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17章 舅父异状

第五百一十七章 舅父异状

舒眉微微一愣,没有接腔。

见她不予理睬,冯氏面上讪讪地,遂另外找了个话题,问起舒眉以前在岭南的生活。话题不知怎地,就聊到徽州施氏老宅那里。

“殿下怕是还未曾去过吧?老夫人一直盼着见到您呢!”不知不觉间,冯氏提起了施氏一族的老祖宗,也就是舒眉的外祖母袁氏夫人。

舒眉以前倒是听父亲提过一次,不过,她却从未亲眼见到过。

即便当年她嫁到宁国府,徽州那边都没派人来过,她原以为,施氏一族已经没什么亲人了。没想到自温州府遇到大舅后,这次其他几位舅父也上门了。

“外祖母身子还好吧?!”舒眉跟着问起袁太夫人。

冯氏见她问起,遂答道:“让殿下操心了!祖母这些年除了行动不方便,精神还算可以。只是近些年,越发惦记二姑太太了。这不,此次二伯父和公爹匆匆赶到金陵,就是奉祖母之命。自前几年祖父过世后,她就一直盼着殿下回徽州。”

这消息让舒眉精神一振,心里隐约猜到些什么。

近些天她一直纳闷,以前一定鲜少听到施家的消息,这次怎会一次来了好几位。而父亲对他们的态度,也显得十分冷淡。舒眉以前听施嬷嬷提过,说是父亲被贬之后,施家跟她父女鲜少来往了。

如今这拔亲人的到来,显得突兀,里面一定有她所不知道的缘故。

于是,舒眉又问道:“外祖父是哪一年过身的?”

冯氏脸上一僵,表情闪过些许不自在,最后还是答道:“丙子之变过后。那时听闻宁国府出了变故,找不到您的下落,大姑太太又远在西北,遂没通知殿下。”

舒眉点点头,心道:那时自己掉落山崖,连爹爹不知她的下落。更何况其他人?!

听冯氏表嫂这话的意思,不与她文家来往,似乎是外祖父的主张,于是,她试着问道:“外祖母的腿脚是怎么啦?没找名医治过吗?”

冯氏忙答道:“哪里能没请?不过时日久了,再能耐的名医都束手无策。况且,这些年兵荒马乱,天灾的,族中变故频繁,祖母那性子。不想给子孙添麻烦!”

舒眉曾听施嬷嬷提过。她这外祖母瘫了几十年了。好似母亲出嫁那年,就已经躺在榻上了。如今算来,确实过了好些年,治好的希望甚为渺茫。

念及自己一直没机会去探望老人家。她心里涌起一丝内疚之情。

想到这里,她对冯氏道:“这次回祖籍,就可以看望她老人家了。只是不知,外祖母的哪些喜好,我好备合适的礼品好去看她。”

————以下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临走前,姜元家的将她身后唤作鱼儿丫鬟,留给舒眉她们使唤。并嘱咐院里的管事媳妇芳嫂,到厨房去说一声。给荷风苑这边送些热水。诸事安排妥当后,姜元家的起身便要告辞,舒眉带来的那帮仆妇丫鬟千恩万谢,将她们送出了院门口。

她们没走一会儿,三夫人施氏在仆妇的簇拥下。连夜赶来看望姨甥女了。

“都安置妥当了吧?!缺什么派丫鬟跟姨母说,千万别客气!”施氏扶起向自己行礼的舒眉,把她拉到旁边锦榻上坐下。

舒眉起身恭敬地答道:“世子夫人派的人安排得很是周到,谢谢姨母的关心。”

“跟姨母还客气啥?!你母亲不在了,就当我是你亲娘也未尝不可。”三夫人按下她,眼里不知什么时候起,噙满了泪水,“……想不到她来齐府告辞,咱们姐妹竟成了永别……”一语未毕,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她白玉般的脸颊流了下来。

自从娘亲过世后,再没亲近的长辈跟她提起过生母。舒眉忍不住泪盈于睫,想起这些年来的孤独和委屈,扑倒在姨母怀里,尽情地倾洒了一番。

最后,还是施嬷嬷在旁劝慰,三夫人这才扶起甥女,帮着她擦干腮边的泪滴。随后便问起舒眉在岭南的生活。当听到父女俩相依为命的那些经历,施氏忍不住又唏嘘起来。正在此时,去厨房取热水的人跟着芳嫂回来了。

“小姐,厨房的黄妈妈派人给您送水来了。要不奴婢先伺候您趁热沐浴吧?!”雨润大大咧咧地冲着里屋喊道。

难为情地瞟了姨母一眼,舒眉嘴上嗫嚅着:“乡野长大的,不是太懂规矩,姨母不要见怪。”

施氏哈哈一笑,不以为意:“姨母知道,这些年你们过得艰难,”说着,她扫了眼雨润,想起此番来意,“奴婢呢!最重要是忠心,跟主子心往一块想,劲儿朝一处使。其它的,慢慢调教便是。”

说着,她便从外头唤出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长得浓眉大眼,身着翠色比甲,下面套了条碎花长裙。

三夫人跟舒眉解释:“姨母特意从陪房里挑名丫头,算是施府的家生子了。这里的规矩她都熟,送与你贴身使唤!省得到齐府了你过得不习惯。”

舒眉连忙起身推辞,三夫人也不理她,扭过头来问那丫鬟:“碧玺,把你留下伺候表小姐,可还愿意?!”

