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71章 六根不尽

第四百七十一章 六根不尽

回到自己所住洗梧院的路上,舒眉神情有些恍惚,以至于她跨出轿门的那一刻,竟然忘了躬身。

“哎哟!”待头顶传来痛感,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撞在了轿门的横梁上。

“姑奶奶,您怎么啦?”随之,外面传来丫鬟关切的探问声。

“没事,大少爷睡了没有?”出了轿门,舒眉对迎上来的番莲问道。

“没呢!见您一直不回来,他正在闹着要去接您呢!”上前挽起她的手臂,番莲心有余悸地答道。

“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离不开娘亲。”?苦笑着摇了摇头,舒眉一脸无奈。

跟番莲一同迎出来的蒋妈妈,跟着赔笑道:“大少爷年纪再大,也是姑奶奶您的孩子,哪有孩子不惦记娘亲的。那日大少爷听说您一人上山来了寺里,急得跟什么事的,生怕您真的不要他了。我说姑奶奶,您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这样了,大少爷虽然练了些功夫,可到底打小就四处颠簸,一直跟在您的身边,他怕是再也经不起这般惊吓。”

舒眉没有吱声,心里却暗道:这小子欠调教,他爹一使苦肉计,就开始倒向那头,就连从小把他拉大的亲娘都敢顶撞。若是不及早纠正,长大了岂不是要翻天了?!

她还在思忖着,一不留神,怀里就撞进一具小小的身躯。

“娘亲,您上哪儿去了?是不是爹爹上山来看望小葡萄了?”童子仰起稚脸,目光灼灼地望着母亲问道,他墨黑的瞳孔里流露出的希冀光芒,让人不忍心直视。

“他不是生病了吗?哪有那样的体力爬上来?”舒眉随口扯了个理由,打消了儿子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对,爹爹伤的是头部,又不是腿脚。再说。那日他的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小葡萄一脸义正严词地解释道。

“咱们能否不要再提起他。”不欲跟他再继续这方面话题,舒眉弯下身子,跟儿子打起商量。“你瞧,如今他娶了你秦婶婶。又生你聪弟,跟娘亲已经没多大关系了。就连你大伯父都没再要求咱们回去。况且,娘亲生病时,也没见他来嘘寒问暖啊!如今你已是大孩子了,说话行事要讲道理。你真认为娘亲得去看望他吗?若娘亲真的去了,你秦婶婶会怎么想?你爹爹已经不是娘亲什么人了。你倒是说说看,为娘以什么样的身份。都看望人家的相公?这莫不是要让你聪弟和他娘亲难堪嘛!”

这一通“婶婶”、“相公”的,险些把小家伙绕晕。虽然一番话,听得他似懂非懂,可一想到母亲以前在南边生病时。爹爹确实没有出现过,他也替齐峻感到理亏。

于是,他不再提起这话题。

见儿子安静下来了,舒眉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早点休息吧!后天一大清早。咱们就下山回家,到时你又可以见到你绍表哥。”

听到这一好消息,小葡萄顿时心花怒放,开始缠着母亲问东问西。

“真的要回去吗?是不是祖父和舅舅想咱们了?还有照哥哥,小葡萄许久没见到他了。”

“他们当然想你了。对了。回去的时候,记得把你抄得佛经,给他们每人送一份。”舒眉笑吟吟地吩咐道。

“那怎么行?儿子的字写得这般难看,哪里拿得出手?还是把菩萨画像送给他们吧!”小家伙一听要送礼,当下就想起自己拿手的作品。

这些天住在寺里,母亲也放松对他的管教,每日都有练字的任务要完成。不过,闲暇之余,他临摹经书上不少菩萨的头像。相比他急于藏起来的书法作品,绘画方面的成果,让他多了一些底气。

“行吧!不过,画上总得题字吧!明日就留在屋里练那几个字吧!”想到明日自己要跟云觉法师辞行,到时少不得要聊起葛曜,舒眉打算把小家伙仍旧留在洗梧院。

小葡萄入眠时,已经是夜半光景。当舒眉信步走入院子时,月亮已经有些偏西了。

“姑奶奶,您还没有休息?”就在她望着不远处的山影发呆时,番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今日发生了太多事,一时之间我心里有些乱,睡意不是太浓。”转身扫了对方一眼,舒眉继续眺望着月光下的群峰。

