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43章 炙手可热

第四百四十三章 炙手可热

对于贺氏的请求,舒眉没有推辞,当场便应了下来。

把舅母送出垂花门后,她刚返回院子,就问起葛曜送来的小满姑娘。

端砚答道:“她呀!自从姑奶奶派她去侍候四姑奶奶后,还算尽力,前天跟四姑奶奶身边的雪梨提起,说她跟学得挺快,如今已经四姑奶奶身边的左膀右臂了。

听到那丫头肯上进,舒眉不由点了点头,又吩咐道:“你准备一下,下午我要出门一趟。还有,大少爷和番莲那边,就不必惊扰他们了。”

端砚听到这个安排,当即心领神会。

自从大少爷上蒙学以来,番莲就离开了姑奶奶。加上府里最近来了一批新的护卫,她们主仆出府,番莲那边也不尽知道了。

舒眉每次提醒这句时,端砚自然就能知晓,对方话里暗藏之意,是不想让番莲知道。

上次,丰楠的事,不仅最后让府里换上文府自己培养起来的暗卫,还把番莲从姑奶奶身边调离开了。

今日姑奶奶特意交待,让端砚对此事不得不重视起来。

用过午膳,舒眉主仆二人就出了门。当她们来到城西的袁府,林秀涵迎出来的时候,面上带着几许罕见的红云。

舒眉暗暗惊讶,遂问好友有什么喜事。

林秀涵含羞带怯的,没有直接接话。她身边的贴身丫鬟露珠,替主母答道:“文府姑奶奶是不知道,您到之前,宫里的太医刚离开,说咱们三奶奶诊出喜脉来了。”

舒眉闻言一惊,忙上前给她道喜:“果然是好消息!这下好了,敏姐儿将来有伴了!”

收到她的祝贺,林秀涵不由眉开眼笑。自嘲道:“什么喜不喜的,都是来讨债的。一个我都忙不过来,现在又来一个……”

好友的话,让舒眉有些摸不着头脑,林秀涵忙解释道:“生敏儿那会儿,本来,我跟夫君商量,要回金陵待产的。没想到,那时南楚朝局势紧张,爹爹在朝中受人排挤。搞得母亲派人中途截住咱们。不让我回去。你是不知道,生敏儿的时候,我可没少受过罪。”

林秀涵这样一说。舒眉突然想起,当初在金陵时,好像是有这回事。这让她不禁想起自个生小葡萄,遭过同样的罪。

“头胎多多少少都会遭罪,第二回就大不一样了。这不。老天爷知道你受的苦,又赐姐姐一个孩子。想来,这次能让你儿女成双。”

舒眉的话,让林秀涵的兴致,愈发高涨起来:“谢县君吉言!此番若能给敏儿生个弟弟,到时她就有事情干了。我也轻松多了。”

舒眉不解其意,忙问道:“怎地?她不是乳娘在带吗?还能累着你?”

林秀涵尴尬地笑了笑,道出其中的原委:“你是不知道。上次自你们府回来后,敏儿不知怎么回事,开始吵着,要上你们府上,跟她葡萄哥哥一起练武。她爹爹缠得没办法。只好在院里辟了块地方出来,开始亲自教他闺女。”

林秀涵的话。让舒眉不禁目瞪口呆,她不由地赞道:“不愧是将门虎女,小小年纪就有股子不输男儿的气魄。”

“什么啊!”林秀涵忍不住吐槽,“咱们没跟公爹婆母住在一起,她缺少玩伴。上回到你家做客时,跟念祖那孩子玩得舍不得离开。她哪里真要学工夫?不过是想找几个玩伴罢了!偏偏她又是闺女,没办法跟你表姐那样,送到文府跟着你家小子一起学习。”

听到此处,舒眉这才恍然大悟,她不由想起,上回齐峻拿齐聪做文章,要诱导儿子跟他回宁国府的事来。

一个孩子单独呆着,确实有些孤单。这个时代又不兴上幼儿园。别人家的孩子,一般在大家族中生活,不说亲兄弟,就是堂兄弟、表兄弟都一大堆。

小葡萄这种情况还是挺特别的。幸好表姐将绍儿送来一起读书了。

想到这里,舒眉突然想起,齐峻上回提到的,他要开创一座书院,将京中世家子弟召集起来统一教授。

虽说,对齐峻的动机她有所保留。可舒眉不得不承认,他这个想法挺超前的。如果真能开起来,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此念一起,舒眉跟林秀涵打听起,以前京中是否有这样的学堂。

“那时,皇宫里一般会从世家中,给皇子们挑伴读,直接进宫陪着殿下读书去了,哪里还需要那种学堂!”

