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90 十二章 秦父求计

第四百九十二章 秦父求计

秦芷茹出的这档意外,随即让齐屹陷入困境。

就在她还没醒来的时候,一心护主的肖嬷嬷,病急乱投医地只身回到尚书府。一回到向秦家,她除了向老爷和夫人禀明小姐身子状况外,接着向他们恳求,让他们看在秦芷茹亡母苏氏份上,不要逼秦芷茹回到娘家。

秦夫人不明所以,忙跟她打听继女在宁国府的情况。于是,肖嬷嬷就将当初郑氏如何带小姐上沧州祭祖,姑爷是怎样如家的,还有小姐如何病倒的,以及秦芷茹身子刚有好转,齐府母子一位要她张罗小姑的亲事,一位又要先娶弟媳,让秦芷茹夹在中间为难的事,一股脑儿全告诉了他们。

秦安邦听完这些,面色顿时阴沉下来,当下,他就派人请来大舅兄竹述先生。

竹述先生赶到秦府里,秦安邦让肖嬷嬷将女儿在齐府的现状,亲口告之他那位舅兄。

肖嬷嬷乃秦芷茹生母苏氏的陪嫁丫鬟,本是苏家的世仆。此时见到竹述先生,忍不住将秦芷茹在宁国府的艰难处境,又向旧主哭诉了一遍。

末了,肖嬷嬷痛哭流涕地朝他哀求,求竹述先生看在姑太太的份上,帮一把外甥女。

竹述先生看到这阵仗,心里暗暗叫苦,一面埋怨外甥女太过痴缠,一面对秦芷茹生起几份怜悯之情。

原来,早在弟子兼外甥女婿齐峻出家之前,他跟齐氏兄弟商量好了,该如何运作,接秦芷茹母子回到自己身边。没想到,齐峻那小子,被他母亲突然举动逼得手足无措。情急之下干脆出了家。

起先,竹述先生听说他作出如此让步,外甥女应该能顺利回到撷趣园了,没想到,芷儿那孩子竟是个死心眼。不愿离开宁国府,竟然还伤害起自个的身子来了。

这个突发状况,让竹述既心疼外甥女。又十分无可奈何。

同时他也明白秦安邦在这节骨眼上,为何特意将自己找来。

自从宁国公齐屹返京,助陛下把高家一举歼灭后,他这妹婿就开始整日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跟齐家断了姻亲关系,陛下要来清算秦家。所以,他宁愿一直冒着得罪文家的风险。也不敢断了那边的关系。私底下一味劝芷儿留在宁国府。

想到这里。文竹先生心底一沉,暗自伤神。

见舅兄神情不属,秦安邦知道自己机会来了,忙把竹述先生请进书房。吩咐仆从守在院子外头,不准任何人靠近后,秦尚书开始朝竹述先生问计。

“兄长救吾,宁国府如今竟然不再挽留芷儿了。定然是要对弟之前的举动,打算要清算了。听说,之前的宋阁老一家,也是的由于这一缘故,才决定最后不告而别,投奔晋国的。”一想起宋家的遭遇,秦安邦就坐不住了。

宋秦两家同样是姻亲,最终的下场会不会一样?

而且自己这个亲家,还是当初齐峻情急之下,为了替芷儿解围凑成的。虽然聪儿出世,坐实了芷儿的名分。可是,当初高家封芷儿为公主在先,两家最终能结亲,全凭高氏一力主张。

而宁国公对高氏的态度……

听说当初,齐大郎为了跟高氏针锋相对,宁愿自己一房绝嗣。

原先秦安邦以自己女儿后来立了功,陛下和宁国公不会追究自己的过失。

可是,妻子后来将芷儿嫁入齐府前前后后,全盘告诉他时,秦安邦再也不敢抱什么幻想了。

如今让他十分肯定的是,齐峻娶芷儿,起初不过是权宜之计,从他找借口改名换姓拜堂,就能看得出来。若不是后来有了聪儿,在文氏回京后,说不定芷儿两年前就回到秦府了。

就是有了这个认知,秦安邦才对长女的去向十分在意。

可以这样说,齐峻的出家,实质上已经表明他对这桩婚事的态度。

想到这里,秦安邦猛地抬头,眼睛死死地盯着舅兄,说道:“芷儿如今成这样了,作为舅父你可不能不管!若不是她从小跟在你身边长大,她是不会对齐家那小子死心踏地。竹述兄你可要负责到底。”

妹婿的话,让竹述先生微微一怔,随即他便明白了过来。

这是把过失全推到他身上了。

罢了,罢了,芷儿到如今的境地,自己确为疏于督导之责。要不是济儿胆大妄为,芷儿何必过得这般辛苦?

