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06章 种瓜得瓜

第五百零六章 种瓜得瓜

表姐带来的消息,让舒眉颇为震惊。

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齐淑婳补充道:“从这桩事来看,你该知道,他心里头从来没有别人,不然,他何必折腾出那么多事来?”

舒眉无话可说,一时语凝。

说实在话,从回到京城,对方的所作所为,她倒是从未怀疑过,在齐峻心里没丝毫自己母子的份量。

只是程度不够,抵不过让她重下决心,将两人的下半辈子,重新交给这人。

在江南的时候,舒眉也曾思忖过,若当初没发生过秦芷茹那桩事,她跟齐峻最终会得到幸福吗?

因而,回到京城之初,她一直在冷眼旁观。

从齐淑娆的口中,她探知了齐家女眷,对于她的归来的反应。从秦芷茹身上,她试出郑氏的态度,从齐峻拖泥带水的处事方式,她从犹豫甚至到了绝望。

现在,他倒是的决然了,可惜自己身心俱疲,不想再陷到这泥潭里了。

想到这里,舒眉抬起头,坦然地望着齐淑婳:“姐姐说的没错!他现在或许已经幡然醒悟了。可是,这又如何?能改变哪一点?!”

对舒眉的质问,齐淑婳略一瑟缩,便不再言语。

事到如今,连大哥都发出誓告,责令他不准再去骚扰文家人了,似乎没有任何余地了。

毕竟,这不是四哥一个人的事,其中还牵扯影响大楚朝局的几个世家。

所谓的动一发而牵全身。

四哥这些举动,已经让秦芷茹颜面无光了。

若最后真闹得她被迫离府,只怕竹述先生那儿,不会善罢甘休。

如今,表妹已获封长公主,她母子也会跟着姨父离开京城这是非之地。

过不了多久,事情慢慢平息下来。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等日子一长。大家自然会淡忘发生的一切。到时,或许他们各自都能重新寻回幸福。

无奈地望了望舒眉,齐淑婳心底暗叹一声,接着就抛开了此事。

随后,两人聊起金陵城来。

“听怒绍儿他爹讲,陛下有意亲政后,到江南去巡查。妹妹可知道这事?”想起上次跟舒眉路过秦淮河的情景,齐淑婳对金陵不由来了兴致。

舒眉点点头:“听爹爹提起过后。据说,那边已经开始修建行宫了。”

“建行宫?”得到这消息,齐淑婳颇感意外,“金陵城里不是也有座皇宫吗?还是前朝留下来的……”

舒眉摇了摇头:“我也不大清楚,据说有像所损毁。不过,听爹爹的语气,这主张不过是南朝旧臣的献谄之举,陛下未必答应。”

齐淑婳点头:“必定如此!陛下还朝几年,京城从未兴过土木。陛下定不会容忍这些劳民伤财的事发生的。”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明早再来刷新吧!————

收拾整齐后。带着施嬷嬷和雨润,舒眉就往婆母郑氏的霁月堂行去。

过了溪上的小石桥,顺着细碎的青石小径,一路迤逦前行。踏上北去的抄手游廊,霁月堂飞翘的檐角就遥遥在望了。

沿途的丫鬟、仆妇见到她们。纷纷停下来行礼。等她们走过后,三五成群地聚堆议论起来。

眼角余光瞟见这幕,舒眉心里对齐府里的乱局,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不由想起临出发之前,施嬷嬷告诉她,齐府这三年发生的事——她公爹过世不久,晏老太君也撒手人寰了。因日子挨得近,齐府上下一并守了孝。高堂均不在了,二房和三房自然是分了出去。她姨母施氏随夫一起到边关安顿,遂了一家人团圆的心愿。

如今这府里,只有老国公爷齐敬煦遗下的妻妾和子女居住,世子爷齐屹顺利袭了爵位,成了新一任的宁国公。

她一路思忖着,拐了个弯来到霁月堂门前。

即将要见到婆母,舒眉心里一直在打鼓。从梦中行迹来看,郑氏不太喜欢她。不知是否真如嬷嬷所言,在守孝期间,她们婆媳关系已然改善了。

刚一到院子门口,有位老嬷嬷见她来了,笑盈盈地迎了上来。向舒眉福了一礼,招呼道:“四夫人来了,太夫人刚才还在念叨呢!您快快请进!”说着,她躬下身躯,殷勤地替来人撩开门帘。

舒眉关切地问道:“母亲身体可是好了些?”

