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04章 深闺绯闻

第五百零四章 深闺绯闻

舒眉的话一说完,屋内陷入沉寂当中。之后谁也没再开口,空气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齐峻心里自是清楚,此次对她若是放手了,恐怕今生再难有相聚之日。说不定,葛曜的人马早已出发,已经到半道上来接他们了。

这种念头只要一起,他就什么清规戒律都顾不上了。

事实上,自从他身边的暗卫,将撷趣园发生的一切,赶去禀报给他后,齐峻再也无法平静清修了。

就在三日前,他通过尚剑提供的便利,在文府暗中潜伏下来。

就是为了找机会,想方设法把舒眉留下来,即便不能如愿,他一早筹划好了后路,打算潜伏在随行队伍中,乔装打扮一路暗中守护他们母子。

谁知,师妹今日来访,两人之间的对话,使得齐峻再也按捺不住,不顾曝露自身,也要跟舒眉来理论一番。

“你刚才所言,可是认真的?”死死地盯着舒眉的眸子,齐峻衣袖中的双掌,已紧攥成一团。

舒眉站起身来,表情严肃地回望向他,斩钉截铁地答道:“十二分的真!她的话刚才你也听到了。若不是紧张你?她会觍着脸来这一趟?”

“我问的是,你这儿难道没有一丁点儿失落?你确定,将来不会后悔?”朝自己心脏部位比划了一下,齐峻望向对面女子眉的眼眸,犹如寒夜天空上的孤星,所散发的光芒,似要逼得她无所遁形。

从未在齐峻身上见过此等骇人的表情。舒眉心底一颤,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想到以后自在的生活,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深吸一口气后,舒眉抬起头,用丝毫不输对方的气势,回瞪了过去:“后悔?我后悔现在才能离开。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该随陛下回京的……”

她的话尚未说完。只见齐峻的拳头,重重地砸在她身旁的案桌上。

“啪”的一声,几乎是与此同时,地板上传来一声巨响。

突出其来的变故,让舒眉下意识向后纵开。谁知她这一退不要紧,却撞上一具身体。

等她意识到什么,正要躲开时,脚下似是又被什么东西拌了下,接着,屋里就传来噼里叭啦一阵巨响。

舒眉心下骇然。正要抬头查看怎么回事时,只见她身子一倾,就朝斜前方扑了过去。

“嘶……”随着。一道布帛扯裂的声音响起,还没等她反应过,门口就冲过进来几个人。

“公主,您怎么啦?”

“姑奶奶。您没事吧?!”

“这……这人是谁?”最先冲进屋的端砚,见到双手扶着舒眉的光头男子,顿时吓得语无伦次,下一瞬,她似乎反应过来,朝门口喊道,“快来人啊!有刺客……”

她这一喊不要紧。顿时将泰宁帝派驻文府的铁卫,都引了过来。

下意识地推开齐峻,舒眉在众人赶到之前,扫了眼自己身上的衣襟。

并没有破损撕裂的地方啊?

等她她想到什么,朝齐峻望去时,舒眉赫然发觉,齐峻的僧袍,已经被她撕了一道老大的口子,连里面的衬服都露了出来。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明早再来刷新吧!————

被丫鬟搀下马车,小舒眉举头向上望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幢宏伟的建筑,两尊石狮子拱卫在门口,威武非凡。巨形的红色宫灯,高悬在门楣下方,映衬着牌匾上的“宁国府”三个硕大的字体,在夜幕降临暗淡的天色下,显得熠熠生辉。

舒眉还没回过神来,前面早有等候多时的仆役、婆子迎了上来。

快进城的时候,在京郊一个叫“五里亭”的地方,她们被换上国公府派来的马车。后来在城里大街上踯躅了半天。直到黄昏时分,一行人才到达齐府门口。

这时,有位着装考究的婆子,带了一群着红戴翠的媳妇和丫鬟们,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路上辛苦了,太夫人刚才都还在念叨着。说等你们到了,她们好才正式开席呢!姑娘快快跟奴婢们进去。”说着,她伸出手来,就要扶过眼前的小客。

还让老人家等着,舒眉有些受宠若惊。她回头望了一眼施嬷嬷,后者嘴角带着笑意,微不可察地朝她点了点头。小姑娘敛起脸上的异色,把手伸了过去,搭上那名仆妇手背,轻声细语地问道:“这位嬷嬷怎么称呼?”

