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28章 早有首尾?!

第四百二十八章 早有首尾?!

齐淑娉住进齐府的消息,让郑氏母女茹大感意外。

“这是什么意思?家里是短了她吃的,还是缺了她喝的?竟然这般不懂事儿······”从女儿口中得知此事,郑氏在罗汉**的矮几上重重拍了一记,愤愤然地抱怨道。

撇了撇嘴巴,齐淑娆地说道:“娘亲您还不了解她了,从小到大就爱攀高枝。不然,当初怎么嫁进端王府的?!明明知道,咱们跟文家那女人不相往来了,她还跑去抱人家的粗腿不过是见到文家如今得势。跟当年她母女奉承高家一个道理。”

听到女儿的解释,郑氏的怒火更甚了,忍不住咒起庶女来:“那小蹄子一直想讨到好,可偏偏命比纸薄。还想奉承文家那女人,到时只怕要竹篮打水。那女人岂是善与的简单角色?!”

听到母亲谈到这事上面了,齐淑娆将外面如今传得正凶的流言,趁机说给了母亲听。

“外面不少传,说是葛将军看中那女人,所以主动请缨,想要想念祖的骑身师傅······我看,肯定是她不守妇道,在外头勾三搭四,才引来外人议论纷纷的。”说到这里,齐淑娆眼珠一轮,对郑氏道,“幸亏没让她回齐府,说不定他俩早有首尾…···”

听到这话,郑氏暗地里吃了一惊:“怎么?以前有蛛丝马迹露出来过?”

齐淑娆点了点头,告诉母亲道:“女儿特意找从南边来的唐家大嫂子打听过了,说是在南边时·姓葛的就住进过文府,他们是老相识了……”

女儿这话一出,将郑氏激得从引枕上坐了起来:“此事当真?!”

齐淑娆微微颔首,提醒道:“娘亲您还记得吧!上次差点噎住聪儿的那几粒珍珠,是从哪时来的吧?!”

郑氏表情一怔,回忆道:“念祖不是说,谁送给他当弹珠玩的吗?”突然,她眸子骤亮,“是他送的?!”

齐淑娆点头:“没错!当初四哥还有些吃味。想来·她不肯回宁国府,是心里有了别人……”

女儿的话,仿佛一块巨石,在郑氏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投进了她的心湖。

郑氏怔忡之余,不由喃喃道:“原来如此!敢情她早有了别的打算。既然都这样了,那还吊着峻儿做甚?她们姐妹的亏,咱们齐家男儿还没吃够吗?屹儿就不必提了,就拿你四哥来讲,要不是阴差阳错·秦家那位嫁进来,只怕他跟着也要搭进去······”

母亲的猜度,让齐淑娆深以为然。原先,她只是想不惯舒眉翻脸不认人的态度。这一次听外面将舒眉跟葛曜传得神乎其神,她突然间脑袋好像开了窍似的,自认为将前因后果都想明白了。

于是,她又添油加醋地跟郑氏说道:“娘,这些务必让大哥知晓,不然,被那女人利用了都不知怎么回事!”

她的话让郑氏沉吟片刻·过了好一会儿,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喃喃道:“难怪······难怪你三婶上次跑来兴师问罪·跟我闹翻了之后,再也不上咱们府里来了。就连年节时请春客,她都找托辞故意不来。”

“三婶?”齐淑娆一脸茫然。

三婶当时说了什么,她倒不记得了,齐淑娆只记得过年时,她们姐妹相聚时,堂姐齐淑{

半点也没提及舒眉。

她不热衷情那女人回到齐府,会不会是知道她表妹的些许隐情?

念头一起·齐淑娆拍了拍脑袋·对郑氏道:“肯定是这样!我听外面的人说,四哥当时到金陵·跟那女人吵了一架。

后来又跑到秦淮河上买醉,肯定是发现什么·才借酒消愁的……”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突然嚷道,“一定是这样,不然,四哥好不容易去一趟江南,怎会跟她吵起来的?”

听到齐淑娆的分析,郑氏脸上的阴云越堆越厚,末了,她咬牙切齿地说道:“真是冤孽,那女人有什么好的,看把你四哥给迷得···…这样不守妇道的媳妇,要放在前几年,为娘定会恳请沧州那边族中的长老,开祠堂了让她沉潭……”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版文字更新本站正确网址。nppsy。把。改成.

郑氏的话说者无心,没想到却被窗外之人听了半截去。

不守妇道……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哦,你对我是哪种呢?”齐峻用满不在乎的语气问起。

她眉头微蹙,这人的傲娇风格又发作了,怎能问得这般直白?!

