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22章 坐困愁城

第五百二十二章 坐困愁城

眼前的动静,把正在巡查的两人吓了一跳。番莲转身望了舒眉一眼,见到她眸中似有去看看的意思,就放开了搀扶着她的手臂。

没一会儿,舒眉就见到番莲从地面上拾起一件白色的物什,随后耳边还传来“咕咕”的声音。

“信鸽?”她不确定地问起,“谁送来的?”

“奴婢不知,要查看才知道!”说着,番莲快步过来,用那只空着手臂,重新搀起她。

“咱们赶紧回屋吧?!”舒眉提议道。

就着晕白的月光,两人脚步匆匆地回了院子。

刚到门口,就有留在屋里守着小葡萄的护卫过来禀报:“殿下,小少爷身上似乎有孝热?”

舒眉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什么时候的事?他刚才睡下时还好好的!”

那名护卫答道:“蒋妈妈刚发现,应该没多久。”

舒眉再顾不得番莲手中的信鸽,快步冲进儿子的寝卧。

待她右手摸到小葡萄的额头时,舒眉见到小家伙两颊通红、双唇发干,眼睛仍旧是闭着的,不过似睡得并不安稳。

儿子这个样子,舒眉心下惶急,扭过头来问跟进来的番莲:“他今日都到哪些地方去了?好好地怎会发烧的?”

番莲一怔,奔过来的也去查看小葡萄的身体。过了片刻,她紧拧眉头,喃喃道:“没上哪儿啊,只不过跟往常一样,在湖边划了一会子船,连容易出汗的骑马,奴婢都没敢让大少爷动……”

舒眉闻言抿了抿唇,扭头吩咐端砚跟主人家告知这一情况。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周夫人就带着仆妇丫鬟赶了过来。问明孩子的情况后,就吩咐跟在身后的管事婆子,命她赶紧安排人去请郎中。

等那人离开后,周夫人过来安慰舒眉道:“殿下不必心急。大夫就住在咱们府第的隔街,半炷香不到就会赶来的。”

舒眉点点头:“有劳夫人了!”

周夫人福下身子请罪:“殿下折杀臣妇了!小公子在寒舍染疾,是臣妇照顾不周。”

舒眉忙扶起她:“夫人不必这样!叨扰周大人和夫人多日,过意不去是咱们。夫人千万别这样……”

听舒眉如此说,周夫人跟她又客套了几句。只不过,后来等大夫的时候,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周夫人果然没有虚言,过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郎中就赶到了。快得感觉就住在周府似的。

将人让进室内,舒眉把闲杂人等遣出了屋子。只留了番莲和蒋妈妈侍候。

大夫把了脉。又跟照顾病人的蒋妈妈问了问小葡萄饮食起居。末了。对坐在一旁的舒眉和周夫人回禀病情。

“……似是有邪气入体,不过好在小公子身子骨底子不错,不是什么大的毛病。待鄙人开道方子,将养上几日应该就无碍了。”

舒眉忙吩咐端砚过来给大夫研墨。

不过。她仍旧不太放心,便问起儿子的病因:“咱们整日呆在府中,并没去别的地方,怎会沾染上邪气的?”

那老大夫闻言,抬头望了舒眉一眼,随后捋了捋颌下的胡须,笑着问道:“听夫人的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氏?”

舒眉颔首承认:“咱们在金陵住的日子多些,刚从江南一带过来。”

老大夫点点头道:“这就难怪了!江南一带气候温润。没这里燥热,再加了旅途劳顿,孝子身子轿弱,一时水土不服也是有的。”

舒眉想了想,觉得他的话不算完全没有道理。遂没有再说什么。大夫开完药离开后,周夫人对拔到舒眉院中侍候的下人吩咐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望着她背影的远去,舒眉转过身来,待要查看那道方子,不期然撞见番莲脸上古怪的表情。

“怎么啦?有什么不妥?”她忍不住问道。

番莲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舒眉只道她担心小葡萄的身子,遂没有计较。

“你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明早再来刷新吧————

舒眉第二天醒来时,天色已然大亮。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床头伏着一个人,在旁边睡着了。从身形上看,她认得出是自己的贴身丫鬟。

舒眉这才将一颗悬起的心放归原处。

听到对方鼻息间传来细细的鼾声,她想,雨润定是累极了。

她收回视线,开始闭目养神。

突然,舒眉注意到屋外仿佛有人压低嗓子,在那儿说着话儿。其中一人的声音,好似照顾她的施嬷嬷。

“多亏壮士相救,我家小姐才捡回一条命。老奴回头禀报给老爷,到时他定会登门致谢的。”

