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41章 勉为媒人

第四百四十一章 勉为媒人

“葛将军?”贺氏的话,让舒眉暗暗吃了一惊。

在她的观念中,舅母为了珞表妹,必定会从进士中挑选女婿。因为这样,娘家的优势才能发挥作用。表妹嫁过去后,在婆家也不至于受气。

没想到,贺氏比她想得太透彻,干脆挑个上无婆婆,下无姑嫂的。

舒眉正要再问问,没想到贺氏解释道:“多亏你提醒,不然,我还差犯错了。陆公子人品是不错,可他母亲出身太低,又是个填房,上面还有两隔母的兄长。陆氏一门家底虽丰,可里面的关系也复杂。珞儿从小跟着她爹爹和我在江南,没见过大家族里的那种倾轧……”

听了舅母的分析,舒眉点头认同。

虽说贺氏此念头,有朝三暮四的嫌疑。可是从为人母亲的角度,还真让人挑不出错来。

珞表妹这种情形,还真只有关系简单的葛家才匹配。

念头一起,舒眉没来迟疑,对贺氏赞道:“还是舅母考虑得细致!要不,你跟舅父商量商量,如果他老人家也同意,看想个什么法子,找人探探葛将军的意思才行。我从林家姐姐那儿听说,林夫人好像在替他张罗找媳妇的事!”

外甥女的话,让贺氏眼前不由一亮:“此话当真?”

舒眉笑道:“甥女何必诓您?!您不是不知道,我跟林家姑奶奶颇为交情。我那药膳酒楼,她母女俩都入了股的。”

贺氏听到这里,大喜过望,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说道:“你果真是咱们家的福星,头次到咱们府里。就将那贵人送来了,此番又有这等便利的关系……若你表妹嫁得如意郎君,到时舅母亲手给缝制媒人鞋……”

说到后面,贺氏有些语无伦次,都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

舒眉含笑点头,对贺氏道:“舅母说哪里话?陛下当初要不是你们收留,还不知他后面会遇到什么事呢?这点举手之劳,舅母就甭放在心上了……”

听了舒眉温言软语,贺氏不由心花怒放,连连跟对方道谢。

在施府过了一夜。次日大清早,舒眉就带着文执初舅甥,回到了位于南熏坊的文家老宅。

梳洗完毕。她刚要安置儿子躺下,就见端砚领着门房那侍候沈嬷嬷,派她的小外孙女樱桃来报信。

“姑奶奶,前面的沈嬷嬷禀报,说齐府有名女眷寻上门。她不知该不该请进来。”

又是齐府的女眷?!

想起齐淑娆上次的无礼取闹,以及郑氏那一副嘴脸,舒眉只觉有些头疼。

“你跟来人说,我已经躺下歇着了,有什么事让她留个口信,咱们府再派人过府看一看……”

说完这番话。舒眉作势就朝床榻走去。突然,她想到寄住在府里的齐淑娉,遂向旁边伺候的徽墨打听道:“四姑奶奶从铺子上回来没有?若她此时有空闲。就让她帮忙接待一下吧!”

“哎”了一声,樱桃领命就去办理去了。

舒眉没想到的是,她刚要拆掉珠环,院子门口便响起一阵脚步声。

“姨娘,您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接着。齐淑娉话音外面响起。

舒眉心里顿感错愕:“难不成,齐淑娉的姨娘寻到文府来了?”

随即。她又否定了这一念头。

若是齐淑娉的姨娘,她何必挑这种时候,将人引到自己的院子里来。刚才,舒眉让端砚传话,意思已经很清楚了。若是齐府是女眷,就由对方打发了。

果然,她的念头刚闪过,帘子外面就传来了端砚的声音:“姑奶奶,齐家的芙姨娘特意上门,说是来给永嘉县君请安的。”

芙姨娘?

舒眉惊地从妆镜前站了起来。

之前,她就听番莲提过,说是芙姨娘和齐巍,让齐峻派人送到江南去了。后来,她又听说,这母子到南边后,并没有到达金陵城,而是转而投靠了齐巍的二哥齐岿。

自打薛家在南边发动政变,把南楚的小皇帝赶下龙椅后,舒眉一度还担心过她母子的安危。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芙姨娘会在此时出现。

也没作多想,舒眉忙吩咐旁边静立的徽墨:“重新将钗环理理吧!”