“以前怎么样妾身不记得了,自醒来后,希望尽量少碰到爷。爷你该也是如此吧?!”她反将了对方一军,从自己醒来,这位爷常不着家的情形看,十之会是这样。剿前两次见她,情形确实如此。齐峻一时噎住了。正打籽她两句,可转念一想,自己嫌弃她在先,反正也没指望她欣赏自己。不过,他心里还是十分沮丧。

罢了,罢了,忙完这趟差事,两人尽量少些见面吧?!

齐峻内心郁结之余,索性闭上了眼睑,闭目养神起来。

舒眉暗地里松了口气,心里安定不少—离她理想的生活又进了一步。经这样一刺激,以后他该会少来招惹自己了吧?!

两人间只要谁都不动情,这趟外出就是安全的,她可不想跟眼前这位,在两年时间里,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到时想走都走不成了!

该怎么让对方一如继往地讨厌她呢?嗯,这是新的题课,挑战难度蛮高的。两人共处一室,人们往往因寂寞走到一起,幸亏还有个吕若兰,经常出来晃一晃。

此时此刻,她无比庆幸吕家姑娘的存在。

舒眉正在得意中,车身突然一震,她跟雨润朝对面扑了过去。

齐峻的怀里,猝不及防撞进个香软的身子。等他还未反应过来,舒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眨眼间就爬了起来。她坐回原位后,还拍了拍凌乱的衣服。

见了她的动作,齐峻心里更加不爽,朝外面怒吼一声:“纪叔,怎么驾车的?是不是不想干这差事了?”

“爷,车轮掉进坑里了。”纪猷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沮丧。

“什么?”齐峻下一刻就撩开帘子,从车上跳了下去。

“都怪老奴,前面一个坑,老奴没留神,加上地上雪粒打滑,车身拉都拉不住。”

听到声音,舒眉探出头来朝外张望—果然,他们车子的一边木轮陷在泥坑里。

她忙嘱咐雨润,两人朝另一边跳下去。

见舒眉也跟着跳了下来,齐峻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她喊道:“下来干啥,赶紧回到车上去,没见过你这样爱抛头露面的。”

舒眉懒得理他,问车夫道:“纪叔,只是陷到泥里了,赶紧推吧!”

“好嘞!”纪猷回到车驾上,用鞭子狠抽前面马的屁股。

咔喀一声响,马车是拉上来了,可车上不知什么东西断裂了。舒眉暗叫一声糟糕,屋漏偏逢连阴雨。

果然,纪猷跑到跟前查看,没一会就跑过来报告,说车轮部分断裂开了,若是再往前走,可能随时会出危险。

“临出门前,你没检查车驾吗?”齐峻拧着眉头问道。

纪猷哭丧着脸,向他禀报:“老奴怎么没检查?刚才那鞭抽得太用力,冲得太快,车轮就裂开了。”

齐峻抬头望了望天色,又看了现下的境况,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此时,尚武在旁边建议道:“爷,天越来越冷了,这儿正好有几匹马,咱们骑着马往前边镇子上赶,天黑前想来可以赶到。”

齐峻望了舒眉主仆一眼,言外之意是,你们觉得如何?

舒眉立即心领神会,望着她丫鬟问道:“你我以前会骑马?”

雨润不知是冻的,还是咋的,哆哆嗦嗦答道:“小姐以前会骑的,可是您上次从马上摔下来……”

齐峻眸光一黯,当即想起了那事。他把自己的坐骑,牵到舒眉跟前,想她上马试试。

舒眉茫然不知所措,左手刚揪住马缰,脚还没伸进马蹬里,此时马一声长嘶,吓得她连连后退,双脚不停发抖,连站都站不稳了。

“你到底会不会?”齐峻在后面怒吼一声。

舒眉挺起身子,回望他一眼,答道:“妾身都不记得了,哪知道会不会?”

雨润忙过来打圆场:“禀姑爷,小姐原先是会的。您看她的动作很熟练,就知道她会。可能上次摔下来受了惊吓,现在她不怎么敢坐在上面。要不,奴婢骑上去带着小姐吧?!”

齐峻斜睨一眼雨润,鼻子里轻哼一声:“你?就你这单薄的身子骨,她掉下来时,你扶得住她吗?”

雨润朝后缩了缩,不再应声。齐峻一跃上马,朝舒眉伸出手来:“还是我来带着你吧?!”

舒眉连连后退,大庭广众之下,男女共乘一骑,人家还以为她是不正经的欢场女子。齐峻少有风流之名,她可不敢跟着他这般糊涂。再说,两人这样一来,没准以后跑路就难了。

正在犹豫间,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几位是马车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