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20章 陡生变故

第五百二十章 陡生变故

从侧门退回来后,舒眉立于前庭的榕树底下,深吸了好几口清新空气,才将涌到胸臆间那股酸意给吐了出去.

原先只道本地群众,被有心人一煽动,围了驿馆只为把堵人,她哪里料得到,形势竟发展成如今这地步.

正六神无主间,只听得身后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爷,看外头的阵式,咱们的这点人手,恐怕抵挡不了多久……";男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语气里满是浓浓的担忧.

";将军,要不,让小的骑快马出城,向浦城守卫将军求援,好解了这里的燃眉之急?";另一位忙在旁边献策.

舒眉闻言,一转身朝来人望去.

只见葛曜领着几位亲兵,从前门的方向,大步流星走了进来.见舒眉在庭院站着,他脚步一滞,踌躇片刻后,走到她身前行了一礼,道:";外头乱糟糟的,殿下您怎么出来了?";

舒眉抬起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问道:";门口情况到底如何了?能弹压得下来吗?";

葛曜本想安抚几句,但虑及对方早把亲兵刚才的话听了进去,他刚到嘴边的话,及时地咽了回去.

";将军不必瞒我,请据实情告知!";看出他的犹豫,舒眉说道.

葛曜面露难色,思忖好一会儿,才坦诚说道:";确实有些麻烦!";

舒眉面容微敛,沉声问道:";他们非留下不可吗?";

葛曜点了点头,说道:";这事若放在平时,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地方才遭过匪患,前头知县被附近悍匪杀了,现任这位调来不过两月,在本地没太大根基.如今外头群情激昂,十有附近盗匪的余党……况且此地位置偏僻,无论是从闽,还是从浙借兵,只怕都赶不及……";

境况竟到了如斯田地,舒眉不觉蹙起眉头:";难道没别的法子了?";

瞧了眼她面上的焦色,葛曜沉吟片刻,答道:";也不是一丁点法子都没有,不过得费些周折.";

听到有解决方案,舒眉眸子瞬间就亮了起来.

葛曜见到,目光微闪,只见他一抱拳,道:";殿下,咱们还是到里面详谈吧!";

舒眉抬首朝四周扫了一眼,点头应了.

黄昏时分,驿馆门前的百姓,终是都散了开去.原因无它,只因涉及春红楼命案的几位,最终被衙门的差役,给押回到县府大牢.

本来一触即发,顷刻间就被消弭于无形.

第二天清晨,舒眉一行人在松溪镇耽误了好几日后,终于重新启程了.

灯影晃动,钟鼓齐鸣.

建宁知府后花园里,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喧嚣热闹的景象.

跟来敬酒的宾客寒暄几句后,舒眉的视线落到前面戏台上,那几名花枝招展的伶人身上,以至于凑过来的知府夫人跟她说了些什么,她都没有听在耳里.

";这位贵人瞧着就知不是本地的,马姐姐也不引荐引荐……";突然,斜里过来一位妇人,朝舒眉身边的妇人说道.

舒眉倏然回神,视线回到眼前这位妇人身上.

此人约四十上下的年纪,深色藕荷纱缀八团花褙子,下着刻丝的综裙,头上插着赤金衔珠如意钗.面盘瘦削,颧骨有些突出,眸子里有着不容错失的精光.待看她身上打扮,珠翠环绕,一副气派的模样.

舒眉不由回眸望向她身边的妇人.知府夫人周氏见状,忙笑吟吟地给她作介绍:";这位乃臣妇嫂嫂娘家的妹妹,夫家姓梁,乃福建总兵麾下的副将.";

接着,周氏又跟梁夫人介绍舒眉.

那妇人一听对方的名头,就要给行大礼.

舒眉忙示意侍立的端砚,赶扶梁夫人,嘴上还解释道:";夫人不必多礼,本殿此行乃是微服,不必多礼,没得搅了主人家的盛宴.";

梁夫人唯唯称是.

于是,周夫人陪着梁夫人陪着贵宾聊起福建一带的风土人情.

听梁夫人讲起镇海卫的往事,舒眉心里一动,倏地记起一位故人,跟眼前的梁夫人问起林秀涵来.

";殿下所说的袁夫人,臣妇倒是有过几面之缘.不过,她如今已不在福建了.臣妇曾听拙夫提起过,说是已经随袁三将军调防到粤东去了.";

舒眉一惊,心里思忖,怎地临行前没听林二哥提起?

这么到岭南,岂不是可以见上她一面的?

想到这里,舒眉心里一喜,总算又与她可以相聚了.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明早再来刷新吧!————

收拾整齐后,带着施嬷嬷和雨润,舒眉就往婆母郑氏的霁月堂行去.

