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69章 接踵而至

第四百六十九章 接踵而至

听到舅父的询问,舒眉一时语塞。

舅母贺氏不是刚来过吗?不是言明舅父早就知道了,怎地到此时,他又要特意问起?

舒眉十分困惑,不知舅父为何明知故问。因而,她没有直接回答施靖,而是把目光投向父亲,想请他替自己解惑。

见大舅兄如此作为,文曙辉也是轻皱眉头,他斟酌一番后,才开口向施靖道:“这事乃威远伯向小弟试探的,想来林夫人虑及舒儿的感受,并无跟她提及。”

觉察到妹婿面上的不悦之色,施靖哪有不明白其中道理的?!

只不过,此时他心里早已有了别的盘算,自然要当着文家父女的面,让他们作出一个选择。

听到文曙辉的解释,施靖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态,对外甥女歉然道:“刚才恕舅父唐突冒犯,老夫原以为,葛将军此举背后的心意,舒儿你已然明了……”

舒眉尴尬之极,可是,面对母亲娘家的长辈,她不忍苛责,只得解释道:“舅父您有所不知,葛将军这人,甥女早在丙子之变前就见过,后来在江南的时候也有几面之缘。他的举止一向神秘莫测,舒儿还真不知,他现在这番作为,到底意图何在。甥女并不认为,他是耽于儿女之情的人。”

舒眉的回答,让施靖微感惊讶。

原先他以为,妹婿如此中意葛曜,定是早跟外甥女通过气的。没想到,舒眉刚才一番说辞,话里话外都是跟那人撇清的意思。

施靖不由想起,挚友竹述曾跟自己提过的,他这外甥女与众不同,尤其是在终身大事上。想到这里,他不禁想起早逝的妹妹。

如果她娘亲还在,舒儿兴许不会如此。怕是珞儿一样。养在深闺之中,终身由父母作主。不知怎地,他又想起另外一位生母早逝的女子,心里不觉凄然。

自从施靖说出那番话后,舒眉一直在留意舅父面上的表情。此时,见他神情有变。忙解释道:“舅父许是不知道,舒儿几次跟他接触。发现此并非他自己所述的出身京郊平民之家。可能,他跟已故的端王爷有说不清的联系。”

舒眉此话一出,不说施靖,就是文曙辉也是惊诧不已。

“此话怎讲?难不成,他也是项氏宗室后后裔?”文曙辉不敢怠慢,忙跟女儿打探起来。

考虑到葛将军此前的举动,以及对她父女的奇怪要求,舒眉顾不得许多,将她对葛曜身份的质疑。对眼前两位长辈和盘托出了。

听完舒眉的推测,文曙辉跟施靖对视一眼,面上皆有惶然之色。

如果葛曜真的是端王府失踪的世子,那么,此时他拿下江南,不派人将薛家一众人犯押解回京。而是请旨让舒眉父女前往,此中意图着实让人费解。

以文家跟陛下的关系,文曙辉前往固然能代表君信。可是,若葛曜有别的企图,将他们父女扣下来,对陛下乃至整个大楚朝堂来说,不可谓不是重大损失。

文曙辉沉思良久后。跟施靖问道:“子安兄,你看此事要不要跟宁国公知会一声,毕竟,当初派葛曜前往南边,是他作的决定。”

听到妹婿的问计,施靖捋了捋颌下胡须,肃然道:“这是应当的,若葛将军真有别的企图,那可是大事,没道理不让他知道。”

文曙辉哪能不知其中的利害关系?!

只见他转过身来,安慰女儿道:“此事事关重大,为父跟你舅舅须得跟陛下禀明。你勿需担心,若此人真的别有所图,为父不会拿你去涉险的。”

舒眉自然放心,父亲不会拿她的下半生,再去做什么联盟,就是齐氏兄弟,也决计不会拿自己去作如此妥协。

毕竟,她是念祖的母亲,就是为了孩子将来着想,宁国府也不会袖手旁观。

舒眉所料不错,当得知葛曜可能的身份时,齐屹震惊之余,立刻根据舒眉提供的线索,派宁国府的暗卫组织,对葛曜的身世展开了调查。

而齐峻的反应,跟他兄长大相径庭。

当他听到事关葛曜的情报,均是舒眉提供出来的,他心里难免有些窃喜。自从那日从文府归来后,他对舒眉的当时的言行,作了一番剖析。虽然他没得到确切的回应,但一切细节还是没逃过他的眼睛。

比如,舒眉对师妹的称呼,从没有叫她作“四夫人”,再者,她似乎执着于他的“风流”的指责,而并非其它方面。这些蛛丝马迹的存在,无端让齐峻信心倍增。以至于他听齐屹提到此事时,不去关心葛曜的身份,而执着于舒眉在此事中的立场。

这不,在齐屹安排暗卫后,他特意跟兄长打听起,文家父女对葛曜的感观。

“大哥,文大人是何种态度,姓葛的那人在江南时,不是曾经救他出狱吗?他怎会将此事禀给陛下的?”

