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66章 喜出望外

第四百六十六章 喜出望外

被秦芷茹一问,肖嬷嬷一时语凝,她慌乱之中,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听说小姐您过世的大伯父,跟施大人同过窗。他来这儿,许是来凭吊故人吧?!”

“大伯父?”秦芷茹摇了摇头,印象不深。

她父秦尚书是京兆人氏,在家中排行第五。祖上乃耕读发家,曾出过两位进士。据说,等到秦尚书启蒙之时,家道早已中落。不说秦芷茹没见过那位大伯父,就算秦尚书自己,也他那个大哥印象不是太深。

跟自己原来没多大关系,排除掉心里的隐忧,秦芷茹思绪回到先前墓前的卦象上来。

当初,她祷告时许下这样的祝愿。

若是自己该回撷趣园,就让两块珓都显阴卦。若是留在宁国府,就都呈阳卦。如果母亲在天之灵,是让她回秦府,就双珓呈一阴一阳。

没想到,最后她得到的结果,竟然是最后一种。这也是她最不愿意接受的。

回到秦府?

想到一个选择,秦芷茹浑身打了个哆嗦。

与其让她回娘家,整日看继母的脸色,她还不如剃度出家,长伴青灯古寺。

想到这里,秦芷茹把牙一咬,心里暗下决定:如果最终没有办法,她非得出了宁国府的话,还不如抢先自我了断。

这个念头一起,秦芷茹心底一片凄然。

肖嬷嬷见秦芷茹半天不做声,知道她今日的问卦,得到的并非吉兆。一时她不知用什么话来安慰对方。遂跟春枝问起齐府那边的消息。

“你昨日回去,郑太夫人有没有问起小姐?快到腊八节了吧?府里怎么安排的?”

春枝表情一滞,忙答道:“自然是五姑奶奶。”

听到是齐淑娆接手,肖嬷嬷显然吃了一惊。

她跟在秦芷茹身边。自然知道她以前的事。

据说,这位五姑奶奶以前在夫家,是最小的媳妇。上头有厉害的妯娌,掌家之事自然轮不上她。

如今被休回到娘家。这齐府的家,说什么也不该能由她来当。想到这里,肖嬷嬷提醒道:“那八爷的生母姨太夫人呢?难道她没把太夫人请出来?”

春枝摇了摇头,道:“据说,太夫人说了,姨太夫人久不在京城。若是交到她手里,恐怕有诸多不便。”

秦芷茹心里自然知道,郑氏是想尽一切方法,来打压偏房的。

要说老辈育有子嗣的姨太夫人。跟被休回府的姑奶奶相比。谁掌家更有体面。这恐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不过,郑氏这个决定。她并没感到多大意外。

在宁国府呆了这么久,秦芷茹对婆母忌讳心知肚明。

要说诺大一座府邸。郑氏最忌讳哪位。首当其冲自然是住荷风苑的这位老姨娘。其次才是念祖他娘。前者得过老国公爷的专宠,还诞下了子嗣。后者牢牢抓住了她宠受幼子的心,生下了嫡长孙。更为要命的是,这老太太跟那位儿媳有隙。

想到这里,秦芷茹灵光一闪,觉得自己并非没有胜算,只要利用郑氏这个弱点。

只见她清了清嗓子,对车厢两位心腹道:“出来够久了,想来太夫人那儿已经焦头烂额了。咱们还是早些回去。再过两月,柯姨娘就要生了。太夫人对那孩子十分重视,可不能出了什么事。”

秦芷茹的话,让肖嬷嬷心头一凛。

小姐不说,她差点忘了。宁国公的姨娘柯氏,听说是郑太夫人娘家的亲戚。当初就是高氏总是没消息,郑氏才从娘家亲族中挑来的。

柯氏腹中怀的那个,虽说是庶出,可毕竟是宁国府的亲骨肉。

文氏所出的那孩子,虽说占了嫡长孙的名头,可毕竟隔了房头。

若柯氏此次诞下的是男嗣,太夫人更有同头,阻文氏回宁国府了。

想通这些,肖嬷嬷立即明白,秦芷茹要着急回去的用意。

她忙附和道:“是的呢!长房的柯姨娘生产,得有人照顾。五姑奶奶毕竟没经历过,正是需要您回去主持大局的时候。”

秦芷茹微微颔首,笑而不语。

跟番莲自从把话说开后,舒眉难得地轻松下来。

之前她一直担心,由于番莲的缘故,自己又被搅进齐府纷争之中。

其实,舒眉把对方留下来,内心里挣扎过好几回。一方面,番莲对小葡萄的维护,有时让她感动不已。可是,此人对齐屹的忠诚,又让她如坐针毡,生怕有一天,齐屹跟她对上时,番莲选择的是她故主。