番莲脚步顿了一下,回屋取了件斗篷出来后,上前披在女主子的肩上。

“你知道,我今日在方丈大师那儿,碰到何人吗?”舒眉缓缓转过身,视线定在眼前这位陪她经历诸多磨难的女子身上。

番莲身子微倾,垂下眼睑恭顺地答道:“奴婢不知!不过,让姑奶奶心乱的,除了齐家四爷,恐怕不会太多了……”

“他?!”舒眉哂笑一声,没有理会番莲话中暗藏的玄机,继续说道,“如今本姑奶奶还感兴趣的事不多。除了家人的健康,就只有这天下的太平。其他的事统统不在关注之内。”

对方的回答,让番莲羞赧地垂下脑袋:“是奴婢狭隘了。”

舒眉摇了摇头,安抚她道:“这些不怪你!毕竟,咱们住到这儿来,有他一小部分原因。”

“一小部分?”这个解释让番莲有些困惑。

四夫人之所以上山,不是大少爷在她跟前替四爷出头,母子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她才住到佛庙里来修行静心的吗?难道不是?

见番莲目露迷茫之色,舒眉不想再瞒着她,遂将她来这里的初衷,以及让人带消息到金陵,引得葛曜赶来的前前后后,跟她说了一遍。

“姑奶奶,您怎么知道葛将军会赶来?难不成他真的……”后面的话,番莲有些问不出口。她到如今都没弄明白,眼前这女子对那位葛将军,怀的到底是何种情感。

番莲的话虽然没有问完,舒眉却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他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之前你兴许听雨润提到过老端王爷的事。他跟葛曜这对父子,从头到尾透着些许古怪。老的把皇家古玉硬是塞到我的手里,如今想起来。极有可能是先帝的安排。而少的自小离家,颠沛流离半生,如今江山回到项家人手里。他却选择继续藏匿自己的身世,你不觉他的行为更让人费解吗?”

在舒眉的引导下。番莲思忖了片刻,答道:“难不成,葛将军另有所图?可是,那他为何冒险进京?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这点你分析得完全正确!”舒眉点了点头,也道出她的困惑,“若他甘于俯首称臣,当初上奏给陛下的折子。就该恳请朝廷派将帅兵士,到南边去接管。而不是请旨让爹爹过去。”

听到舒眉的分析,番莲不由暗暗嘀咕:“那还不容易猜?!他不是为了别的来的,十有是冲着你来的。

想到这里。番莲抬起眼眸,就着皎洁的月光,朝对面舒眉细细打量起来。

她到底怎么了?这么明显的答案,她竟然想不透?

今日此事要是传到四爷耳朵里,少不得又要掀起一轮轩然大波。而当事人却是一脸茫然。让人摸不清她的底细。

不过,对于一心盼着舒眉回到齐府的番莲来说,她可不想自掘坟墓,把谜底提醒给对方。于是她另找了一个理由,来帮着对方释疑。

“姑奶奶。您想过没有,或许葛将军只想通过老爷和您特殊地位,跟陛下那边接上话。没有陛下的认可,他便是拿出端王爷的信物,只怕也没法证明身份。毕竟,如今这天下,拥有宗室血统的人不多了。”

番莲的解释,舒眉之前不是没有想到过。

可是,她又找到另外的证据,否定了这一猜想。

葛曜如果所图是的荣华富贵,跟在邵将军身后时他就已经实现了。他又何必舍近求远,跑到北边来涉险。

要知道,葛曜是项氏皇朝现存子嗣中,唯一成了年,且文武全双,立过大功的男子。他只要振臂一呼,北边的文臣武将不好说,南楚那边定会有人扶他自立,跟燕京的政权分庭抗礼。

“据我对此人的了解,他似乎并非热衷于权势。”舒眉并不掩饰自己的猜想,跟番莲倒出自己的看法。

见到舒眉一副专注的表情,番莲心里一动,顿时有了投石问路的想法。

“会不会是因为葛将军喜爱大少爷,爱屋及乌要替他撑腰。毕竟,宁国府那位秦夫人和二少爷身后,有秦苏两家人撑腰……”她话里话外,将葛曜的意图朝情感方面指引,就是想试探对方的反应。

果然,番莲的话立即引起了舒眉重视。

爱屋及乌的假设,她以前倒是真没想过。

葛曜是因为喜欢念祖那孩子吗?