林秀涵的解释,让舒眉豁然开朗。

“你不知道此事,也情有可原。先帝爷子嗣不多,当初还没来得及替皇子们挑伴读,就驾鹤西去了。就是当今圣上,也缺少这样的伴读。”见对方正要详加询问,林秀涵又开口补充道。

原来是这样!

难怪齐峻的想法,没有被他兄长宁国公驳回。

他若能用心运作,还是有可能开起来的。

想到这里,舒眉有些茫然。

见好友在那儿发愣,林秀涵突然想起什么,斜着眼睛问她:“今日你急匆匆赶来,莫非是铺子出了问题?”

被对方猝不及防地问起,舒眉倏然回神过来:“没铺子的事!”

林秀涵蹙了蹙眉头,打趣道:“那就是来冲着彩头来的,知道我今天有好事。你不会又想来认敏儿做干女儿吧?”

瞧见她这副娇俏的样子,舒眉好笑地摇了摇头:“我又不是算卦的,哪能知道你的好事!既然你主动提到了,敏儿这干娘,我是当定了。”

“果然如此!”林秀涵叫了一声,忍不住抱怨道:“你也太有本事了!比人家能掐会算的都厉害。就这样轻轻松松,就要拐走我家闺女?”

林秀涵夸张的表情,让舒眉跟着开怀起来,她跟着和好友抬起杠来:“是敏儿先舍不得她葡萄哥哥的。要不这样,当我儿媳也行,两者选其一!要么当我干闺女,要么当我儿媳!”

“行啊!”林秀涵莞尔一笑,起身走到舒眉身边圈椅上坐下,握着她的手,认真地说道:“看到他俩这般要好,我早有这个念头。你家的小子,既聪明又懂事,我还怕你的舍不得呢!”

见她要来真的,舒眉笑道:“就这样说好了!等那浑小子考取功名,就上你们袁府提亲。”

“别介啊!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并不满意这样的托辞,林秀涵急切得恨不得马上定下来。

舒眉敛起笑容,歉然道:“念祖那孩子,身份毕竟还没归位。我不想将来耽误了敏儿……”

一听这话,林秀涵脸上凝重起来。

“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难不成,真打算一人过完下半辈子?”

舒眉抬起头,反问道:“有何不可?”

被她这句话呛着,林秀涵一时语噎,过了许久,她才幽幽地说道:“你做什么决定都好,可别苦了自个儿!”

舒眉望了她许久,最后笑着答道:“你放心吧!我不会那样的。我现在连恨他怨他、报复他的心思都没有。这说,这样能算是自苦吗?”

林秀涵怔了怔,笑道:“没有想不开,那是最好。”过了一会儿,她又道,“如今你也算金策上的人了,是否考虑过另觅良人?对了,那位葛将军跟你到底怎么回事?”

见对方提到葛曜,舒眉眼前一亮,忙将此行目的道了出来。

“这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说到这里,舒眉停下来理了理思路,然后开口问起,关于她母亲帮葛曜找媳妇的事。

“你打听这个作甚?”诧异地望向好友,林秀涵面上表情有些古怪。

舒眉知她误会了,忙解释道:“有人托我当媒人!不过,我还是想先替她打听清楚一些。省得到时撞上了。”

“请你当媒人?”林秀涵更加困惑了,嘴上喃喃自语,“那人难道没听说之前的流言吗?”过了一会儿,林秀涵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凑到舒眉耳边问道,“莫不是你以前小姑吧!我听人讲,你郑太夫人好似挺中意他的,托你的人,该不会是宁国公吧?”

舒眉吃惊地望着林秀涵,讷讷地问道:“你怎会联想到他身上去?”

林秀涵狡黠一笑,用肩膀碰了碰对方,道:“这还不明白?你若作了这媒人,不等于证明之前的流言,是子虚乌有吗?如今,最不希望你再嫁的,除了齐家的男人,这天底下还会有谁?”

舒眉垂头想了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可惜,所托之人非常齐屹,她又不好将贺氏拎出来,只得含混带过:“你甭管是谁托我!这忙你帮不帮?”

林秀涵以为她默认了,也不再打趣她,应道:“你都开口了,那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你要我怎么帮你?”

舒眉问道:“之前林夫人难道没列人选出来,问过他的意思吗?”

林秀涵想了想:“好像挑过,都被他否决了!”

“哦?是哪家?”舒眉压低声音,轻声问道。她虽然不能直接将表妹直接拿到葛曜跟前问,但了解他推拒的对方,多多少少能摸清他的择偶标准。

见她一脸好奇,林秀涵也不卖关子,悄声告诉她:“暗托我母亲的人,还不在少数。其中一位,就有秦尚书家的嫡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