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89章 一反常态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一反常态

将齐屹送走后,柯氏在内堂里来回走动.

她怎么也没料到,国公爷会做出那样的决定.别人不了解齐家内部的情况,自己常伴在郑氏身边,对她的心里的禁忌对谁都清楚.

如果说,郑氏不喜文氏,皆因为丙子年厩变故时,婆媳间结了梁子.那么,郑氏跟荷风苑的芙姨娘的关系,可以追朔到老国公爷齐敬煦还在的时候.

芙姨娘当时不仅貌美,而且还知书达理,深得老国公爷宠幸.后来,还替齐家生下一子嗣.齐敬煦一生共有五子,除了郑氏所出的齐屹两兄弟,另外就是贺姨娘和芙姨娘生的三爷和八爷.

三爷在十来岁的时候,被厩那场著名的瘟疫夺去性命,府里这一辈只剩下两位庶出三爷和八爷.三爷齐岿生母早逝,而且在老国公爷临终后,他就到外地就任去了,十多年来再也没回过.府里唯一剩下的爷,就只有同为非郑氏嫡出的八爷齐巍了.

听说老国公爷临终前,对接管宁国府的嫡长子齐屹有特别交待,齐屹待他这幼弟颇为照顾.加之在孝期时,芙姨娘遇到意外,双腿从此不能站起来.郑氏拗不过儿子,就让芙姨娘带着儿子单独另过.

后来,宁国府接连发生许多变故,郑氏也就没把芙姨娘母子放在心上.

可是,自从陛下御驾归朝后,芙姨娘带着齐巍没多回到了厩.不仅母子安然无恙,而且芙姨娘的双腿竟然又能行走了.

直到这时,郑氏对荷风苑那对母子,心里重新生起忌惮之意.尤其是长房子嗣聆哥儿还未出世前,她对齐巍的亲事一拖再拖,原本打的主意,就查用的嫡母的身份,好好拿捏一下.

虽然,芙姨娘在暗地开始物色儿媳,但想要真正娶进门来.非得过郑氏这位嫡母一关不可.

自从儿子出世后.柯氏没少听郑氏跟她暗授机宜,要她好生提防荷风苑的那对母子.

她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夫婿跟婆母商量都没一个,直接要她去跟郑氏提八爷娶亲之事.这还不打紧,还明显表明,宁国府后宅的打理,他打算托付给未来的弟媳.

弄明白齐屹话中之意,柯氏要说不失望,那肯定是假的.但是,她伤心之余.随即又想到,有两人比自己会更加失意.

如果以后宁国府的内务.由齐巍的媳妇打理,恐怕第一个出来反对的,会是郑氏这个太夫人.

想她处心积累数十年,最后掌家大权被庶出儿媳夺走,这口气让她如何能咽下?

还有一人,便是梅馨苑的秦氏.

柯氏怎么也没料到,齐屹会在这种时候.直接安排以后掌家的人选,在秦氏未明去向前.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稍后再刷新吧————

齐淑娆蹭到大哥身边,故作神秘地朝他招了招手.齐屹莞尔一笑,不知她又要搞什么新花样.他配合地弯下身子,凑到妹妹跟前.

";家里来了客人,祖母在里面招待.";

齐屹一脸怔忡,说道:";哪天祖母不招呼客人?!";

";确切地说,不是为咱家的客人.文姐姐的父亲派人,要接她回去……";齐淑娆神秘地一笑,补充道,";她若不在府中,咱们的日子清静多了,没见过这么爱招蜂引蝶的……";

齐屹心中一惊,脸色阴沉下来,怒声喝斥道:";你……小小年纪,什么不好学?!整日跟那些鄙妇,到处搬弄口舌,都是谁教你的?";

齐淑娆一怔,脸上顿时憋得通红,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朝她哥哥哭闹道:";……她们果然说的没错,谁都能说,就她说不得!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呜呜……";

她这一哭,齐屹怒火更炽,一把拉过妹妹的袖臂,厉声喝问道:";她们是谁?整日不学好的,夫子是怎么教的?";说着,就拉着妹妹的手,大踏步地往母亲的松影苑行去.

齐淑娆挣脱他的钳制,一路抽泣朝母亲的正屋跑去.

郑氏在里屋,被外面的喧哗之声惊动,刚走出内堂,迎面就撞见女儿扑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郑氏搂着过来人,只见齐淑娆双眼发红,脸上挂着泪珠,一抽一搭的.不禁诧异抬头望向追过来的大儿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互相打闹,也不怕人笑话.";

向屋内环视一圈,齐屹压住腹中的怒火,对旁边的范妈妈吩咐:";我跟夫人有邪要谈,你把人都带下去吧!";

看着他们兄妹俩这阵势,郑氏一时也被唬住了,朝范婆子点了点头.老仆妇闻言,把手一招,将屋里三四个伺候的给招了下去.