听到四弟提起那桩旧案,齐屹若有所思地望了齐峻一眼,最后郑重地答道:“话虽如此,可你岳父自幼受鸿修先生庭训,岂是那种因私废公之人?!况且,自丙子之变后,葛曜行踪诡异,后来跟山东邵家决裂,来得也十分蹊跷。他经历半世颠簸,看透世情,哪里是一两次相助,就能蒙蔽得了他的。”

兄长这番话,对齐峻不吝于醍醐灌顶。他立即联想起此事中舒眉的态度。

突然,他想到若最后查证,葛曜果真是端王爷早年离府的嫡长子,而他对舒眉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讨好佳人。

念头转到此处,让齐峻后背凭空掠出一身冷汗。

随即,他又注意到葛曜的自身优势。

如果他真是端王府的世子,那么他的身份,还有此次立下的大功……

想到这里,齐峻不得不对这个对手重视起来。

“大哥,若最后证实他真是项氏血脉,此次又立这等奇功,朝堂上那帮大臣。还有大哥你会不会……”他的话没说完,但是,齐屹已经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

“若他放下私利,也是一心辅佐陛下,为兄没道理把他拒之门外。”觑了四弟一眼,齐屹慢条斯理地答道。

兄长的态度。显然让齐峻吃了一惊,他不敢置信地望着齐屹。追问道:“若他挟此等大功,向陛下请旨赐婚,那样的话……”

齐屹没等他说完,走过来拍了拍兄弟的肩膀,语重心长地答道:“那样的话,为兄也没法阻止念祖他娘亲再嫁。毕竟,当初先停妻另娶的不是别人。而且,竹韵苑那场大火,咱们府欠她一条命……”

兄长这番表态。让齐峻如堕冰窟,尤其是最后一句,让他大梦方醒。

大哥若是不提,齐峻差点忘了。当初齐府那场大火,不仅是五妹引起的,事后母亲的处理方式。让岳父大人坚定地站在了舒儿那边。

如此回想起来,那场大火似是斩断舒眉跟齐府所有的情分。

而此后,他为了救母另娶她人,为了保师妹的名节,让她与人分享正妻名份。

越想到后面,齐峻越觉得心慌。

最后,他只要一回想起。舒眉这两年对他避如蛇蝎,心里头就百般不是滋味。

想到这里,齐峻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只见他上前两步,对齐屹施了一礼,请求道:“大哥,葛曜这人,弟在十年前就结识了,后来又打过几次交道。论起查他底细,没有人比弟更合适的了。若你真要派人南下,不如把这项差事交给小弟。”

对于齐峻的请求,齐屹似乎并不意外。在思忖片刻后,他郑重其事地吩咐道:“若陛下最后决定,派人南下接洽,为兄会替你争取的。不过,你跟弟妹之间的问题,恐怕跟姓葛关系不大。就是没有他来搅局,恐怕舒儿也不会轻易跟你破镜重圆……”

这些方面齐峻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只要解决掉葛曜这个头号劲敌,其它方面他自会徐徐图之。

跟大哥告别之后,齐峻特意到郑氏那儿跟她请安。

一走进院子,他就远远地听到里面欢笑一片,似有人在母亲跟前逗趣。

待他进入内堂时,就听到郑氏对他招呼道:“你总算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你媳妇儿就不让你进屋了。”

齐峻一怔,把视线转向坐在母亲下首的少妇身上。

秦芷茹见他望过来,忙起身给他行了一礼,随后笑道:“瞧母亲说的,媳妇哪能不让相公进门?不过是人家几句玩笑话,媳妇哪能那般不识好歹?!”

这番话让齐峻更加一头雾水。他忙向坐在一旁的五妹打探。

齐淑娆也没隐瞒,将他进屋之前,众人谈的话题告诉四哥。

“四嫂刚回了趟娘家,说是秦二小姐的亲事有了着落。可是,秦尚书没有最后决定,说是要找人考校那人的才华和酒品。母亲作主替四哥揽下了这活,让你出马去试试。”

齐峻听完后,若有所思地望了秦芷茹一眼,随后敛容对郑氏道:“母亲又在打趣儿子吧?!自从上回熏着念祖后,儿子已经戒酒多时了。跟人谈经论道倒是可行,要试酒品如今怕是有些困难了。”

他的这番话一出,屋里即刻就安静下来。郑氏不可置信地上下打量着小儿子,过了半晌才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娘怎地不知道?”

