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12章 前路未卜

第五百一十二章 前路未卜

跟萧庆卿道别后,葛曜从酒楼里出来。原本微醺的脑袋,被晚风一吹,恢复了几分清明。

忆及两人刚才聊及的话题,他心中突然生出几分懊恼。

今日自己到底怎么了?他竟然跟萧庆卿聊起此等私密话题了?!

念头一起,他又想起先前在公主府的情景。考虑到那人自小跟萧庆卿的关系,他心里有了一丝了悟。

是了,自己之所以跟萧庆卿能聊起来,多少受了下午那番闲聊的影响。

葛曜不自觉地甩了甩头,拍着马屁股,一路晃晃悠悠地往位于玄武湖之滨的住处行去。

刚跨进大门,府里管家便迎了出来。

“爷,家里来了位不速之客。”凌管家走近,压低嗓子在他耳边小声嘀咕。

“是他?!”葛曜闻言,一个激灵,脑袋有片刻清明,随即眯起眼睛,朝对方问道:“他可有说明来意?”

凌管家朝门口四下张望了一圈,这才放心在他耳边解释起来。

听着听着,葛曜眉峰不觉拧了起来。末了,他不放心地问道:“他来的时候,没被人瞧见吧?!”

“请爷放心!他到来的时候,做了乔装打扮,再说黑灯瞎火的,不是极熟的人,恐怕没人能认得出……”凌管家见他一脸郑重的样子,心知自己做了,遂解释道,“小的听说爷您下午一直呆在公主府,故没派人上门送信,就是怕……”

葛曜没待他的话说话,忙伸手阻止了他:“你做得对!以后凡那边来的人,万不可太过张扬!”

凌管家点了点头,接着便伸手接过葛曜递来的缰绳。

“现下他人在何处?”抬腿跨进槛门,葛曜对凌管家问道。

凌管家压低声音:“小的安排到后院的落霞坞了,那地方僻静。”

“做得好!把他带到水榭中来!”葛曜微微颔首,又吩咐了一句,“等会儿你派人守后院门口。今晚任何人都不准靠近那里。”

凌管家点头:“小的明白!”

安排完毕后,葛曜加快步伐,直截穿过垂花门,朝后院湖边寻去。

文家老少爷们回府的时候,已经快到掌灯的时候了。

得到消息后,舒眉寻到了前院。

文执初和小葡萄一见到她,忙过来问安。

“怎地拖到这么晚?都用过晚膳没有?“舒眉关切地问道。

文执初点点头:“大姐不必担心,咱们已经用过了。”

小葡萄凑上来补充道:“娘亲,咱们回来晚了,让您忧心了。”

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舒眉微笑道:“没事!总归之前还记得派人回来报信。”

文曙辉望了女儿一眼。对小葡萄吩咐道:“赶紧随你娘回房歇息去吧!先前在轿子里就熬不住了。赶紧洗了睡!”

小葡萄一听这话,原本还算精神的脑袋,顿时耷拉下来,含糊地应了一声。就蹭到了舒眉身后。

在回院子的路上,舒眉一面观察儿子的表情,一边试探道:“怎么啦?都折腾一天,还没犯困啊?”

听到母亲问话,小葡萄倏地抬起头:“娘亲,咱们从今往后都不回京城了吗?”

舒眉心头一突,颇感蹊跷,遂不动声色地问道:“你不是挺喜欢南边的吗?怎地才刚到就想着回去了?”

小葡萄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瞅了母亲一眼。道:“儿子今儿赴宴,听人讲那个什么‘晋国’跟北边又打起来了……咱们以后若是回北边,岂不是更不方便?”

原来是这个缘故!

舒眉略一沉吟,安慰他道:“是有些不通畅!不过,陛下和你伯父他们总会想办法解决的。此等状况应该持续不了多久,你还是好生跟祖父读书,跟师傅练武,说不定再过两年,情况有所好转呢?!”

听到母亲的劝慰,小葡萄顿感失落,洗漱完毕后,一个人闷闷不乐回了房。

第二日,萧庆卿就上府里拜访了。

好几年不见义兄,舒眉喜出望外之余,迎出了二门。显然,萧庆卿没料到她会亲自相迎,忙俯低身子就要拜下去。

舒眉伸过袖臂,就要挡住他的动作:“大哥这是做甚?咱们兄妹之间,何时这般见外了?”随后,她对旁侧侍立的丫鬟使了个眼色,让对方将人扶起。

受到如此礼遇,萧庆卿心里自是感慨万千。

若不是昨晚他跟葛曜推心置腹一番,他自是不敢贸然前来拜谒,

看来,眼前女子身份地位虽然不同了,骨子里却没任何变化,还是这般亲切。想通这些,他心绪平缓下来。

将人引进厅内看座之后,两人聊起这些年各自经历。

从萧庆卿口中,舒眉得知这几年他们在南边的近况,不由感叹道:“南北不通渠,我原先以为,你们漕帮日子难过,没曾想到你们竟找了另外的生财之道。”