“昨儿个夜里咳得有些厉害,老奴用您以前教的法子,这才稍稍好了些。”那老嬷嬷恭敬答道。

舒眉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微微一笑,顺着她的话道:“有效便好!这两日我躺在病**,听母亲身子不好,总惦记着这边的情况。”

“要老奴说,您即便忘记前事,对人也是最实诚的。如今太夫人才知道,何人是虚情假意,哪些是真孝顺的。大伙都是长了眼睛的……”说着说着,这位老嬷嬷,兀自抹起眼泪来。

舒眉惊讶地扫了她一眼,心里暗道:这老仆倒有几分忠心,竟能在这时候说句公道话。随后,她把对方的模样暗暗记在心里,以备将来后用。

“是谁过来了?”郑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舒眉加快步伐,跟前面引路的丫鬟,进入了内堂。

郑氏较之三年前,憔悴了不少。加之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让她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舒眉有些动容,向她福了一礼,问起她的身体状况。

“你这孩子,天天都要来的,何必拘这些俗礼?!身子骨可养好了。”见舒眉头上的绑带还没拆,就赶来向自己请安,郑氏有些过意不去,就要立起身来迎她。

舒眉忙过去将她扶住,嘴里劝道:“母亲您且躺着,别让病情加重了……”

郑氏满脸愧疚,拍了拍媳妇扶着她的手背,说道:“今早峻儿来请安,说你醒过来了,可把脑子摔得忘记了不少事。这怎么回事,你且说说……”

齐峻会主动提及这个?他到底所图为何?

舒眉有些困惑,不解地望着郑氏。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郑氏垂下眼睑,对儿媳劝说道:“那孩子被我从小宠坏了,做事没有章法,其实心肠倒不坏。他对那天晚上扔下你,心里十分愧疚。这不,他留下这匣首饰,说是要交给你,给你赔礼道歉的。”

听了之话,舒眉的一双杏眼瞪得溜圆。

道歉?!今天大清早一过来,他哪里有半点愧疚的样子?!不是逼她答应纳妾,就是设陷阱让她跳。

能当着郑氏说出那番话,是他分裂了?还是郑氏自告奋勇出来和稀泥呢?!

如果是前者,她当看戏好了;若是后一种,舒眉打定主意,先接受再说。有个同盟总比多个敌人来得好。

既然这样想了,她就这样做,双手捧起那匣珠宝。做出诚心原谅、十分感动的姿态,跟郑氏推心置腹起来。

“他一门心思要纳大嫂的表妹。母亲也知道,吕家姑娘的身份……一个弄不好,这可是犯忌讳的事。不说齐府声誉受损,纳犯官之后为妾,这不是打天家的脸面吗?”

“唉,谁说不是呢?!不过,吕家的事连都察院,现在都不插手了。说是陛下亲自指派陈王,专门来重审,很快就出结果了。”郑氏似乎想起什么,眸光一暗,不敢再看儿媳。

舒眉心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如果吕若兰恢复官眷身份,宁国府首当其冲直接要受到影响。也不知老国公爷临终前,有无丢下什么话来。齐峻那愣小子,铁了心要跟高家吕家搅到一块了。

陪着婆婆说了一会子闲话,舒眉就起身告辞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舒眉临时起了个念头,想去以前住的荷风苑看看。遂带了丫鬟婆子,拐到了齐府西北那座客院。

站在枕月湖的岸边,望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柳树枝条,她突然有种感觉——以前她常来这里,并不止住在这儿的日子里。后来,她搬离后,也常到湖边凝望。

舒眉正在那儿发愣,这时从水榭里面过来一位小丫鬟。

只见她走到舒眉身前,朝对方施了一礼,毕恭毕敬地说道:“向四夫人请安!”舒眉点头作为回应。

那丫鬟行完礼,又朝她作出邀请:“我家姨娘瞧见夫人来这儿赏景,想请您进屋里奉茶。”

舒眉又是一愣,难不成在齐府,她的地位低到如此地步。姨娘邀她喝茶,派个小丫鬟来叫她一声就成。

她一脸莫名地回望雨润。后者跨步上前,在她耳边低声介绍:“她是七爷生母芙姨娘的丫头。小姐您之前,跟姨娘走得较近,她是不良于行的。”

舒眉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应下了那丫鬟的邀请。带着施嬷嬷和雨润,朝荷风苑里面的水榭走去。她越往里走,一种熟悉感迎面扑来。这儿毕竟是她未嫁之前曾住的地方。

到内堂暖阁停下来的时候,舒眉感觉自己,仿佛进了一间美术展馆。四周挂着各式各样的绘画作品,有泼墨山水,也有工笔彩绘,更有人物画像。让人观之,不由啧啧称奇。

舒眉惊讶地望着屋子的主人——一位看不出年纪的温婉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