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45章 族中来人

第四百四十五章 族中来人

闻声转过头去,舒眉见花丛另一边,有道高大的人影,麓阳光伫立那头。

她不由一阵眩晕,没看清来人的长相,只见刚才的声音,好似以前听见过。

舒眉伸手右边,在额前搭起一个凉棚,眯起眼睛,这才看清那人的样貌。

她收回脚步,踱到旁边的花荫旁边,好整以暇地盯着对面。

见她停了下来,葛曜忙从花径那头拐出,走到舒眉跟前,给她行了一礼:“末将见过县君!”

舒眉微微颔首,算是给他回礼。

“将军也来觐见陛下吗?”

听出她语气里的客气疏远之意,葛曜一怔,随后朝四周扫了一圈。

“嗯!南方来了战报,几位大人正在商议,该如何应付。”不知怎地,他竟将朝廷之,就这样说了出来。

闻言,舒眉诧异地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向他:“军国大事,将军为何告之本君的?”

见她不为所动,葛曜进一步补充道:“此番领兵,陛下打算派唐三将军去。不过,因末将跟邵家的渊源,县君之前到南边开设商铺,用作暗中驻点的事,由末将全权负责……”

原来是这回事?!

舒眉心里暗松了一口气。

她刚才惴惴不安,只因上次葛曜离京,对她说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舒眉怕他此时又有什么出格的言谈和举止。

此时听到他在聊及公事,让她悬着一颗心顿时放下了半截。

“那敢情好!上次将军送来的小敏姑娘,在文府的商铺熟悉了好几个月。咱们药膳方面的事,她了解得差不多了。若将军南下,正好带着她一起去。”就此机会,舒眉趁机提出,让小敏回到他的身边。

葛曜闻言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是在跟他撇清呢!

葛曜不动声色,继续聊起刚才的话题:“多谢县君提醒,到时我会考虑带她去的。

找她帮忙?

这一请求让舒眉颇感意外,暗道,不会又要托服什么人让她照顾吧?!

“将军请讲,只要我办得到的,定当替将军办妥!”舒眉爽快地应了下来。

目光深沉地望了她一眼,葛曜解释道:“是这样的!听闻县君早年,曾跟漕帮的萧大当家结拜过。此番末将前去,少不得要请漕帮兄弟帮忙,不知县君能否给末将牵个线?”

原来是这档事?

不知怎地,舒眉暗中松了口气。

“当然没问题!”她当场就应了下来思忖了片刻,又补充道,“不过,前日听蒋太太提起,他如今好像不在燕京。”

葛曜摆了摆手:“他现在已经回金陵了。县君只需替末将写封引荐信,到南边后,我自然能跟他接洽上。”

舒眉想了想,到金陵新开药膳酒店,确实只有萧庆卿这种商贾之人,才能打得开局面。于是她向葛曜应承下来:“没问题!回去后就替将军写上一封!”

说完,舒眉不放心,又提醒他道:“上次将军前去救人怕是早上那些朝廷的黑名单,加之有消息称,金陵已经跟邵家联起手来了。此番前去,将军还是小心为上……”

没料到她会说出此番关切之语,葛曜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地说道:“知道了!县君请放心,这条命末将不会轻易丢的。将来还要光宗耀祖,封妻荫子的。”

光宗耀祖都还好理解可“封妻荫子”这种话从一单身汉口中道出显得犹为突兀。

因之前的流言,舒眉为了避嫌自然不会寻根究底,她只是行了一礼祝道:“那就预祝将军此行顺利,旗开得胜!”

葛曜抿了抿嘴角,说道:“承县君吉言,末将会小心的。”

舒眉点了点头,矮身行了一礼,就踱回软轿跟前,在使女的伺候下,钻进了轿子。

“起轿!”一声吆喝,一行人在宫中女官的护送下,向宫门处走去。

望着轿子远去的影子,男子久久不能回神。

葛曜自是不知道,就在他发愣的当口,紫宸殿的玉雕栏杆处,有道身影一直盯着他。

日头偏西降临,位于宁国府湖边的碧波园,今日格外的不同。

往常到了这个时段,这里定会寂静一片。此时却人影攒动,仆从们进进出出,忙个不停,似乎是宴席刚刚散场的样子。

位于碧波园东北角的听风阁,底层照样有人严加把守。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也有十分热闹。

