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77章 四大皆空

第四百七十七章 四大皆空

端午过后,京城天气越来越热,尤其是晌午时分,在日光下行走,若不带着遮**什,恐怕就得被地上升腾起来的暑气侵扰。

秦芷茹呆坐在窗边,从庭中吹来的阵风拂过她的腮颈,撩动她鬓边的碎发,仿佛枕月湖边的垂柳,没精打采地打着旋儿。一阵大风吹过,女墙边上的芭蕉叶,发出一阵沙沙的声响,打乱了梅馨苑的宁静。

“夫人,窗边热气灼人,还是进来歇息吧!小心您着了暑。”就在她发愣的当口,屋里传来贴身丫鬟春枝的劝解。

秦芷茹置若罔闻,既没有出声回应,身子连动也没动一下。

屋里顿时又陷入沉默之中。

第三十次劝说无果,春枝心底叹息了一声,耷拉着脑袋,给屋里其他服侍的丫鬟一招手,又给侍立在一旁的肖嬷嬷使了个眼色,得到对方回应后,她才怏怏地掀开帘子,带着一群人沿着廊庑离开了堂屋。

给那群丫鬟婆子吩咐一番,她丢下众人,经过廊庑、跨院来到了后罩房小杂院。

刚要进厨房瞧瞧,迎面她就碰到了一提着食盒的丫鬟。

“姐姐怎么出来?夫人身边有无留人侍候”见春枝也出来了,秋意一脸急色地问道。

春枝做了个手势,嘴上答道:“你放心!屋里没有短人,肖嬷嬷还在里面呢!听她的交待,似乎有什么重要事情要禀报,我怕人多嘴杂。惹得夫人不快,就把屋里清空了。”

秋意听到这番话,脚下的步子不由也慢了下来,犹豫地望了望手中食盒的药盅。有些沮丧地说道:“这可怎么办才好!夫人快到喝药时间了。”

觑了眼对方手中的东西,春枝摇了摇头,劝道:“这药喝了一个多月了,也没见夫人的精神有什么好转,不喝而罢!”

秋意一时无语,却也没拿不出话来反驳。

思忖了一会儿,她才幽幽地叹道:“谁说不是啊!夫人这明摆着是心病。爷一日回来,她恐怕还得继续病下去。只可怜了二少爷,小小年纪,才刚会认人。亲爹撒手离家不说。亲娘也成了这样……要不是太夫人接去。还不知要成怎样呢!”

秋意的这番话,让春枝心有戚戚焉。

当初她留在府里,没有跟着夫人去沧州。至今都没明白,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不知为何,当初太夫人和夫人婆媳俩一道去的,为何两人前后分两批回来。

原先,梅馨苑的仆妇见到郑氏单独回来了,以为夫人被爷留在了沧州。谁没料到,过了两天,齐氏祖宅那边,竟传来那样惊人的消息。

听说,霁月堂那边。太夫人得到消息后,当场便昏厥了过去,也闹了个人仰马翻。

随后,有人来通知她们,说是夫人病在沧州,要她们留在府里的贴身侍候的,前去侍疾。

待春枝赶到齐家祖宅见到秦芷茹时,险些认不出她来了。

人昏迷不醒不说,嘴里净说胡话。由于夫人身染重疾,高热持续不退。后来还是国公爷听说后,命人把誉满京城的邓神医请来了,才算控制了病情。

夫人病愈之后,整个人瘦得不成人形,眼眸里也少了以前的神采。尤其是被接回京之后,整个人像是被人控制的偶人一样,不是坐在窗前发呆,就是拿出古琴,弹一些音调悲凉的曲子。

因这事,春枝没少在私底下跟肖嬷嬷和秋意打听。

可打听来打听去,只得一则这样的说法。

说是那日夫人赶到祖宅时,开始没有见到爷。齐家的族人说,爷在她们到达之前,已经带着大少爷上了山,在齐家祖先埋骨的山上闭关去了。

后来,老夫人离开后,夫人写了封信托人送上去,四爷倒是立即下来了。可是,他下来之后,跟夫人关在屋子里长谈一次。

随后,四爷又进了祖庙,对祖宗牌位叩了三个响头后,说什么对不住齐氏的列宗列祖,当场就断了发,随后跌跌撞撞就出了门。

第二天,就有消息传来,说是四爷在沧州铁佛寺出了家。

等国公爷回到京城,得到这一消息赶到那里时,四爷已经受戒完毕,成为铁佛寺方丈座下的关门弟子,法号“色空”。

这一消息,不说夫人受不了,就是被四爷带去沧州祭祖的大少爷,也被吓着了。他被人带到铁佛寺后,瞅见已经断了三千青丝的四爷,既踢又踹,说他不讲信用,说好要陪着自己,教他练功夫的,怎会转个身去就食了言。