那婆子眼角带着笑意,忙不迭地回道:“老奴娘家姓沈,如今在太夫人的上房当差。”

舒眉以沈嬷嬷呼之。

双方寒暄了几句,由两名提着灯笼的小丫鬟引路,迈步跨入了旁边的侧门。

沈嬷嬷众仆妇领着她们一路向前。过了垂花门,就有几位粗壮的婆子,抬了一顶软轿过来。舒眉见状上前钻了进去,被她们一路抬着,沿着抄手游廊,穿过后花园,辗转来到齐太夫人所居的院子——霁月堂门口。

“请文姑娘下轿吧!太夫人在里面等着呢!”沈嬷嬷的声音重新响起。随后,轿帘就被人撩开了。

舒眉深吸了一口气,钻了出来。她抬眸一望,发现此处有道月形圆门。她扶了旁边丫鬟的手,跟着前面引路的沈嬷嬷,一路经过穿堂,踏上正屋前面的台阶。

接着,见到一大群媳妇丫鬟,等候在门口。舒眉被簇拥着进到厅堂的瞬间,屋内原本喧阗的场面,顷刻间安静下来。

“是文家的丫头吗?过来,到老身这里来。”一个老妇的声音响起。

舒眉慢慢抬起头,看清了太夫人晏氏的样子:满头的银丝,梳成一个圆髻,插了两根古朴的簪子,勒住发际的抹额,中间镶着一块碧玉。穿了一身棕色五蝠妆花褙子,黑色马面裙,长得很是慈眉善目,脸上的褶皱,仿若岁月的年轮。

舒眉挺直腰杆,朝罗汉床那边挪了过去。然后,她按施嬷嬷之前的交待,走到炕前地毯上,扑嗵一声跪下,跟老人家磕头行礼,嘴里说了一些吉祥话。

老妇搭了旁边媳妇的手,从炕上起身下地,一把将舒眉亲自扶起,问道:“不必多礼,到了老身这里,就当成自个家吧!”

旁边一女眷赔笑道:“老祖宗念叨那么久,总算是见到了这孩子……”语气里有说不出的熟稔。

舒眉从眼眸的余光望过去。那妇人年近三旬的样子,眉眼间有种奇怪的熟悉感,观之让人觉得可亲。

对面另一位年纪稍长的贵妇接口道:“可不是!再不来啊,你姨母怕是亲自骑上快马,要亲自沿途去寻了。”

听闻此言,舒眉面露出讶然之色,扭头望向先前发话的妇人——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姨母施氏了。见小姑娘看过来,那妇人微微颔首,舒眉回以腼腆的一笑。

这边早有仆妇将晏老太君重新扶回罗汉**,众人重新坐定。

“听说舒儿顺利进京了,我是既欢喜又伤怀。先前听说接她的船只,在扬州遇到了风浪,我那心里头啊,像压了块石头似的,小妹可就只余下这点骨血了……”说着,施氏开始用帕子擦拭眼角。

那位年长的贵妇,在一旁安慰起她:“弟妹切莫伤心,这不,亲人好不容易相聚,该高兴才是……”

正座的晏老太君微微颔首:“你大嫂说的对,过日子要往前看才能有奔头。你妹婿现在起复了,这丫头总算是熬出来了,将来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接着,晏老太君给舒眉挨个介绍:“这是你大房的伯母郑氏。”

舒眉忙起身给国公夫人行礼,郑氏转身从旁边丫鬟捧着的描金匣子中,取出一对白玉须虾镯,送给小辈当见面礼。

然后,郑氏转身对三夫人笑道:“你们姨甥俩,不需要旁人介绍了吧?”

三夫人齐施氏拉着舒眉的手,跟她又给见面礼又是嘘寒问暖的。最后,轮到一位年纪约摸二十七八的妇人。

郑氏在一旁介绍:“这是屹儿媳妇,你称呼她作“屹大嫂子”即可。”舒眉这才明白过来,这便是世子夫人高氏了。

她抬眼望去:这高氏生得十分清华,标准的瓜子脸。是个百里挑一的美妇。颧骨生得有些突出,不过没影响她的容色,反而添了几分利落的味道。尤其,一双眼睛眯起来的时候,不怒自威,颇有气势。

来京的路上,施嬷嬷想尽办法,从莫管事贴身小厮曲庚口中,探听了不少关于国公府内院的事。自是知道,齐府内宅如今由这位高氏夫人主持中馈。

话说,这世子夫人颇有来头:姐姐是当今的皇后娘娘,她父亲乃是当朝的太尉,位列三公之首。舒眉上前以嫂呼之。

接下来,高氏替舒眉介绍了齐家的几姐妹。

之前,施嬷嬷打听到,齐府老国公爷过世后,庶出的二老爷谋了外任。二房一家随他到任上去了。仅留了发妻遗下的女儿,跟在太夫人身边教养。大房有三个女儿,嫡长女业已出嫁,余下一嫡一庶两女儿待字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