“九叔公,您慢些,让四弟搀着你吧!”齐屹的声音,从最上一层的窗口传出。

“不碍事!这才有多高?前年老夫腿脚矫着呢!前天往去泰山去过去一次。虽说没一口气爬到顶也爬了半中央。你们这些后生,不要小瞧了老人家。”一道苍老的声音,和着喘息声,顺着楼道口,朝着顶层传来。

齐屹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交待下边的齐峻:“此番九叔公远道而来,全冲着你小子的事来的。好生侍候着,不让他老人家什么闪失。”

齐峻在下面喏喏应声。

“有上十年没爬这楼了。今日上来,竟然感到有些吃不消了。不服老不行了!”被齐屹称作九叔公的齐行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径直地朝窗口望去。

齐屹兄弟紧随其后。

“九叔公,您能一口气爬上来,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暗卫那帮小子,原先打算,要将您老抬上来的。”一面亲手替九叔公斟茶,齐屹陪笑恭维道。

齐行止摆了摆手,道:“不行了!前些年回到老家,再也没出征了,手脚已经不听使了。拼不过你们这帮年轻后生了。”

齐峻忙凑上前去,说道:“九叔公这是自谦呢!我听岷五哥说,您去年还进山打过猎。侄孙还想着,等冬狩的时候,请您好人家出马,替咱们宁国府压压场子。”

对方的话,让齐行止猛地抬起头:“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陛下已经颁下止,下次狩猎,分年龄比赛,我和大哥正愁,花甲组没人选。您要是在京城住到年底去,定能帮咱们一把……”齐峻一面说着,一边暗中给齐屹递眼色。

齐屹微微一笑,没有戳穿他弟弟的话。

对方心里头想些什么,他其实一清二楚。

齐峻此番作为,不过是想留老人家住到冬至节,到时,让九叔公主持,把念祖认祖归宗的事一道给办了。

去年的时候,因母亲身体的缘故,本来计划让念祖娘俩回一趟沧州老宅的,最终也没能成行。

齐屹想到这里,突然听到九叔公问道:“念祖那孩子呢!怎么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影?”

齐屹一抬头,询问的眼睛,朝齐峻望了过去。

“已经派人去接了,马上就赶过来。那孩子如今跟着他外公启蒙,平日过这边的时候不多······”齐峻的话音未落,就被齐行止生生打断。

“启蒙也不能住到一边去,他是你们这一支的长孙,身份再特殊,也是齐家子孙吧?!”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半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小姐,你终于醒了!”听到榻上有了动静,雨润在帐子外面出声问道。

“嗯!什么时辰了?”舒眉哑着嗓子问道。

雨润立刻凑上前来,答道:“卯时三刻!小姐,您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舒眉一阵眩晕,有些头昏脑胀,她闭上眼睛,屏声静气顿了片刻,脑子里才恢复澄明。

这边,雨润已顺势撩开了帐子,恭候在一旁,等她回应。

舒眉揉了揉额角,说道:“不了!睡太多也不好。”说着,她扭过头来,望着雨润吩咐道,“把我的衣物取来,起床吧!”

雨润得令过来伺候她起床。

“我梦到一些从前的事,你跟我说说,那次在街上从马车上摔下来,后来发生什么了?”

一听这话,雨润以为她恢复过来了,既惊且喜地问道:“啊?!您都记起来了?”

“不算全记得,你且说说看!”舒眉摇了摇脑袋,一副颇为苦恼的样子。

“后来,咱们把小姐抬回了齐府。谁知那天发生的暴乱,只是开始。接下来京城就全乱了,咱们也走不成了,只得继续困在宁国府。这样过了一个来月,街上终于见不到厮杀了,可就在当天晚上,老国公爷重伤被人抬了回来,气息奄奄的。安排完后事,就撒手西去了。”雨润一面讲述,一边偷偷打量舒眉的表情。

对方一脸的平静,让她仿佛松了口气。

舒眉心里暗忖,难怪最后成了亲,文家主仆想来没法拒绝,临终老人最后的遗愿。况且,那小姑娘似乎春心萌动了。

“所以你们姑爷遵遗命,娶的你家小姐?”她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雨润点了点头:“是啊,在百日内成的亲。老爷还是快马加鞭,才赶得及来送亲的。”

“哦,他也赶来了?竟能同意这桩亲事?”对文父的立场,舒眉不是很理解,明知是火坑,还把女儿往里送。古代男子,果然是以家族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