“区区举手之劳,老人家不必放在心上。”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客气道。

“这位萧兄弟,后来您下水查看沉船的底舱,可曾发现有何不妥的地方?”是齐府派来接她们进京的管事——莫多瑞的声音。

“不瞒莫大哥,在下从十二岁起,就跟咱们的大当家,在扬子江沿途跑船。昨天风浪虽大,你们停靠的却在岸边,还跟其它船只在一处。竟然船的底舱也进了水,最后被风浪击沉了。这等奇事还真是闻所未闻!在下思来想去,只怕里面有些蹊跷……这是在下从船底找到的……”

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约摸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莫管事的声音重新响起:“萧兄弟的意思——是有人在舱底事先做了手脚?不是今天沉船,便会以后航行中出事的?”

“不错,前面五里的地方,有处险要的地方叫虎啸峡。那里江水湍急,暗礁丛生。我想,有人挑此时在底舱做手脚,必是准备在那儿动手的。只是,没想到昨晚狂风巨浪,你们的船只提前被冲沉了。这里水面宽阔,反而更容易把人救起来。昨夜虽风高浪急,毕竟在繁华埠口。识水性的船工多。不然,真要到了虎啸峡,你们想全身而退只怕难了。”

此话一经出口,其余两人顿时没了声息,显然都被被唬住了。

本来,他们以为昨晚是运道不好,遇到了意外,一船人跟着落了水。没曾想到,这恶劣的天气,反倒让他们逃过了一劫。

随后。施嬷嬷和莫管事唏嘘不已。

躺在**听到这里。舒眉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

昨晚的遭遇。原来并不是意外。

那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是了,她们的船停泊在码头过夜,正是做手脚的好时机。若爹爹在这里,他会不会想到对方是何来头?!

她正在思忖间。床榻边的雨润,这时睁开了双眼。

“小姐,您醒了?有没有觉得身子不适?奴婢该死,不知不觉竟睡着了……”见自家姑娘睁着眼睛,怔怔地望着帐顶,雨润一阵欣喜,劈里叭啦自个儿说了一气。

舒眉强颜欢笑地望向对方,直到她表达完兴奋之意,才缓缓开口:“好了。这不没事了嘛!过来帮我更衣。洗漱一番后,咱们去拜谢救命恩人。”

“小姐,您都知道了?”听到这话,雨润颇感意外。

“嗯,刚才听到一些。你跟我再详细说说。”

于是,雨润将昨晚获救的情景,还有现在所在位置,一一讲与了自家小姐听。

丫鬟说着说着,舒眉脸色有孝白,仿佛重历过一遍当时的险境。

外头的施嬷嬷许是留意里面动静,跟其余两位告罪一声后,便从外间赶了进来。

见到姑娘起身了,她跑过来劝止:“小姐您身子还很虚弱,大夫说了,在**要多躺两天,去去寒气。”

舒眉摇了摇头:“嬷嬷莫要担心,我打小跟爹爹游山玩水,身子骨壮实着呢!您何曾见过舒儿生过什么病来着?!”

“姑娘家千万不能大意,若让寒气浸了体,以后有得受了。您还是遵照医嘱,在被窝里多捂捂。老奴这就去厨房里,帮您把姜汤端来,去去湿寒之气先。”说着,她便离开了里屋。

知道拗不过她,舒眉只得躺回被衾。让雨润继续刚才的话题。

“救咱们的,说是漕帮萧帮主的公子,当时他正好在隔壁船上。见听咱们这里漏了水,本打算帮莫管事堵洞口的。谁知风浪太大,船沉得快,顷刻间有不少人落了水。他只好带着漕帮的兄弟们,挨个救起大家。”

说到这里,雨润脸皮微红,嘴唇蠕动了几下,停了下来。

奇怪地瞟了她一眼,舒眉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雨润连忙摆了摆手:“没什么不对!婢子只是觉得萧公子,身为漕帮少东家,还亲力亲为。跳入水中救人时,连半点犹豫都没有,着实难得。”

舒眉微微一笑,解释道:“他们这些江湖帮派,之所以能做大,靠的就是平日行侠仗义。聚拢了人望,才能一呼百应,从者云集。爹爹跟我在廉州时,就遇到过巨鲸帮的大当家,也是这般豪爽仗义的。”

两人在屋里感叹着,没料到这番话,被尚未走远的漕帮少帮主——萧庆卿听到耳朵里。

把雨润打发离开补眠去了,舒眉便又躺进了被窝,望着床顶的帐子,开始发呆。

眼前不停闪现昨晚落水时,那惊心动魂的一幕来。直到现在,她都还心有余悸。思来想去,一个疑窦升上脑海。

到底是谁暗中做的手脚?