那名叫碧玺的丫头连连点头,跪到舒眉跟前便来叩认新主。

“以后你便是舒儿的贴身婢女了,卖身契我交由施嬷嬷收着。”三夫人嘱咐完毕,便向甥女介绍,“这丫头的母亲是从施府出来的老人,跟在你身边伺候,姨母也放心一些。”

舒眉点头道谢,三夫人见状扭过头去,嘱咐那丫头:“从今往后,你要像伺候我一样,伺候表小姐。到了年纪她自然会为你配一户好人家。”

碧玺连连谢恩。

三夫人交待完毕,便把舒眉推进了净室,自己则守在外头,说是跟施嬷嬷还有几句话要交待。

舒眉不疑有它,跟着雨润就进了净室。

……

烛花爆裂,人影摇曳,荷风苑内堂传来低泣和唏嘘的声音。

舒眉从净室时出来,抬头便望见久别重逢的那两人,泪眼婆娑的样子。

“……太太临走前,将小小姐交到老奴手里,再三叮嘱说要好好替她照顾,就是嫁了人也要跟着……可怜小小姐哭得喘不过气,跟着就大病了一场……”

三夫人用帕子擦了擦眼角,悲声说道:“来京里就好了……如今养在我身边,总归比呆在继母跟前强。”

这些话听到舒眉耳里,她眼眶里也涌上了泪水,忍不住跨步上前,轻轻唤了声“姨母!”

见甥女出来了,三夫人朝对面使了个眼色。施嬷嬷脸上肃起,在杌子上挪了挪,颇不自在的样子。

舒眉心里起起疑,总觉得眼前两人,神色有几分古怪,好像有何事瞒着,不欲让她知晓似的。

见甥女面露狐疑,三夫人嘴角扬起笑容,没让她继续下去,便把人招呼过去了。

舒眉轻手轻脚走到姨母跟前,在旁边的锦杌上坐下了。三夫人拉起她的小手,亲切地说道:“听到你们在瓜洲落了水,姨母担心得不行。受了不小惊吓吧?!”

忆起当时在水中的情景,舒眉不禁动容,那种绝望的记忆,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望见大姨母眼眸里疼惜的神色,舒眉觉得不该再提这些,反过来安慰施氏:“昏过去之时很害怕,醒来后便没觉得什么了。姨母不必挂怀!”

三夫人将她一把搂到怀里,像安抚婴儿般轻拍她的后背,说道:“定是你母亲地下保佑。别怕!进京就好了,姨母别的保证不了,安稳还是可以保证的。”

舒眉乖觉地点了点头。

三夫人走后,施嬷嬷找来刚派到这里的碧玺,跟她问起荷风苑仆妇的情况。

“以前荷风苑是客院,平日里不开火的。现在管小厨房的邱嬷嬷,是太夫人院子里的老人。说起来,霁月堂的老人不多了。老祖宗把她拔给小姐,可见她老人家没把您当外人看。”

舒眉受宠若惊,连声说了几句感谢晏老太君的话。

“至于芳嫂,原先是跟在世子爷身边贴身侍候的。自从嫁了人成管事媳妇后,一直在国公夫人院子里当差。”碧玺又将荷风苑里管事媳妇芳嫂,给介绍了一遍。

施嬷嬷睃了自家小姐一眼,言外之意是,看吧!太夫人和夫人对你都礼遇有加。

舒眉想起落水一事,觉得文家的仇人可能性比较大。遂放下心事,打算在齐府的荷风苑安心住下来。

把碧玺和雨润打发回去休息后,舒眉躺在床榻上,思维飘得很远。想起在岭南的生活,她不由轻叹一声。

自由而快活的日子,将离她越来越遥远了。不知爹爹什么时候上京,离开了三个多月,怪想念他们的。也不知母亲生了没有?是弟弟还是妹妹?

想着,想着,她便这样睡了过去。

自由而快活的日子,将离她越来越遥远了。不知爹爹什么时候上京,离开了三个多月,怪想念他们的。也不知母亲生了没有?是弟弟还是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