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63章 番莲所虑

第四百六十三章 番莲所虑

望了他一眼,竹述先生没有说话,只是神情古怪地盯着他。

被先生这样盯着,齐峻垂下脑袋。

“老夫早就有意,让她尽早回撷趣园,是你一直强行要留她……”说到这里,竹述先生鼻子里轻哼一声,似是对他更加不满了。

齐峻不敢吱声,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

停顿片刻后,竹述先生到底没让弟子混过去,只见他眉毛一扬,对齐峻交待道:“不管怎样都好,不能委屈了芷儿。你到宁国公那儿问问此事,就是让人让位,也不能堕了秦家女儿的名声。老夫不希望她,后半辈子愁眉不展的。”

听到这话,齐峻忙拍胸保证,说无论如何,都会让师妹体体面面的。

得到他的承诺,竹述先生暗松了口气,对他弟子的脸色,也渐渐好了起来,还特意问起舒眉母子如今的生活。

“念祖那孩子,听说是在曦裕身边启蒙,他不是还忙着朝堂上的事吗?”

久不见先生如此和颜悦色待自己,齐峻有些激动,忙答道:“恩科过后,岳父大人辞了吏部的差事,现在回翰林院了。有施大人在陛下身边,翰林院如今的事不算太多。”

竹述先生“嗯”了一声,问起之前他欲开办书院的计划。

“起初是有这打算,可是,大哥说,如今前线战事吃紧,后方的新兵亟需尽早训练出来。他让我先到西山大营救救急。”齐峻老实答道。

竹述先生点点头,对他交待:“你若真有这想法。倒不必另行开设。为师这儿倒是个两全其美的主意,既能让聪儿回到撷趣园,又不失几家的体面。”

听先生这样一说,齐峻不由眼前一亮:“先生有法子?”

竹述先生点了点头:“你把书院开设在撷趣园,老夫承担主要教导之职。到时,老夫会留芷儿和聪儿住在这边。等日子一久,大伙差不多习惯了。到时,该怎么办理。也不是很打眼。”

先生给出的提议,让齐峻有些心动。

其实,先生如今无子无女了,师妹作为他唯一的亲人,到撷趣园来伺候长辈,也并非说不过去,聪儿这么小的年纪就启蒙,似乎有些惹人注目。

齐峻迟疑了片刻,对先生道:“这事涉及的面太广。弟子一回去先跟大哥商量商量。”

竹述先生微微颔首:“去商量商量吧!不过,要尽快给老夫答覆。前一段时间,你两位师兄来看望老夫。问起过书院的事。若是能尽快确定下来。到时,他们少不得也要来捧场的。”

听到这一消息,齐峻颇感意外,他不禁好奇地问道:“他们要来?可是,师兄弟们应该正当盛年,不入士报效朝廷。为何甘当一群童子的先生?”

竹述先生叹了口气,道:“此事一言难尽!还不是被高家害的。”

原来如此!

齐峻顿时明白过来,他面上有些怏然:“其实也怪不得他们。当时情形那般混乱……”

觑了他一眼,竹述先生语气有些不善:“你是能站着说话不腰疼。可你那些师兄们,他们有什么错?不过是被连累的。若不是老夫出仕了。他们难能忘了读书人的本份。”

听到先生把责任都揽到自个身上,齐峻面上有些赧然。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

失节出仕的,又不只师兄弟几人。他五妹的公公宋阁老,还有秦师妹的父亲秦大人,不都变节投奔了高家。

如今秦尚书在朝堂,也不是好好的吗?!

竹述先生睨了他一眼,仿佛洞悉他的想法,不悦地说道:“各人都有各人的难处。芷儿她爹留下来,是老夫暗中劝说的……”

“啊?!”这消息让齐峻很是意外,他不敢相信地问道,“先生为何这样做?”

竹述先生叹了口气,解释道:“高家那一下子,把大家打了个措手不及。若朝堂也拱手让给他人,岂不正好让他们趁心如意了?老夫当时想,暂时让他占着位置,等以后有机会,再来图谋后续。宫变芷儿后来的举动,也算为她爹挣了些体面。”

听到先生的解释,齐峻这才恍然大悟,他思索了片刻,跟对方道:“先生请放心,就算师妹不在齐府了,弟子也会把她当亲人一样看照,不会让人为难秦家的。”

竹述先生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了。

从撷趣园出来的时候,齐峻心里十分轻松。

他怎么也没料到,师妹的事就如此解决了。这让他有种如堕梦中的感觉。

心里一放松,他想尽快赶回府的心情也越发急切。

无论如何,还是得先回府,打大哥商量出一个稳妥的法子,尽快让各人回归本来的身份。

可是,一想到聪儿的归属问题,齐峻就有些犯难。

就算大哥通情达理,体谅先生孤苦无依,可是母亲那儿怎么说出口?