过了溪上的小石桥,顺着细碎的青石小径,一路迤逦前行.踏上北去的抄手游廊,霁月堂飞翘的檐角就遥遥在望了.

沿途的丫鬟,仆妇见到她们,纷纷停下来行礼.等她们走过后,三五成群地聚堆议论起来.

眼角余光瞟见这幕,舒眉心里对齐府里的乱局,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不由想起临出.[,!]发之前,施嬷嬷告诉她,齐府这三年发生的事——她公爹过世不久,晏老太君也撒手人寰了.因日子挨得近,齐府上下一并守了孝.高堂均不在了,二房和三房自然是分了出去.她姨母施氏随夫一起到边关安顿,遂了一家人团圆的心愿.

如今这府里,只有老国公爷齐敬煦遗下的妻妾和子女居住,世子爷齐屹顺利袭了爵位,成了新一任的宁国公.

她一路思忖着,拐了个弯来到霁月堂门前.

即将要见到婆母,舒眉心里一直在打鼓.从梦中行迹来看,郑氏不太喜欢她.不知是否真如嬷嬷所言,在守孝期间,她们婆媳关系已然改善了.

刚一到院子门口,有位老嬷嬷见她来了,笑盈盈地迎了上来.向舒眉福了一礼,招呼道:";四夫人来了,太夫人刚才还在念叨呢!您快快请进!";说着,她躬下身躯,殷勤地替来人撩开门帘.

舒眉关切地问道:";母亲身体可是好了些?";

";昨儿个夜里咳得有些厉害,老奴用您以前教的法子,这才稍稍好了些.";那老嬷嬷恭敬答道.

舒眉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微微一笑,顺着她的话道:";有效便好!这两日我躺在病**,听母亲身子不好,总惦记着这边的情况.";

";要老奴说,您即便忘记前事,对人也是最实诚的.如今太夫人才知道,何人是虚情假意,哪些是真孝顺的.大伙都是长了眼睛的……";说着说着,这位老嬷嬷,兀自抹起眼泪来.

舒眉惊讶地扫了她一眼,心里暗道:这老仆倒有几分忠心,竟能在这时候说句公道话.随后,她把对方的模样暗暗记在心里,以备将来后用.

";是谁过来了?";郑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舒眉加快步伐,跟前面引路的丫鬟,进入了内堂.

郑氏较之三年前,憔悴了不少.加之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让她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舒眉有些动容,向她福了一礼,问起她的身体状况.

";你这孩子,天天都要来的,何必拘这些俗礼?!身子骨可养好了.";见舒眉头上的绑带还没拆,就赶来向自己请安,郑氏有些过意不去,就要立起身来迎她.

舒眉忙过去将她扶住,嘴里劝道:";母亲您且躺着,别让病情加重了……";

郑氏满脸愧疚,拍了拍媳妇扶着她的手背,说道:";今早峻儿来请安,说你醒过来了,可把脑子摔得忘记了不少事.这怎么回事,你且说说……";

齐峻会主动提及这个?他到底所图为何?

舒眉有些困惑,不解地望着郑氏.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郑氏垂下眼睑,对儿媳劝说道:";那孩子被我从小宠坏了,做事没有章法,其实心肠倒不坏.他对那天晚上扔下你,心里十分愧疚.这不,他留下这匣首饰,说是要交给你,给你赔礼道歉的.";

听了之话,舒眉的一双杏眼瞪得溜圆.

道歉?!今天大清早一过来,他哪里有半点愧疚的样子?!不是逼她答应纳妾,就是设陷阱让她跳.

能当着郑氏说出那番话,是他分裂了?还是郑氏自告奋勇出来和稀泥呢?!

如果是前者,她当看戏好了;若是后一种,舒眉打定主意,先接受再说.有个同盟总比多个敌人来得好.

既然这样想了,她就这样做,双手捧起那匣珠宝.做出诚心原谅,十分感动的姿态,跟郑氏推心置腹起来.

";他一门心思要纳大嫂的表妹.母亲也知道,吕家姑娘的身份……一个弄不好,这可是犯忌讳的事.不说齐府声誉受损,纳犯官之后为妾,这不是打天家的脸面吗?";

";唉,谁说不是呢?!不过,吕家的事连都察院,现在都不插手了.说是陛下亲自指派陈王,专门来重审,很快就出结果了.";郑氏似乎想起什么,眸光一暗,不敢再看儿媳.

舒眉心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如果吕若兰恢复官眷身份,宁国府首当其冲直接要受到影响.也不知老国公爷临终前,有无丢下什么话来.齐峻那愣小子,铁了心要跟高家吕家搅到一块了.