自从尚剑接手,负责教小葡萄工夫后,小家伙对练拳脚的兴趣,远远超过跟外祖读书。每日不要母亲来催,他就自觉地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漱洗之后,就奔到后花园新开辟出来的练武场。

有时到了去练字的时辰,都舍不得换场地。

这让他的外祖文曙辉很是郁闷,他原打算让小葡萄继承文家衣钵的。没想到这小家伙骨子里还是流淌齐家人的血,这么喜欢争勇好头。

谁知女儿舒眉听到此话,笑了笑宽慰他道:“爹爹请放心,等他长大的时候,说不定已经没仗打了。到时朝中风气,势必士子更吃香。女儿就不相信,他还跟宁国府祖上那样,一成年就赶边关跑?!看看他爹就知道了。”

听舒眉这样一说,文曙辉放下心来。

可不是,连齐峻这浑小子都弃武从文了,念祖这孩子自己不必走上老路。

突然,文曙辉似是想起什么,对舒眉问道:“听说,宁国府又快添丁了。据太医院的黎医正透露,好似长房这一胎是个男婴。以后,宁国公应该没什么由头,强绑着念祖回去了。”

父亲的话,让舒眉喜上眉梢。

她等了这么久,总算盼来一个值得庆幸的消息了。

如果齐屹有了自己的子嗣,对于她母子来说,确实压力减轻了不少。

不说齐屹要她回齐府的由头不能再用了,就是齐峻这一房,恐怕呆在宁国府的日子也不会长了。

文府跟齐家结盟,有念祖在已经够了,何必硬要绑着已成怨偶的两位,再来互相折磨?!

舒眉暗暗祈祷,齐屹兄弟后面能够想明白。

不得不说,她的愿望挺好的。可是,现实并不以她的意愿为转移。

就在秦芷茹回到宁国府的没几日,舒眉的舅母施贺氏找上门来。

贺氏一见院子,没瞧见小葡萄的身影,感觉十分诧异:“念祖那孩子呢!怎么不在你的身边?”

一边让人给她斟茶,舒眉一边笑道:“他在爹爹书房里练字,不到未末他是不准离开的。”

贺氏听到这话,不由暗暗咋舌:“才多大点年纪,你就忍心让他这般吃苦?”

把茶盏亲自奉给舅母后,舒眉解释道:“他年纪不小了!按照文家祖上的传统,他启蒙的时间经算是迟了。前些年四处奔波,也没顾上这一头,现在他是该收收心了。”

舒眉这副“望子成龙”的态度,让贺氏不禁有些瑟缩。

她今日前来,就是要劝外甥女回齐府的。此刻,见到舒眉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样子,她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前日,相公访友归来,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第二日出来时,竟然跟自己说,要她去劝劝外甥女,说是若真要跟齐家那小子断绝关系,得先解决了念祖这孩子的归属问题。

贺氏当时听了,立刻追问他是什么意思。

施靖也没瞒她,说连妹婿都瞧不上齐峻,作为舒眉的长辈,何必再去逼外甥女。还一个劲儿提醒她,葛将军这人不错,是外甥女的良配。

贺氏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反问说,既然相公都觉得他人不错,上次她托舒眉去打探时,为何要阻止她?

施靖当场就解释了,说葛曜是妹婿先瞧上的。况且,葛将军自己钟意的,并非他施家的女儿。

彼时,贺氏听了这解释,并没有跟施靖纠缠,但是,要让她劝外甥女跟宁国府断绝关系,这万万办不到。

虽然,舒眉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文家跟施家是姻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她心里还是明白的。

葛曜虽然不错,可跟宁国府这种百年世家比起来,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若最终留在齐府的,是秦家那女人。以后,宁国府是跟秦府亲,还是跟文府、施府走得近,这是不言而喻的事。

可是,当她把这话说给施靖听时,没想到相公竟然指责此乃“妇孺之见”。还跟她说了好大一通什么“结党”、“制衡”的大道理。

反正她是一句也没听进去的。

贺氏想到今后两女的亲事,还要靠着舒眉这位姑奶奶帮着张罗,她就赶到文府来了。

明着,她是来劝舒眉跟齐峻断的,实则是给外甥女鼓劲,让她夺回齐府四夫人位置的。

因而,她才会一进门,就问念祖那孩子去哪儿了。

在贺氏的想法里,只要舒眉守住这孩子,以后宁国府终究会让这孩子继承。到时,当大楚首屈一指的公卿世家的太夫人,比当什么将军夫人风光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