等舒眉将妆面收拾妥当,再转出来时,舒眉一眼就瞧见,芙姨娘略显憔悴的面容。

经年不见,当初让舒眉颇为惊艳的脸,也开始慢慢有了岁月的痕迹。

这个念头一起,舒眉颇有些伤感。

看来这些年,大家都活得不易。

深吸一口气,舒眉扯出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听到门帘掀起的声音,芙姨娘突然起了身。

对方这反常的举动,把舒眉着实吓了一跳。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舒眉和齐峻抬头望过去,道边站着一位约摸近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

五官深邃立体,目光锐利冷峻,面容刚毅有型。唇边圈着一道青青胡茬印迹,两鬓有几根凌乱的发丝垂下,身材高大魁伟。只穿件青布厚棉道袍,脚下蹬着一双极普通的云靴。整个人略显沧桑,却有种让人一见难忘的气场。

那人一眼望过来,仿佛能看到人心里去,舒眉忙垂下眼帘,还敢再打量人家。

齐峻当下反应过来,忙上前抱拳见礼:“不瞒这位兄台,小可与拙荆回乡祭祖,路途中确实遇到一些麻烦。车轮好似断裂了,正一筹莫展呢!”

那男子跨步走上前来,到他们马车两边打量了一番。

果然,有一边的轮子裂开了道很深的口子,估计行不了多远,就会散架的。男子查看完毕,直起腰板,朝齐峻一抬臂,抱拳向他说道:“这儿离武渠镇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若兄台信得过在下,就在这儿稍候片刻。离此处不远的地方,有座废弃的山神庙,那儿好似有个被扔掉的车轮还可用。或许在下可拿来助贤伉俪先顶一顶。”

一听这话,众人大喜过望,齐峻马上派车夫纪叔,随那人去取。同时,他还拿出几两银子,作为对这人仗义相助的酬谢。

“兄台就这般小觑在下?区区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要知你这样看低葛某,当初就不告诉你们了!”那男人愤然地推辞道。

眼看着那边就要发怒了,齐峻忙躬身赔罪,好言劝解了一番。见这边不再提钱财的事了,那男人脸色才稍稍好了一点。

末了,齐峻再三谢过那男子,并打听起他的名讳:“多亏这位兄台指点,不知您高姓大名?家住何方?”

那男子拱手一回礼:“山野村夫,贱名不足挂齿。在下姓葛,家中排行五,你就唤我作葛五便成。”

齐峻忙以葛五哥呼之。两人寒暄了几句,葛五领着纪猷就去寻物了。

望着那人飘然而去的背影,齐峻若有所思,舒眉也是一脸怔忡。

“葛五哥定是一位不简单的人物。”齐峻喃喃地说。

舒眉想也没想,接口就道:“想来是位有故事的人,从他身上,我想到‘落拓江湖’这四个字。”

齐峻倏地转过头来,惊讶地望向妻子。后者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舒眉埋怨自己:怎地这么托大,当着他的面赞别的男人。若他哪天抽风,这不又是一桩诋毁她的把柄?!

她不由后悔万分。

离开大约半炷香的功夫,纪猷终于将车轮取来了。

众人纷纷望了过去,跟他们车轮果然一般大小。

舒眉很是诧异,忙上前询问纪叔。对方告诉她,大楚开国太祖帝统一了地方割据势力后,在立国之初颁布的政令中,不仅要求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连马车的车轮直径都有所规定,是以,刚才那人提到有废弃的车轮时,齐峻他们才会那般欣喜。

舒眉恍然大悟,连声称赞太祖爷英明。

齐峻在旁边见到舒眉趣味盎然,且虚心求教的样子,突然萌生了兴致,想来逗她几句。

“你不是从小跟在曦裕先生身边教导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齐峻斜睨着她,一脸不过如此的表情。

舒眉瞟了他一眼,答道:“不许我将一些事情给忘了啊?”

“这都能忘?九龄童子都知道的事。”好不容易逮到机会,齐峻继续乘胜追击。

懒得与他多费口舌,舒眉向他施了一礼,恭谨地答道:“妾身是女子,不用考功名。父亲所教之物,自然跟男子不同。君不见,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哪能人人像你,从小就是神童。”

说完,她目光灼灼地望着齐峻,故意装出无比仰慕的模样,半张着嘴唇扮花痴。暗地腹诽道:腻不死你这孔雀男,姐就不是穿越的……

果然,齐峻见到她这副神情,脸上立马露出嫌恶的表情,避闪开来。

见目的达成,舒眉腹诽道:此人那么容易上高家姐妹的当,神童的名号只怕也是图有虚名。

不过,她随即转念一想,智商往往跟情商还真不能扯到一起去,现代不是有许多木讷的傻博士吗?

想到这里,舒眉唇边不觉露出几分笑意,被暗中观察她的齐峻,敏锐捕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