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38章 旧人还魂

第五百三十八章 旧人还魂

葛曜本来的身份?

这让舒眉陷入沉思之中。

葛曜乃端王府出走世子,正儿八经的皇族之人。这些无论对于大楚朝廷,还是他的旧相识邵良惟,都不是什么秘密。

可这些与念祖又有何干?自己带着儿子离开齐家后,她母子早已淡出权谋之争,就爹爹当这个江南总督,都是赶鸭子上架,被陛下临时派了差事,不得已而为之的。

邵家将文家又扯进来作甚?

这不仅让舒眉百思不得其解,恐怕就是当事人葛曜,只怕也难以想到吧?!

果然,齐峻下面的话,就证实了她这一猜想。

“据葛将军自述,他为了不让事态扩大,先用计稳住他们。”说到这里,他特意停顿了一下,朝对方面上望了一眼。

一直在留意齐峻的神色的舒眉,此时见他似有所指,遂猜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齐峻叹了口气,说道:“事态及时阻止住了,是与不是谁又能说得清呢?照山东那边的打算,他们想鼓动葛将军拥兵自立,或者拥戴他以项氏后人的身份自立。这样一来,山东的困局顿解,说不定天下从此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彻底不能统一了。”

舒眉听了这话,心里颇不以为然。

葛将军要自立,早在他平定江南之时就已经自立了,何必等到如今呢?

眼前这人的话里,只怕没少掺杂私心。

见她不以为然的样子,齐峻知道她没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于是,他若有所指地提醒道:“现在你或许不信,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还有,我听番莲提到过,在你派人到松溪镇救他的时候,他已经被人抢先一步救走了?”

听他提起这个,舒眉趁机问道:“最后他是如何出来的?”

齐峻摇了摇头。说道:“那晚下雨的时候,咱们因寻不到你,从庄子一路沿途搜寻,无意中发现他被人扔在间破旧的屋子里。饿得已经奄奄一息了。”

舒眉不疑有它,替葛曜辩解道:“这就对了,定是那边见他不肯就范,又怕咱们救走,就临时转移了地方,这次得亏他命大,不然一条命就折在这儿了!”

舒眉对葛曜的全然信任,让齐峻心里颇不是滋味。可他没任何证据证实,葛曜此举另有蹊跷,只能暂时忍下腹中的怀疑。

他如今只想着护送舒眉母子赶岭南。把文家的事情办理完毕后,就能带着他们回京了。

一想到厩此时的情形,齐峻重新拾回了信心。

现在,先生应该跟那人相认了吧?9有聪儿和师妹,自己此番避开也好。反正自己上次以公开身边离京时。打的旗号是出家为僧。

现在,就算师妹带着孩子离开宁国府,外人也不会说些什么。毕竟,师妹不同于小门效出来的妇人,“丈夫”都出了家。夫家还非要她带着孩子守着。

只是,母亲那一关不好过。

她定然是不会让自己“亲孙子”跟着儿媳离开的。

只希望大哥能帮着做通母亲的思想工作,同时也莫要将聪儿的身世给泄了出来。再怎么说。也要全了师妹、先生以及秦家的脸面……想到这儿,他心里一核计,觉得是时候着手准备他一家人今后的安排了。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请明早再来刷新吧!————

刚才都是震耳欲聋的殿中,顿时安静下来。一听到皇后娘娘驾到,小童子项忻顿时收了声。噤若寒蝉地盯着殿门的方向。

皇后跟高氏毕竟是亲姐妹,眉眼间有几分相似。头戴金龙翠凤冠,身着凤穿牡丹彩鸾黄色凤袍。年近四十的样子,圆形脸盘,生得浓眉大眼。没丝毫秀美的感觉。仪态却是端庄大方,请殿中众位下跪命妇起来,举手投足间尽显威仪。

高氏跟在她的身后,低头垂目,一副恭谨的样子。

来人一进屋,殿内顿时响起一阵簌簌之声,一众人等除了林太后,齐刷刷地朝高皇后下跪行礼。接着,高皇后带着她妹妹宁国公夫人齐高氏,向林太后请安。

舒眉刚松口气,在高氏姐妹到来后,转眼间心又悬了起来。

“儿臣给母后请安!”众人行礼完毕,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屋里脆生生地响起。项忻脸上还挂着泪痕,有模有样地朝高皇后行礼。