总之,不仅宁国府和沧州齐氏族中给闹了个人仰马翻,最后整个京城都轰动了,甚至惊动了紫禁城的泰宁帝。

到如今春枝都没弄明白,那天四爷跟夫人到底谈了些什么,竟然刺激得四爷如此绝决,抛家弃子入了空门。

夫人的病倒,是在四爷剃度的第二天。据说,那天沧州下了一夜的雨。夫人说什么也不相信,非要护卫带她上山,说是要亲口去问问。龙血战神最新章节

齐府暗卫自然不能让她冒险,几次劝阻,一番折腾下来,夫人就着了寒。

待国公爷得知消息,赶到沧州主持大局时,夫人已经病得不省人事。

“你听说没有,老爷派人又来接夫人了,说是在碧波园在跟国公爷交涉,还说要把二少爷一同接回撷趣园去,太夫人说什么都不答应。说是,如果谁敢动她孙子,得跨过她的尸体……唉,这样闹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尽头……”说完这些话,秋意摇了摇头,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听到这个消息,春枝霍然抬头:“此事当真?”

“那还能有假的。听说舅老爷也来了。老爷还说若是不放人,要到陛下跟前告御状……”秋意一想起旧主秦府的那位掌舵人,心头就有些发毛。

自夫人的生身母亲故去后,她就从未见过自家老爷。替长女出过什么头。此次这般积极响应,十有**是舅老爷的主意。

想到将来,她跟春枝又要回到秦府,秋意心底掠过一阵不甘。

她们几个,随夫人好不容易出了秦家,如今这样回去,日子只会比以前更差。秦府自从换了当家主母,她们这些跟原先苏夫人关系近的奴仆,没有一个人讨到好过。

——*——以下为防盗所设,请几小时后再来刷新——*——

她一路思忖着。拐了个弯来到霁月堂门前。

即将要见到婆母。舒眉心里一直在打鼓。从梦中行迹来看。郑氏不太喜欢她。不知是否真如嬷嬷所言,在守孝期间,她们婆媳关系已然改善了。

刚一到院子门口。有位老嬷嬷见她来了,笑盈盈地迎了上来。向舒眉福了一礼,招呼道:“四夫人来了,太夫人刚才还在念叨呢!您快快请进!”说着,她躬下身躯,殷勤地替来人撩开门帘。

舒眉关切地问道:“母亲身体可是好了些?”

“昨儿个夜里咳得有些厉害,老奴用您以前教的法子,这才稍稍好了些。”那老嬷嬷恭敬答道。

舒眉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微微一笑。顺着她的话道:“有效便好!这两日我躺在病**,听母亲身子不好,总惦记着这边的情况。”

“要老奴说,您即便忘记前事,对人也是最实诚的。如今太夫人才知道,何人是虚情假意,哪些是真孝顺的。大伙都是长了眼睛的……”说着说着,这位老嬷嬷,兀自抹起眼泪来。

舒眉惊讶地扫了她一眼,心里暗道:这老仆倒有几分忠心,竟能在这时候说句公道话。随后,她把对方的模样暗暗记在心里,以备将来后用。

“是谁过来了?”郑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舒眉加快步伐,跟前面引路的丫鬟,进入了内堂。

郑氏较之三年前,憔悴了不少。加之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让她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舒眉有些动容,向她福了一礼,问起她的身体状况。

“你这孩子,天天都要来的,何必拘这些俗礼?!身子骨可养好了。”见舒眉头上的绑带还没拆,就赶来向自己请安,郑氏有些过意不去,就要立起身来迎她。

舒眉忙过去将她扶住,嘴里劝道:“母亲您且躺着,别让病情加重了……”

郑氏满脸愧疚,拍了拍媳妇扶着她的手背,说道:“今早峻儿来请安,说你醒过来了,可把脑子摔得忘记了不少事。这怎么回事,你且说说……”

齐峻会主动提及这个?他到底所图为何?

舒眉有些困惑,不解地望着郑氏。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郑氏垂下眼睑,对儿媳劝说道:“那孩子被我从小宠坏了,做事没有章法,其实心肠倒不坏。他对那天晚上扔下你,心里十分愧疚。这不,他留下这匣首饰,说是要交给你,给你赔礼道歉的。”

听了之话,舒眉的一双杏眼瞪得溜圆。

道歉?!今天大清早一过来,他哪里有半点愧疚的样子?!不是逼她答应纳妾,就是设陷阱让她跳。

能当着郑氏说出那番话,是他分裂了?还是郑氏自告奋勇出来和稀泥呢?!