为了外甥女,他几次到老友跟前探望。最后发现,不光曦裕对齐峻这前女婿不满,就连舒儿对回到齐府的事,也是坚决抵制的态度。

若不是苏济作的孽,文家父女离开后,让芷儿一尝多年夙愿,也并非不可。

那孩子从小失恃,那些年在秦府的日子,也不知怎么过出来的?!

竹述心底长长叹息了一声,对秦安邦道:“你对芷儿的担心,为兄并非不理解。可是,齐文两家皆非寻常人家。宁国公属意舒儿,他也有安陛下心的意思。当初,先帝爷之所以选中齐家兄弟,把陛下托付给他们,还不是因为文氏一门牺牲太大。你想想,一旦陛下亲政,焉有不为他姨母撑腰的道理?宁国府终究是要交到念祖手里的,你看宁国府至今不续弦娶正室,就能看出这个苗头。芷儿不懂事,难不成你也不晓得其中的厉害关系?”

舅兄一番话,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秦安邦呆呆地望着竹述,过了好半晌,才不甘心地问道:“难道,除了接芷儿回府,再没有第二条道可走了?”

竹述闻言,微眯双眼扫了妹婿一眼,最后答道:“有,哪能没有?其实芷儿不必回秦府的。这样一来,既不影响你后面几个儿女的亲事,对外人也算有交待。”

“芷儿不回秦府,那她要上哪儿?总不成让她学齐家那小儿,也剃度出家一了百了吧?”对于舅兄的话,秦安邦吃惊的程度,不亚于当初他听说高世海在宫中暴毙。

竹述摇了摇头,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

见对方不做声了,秦安邦不知他为何卖关子,他不禁有些着急。过了一会儿,他有些明白,遂问道:“你是说,先接芷儿出府养病,等大家谈忘这事了,再暗中跟齐府脱离关系?”

见妹婿终开开窍了,竹述甚感欣慰,对他进行了下一步的引导:“听说,齐府的郑老夫人一刻离不开聪儿,是以,芷儿养病的去处不置安排过远,得能让老人家经常见到孙子才行。”

秦安邦正想着不能一下子就跟齐府断绝关系,舅兄这句指点,正中他的下怀,于是,他试探着问道:“兄长的意思,让芷儿到京郊的庄子上住着去?”

竹述先生伸出一根手指,在秦安邦面前晃了晃:“芷儿身子骨不好,不宜跑那么远。依我看,撷趣园就不错。等芷儿身子养好了,让她和孩子陪陪我这老头子,不及时回齐府,也在情理之中。我跟宁国公就是这样谈的。当初,我还嘱咐他,对府里事务早作安排,不要指望芷儿再回去。若是遇到好人家,咱们会让芷儿做其它选择。”

竹述先生的话,让秦安邦大吃一惊。

他听懂了舅兄言外之意,对方最后一句,是暗示若有可能,将来会给芷儿另外找户人家。

可是,一想到外孙终究是齐家子孙,秦安邦心里不平静了,只见他提醒舅兄道:“怎能这样安排?毕竟聪儿他家血脉,难不成宁国公会大方到,连侄儿改姓都不在乎?”

竹述闻言,眼珠斜睨了他一眼,讪讪道:“聪儿是聪儿,他娘是是他娘。芷儿现在年纪轻轻,总不能空守一辈子吧?再说,有老夫在,聪儿会改姓当拖油瓶吗?”

秦安邦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澄明一片。

听舅兄的话,是想把聪儿养在身边了。即便芷儿寻人家另嫁,他都不会让聪儿跟过去?

随即想到前几年竹述丧子的事,秦安邦突然间明白过来。

原来,他大费周章,越过自己跑去跟宁国公安排芷儿的去向,原来是冲着聪儿来的。

他这样做,是想一解膝下寂寞吧?!

想到外孙有大舅兄这个靠山,将来也吃不了什么亏,秦安邦先前的顾虑,不由减了大半。

竹述先生见妹婿一言不发,以为他反对这样的安排,遂继续提醒道:“这样一来,相当于宁国公和文家都欠秦家一个人情。有这个关系在,你还担心有人将来翻旧账为难你吗?别忘了,陛下身边信赖的,都是哪几位!”

竹述先生点拔的话,对秦安邦不啻于醍醐灌顶。

自己怎么没想到,陛下身边信赖的,除了宁国公之外,还有两位,一位是文氏的父亲,另一位是她舅父。

之前他光想着,宁国府权势滔天,有齐屹挡在前面,陛下尚未亲政,没法子插手臣下的家务事,就算替文氏撑腰,也要等上五六年。

至于五六年之后嘛!秦安邦有信心,有舅兄的人脉在,经过五六年的经营,圣上将来只会更加倚重自己。到了那个时候,聪儿养在宁国公身边多年,就算是隔房的,都培养父子般的感情来。只怕文氏早就改嫁,觅到自己幸福了,到时谁还会提起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