齐峻微微一笑,解释道:“就是上旬的时候,儿子中午跟朋友饮了点酒,到文府去的时候微醺。要教他练拳时,被小家伙嫌弃了。儿子后来一想,醉酒误事,不该给小辈树立不好的样榜,就下定决心戒了。”

他的话音刚落,郑氏和齐淑娆齐刷刷地望向齐峻,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表情。

要知道,这番话若是外人听去,只道是稀松平常,可是听到熟悉齐峻经历的人耳中,无疑会掀起轩然大波。

关于齐峻醉酒误事,当年连他父亲老宁国公爷都拿他没办法,没想到被一稚龄幼童给解决了。

自小到大,齐峻仗着祖上传下的好酒量,从十五六岁起就跟京中一帮纨绔流连乐坊酒肆,常常喝得醉醺醺回来。有次竟带了一名歌伎回来。说是陈王送的。事后被他爹狠狠揍了一顿。此事过后,他还是我行我素。不仅隔三差五地带着一身酒味回来,还在京城的纨绔里混出了名头。

到后来,连父兄都放弃管教他了。

此时儿子一番话听到郑氏耳朵里,怎么不让她震惊。

原先她以为长房有了后嗣,文氏决计不会将念祖送回来了。由此她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今日听到齐峻这番话,让她意外之余。心里泛起阵阵涟漪。

难道,他还没忘记文家那女人?

想到这里,郑氏朝秦芷茹腰身望了过去。

小儿媳腹中至今没有动静,怕还是文家那女人在做作祟。

想到这里,郑氏脸上顿时沉阴下来,凉凉地说道:“你能戒酒,你爹泉下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的。不过,念祖那孩子什么时候接回来?老放在外面养总不是个事儿。不知的人。还以为是咱们容不下他们母子。你让芷娘在外头如何做人?!”

郑氏轻轻的一句话,成功地将祸水引向舒眉身上,这让齐峻第一次感到心惊。

若是以前,他肯定跟母亲一样,认为舒眉不识好歹,为了一些细枝末节的名分问题。陷师妹和宁国府于不义。

可以,经历上次番莲被绑一事,还有大哥先前提的那场大火,齐峻有些明白,自己家中亲人是如此不待见舒眉母子。

就在上次跟舒眉不欢而散后,他派尚武查了把陛下迎回京城后,母亲和五妹针对舒眉做的一些事情。这让他明白对方为何不肯回府了。

念及此处,齐峻脸色也跟着肃穆起来。

“母亲这话说的……她已经跟儿子和离了。便是要接回来了,恐怕得再派八人大轿抬进府,那还要看陛下和文大人答不答应。儿子自认没那本事,让她母子俩忘记前尘往事,心无芥蒂地当所有事都没发生。”

儿子这一番话,激得郑氏从罗汉**坐了起来。只见她沉着嗓子,对小儿子问道:“怎地,你是在指责为娘,是我赶走了你妻儿?”

齐峻躬身行了一礼,道:“儿子不敢!只是,文氏自小性子倔,当初她未及笄就嫁进来,作为儿媳给爹爹守了三年孝,后来又莫名其妙在火场中失了踪迹。事后连讣告都没人送到岭南去,是咱们齐家对不起她母子俩。再后来,儿子不只一次负了她。我现在每每想起来,恨不得那个时候死在狱中,而不是一错再错……”

齐峻这番话看似在自责,可听在郑氏耳中,像是句句在扇她的耳光,尤其是最后一句,彻底激怒了她。

怒急之下的郑氏,终是忍无可忍,顺手从手边炕桌上,抄起放在那儿的手炉,朝儿子所在方向,狠狠地砸了过去。

谁知,身手一向不错的齐峻,竟然毫不躲闪,生生地挨了这一掷。

“啪”的一声,砸到他头部的手炉,咕噜滚落到地板上后,炉壳摔成两半,里面的点点火星的炭灰散了一地。顿时,霁月堂内室乱成一团。

过了一会儿,屋里突然响起秦芷茹的惊呼声:“相公,你怎么啦?”