如果是前者,她当看戏好了;若是后一种,舒眉打定主意,先接受再说。有个同盟总比多个敌人来得好。

既然这样想了,她就这样做,双手捧起那匣珠宝。做出诚心原谅、十分感动的姿态,跟郑氏推心置腹起来。

“他一门心思要纳大嫂的表妹。母亲也知道,吕家姑娘的身份……一个弄不好,这可是犯忌讳的事。不说齐府声誉受损,纳犯官之后为妾,这不是打天家的脸面吗?”

“唉,谁说不是呢?!不过,吕家的事连都察院,现在都不插手了。说是陛下亲自指派陈王,专门来重审,很快就出结果了。”郑氏似乎想起什么,眸光一暗。不敢再看儿媳。

舒眉心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如果吕若兰恢复官眷身份,宁国府首当其冲直接要受到影响。广告太多?有弹窗?界面清新,全站广告也不知老国公爷临终前,有无丢下什么话来。齐峻那愣小子,铁了心要跟高家吕家搅到一块了。

陪着婆婆说了一会子闲话。舒眉就起身告辞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舒眉临时起了个念头,想去以前住的荷风苑看看。遂带了丫鬟婆子,拐到了齐府西北那座客院。

站在枕月湖的岸边,望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柳树枝条,她突然有种感觉——以前她常来这里,并不止住在这儿的日子里。后来,她搬离后,也常到湖边凝望。

舒眉正在那儿发愣,这时从水榭里面过来一位小丫鬟。

只见她走到舒眉身前。朝对方施了一礼。毕恭毕敬地说道:“向四夫人请安!”舒眉点头作为回应。

那丫鬟行完礼。又朝她作出邀请:“我家姨娘瞧见夫人来这儿赏景,想请您进屋里奉茶。”

舒眉又是一愣,难不成在齐府。她的地位低到如此地步。姨娘邀她喝茶,派个小丫鬟来叫她一声就成。

她一脸莫名地回望雨润。后者跨步上前,在她耳边低声介绍:“她是七爷生母芙姨娘的丫头。小姐您之前,跟姨娘走得较近,她是不良于行的。”

舒眉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应下了那丫鬟的邀请。带着施嬷嬷和雨润,朝荷风苑里面的水榭走去。她越往里走,一种熟悉感迎面扑来。这儿毕竟是她未嫁之前曾住的地方。

到内堂暖阁停下来的时候,舒眉感觉自己,仿佛进了一间美术展馆。四周挂着各式各样的绘画作品。有泼墨山水,也有工笔彩绘,更有人物画像。让人观之,不由啧啧称奇。

舒眉惊讶地望着屋子的主人——一位看不出年纪的温婉美人。她坐在轮椅上,笑吟吟地望向来客。

“看你这副表情,就知传言不假,你果真是失忆了。”美人丹唇轻启,声音如珠翠掉落玉盘,说不出的清泠动听。

雨润上前介绍道:“这就是芙姨娘,为老国公爷守孝期间,小姐跟姨娘结识的,这三年来常在一块排解烦恼,互相安慰。”

舒眉上前跟芙姨娘厮认,两人很自然就聊上了。

一顿书画谈下来,她发觉两人果然十分投契。临到告辞离开时,荷风苑又来了另位访客——那人她是认得的,就是被那次被狮毛狗累得小产的秋姨娘,现任国公爷齐屹的妾室。

两人说了一会话儿,舒眉惊异地发现,原来自己跟秋姨娘也很熟。

回来的时候,一个念头涌上她的脑际——梦境中那些她难以亲身探知的真相,原来是在这三年里,由别人口中得知一些内情,然后,慢慢由她拼凑推断出来的。

想到这里,舒眉突然顿悟:那姑娘到最后其实什么都明白了。所以才会在圆房之夜,只身去阻止齐峻,怕他误入岐途。

舒眉更加为小姑娘感到不值!

一行人从荷风苑归来,回到竹韵苑内室时,已经到了正午时分。

等施嬷嬷和雨润将午膳准备好,她望着案上的菜式,试着吃了几筷子,不是太合味口。稍稍填了填肚子,舒眉就放下了著勺。

见她这就要起身,旁边一名穿着茜草色比甲的丫鬟,忙出声问道:“夫人,您就不用了吗?”

舒眉抬眼望过去,这丫头长得肤白唇红,一双眸子莹润亮泽,眼角微微上挑。蜂腰细腿的,颇有几分姿色,让人猛地看过去,只觉眼前一亮。

“嗯,收起来吧!”舒眉瞧着这丫鬟有些脸生,遂多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在何处当差的?”

