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50章 花间偶语

第四百五十章 花间偶语

施府的赏菊宴,安排在八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施靖自从年初,被小皇帝项忻拜为太傅后,他就一直忙脚不沾地。有些时候,他因赶不及回府,干脆就夜宿在紫禁城里。

如今恩科程度全部走完,就连庶吉士们也进入各部以及翰林苑开始见习了。施靖终于可以歇口气了。

见到夫君难得在家休整,贺氏不失时机把替女儿寻婆家的事,跟施靖又提了提。

“今年不敲定,明年珞儿就十七了,都成大姑娘了。”上次自己挑选的后生,被夫君亲自否决,贺氏此次提起来时,显得底气足了许多。

施靖微蹙眉头,冷声问道:“你不是已经托定远夫人和舒儿留意了吗?怎地还像乱头苍蝇一样,没头没脑地瞎胡闹?!这里是京城,你夫君如今身居高位,做什么事都要经过脑子,别丢了咱们府上的脸面!”

听到他话中有训斥之意,贺氏甚为委屈。

她知道自己的见识少,比不上姑太太和表姑奶奶。但是亲闺女找婆家,还是得自己张罗来得保险。况且,听说舒儿那边最近出了些麻烦。而姑太太宁远将军夫人施氏,也在张罗娶媳妇的事,她们俩都没有闲功夫管她家的闲事。

因为这个,贺氏才起心在自家花园里,开办一场赏菊宴,招待京城高门大户里出来的夫人和太太们。

施靖想到一家子初来乍到,自己如今位居三公·是跟京中各方势力打交道。他这次没有反对妻子的提议。

“先请京中的一些老牌世家吧!那些墙头草的文官,暂时不要跟他们过多牵扯。”施靖想了想,最后亲自列了一批出来。

贺氏把名单拿在手里一瞧,心里暗暗叫苦——施靖列的多为勋贵将门。贺氏不由想起,前段时间,跟外甥女舒眉暗中的议论,心下有些犯难。

“相公,只是邀过来赏赏花,喝喝茶·不用那么规整吧!”

从舒眉身上,贺氏得到了一个教训,想到未来女婿将来驻守边关,把她女儿留在京城,侍候公婆不说,还要独守空房,她就浑身不自在。

“你懂什么!那些朝三暮四的旧臣,底子是洗不白了。你跟他们的女眷来往有什么好处?最多不过奉承你几句,好将来给她们家留条后路。”施靖还嫌自己解释得不够明白,将之前宋阁老一家的叛逃举动·跟贺氏讲述了一遍。

“你可知晓,舒儿不肯回宁国府。那位被休回娘家的齐五姑奶奶居功至伟。前段时间,差点又闹了起来。”对宁国府的事,施靖一直颇为留意。尤其,秦夫人欲将嫡次女嫁进齐府的事,他也听竹述兄提起过。

听夫婿提到宁国府,贺氏趁机请示他:“舒儿如今没回宁国府,他家的女眷发不发帖呢?咱们跟文家这种关系,估计他们不好应对。”

从妻子话中为外甥女撑腰的意思,施靖哪能听不出?

一想到几家的纠葛·施靖沉思半晌后,吩咐道:“你发不发请谏是礼数问题,齐家派不派人来·是他们权衡的问题。这还要问吗?”

听到这话,贺氏才下定决心,给齐府的郑老太婆出道难题。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事情安排妥当后,舒眉就回到自己居的院子里。一进寝间,她直接累摊在床榻上。施嬷嬷追着跟了进来,在旁边劝道:“姑娘,你还是赶紧歇歇吧!别像表小姐一样把自个弄病了。”

舒眉点了点头·倒在**眯了一会儿。正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就听见旁边有人喊她:“小姐,表小姐醒来了·您是不是要过去一趟?”

舒眉一个激灵起身,趿起床榻边的绣花鞋·整了整衣角顺势就要往外冲。还是施嬷嬷在后头拉住她才作罢。

“我的小祖宗,得让老奴替您把发髻重新梳一梳吧!您这样子如何见人?!”

舒眉听到后觉得有理,遂坐回案桌边,让对方帮她理理云鬓。

施嬷嬷一边替她梳妆,一边趁机规劝道:“先前,小姐不该跟表少爷呛声的,毕竟您现在还要寄居齐府。”

舒眉扭过头来,一脸惊愕地望着她,反问道:“怎么了?我没说错啊?”