她的话立即引起屋里一阵**。最后,连气得快昏厥过去的郑氏,也知事情有些不对劲,忙让人扶着从罗汉床下了来。

“峻儿,你怎么啦?别吓唬娘亲……”接着,就是一阵惊心动魄的嘶嚎声。

年节刚过,京城北郊的山岚还被一层层厚实的积雪覆盖着。

在春寒料峭的雁栖湖边,一道身影立在那儿,已经有小半个时辰。若是有人仔细留意,就会发现此人虽然身材魁梧,却并不健壮,因为在他站立的这段时间,身子不时地战栗抖动,似乎有些站立不稳。而在这道身影不远处,守着一群人。那批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仅聚在一起,手头上还都没有空着。不是拿着大伞,就是守着轿子,就连身着铠甲的士兵,手里也拄着长杆兵器。

这群人肃穆在盯着前面湖边的青年男子,似是只要他有什么动作。这群人立马会赶过去实施救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在众人以为,湖边发呆的男子,会跟往常一样,这样站到太阳落山时,那男子突然转过身来。朝远远守着他的众人招了一下手臂。

顷刻间,那群人**起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湖边的男子已经被人扶到轿子里头。

其中有位跟他年纪相仿的青年护卫上前一步,轻声问道:“爷,咱们这是回府还是到四姑奶奶的庄子歇脚?”

男子缓缓抬起头来,恹恹地扫了他一眼,说道:“爷有提过回府吗?”

青年护卫顿时哭丧着脸,对他恳求道:“爷,您行行好,别再让奴才们为难了。你身子还没大好。这样一日日等下去,不会接不回夫人,就是您自个的身子骨,怕是也撑不了多久。再说,施大人不是说了,夫人此番举动。不过是躲清静,哪里会皈依佛门?!她便是看破红尘,只怕也舍不下大少爷。”

男子没有理他,将眼睑缓缓地闭上后,就开始不理周遭的动静。

青年护卫没有别的法子,只得将轿帘放下,命令轿夫启程。

这群不是别的。正是从城里赶来怀柔的齐峻一行。

那日,被母亲那手炉砸中,齐峻头上当场就挂了彩,这下把宁国府上下吓了够呛。最后连宫里的小陛下也惊动了。

自然,作为伤员的血亲,小葡萄马上就知道了此事。他随后被宁国府护卫接去伺疾。待到齐峻伤势有所好转,小葡萄回到文府里,对舒眉发了一通脾气,指责她对齐峻铁石心肠。

母子俩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因为当时房子四周被番莲清了场,没有人知道。

只是第二天,舒眉就命人清理行李,出了京城上了京郊的红螺寺。

在她上山的次日,小葡萄也追了过来,母子俩就住到了山上,连年节都没有回京过。

后来,齐峻伤愈之后,从仆妇的私下议论的话里,得知了这一情况。

他不顾初愈虚弱的身子,也赶到了怀柔。谁知,当他赶到寺院门口时,寺里的方丈亲自出来挡了驾,说是那两位施主有交待,他们闭关期间,不会见任何人,让他回去。

齐峻哪里肯依,干脆就住进了齐淑婳在幽岚山的庄子上,就近每日守着妻儿,就盼着他们下山时,能与自己见上一面。

谁知这一等就过了大半个月。

舒眉母子没有下来的迹象,而且南边又传来消息,证实了葛曜端王爷之子的身份。

这下,齐峻就更加不敢大意了,为了混进寺里连剃度出家的招术都用上了,还是没能跟舒眉母子见面。

从此之后,他只能守在山脚下,日日盼着能等到他们母子。

就在齐峻乘坐的轿子刚离开湖边,通往峰顶的山道上,就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没多大一会儿,红螺寺寺门处就来了十二骑。马背上的御者个个身披墨色斗篷,青一色的精壮武将的打扮。

到了寺门前后,领头的男子率先跳下坐骑。然后,他转过身去,对后面追随的其余十一骑一挥手,命他们留在外面。

待那人敲开寺门,不知给里面迎出来的知客僧出示了一样什么东西,他竟被迎了进去。

位于寺院西北角的一座禅院的厢房里,红螺寺的老方丈云觉法师,刚入定翻转过来。他初一睁眼,就瞧见了跪在神龛前面的那道身影。

“葛施主,你几时返回的?”大师清醒后的第一句话,竟然用如此熟稔的语气,问起了蒲团上静思的男子。

男子睁开双眼,然后微微一笑,起身对方丈大师行了一礼,答道:“弟子不负师傅所望,兵不血刃解决了南边的难题,让江南数以万计的百姓,免受战乱之苦。”

云觉法师听到他的回答,朝对方郑重行了一礼:“老纳替江南百万黎民谢过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