陪着婆婆说了一会子闲话,舒眉就起身告辞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舒眉临时起了个念头,想去以前住的荷风苑看看.遂带了丫鬟婆子,拐到了齐府西北那座客院.

站在枕月湖的岸边,望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柳树枝条,她突然有种感觉——以前她常来这里,并不止住在这儿的日子里.后来,她搬离后,也常到湖边凝望.

舒眉正在那儿发愣,这时从水榭里面过来一位小丫鬟.

只见她走到舒眉身前,朝对方施了一礼,毕恭毕敬地说道:";向四夫人请安!";舒眉点头作为回应.

那丫鬟行完礼,又朝她作出邀请:";我家姨娘瞧见夫人来这儿赏景,想请您进屋里奉茶.";

舒眉又是一愣,难不成在齐府,她的地位低到如此地步.姨娘邀她喝茶,派个小丫鬟来叫她一声就成.

她一脸莫名地回望雨润.后者跨步上前,在她耳边低声介绍:";她是七爷生母芙姨娘的丫头.小姐您之.[,!]前,跟姨娘走得较近,她是不良于行的.";

舒眉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应下了那丫鬟的邀请.带着施嬷嬷和雨润,朝荷风苑里面的水榭走去.她越往里走,一种熟悉感迎面扑来.这儿毕竟是她未嫁之前曾住的地方.

到内堂暖阁停下来的时候,舒眉感觉自己,仿佛进了一间美术展馆.四周挂着各式各样的绘画作品,有泼墨山水,也有工笔彩绘,更有人物画像.让人观之,不由啧啧称奇.

舒眉惊讶地望着屋子的主人——一位看不出年纪的温婉美人.她坐在轮椅上,笑吟吟地望向来客.

";看你这副表情,就知传言不假,你果真是失忆了.";美人丹唇轻启,声音如珠翠掉落玉盘,说不出的清泠动听.

雨润上前介绍道:";这就是芙姨娘,为老国公爷守孝期间,小姐跟姨娘结识的,这三年来常在一块排解烦恼,互相安慰.";

舒眉上前跟芙姨娘厮认,两人很自然就聊上了.

一顿书画谈下来,她发觉两人果然十分投契.临到告辞离开时,荷风苑又来了另位访客——那人她是认得的,就是被那次被狮毛狗累得小产的秋姨娘,现任国公爷齐屹的妾室.

两人说了一会话儿,舒眉惊异地发现,原来自己跟秋姨娘也很熟.

回来的时候,一个念头涌上她的脑际——梦境中那些她难以亲身探知的真相,原来是在这三年里,由别人口中得知一些内情,然后,慢慢由她拼凑推断出来的.

想到这里,舒眉突然顿悟:那姑娘到最后其实什么都明白了.所以才会在圆房之夜,只身去阻止齐峻,怕他误入岐途.

从霁月堂请安回来,舒眉一行人就往荷风苑赶.第二日用过午膳后,施嬷嬷差了碧玺,到三夫人那儿,打探太夫人的病情.

这头舒眉午憩还没醒来时,碧玺便回来了.雨润悄悄进了屋,跟里面的人打了个手势.施嬷嬷心领神会,跟着她便出了寝间.出来后,在门外施嬷嬷见到刚回的碧玺,问了几句后两人便一道去了齐三夫人那里.

茶香苑位于齐府的东侧,是三房夫妻所居的院子.三老爷齐敬熹被派往西北镇守边关后,如今这院子里,由施氏带着儿女,并几房姨娘住在那儿.

此刻正午已过,庭院空无一人,四下里静悄悄的.连廊下架子上的鹦鹉,都耷拉着脑袋,一副困乏的样子.

见到这等情形,施嬷嬷放缓了脚步,跟着茶香苑的丫鬟翡翠,进了正堂旁边的厢房.帘子撩开婢女进去禀报,施嬷嬷斜眼瞧过去,三夫人斜靠在美人榻的引枕上,在那儿闭目养神.

翡翠蹑手蹑脚走到她身边,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三夫人这才慢慢睁开眼睛,知道要见的人到了,一边坐直身子,一边示意身侧的婢女,把来人请进来.

搬来一个杌子后,丫鬟翡翠自觉地退出了内室.

走进三夫人的内堂,施嬷嬷只觉眼前一亮.房里只剩下三夫人和施嬷嬷时,一瞬间静了下来,只能听到两人细微的呼吸声.

";嬷嬷对昨儿个霁月堂发生的事,怎么看的?";三夫人开口打破了沉默,单刀直入地问起此事.

施嬷嬷站起身向对方福了一礼:";老奴不敢僭越,妄议主子们的事情.";

三夫人哂然一笑,走近她的身边,方便她俩轻声说话.