施嬷嬷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小姐固然没说错,可语气也该婉转一些……”

“我就看不惯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姐姐好心救他,为了照顾他自己累病了。他上来就耍脾气。怎么当人家哥哥的?”舒眉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有气,忍不住抱怨上了。

听到这话,施嬷嬷立即伸■掌,捂住她的一张一合的嘴巴,压低声音劝道:“小姐不醒事了?表姑娘跟他是同个祖父的堂兄妹,他们之间的纠葛,轮不到外人指手划脚。您这样噎着他,岂不是要跟他交恶?在这儿呆上一段时日后,咱们终归还是要回京城齐府的。您跟四少爷不和,以后在齐府可怎么相处?!”

舒眉嘟起嘴巴,说道:“爹爹什么时候来,我不想回齐府了。在那儿一点都不自在,还不如呆在姨母的别庄里呢!”

施嬷嬷一怔,这些天来,在齐府遭遇的一切,有如浮华掠影般,在头脑中闪过。她面上神色有几分犹豫。可姨夫人之前有交待,不好将两家长辈之间的约定,提前告诉舒眉。最后,她嘴唇嗫嚅了半天,没有再吱声了。

收拾妥当后,舒眉带着人就往听泉阁赶去了。

她们到达那里时,齐淑{刚喝完汤药,由身边的丫鬟琳琅伺候着漱口。见她们来了,齐淑{挣扎起来招呼她。

舒眉见状,快步跑了过去,在旁边搀起表姐:“姐姐身子没好,不要着急起来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舒儿去做就成了。”

齐淑{直起身子,望着舒眉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姐姐的身子骨不争气。同样是淋了雨,你一点事儿都没有。我倒先撂倒了·……让你见笑了。”

“姐姐千万别这么说,舒儿打小满山遍野地跑,皮粗肉糙,耐磨一些,不像姐姐这般精细娇贵。”舒眉忙用自嘲的方式替她排解道。

听她说得有趣,齐淑{不禁笑了起来:“知道你惯会哄人开心······听说,跟四哥发生口角了?”

舒眉的脸颊,噌地一下子红了。刚想到表姐跟前诉苦一番,她蓦地想起,施嬷嬷刚才的劝解。遂忍下心中的委屈,掩饰道:“是舒儿办事马虎了,也没问清楚,就给他安排了犯忌的菜式。”

齐淑{轻叹了一声,说道:“也不能怪你。只有亲近的兄妹,才知道其中缘由。他小时候差点……”

她欲言又止,舒眉知道,定是有难说出口的话。她没兴致打探人家的,遂按下这个话题不表,跟对方聊起养病一些细枝末节来。

不知不觉,两人话家常说闲话,一聊就是小半个时辰。见到表姐脸上略带倦色,体贴地劝她好生休息后,舒眉转身就要告辞了。

齐淑{一把抓住她的手,恳求道:“想来,四哥此时也闷得慌,你就代替姐姐,到他那里走一趟,陪他说说话解解闷也好。毕竟,这儿虽是娘亲陪嫁的庄子,咱们总得尽地主之谊。

舒眉沉吟了片刻,最后总算答应了。

从听泉阁出来,一行人朝望野轩行去。

见到有人来陪他说说话了,齐峻嘴角撇出一抹暧昧不明的表情,招呼舒眉道:“文妹妹你终于来了,哥哥这儿有些事,正好请你帮忙呢!”

舒眉小心翼翼地蹭了过去,朝他行了一礼后,问起对方的伤情。随后,就立在床榻旁边,等候他发话。

这般谨小慎微······齐峻斜着眼眸,状似浑不在意地扫了舒眉一眼,心里有了几分新的认知。

自从上回听到背后称她作“黑妹”,这丫头每次见到他,都是这副眼观鼻鼻观心敬而远之的表情,好似怕他沾染上似的。

尤其是今天正午,那态度简直可用“不假辞色”来形容了。

在府里,他好歹是备受宠爱的少爷,竟被一丫头片子嫌弃,想到这里,他就有种挫败感。见舒眉站得离他远远的,那种失落感就更甚了。

齐峻垂头想了一会儿,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个主意。他朝舒眉招手:“过来,帮我到那里的挑几本书取过来。”说完,他指向靠墙的书柜。

舒眉松了一口气,脚步轻快地走过去,替他挑起书来。最后,她挑了一本《宋词韵律考》,另一本《晋魏典乐拾遗》交到他手里。

望着这两本书,齐峻有些发怔。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丫头竟会挑这种书。他又不是老学究,齐峻不解地望向她。

舒眉莞尔一笑,上前解释道:“反正你身上的伤,一时半会也好不了。还不如静下心来做学问。”

“那为什么是这两方面的书呢?!”齐峻浅笑盈盈,斜睨的眼眸,波光流转。

顷刻间,舒眉仿佛被他这眼神电到了,心上好像有个锤子不停在敲打,一张嫩脸涨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