那丫鬟脸色一僵,连忙矮身答道:“禀四夫人,奴婢名叫青卉,原先在霁月堂里当洒扫丫头。两年前拨到竹韵苑当差,成了四爷的贴身婢女。”

“哦,那你是家生子了?”舒眉接着追问了一句。

“回主子的话,奴婢母亲是针线房的人。祖辈确实一直在齐府。”青卉恭敬地回道。

舒眉点了点头,不再言语。把人遣了下去。饭后在院子里遛达一圈后,她就回屋里午歇去了。

起床的时候,雨润及时前来禀报,说在她歇息的时候。那名叫“青卉”的丫头,悄悄蹭到院墙外面,跟一个脸生的丫鬟,在一处说了好些私房话。两人分手后,那丫鬟离开方向,好像朝着丹露苑去了。

舒眉淡然一笑,心里有了几分计较,在梦里的提示下,她从来不认为,这竹韵苑会是安乐窝。不然。半夜哪会被人诓了出去的?这里面还有什么是想不明白的?!

恐怕如今这院里没任何秘密可言了。

圆房之夜被夫君当众甩了大耳聒子。捧高踩低的下人们。自然是虾有虾道,蟹有蟹道。争先恐后地拣高枝去了。

舒眉猛然记起,这叫“青卉”的丫头。可不就是那天给齐淑娆报信,说自个儿醒的那位。今早迎齐峻进门的,好像也是她。这下子更有趣了,求上进的丫头,她总得给人机会不是?!

不知怎么的,舒眉一想到昨天醒来后,高氏那清冷的声音,心里就打了个寒战。

在这府里,她想无病无灾地活下去,就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从高氏行事作风上看。不仅仅是阴狠的问题。有她娘家势力在,简直算是有恃无恐的霸道。且府内到处都她的耳目。

她现在的处境,如同在走钢丝,一个不留意,可能就会粉身碎骨。

想到这里,舒眉找来雨润和施嬷嬷,低声吩咐几句。

雨润很是不解,一脸怪异的望着主子,正要开口相询。却见舒眉摆了摆手,示意她莫要先声张,然后,嘱咐她把院里的花名册拿来。

雨润走后,施嬷嬷上前问道:“小姐,您是要摸清这些人的底细?”

舒眉苦笑着点了点头,问了一句:“嬷嬷不该以为,堕马事情只是个意外吧?!咱们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

老仆妇当即一脸愧疚,说是对不住她死去的母亲。舒眉忙上前安慰她:“这事怪不得您老人家,百密终有一疏。况且还是有心算无心的……”

施嬷嬷正要感叹几句,青卉这时回来了。

递了个安抚的眼神给老人家后,舒眉带着她们回到了内堂。坐在靠火盆的锦榻上,舒眉一脸好整以暇,跟在后面的施嬷嬷,适时给她递上一杯刚泡好的清茶。

青卉朝她请安后,就安静地立在一旁了。

舒眉抬眼瞅了她有几次,方才悠悠然地开了口:“想来你们都知道的,前尘往事虽然我都忘了。咱们主仆以前的情分却没断。青卉你是府里的老人,又是家生子。这院子的对外联络,自然得你多担待些。”

青卉眼眸里的喜色一闪而过。

舒眉却装作没瞧见,揭开茶盅的盖子,吹了吹上面的浮叶,继续说道:“你们也知道,当年我嫁得匆忙,陪嫁丫鬟都是临时凑的。现在已经过去几年了,贴身侍候的一直不够。爷既然经常不在家,我也没必要再添人了。近身侍候的,当然是彼此间越熟悉越好。就在你们几个中间挑了。今后我就依仗你们,当我的陪嫁丫鬟使唤了。”

听到“陪嫁丫鬟”四个字,青卉抑制不住激动,当下就表态道:“奴婢定当极心竭力,侍候好夫人和四爷。”

舒眉点点头,说道:“别的要求没有,对于爷你们比我还熟。在他面前多勤力就是了。说起来竹韵苑的跨院,空着也怪可惜的……”

说着,她眼风一扫,朝着那丫鬟望了过去。青卉当场就跪了下来,发誓会尽忠尽心侍候好两位主子。

舒眉莞尔一笑,让雨润扶她起来:“勤勉侍候爷和本夫人,到时都会有你的好处。”

青卉千恩万谢地走了。

等她一出门,雨润就裂着嘴就埋怨上了:“小姐您可真大方,不知道这两天来,她们私底下怎么埋汰您的,还把这样的机会给她们!”

“怎么议论的?“舒眉暇了一口清茶。【通知:请互相转告乐文唯一新地址为]她们说的可难听了,说姑爷曾被小姐吓过,自是不敢跟您圆房的。还说,碧玺之所以要跟三太夫人到北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