是冲着文家来的,还是宁国府的仇家?

她曾听爹爹提过,祖父是在狱中自尽的,生前他曾任过国子监祭酒长达十余年。在地方上时,当过好几省的学政,门生故吏遍布朝堂。爹爹最后留得性命,远离京师这是非之地,也多亏那年进京参加春闱的学子,联名请命的结果。

难不成有人尚未死心,还要赶尽杀绝?

她一个弱质女流,既不能替家族传宗接代,也没能耐考取功名,光耀门楣。取她的性命作甚?!

舒眉想得脑仁发疼,最后只得放弃。

午憩起来后,雨润过来陪她说话,无意提起一件事。

说宁国府派来护送她们进京的两府兵,其中一人昨晚上失了踪。不知是沉入江底葬身鱼腹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不见的。

说当时莫管事安排众人堵舱底洞口时,就没了那人的身影。

舒眉的神色肃穆起来。

她的性子虽然一向乐观,昨日逢此大变,也由不得她不去多想。得寻次机会,跟莫管事打探一番。雨润是不行的,她那藏不住心事的性子,太容易被人看穿了,还是得施嬷嬷来。

直到掌灯时分,莫管事才回来。他到镇子上跑了一天,去张罗回京的车马去了。顺道还请来了几名武师。是当地长风镖局的师傅。

瞥见莫管事的身影。施嬷嬷来到外面的堂屋。跟他商量起何时动身的事。

“我家小姐身上没什么大碍了,她怕齐府夫人们担心。说是若能尽快启程,莫管事不用考虑我们。”说到这里,施嬷嬷顿了顿。随后欲言又止地瞟了对方一眼。

莫管事是何等人物?给主子办差久了,早就练出察言观色的本事。只见他双手抱拳,朝对方作揖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妥,您尽管请讲出来!”

施嬷嬷也没跟再客气,将舒眉欲当面答谢萧少当家的想法,告诉了齐府这位大管家。

翌日午正时分,莫管事在瓜洲古渡边的望江楼顶层,置办了一桌席面,以答谢萧公子的仗义相助。酒过三巡。他派人请出文家的小姑娘。

萧庆卿闻声站立起身,抬眼朝门口望了过去。

只见一位半大的少女,在那名姓施的老妇搀扶下,进到了这座雅间。

那小姑娘肤色虽然不白,生得倒也明眸疠。脸上带着三分稚气。跟他家小妹一般大的年纪,让这位少当家心里顿生亲近之感。

“萧少当家不顾自身安危下水,小女子在这儿谢过恩公援手相救!”舒眉缓缓而来,走到桌前向对方施了一礼。

“小妹妹客气了!当时的情景,任是谁在那里,都会下水相救的。”萧庆卿忙站起身,虚扶了她一把,回礼道,“咱们水里讨生活的,不是救人便是被人救,早被阎王爷厌弃了。不值当这样郑重其事的。”他随口调侃起来,颇有点自嘲的味道。

望着他脸上愉悦的表情,还有这俏皮的话语,舒眉心头一暖。

是怕自己难为情吧?!才故意作此轻松之语。

舒眉心里不由松快了许多,朝他感激地望了过去。

她的眼疏朗起来,萧庆卿的嘴角也跟着弯成了弧线。几句话下来,两人就有了几分熟络。

舒眉听他讲从小父亲走南闯北的趣事。两人越聊越投契。许是他没见过像自己这样的;或者他家中缺个这么大年纪的妹妹;还许是出于小舒眉命运的担忧。最后,萧庆卿主动提出,想认她作义妹。

“……我虚长你九岁,文家妹妹若不嫌弃,咱们不如以兄妹相称吧!今后,你若有解决不了的事,不妨派人送信到漕帮……”

舒眉听闻后,不禁喜出望外。自从离开父亲身边,她的情绪一直很低落。萧大哥给她的感觉,就像是邻家哥哥一样亲切。如同她泡在江水中时,抓住浮木一般。这种温暖踏实的感觉,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当下,小舒眉就朝他行了拜兄礼。

马车离开小镇时,这位她刚认的兄长,赶了十几里的远路,专程护送她们出了城。

跟着她们离开的队伍里,多了长风镖局的武师,却少了宁国府原来派来的两名护卫。

被丫鬟搀下马车,小舒眉举头向上望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幢宏伟的建筑,两尊石狮子拱卫在门口,威武非凡。巨形的红色宫灯,高悬在门楣下方,映衬着牌匾上的“宁国府”三个硕大的字体,在夜幕降临暗淡的天色下,显得熠熠生辉。