自从那日回到文府,番莲异于往常的沉默。

舒眉不是没有留意到,可问了她几次,都被番莲含笑轻轻带过了。舒眉心里不是很踏实,总觉得此次她此次回来,似是有什么心思。

这天夜里,在检查小葡萄功课时,又见到番莲在旁边发呆,舒眉心里暗暗着急。

————以下为防盗所设,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齐淑娆蹭到大哥身边,故作神秘地朝他招了招手。齐屹莞尔一笑,不知她又要搞什么新花样。他配合地弯下身子,凑到妹妹跟前。

“家里来了客人,祖母在里面招待。”

齐屹一脸怔忡,说道:“哪天祖母不招呼客人?!”

“确切地说,不是为咱家的客人,文姐姐的父亲派人,要接她回去……”?齐淑娆神秘地一笑,补充道,“她若不在府中,咱们的日子清静多了,没见过这么爱招蜂引蝶的……”

齐屹心中一惊,脸色阴沉下来,怒声喝斥道:“你……小小年纪,什么不好学?!整日跟那些鄙妇,到处搬弄口舌,都是谁教你的?”

齐淑娆一怔,脸上顿时憋得通红,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朝她哥哥哭闹道:“……她们果然说的没错,谁都能说,就她说不得!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呜呜……”

她这一哭,齐屹怒火更炽,一把拉过妹妹的袖臂,厉声喝问道:“她们是谁?整日不学好的,夫子是怎么教的?”说着,就拉着妹妹的手,大踏步地往母亲的松影苑行去。

齐淑娆挣脱他的钳制,一路抽泣朝母亲的正屋跑去。

郑氏在里屋,被外面的喧哗之声惊动,刚走出内堂,迎面就撞见女儿扑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郑氏搂着过来人,只见齐淑娆双眼发红,脸上挂着泪珠,一抽一搭的。不禁诧异抬头望向追过来的大儿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互相打闹,也不怕人笑话。”

向屋内环视一圈,齐屹压住腹中的怒火,对旁边的范妈妈吩咐:“我跟夫人有些话要谈,你把人都带下去吧!”

看着他们兄妹俩这阵势,郑氏一时也被唬住了,朝范婆子点了点头。老仆妇闻言,把手一招,将屋里三四个伺候的给招了下去。

只剩他们母子三人后,郑氏沉声问道:“说吧!你们这番又哭又闹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屹儿,你长妹妹十来岁,怎么不让着点……”

齐屹压下胸中怒火,朝母亲施了一礼,然后,望着妹妹说道:“儿子不孝,让母亲操心了。只是这事,您得先问问五妹。她小小年纪,看都跟人学些什么?”

齐淑娆早憋了一肚子的火,朝他嚷道:“本就是事实,上次有人送她狮毛狗,还害得……不是招蜂引蝶是什么……呜呜……”说着,她又埋头在母亲身上哭起来了。

齐屹一把抓住妹妹,厉声问道:“你还说?!这是小姑娘家能说的话吗?”

齐淑娆满腹委屈无处诉说,躲进母亲怀里,扯着郑氏给她作主。

齐屹气得不行,心里将高氏诅咒了百遍。

望着儿子气成青紫色的脸,郑氏心里凛然,脑中也有了几分清明。

难怪这半年来,齐府后院蜚短流长的,原来是这样。

自从狮毛狗的事被国公爷道破后,郑氏对后院之事,越发上心起来。以前有媳妇替她管着,自己乐得清闲。府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她总以为是风水不好,原来……

听到这话从女儿口中说出来,郑氏猛然惊醒,也跟着儿子怒斥起齐淑娆来:“你看你,哪还有一点公府千金的样子。这话是能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吗?教引嬷嬷几个月不在,你就越发没规矩了。”

见母亲终于明白过来,齐屹脸上微霁。可齐淑娆不干了,悻悻地说道:“那人为啥懒在咱们家里不走?母亲,您就不怕影响咱们姐妹的名声吗?”

郑氏望了儿子一眼,脸上有几分讪然。她虽然心里对文家姑娘不喜,但当着儿子的面,她不好明确地表露出来。

齐屹脸色铁青,朝妹妹喝斥道:“名声是自个挣的!你立身端正,谁能影响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