只剩他们母子三人后,郑氏沉声问道:";说吧!你们这番又哭又闹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屹儿,你长妹妹十来岁,怎么不让着点……";

齐屹压下胸中怒火,朝母亲施了一礼,然后,望着妹妹说道:";儿子不孝,让母亲操心了.只是这事,您得先问问五妹.她小小年纪,看都跟人学些什么?";

齐淑娆早憋了一肚子的火,朝他嚷道:";本就是事实,上次有人送她狮毛狗,还害得……不是招蜂引蝶是什么……呜呜….[,!]…";说着,她又埋头在母亲身上哭起来了.

齐屹一把抓住妹妹,厉声问道:";你还说?!这是小姑娘家能说的话吗?";

齐淑娆满腹委屈无处诉说,躲进母亲怀里,扯着郑氏给她作主.

齐屹气得不行,心里将高氏诅咒了百遍.

望着儿子气成青紫色的脸,郑氏心里凛然,脑中也有了几分清明.

难怪这半年来,齐府后院蜚短流长的,原来是这样.

自从狮毛狗的事被国公爷道破后,郑氏对后院之事,越发上心起来.以前有媳妇替她管着,自己乐得清闲.府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她总以为是风水不好,原来……

听到这话从女儿口中说出来,郑氏猛然惊醒,也跟着儿子怒斥起齐淑娆来:";你看你,哪还有一点公府千金的样子.这话是能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吗?教引嬷嬷几个月不在,你就越发没规矩了.";

见母亲终于明白过来,齐屹脸上微霁.可齐淑娆不干了,悻悻地说道:";那人为啥懒在咱们家里不走?母亲,您就不怕影响咱们姐妹的名声吗?";

郑氏望了儿子一眼,脸上有几分讪然.她虽然心里对文家姑娘不喜,但当着儿子的面,她不好明确地表露出来.

齐屹脸色铁青,朝妹妹喝斥道:";名声是自个挣的!你立身端正,谁能影响得了你.像刚才口出恶言,毁的只是自己的名声.";

毕竟才十一岁,齐淑娆不太明白哥哥话中的意思,躲在母亲怀里,还是不肯依.

郑氏长长叹了一口气,盘算着该怎样给女儿收收性子.

这时,外面守的范妈妈的声音响起:";启禀夫人,世子爷的亲随尚墨托人进来相禀,说是有紧急情况要报给他……";

郑氏望了儿子一眼,朝他嘱咐道:";你有事先忙去吧!娆儿我自会教导她!";

齐屹听后,朝母亲行礼告别后,急步出了内堂.

出了竹影苑,齐屹就朝外院书房走去.

尚墨一听到了,快步凑上前来,在他耳边报道:";四爷那边果然有蹊跷.说是暗卫的兄弟追踪了一些他前两天的行动.好像他在查什么东西,唐家三爷根本没跟他碰过头.";

齐屹停住脚步,皱起眉头,问了一句:";我离开之后,他可还呆在那座酒楼里?";

";还在,影十三这才托人传话过来.请主子放心,有他们守着,定然不会让四爷出什么意外的.";尚墨胸脯保证道.

齐屹点了点头,嘱咐了几句,就安排人离开了.

第二日,齐屹从府中后院的小校场练完拳回来,刚换完衣服.就见尚墨急色匆匆地赶来.

";世子爷,有情况!四爷到城东后,进了绸缎铺,后来甩开了暗卫,现在不知去向了.";尚墨垂首恭敬地答道.

齐屹心中微凛,暗叫一声不好,早就知道弟弟这些天行踪诡异,里面定有古怪.没想到还真有情况.早在一个月前,就觉得他有些不太对劲.

会从哪方面动手呢?是抓住他要挟齐府?还是……

想到这里,齐屹安排道:";你多叫上几个人,带上家伙,沿着那条街,挨户一家家地找找.务必让四弟在你们的视线范围内.";

尚墨领命而去.

到了下午未时初刻,尚墨又赶来报告道:";爷,不好了,四爷找到了……只是……";

他行色匆匆,由于赶得急,上气不接下气的,这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齐屹按下对方的肩膀,提醒他歇一会儿.尚墨顺过气来,才禀报他刚得来的情报.

";四爷不知为何,跑到礼部郎中邹大人家里.出来的时候,不知怎地在那儿,恰遇到了吕家的三姑娘.于是,他们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说私话.不巧,被邹家的女眷当成……当成……给发现了.";他一边擦汗,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