";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看法,就直接说出来吧!";三夫人嘴角含着微笑提醒道.

";看当时的情形,太夫人病情,似乎与咱们小姐有关……";施嬷嬷直言不讳地道出看法.

施氏点了点头,接过话头感叹道:";没想到,有心人把这病跟舒儿扯上了关系.屁股还没坐热,就有所动作了!也太心急了!";

";怎么,有什么人要针对咱们不成?!";施嬷嬷急急地问道.

施氏苦着个脸,跟她道尽其中的原委.

荷风苑这边,舒眉刚一睡醒,寻找嬷嬷的身影.雨润连忙跑过来.替她梳妆打扮,还在旁边告诉她:";三夫人有些事想问问嬷嬷,请她到茶香苑走一趟.让姑娘呆在荷风苑,莫要到处走动.";

舒眉点了点头,让丫鬟取来文房四宝,按爹爹之前教她的方法,开始练起书法来.

练了大约一个时辰,雨润见时候不早了,劝小主子歇息一会儿.舒眉从善如流,回榻上闭目养神.没过多久,便听到寝房的外面,有陌生人的声音,好像在跟雨润说话.

";三夫人想请表小姐,前往茶香苑用晚膳.";一个小姑娘的声音.

雨润不敢怠慢,忙进来禀报舒眉.主仆两穿戴整齐后,就那名叫的丫鬟,陪着她前往三夫人的院子方向去了.

谁知走到半路上,便声称吃坏了肚子,要找地儿方便一下,嘱咐雨润将表小姐照看好等她.

宁国府后院,四处都种着花草树木,时节已至仲秋,天色比前些天黑得早.她们所站的地方是一处花荫底下,光线更加昏暗,加上旁边草丛间,还不时发出蟋蟀";唧唧吱";的声音.雨润觉得有些瘆人,过了大约四分之一炷香的时间,还.[,!]不见那人来,便忍不住跑过去催促:";,还有多久?";

";这位小大姐,莫要着急啊,看你家小姐都能等得.";

";三夫人怎么不派轿子来接.这黑灯瞎火的,要是不小心撞见了什么,可不得了啦……";雨润不敢往后说下去.

";能撞见什么?!齐府自从世子夫人当家后,将内宅管得有条不紊.决计没别的外男,敢私闯到这里的.";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林子那边,传来两男子的谈话声.

";尚武,你就这点能耐!淘了半天,就找来这两本话本子.都不够小爷塞牙缝的,如今我在祖母榻前伺候.得翻着花样讨她老人家开心,省得她整日老在我耳边唠叨成亲的事.";

";这还少啊!听长生班的班主说,就这些已经把戏班的老底掏空了.还得请您保密,省得故事传了出去,就不新鲜了,没得砸掉人家的饭碗.";

";你这小猴崽子,倒学会消遣爷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接着,就是一阵打闹,追逐之声.让人顿时感到头皮发紧.

舒眉心想,莫不是府里哪位公子哥吧?!

按照施嬷嬷的训诫,这种情况下,作为闺阁女子,是要回避的.她正要犹豫间,又听到下面的话.

";爷,那边好像有两个人影,好像……是个半大的姑娘家.咱们还是别过去,省得吓到人家!";

";爷是那样没分寸的人吗?心里自然有数,还用你来教啊!";

齐峻正打算带着小厮离开,突然觉得那个身形,他好似前两天在哪儿见过,听说是哪房婶子的娘家亲戚.他停住脚步,心里恶念顿起,拣起他的老本行——恶作剧.打算吓吓那小丫头!

尚武扫了他家小主子一眼,心里明白,从小喜欢作弄人的公子爷,准又是在想什么坏点子.尚武转过身去,想好心赶走那边两小姑娘.突然,一张带白斑的黑脸,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在偏僻阴森的院子角落里,陡然间出现这样一个怪物.尚武吓得直哆嗦,抓住他身边少爷,拔脚便要往前跑.齐峻一直等着那两女子走过来,没留神险些被他带得跌倒,正要向小厮质问几句.他猛地一回头,也看到了那张怪脸——漆黑一片,脸颊上仿佛还有白色的斑点.

他吓得没命地朝有光亮的地方逃窜.

树林这边的舒眉和雨润,望着那边逃走的少年,一脸的莫名诧异.

这时方便回来,见文家小姐主仆俩,朝北边的方向翘首张望,也起了好奇之心,忍不住问道:";表小姐在看什么?!";

";刚才好像有两人影逃走了,不知是何原因.";

雨润不由担忧地问道:";不会是小毛贼吧?!";

听到这话,有些不乐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