这让舒眉不由想起,对方曾经向林夫人提及的亲事,还有后来派人送到北边来的奏折。

他到底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为了小葡萄?

舒眉平生谨慎,小小年纪就因家族关系,跟齐峻捆绑到了一起。后来辗转各地,也曾经因利益关系,被严太后瞄中,替她另挑良人。

或许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缘故,今日之前,她都没把那些事太放在心上。

可此次葛曜的动作太过频繁,让她没办法装着不知情。

见她面上终于有了变化,番莲心里暗叫一声糟糕。踌躇片刻后,她继续道:“姑奶奶,葛将军如今立下这样的奇功,朝廷会怎样赏赐他?会不会封爵?”

舒眉闻言,缓缓抬起螓首,望向对方,沉吟片刻后,答道:“那样应当的!不说他的功劳,可以列土封疆,况且他原本就是皇族贵胄。不出意外的话,他可能要封王。”

不知怎的,番莲一听这话,心里一咯噔,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那人如果封王的话,四爷肯定竞争不过人家。而且,以四夫人县君身份,他俩配起来,好似较四爷更加合适。更何况,太夫人曾对大少爷母子不住。端王府如今只剩葛将军一人,四夫人嫁过去,既没婆婆管着,又少了三姑六婆来烦心。跟回齐府比起来,是人都会选择嫁进端王府。

想到这里,番莲立马就萎靡了半截。

此时舒眉心里正在琢磨着,回府后如何跟爹爹交待这桩事,对于番莲的小心思,自然没有觉察到。

“姑奶奶,夜已经深了,早点歇着去吧!今日您也累一天了。”怕舒眉继续想着那人,番莲出声劝她休息去。

舒眉点点头,在番莲的搀扶下往禅房走去。

没有人知道,就在她们一转身的同时,禅房前方树阴的底下,有道小小的身形,迅速地蹿进了屋里。随后,屋内靠窗的软榻上,被衾一阵抖动。就在舒眉二人前脚刚踏入门槛,榻上的动静瞬间消失。

翌日,整理完行李后,舒眉就由丫鬟陪着,前往云觉法师的禅院。

没想到,她们到达的时候,方丈大师还有客人。

舒眉只得请带路的小沙弥,给自己就近安排一间禅房,自己好等候在一边。

小沙弥随后就去安排了。

舒眉等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又有一位年纪稍长的僧人前来相请。

“文施主,方丈大师有请!”

舒眉听到轮到自己了,心里不由一喜,将裙裾理了理就随那位僧人出去了。

等她们一行人到达后,舒眉把带来的仆妇丫鬟留在外间,自己独自一人拐进了里间。

见到舒眉的到来,云觉大师不禁眉开眼笑,指着身旁空着的蒲团,请她坐下。

“刚才听慧仁师侄说,施主明日就要下山了?”舒眉刚一落座,方丈大师就问起此事。

舒眉双手合十,对大师行了一礼,答道:“是的,信女叨扰师傅良久,特意来跟您道别。”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云觉法师念了句佛语,对她回礼道,“施主助老纳完成故友之托,该老纳谢谢施主才对。”

舒眉笑了笑,谦让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况且,王爷生前于信女有恩,便是师傅不相托,我也会帮着寻他后人的。”

云觉法师轻捻白须,微微点头,对她笑道:“施主此言,颇得释家慈恩之道。十多年前,老纳第一次施主,就觉你颇具慧根。没能入得佛门,实在是我佛的损失。”

听闻这句话,舒眉轻轻一笑,道:“当时师傅可不是这么说的,信女记得您说的六根不净之人,即便入得此门,将来也会横生波折。”

ps:

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到了,谢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捧场和支持。草木葱在这儿,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凭借龙马精神,跃马扬鞭,一马当先,马到成功,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