有所思,舒眉也是一脸怔忡。

“葛五哥定是一位不简单的人物。”齐峻喃喃地说。

舒眉想也没想,接口就道:“想来是位有故事的人,从他身上,我想到‘落拓江湖’这四个字。”

齐峻倏地转过头来,惊讶地望向妻子。后者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舒眉埋怨自己:怎地这么托大,当着他的面赞别的男人。若他哪天抽风,这不又是一桩诋毁她的把柄?!

她不由后悔万分。

离开大约半炷香的功夫,纪猷终于将车轮取来了。

众人纷纷望了过去,跟他们车轮果然一般大小。

舒眉很是诧异,忙上前询问纪叔。对方告诉她,大楚开国太祖帝统一了地方割据势力后,在立国之初颁布的政令中,不仅要求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连马车的车轮直径都有所规定,是以,刚才那人提到有废弃的车轮时,齐峻他们才会那般欣喜。

舒眉恍然大悟,连声称赞太祖爷英明。

齐峻在旁边见到舒眉趣味盎然,且虚心求教的样子,突然萌生了兴致,想来逗她几句。

“你不是从小跟在曦裕先生身边教导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齐峻斜睨着她,一脸不过如此的表情。

舒眉瞟了他一眼,答道:“不许我将一些事情给忘了啊?”

“这都能忘?九龄童子都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