萧庆卿笑道:“殿下过奖了,不过是特殊时期的权宜之计,这不是没法子的嘛!若是哪天山东能通行了,大家才算守得云开见月明。”

舒眉点了点头,颇有感触地说道:“是啊!这天下分成四家,再怎么都难以保证不起纷争。不打仗还好,若是真打起来,受苦的还是百姓。”

萧庆卿听她语气索然,忙问道:“这一行来,殿下和小公子可还顺畅?”

舒眉望了他一眼:“顺畅倒是顺畅,只是以往坐船都只要二月的行程,这般一绕道,足足走了三个月,险些赶不上年节。”

听了这话,萧庆卿笑道:“沿途要体察民情,自然走得慢。草民听说,殿下和文大人一路朝廷安抚民众,广布天家恩泽,各地官民莫不感恩戴德……”

“大哥信息迅捷!”舒眉赞了一句,叹息道,“各地民生困苦,咱们能做的只是杯水车薪。值不得什么,倒是你们商户掌控天下财货,只怕你们做的,现如今能做的,都比朝廷做得多得多。”

萧庆卿笑而不语。

舒眉突然想起,眼前此人曾告诉过她,曾被山东的邵家拉拢过。想到这里,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际。

她沉吟半晌,对萧庆卿征询道:“以大哥四处奔走,依你之见,山东那边的事,能否也像江南一样,双方达成和解,邵驸马带一帮重新归顺朝廷呢?”

萧庆卿抬起头,略微吃惊地望向她:“殿下的意思是……”

舒眉微抿唇角,犹豫片刻,然后正色道:“当初邵将军拥兵自立,反的是高家。如今高家满门已经被诛灭,说起来高驸马也算皇亲国戚,与朝廷并无深仇大恨,不知将来是否有化干戈为玉帛的可能?”

没料到她会提起这个,萧庆卿略一沉吟,接口道:“倒不是没这可能!”

舒眉眼皮微跳,忙问道:“大哥可是听到过什么消息?”

萧庆卿也不瞒她,把自己这些年跟晋国商户打交道的细支末节,跟舒眉聊了起来。

“论起来,山东虽然物产不缺,可到底地盘太小,加之离京畿。老话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草民之前跟山东军中之人也接触过,他们原先打的主意,是指望跟大楚和江南三足鼎立,各方形成均势,谁也吞不了谁。可是,如今江南被朝廷收复,山东之地偏偏夹在二者中间。若没有战事还好,万一朝廷下定决心围剿,他们腹背受敌,恐怕难以支撑太久……”

舒眉点头赞成:“他们瞧得倒是很清楚。”

不过,听爹爹提及,当初邵家之所以匆忙自立,正由于忻儿即将回京还朝。这样看来,他们起初确实是这打算。只不过,后来局势有变,江南政权的交替,让他们谋划的平衡迅速土崩瓦解,这才形成如今这尴尬的局面。

均势被打破,双方实力悬殊,正是变动的前奏,若是这种趋势保持下去,双方走向融和是迟早的事。

想通这点,舒眉思绪慢慢沉静下来。

虽然,她一家如今已安然回到南边,可是要爹爹真正卸下担子,恐怕不会那么顺利。只要爹爹一日不脱身,她就得陪在身边一起耗着。

早知这样,当初就该劝说父亲不接这项差事。

如今骑虎难下,委实让人犯难。

萧庆卿不知她心中所想,只当她还担心江南不稳,遂劝慰道:“殿下也不必忧心!草民前日得到消息,说是朝廷在北边在对山东用兵,邵家军再厉害,也不可能两边应付,南边一时倒没什么危险。”

听了他的话,舒眉嘴角扯了扯,正想再详加询问一番,就见番莲的身影在门口停了下来,还一个劲儿朝屋内探头探脑。

舒眉眉头一皱,顿时感觉有些异样,遂朝对方问道:“番莲,你可是有什么事要禀报?”

番莲见她问起,忙踱进屋内,朝舒眉行了一礼:“请殿下恕罪!奴婢不得已才打扰您的。”

“说吧!到底有何急事?”舒眉知道番莲颇懂分寸,没特别的缘由,是不会这样冒失的。

“大少爷,大少爷他跟人打起来了……”顾不得有外客在场,番莲满脸急色地禀告这一消息。

舒眉“噌”地从座上站起来,一把抓住番莲的手臂:“你说什么?”

ps:

复更了!争取早些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