舒眉还没回过神来,前面早有等候多时的仆役、婆子迎了上来。

快进城的时候,在京郊一个叫“五里亭”的地方,她们被换上国公府派来的马车。后来在城里大街上踯躅了半天。直到黄昏时分,一行人才到达齐府门口。

这时,有位着装考究的婆子,带了一群着红戴翠的媳妇和丫鬟们,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路上辛苦了,太夫人刚才都还在念叨着。说等你们到了。她们好才正式开席呢!姑娘快快跟奴婢们进去。”说着,她伸出手来,就要扶过眼前的小客。

还让老人家等着,舒眉有些受宠若惊。她回头望了一眼施嬷嬷,后者嘴角带着笑意,微不可察地朝她点了点头。小姑娘敛起脸上的异色,把手伸了过去,搭上那名仆妇手背,轻声细语地问道:“这位嬷嬷怎么称呼?”

那婆子眼角带着笑意,忙不迭地回道:“老奴娘家姓沈。如今在太夫人的上房当差。”

舒眉以沈嬷嬷呼之。

双方寒暄了几句。由两名提着灯笼的小丫鬟引路。迈步跨入了旁边的侧门。

沈嬷嬷众仆妇领着她们一路向前。过了垂花门,就有几位粗壮的婆子,抬了一顶软轿过来。舒眉见状上前钻了进去,被她们一路抬着。沿着抄手游廊,穿过后花园,辗转来到齐太夫人所居的院子——霁月堂门口。

“请文姑娘下轿吧!太夫人在里面等着呢!”沈嬷嬷的声音重新响起。随后,轿帘就被人撩开了。

舒眉深吸了一口气,钻了出来。她抬眸一望,发现此处有道月形圆门。她扶了旁边丫鬟的手,跟着前面引路的沈嬷嬷,一路经过穿堂,踏上正屋前面的台阶。

接着。见到一大群媳妇丫鬟,等候在门口。舒眉被簇拥着进到厅堂的瞬间,屋内原本喧阗的场面,顷刻间安静下来。

“是文家的丫头吗?过来,到老身这里来。”一个老妇的声音响起。

舒眉慢慢抬起头。看清了太夫人晏氏的样子:满头的银丝,梳成一个圆髻,插了两根古朴的簪子,勒住发际的抹额,中间镶着一块碧玉。穿了一身棕色五蝠妆花褙子,黑色马面裙,长得很是慈眉善目,脸上的褶皱,仿若岁月的年轮。

舒眉挺直腰杆,朝罗汉床那边挪了过去。然后,她按施嬷嬷之前的交待,走到炕前地毯上,扑嗵一声跪下,跟老人家磕头行礼,嘴里说了一些吉祥话。

老妇搭了旁边媳妇的手,从炕上起身下地,一把将舒眉亲自扶起,问道:“不必多礼,到了老身这里,就当成自个家吧!”

旁边一女眷赔笑道:“老祖宗念叨那么久,总算是见到了这孩子……”语气里有说不出的熟稔。

舒眉从眼眸的余光望过去。那妇人年近三旬的样子,眉眼间有种奇怪的熟悉感,观之让人觉得可亲。

对面另一位年纪稍长的贵妇接口道:“可不是!再不来啊,你姨母怕是亲自骑上快马,要亲自沿途去寻了。”

听闻此言,舒眉面露出讶然之色,扭头望向先前发话的妇人——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姨母施氏了。见小姑娘看过来,那妇人微微颔首,舒眉回以腼腆的一笑。

这边早有仆妇将晏老太君重新扶回罗汉**,众人重新坐定。

“听说舒儿顺利进京了,我是既欢喜又伤怀。先前听说接她的船只,在扬州遇到了风浪,我那心里头啊,像压了块石头似的,小妹可就只余下这点骨血了……”说着,施氏开始用帕子擦拭眼角。

那位年长的贵妇,在一旁安慰起她:“弟妹切莫伤心,这不,亲人好不容易相聚,该高兴才是……”

正座的晏老太君微微颔首:“你大嫂说的对,过日子要往前看才能有奔头。你妹婿现在起复了,这丫头总算是熬出来了,将来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接着,晏老太君给舒眉挨个介绍:“这是你大房的伯母郑氏。”

舒眉忙起身给国公夫人行礼,郑氏转身从旁边丫鬟捧着的描金匣子中,取出一对白玉须虾镯,送给小辈当见面礼。

然后,郑氏转身对三夫人笑道:“你们姨甥俩,不需要旁人介绍了吧?”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