“起来吧!怎地刚才听见你在哭,有什么伤心事跟母后说说。”高皇后望着四皇子说道。

项忻犹豫了一下,朝他身后跟着的乳母望了一眼,又瞟了钍祖母。一番内心挣扎纠结之后,才结结巴巴地答道:“回……回母后的话,儿臣刚刚……”他倏地记起,皇祖母平常告诫自己,不要随便跟人提他的娘娘。尤其是在皇后跟前……

四殿下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回答,不由望了一眼林太后。

“刚才他差点要摔倒,哀家训斥了两句。”林太后抬起眼扫了她一眼,“皇后怎地有空过来?不照看忱儿了?”语气冰冷,似有满肚子的怨怼。

大殿下一片寂静,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似的。

皇家婆媳对决,其他人只能当木头人装没听见,屏气凝神地等待告辞退场的机会。

“禀母后,皇儿睡着了,儿臣特意来这跟母后请安!”高皇后端着一副恭顺贤良的模样。

“请安就不必了,你替皇儿分忧,照看好忱儿就行了……”说着,林太后好似想起什么,抬眼望向她儿媳,“你要仔细点,皇儿子嗣不多,忱儿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了……忻儿这孩子可怜啊!”

说着,她朝舒眉和四皇子身上,停留了片刻。

睃了眼舒眉,高皇后接口道:“昭容妹妹失察,自己殿里的人竟都管不好。今后不会再有此类事情发生了。说起来也是她福薄,本宫当初想派几名有经验的嬷嬷,帮着她照看忻儿来的。谁知陛下拦住,说她那儿人手够了,唉……”说着,她假意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水渍,“文妹妹性情太刚烈了,若是向陛下求求情,何至于……可怜三十多岁不到就……”

说着,她特意扫一眼殿中众人的反应。

林老夫人如入定般,面上无任何表情;郑氏一脸震惊,好像才听说其中真相;刚才带四皇子进来的林秀涵,则面露不屑,对面那唱作俱佳的女人好似影响不到她,一门心思盯着项忻;而舒眉从行礼起身后,就一直盯着殿内紫铜熏炉看。几缕青烟从那儿袅袅升起,四下铺散开来。

“这位是齐都尉家的吧?!”高皇后倏然出声。

舒眉充耳不闻,直到旁边林秀涵扯她的袖子,她好似才反应过来,朝皇后忙下跪告罪。

“刚才想些什么?”皇后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舒眉心里咯噔一响:这是试探自己呢?还是借机发难?

若是试探好说,反正她记不得上次进宫所发生的一切了。若是以不敬之罪发难,今日怕是难以全身而退了。

心念电转间,舒眉有了主意。只见她从水磨石板地上抬起头来,用颤音答道:“启禀皇后娘娘,臣妇在想,果然凤仪摄人,刚才四殿下还在大哭,您一来他就停下来了……”

这话虽是恭维,跟事实出入不大,算是平淡无奇。从她表情话中看不出丝毫破绽,言语间也无任何情绪。高皇后不由对妹妹的话,开始半信半疑起来,心里暗暗责她小题大做。

再怎么厉害,不过是十几岁的丫头。真要有那本事,当初也不会从马上摔下来了。刚才自己拿文展眉的事刺激她,不仅没任何反应,连姿势眼神都毫无异状。若真是记得,那么,这人的城府算是深到了极点……

想到这里,高皇后出声又探道:“听你大嫂宁国公夫人讲,从马上摔下来后,许多事你都记不清了,可有此事?”

舒眉心里一凛,暗道:果然来了。遂跪着朝她福了福:“谢娘娘关心,臣妇确实记不太清了。刚才娘娘叫臣妇,这不,一时没想起来是在叫谁。”

高皇后颔首微笑,朝妹妹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

坤宁宫一众人离开后,齐府婆媳跟林太后告了辞。

临走的时候,那名叫林秀涵的少妇,特意跑到跟舒眉跟前,和她打招呼:“原来你是不记得了,起先我进来时,你搭不搭理人家的样子,还以为你在拿乔。原是我多心了!”说完,那女子一脸愧疚地跟她道歉。

虽觉得此女面善,可又想不起来两人交往的过程。舒眉一阵尴尬,嘴里含糊嗫嚅道:“似有印象,但记得不大真切。姐姐是不是跟我那表姐,从小一同玩到大的?”

以为她记得了,林秀涵兴奋起来,提醒道:“你忘了,咱们第一次见面,是老宁国公五十大寿的时候……”接着,她把两人后来见面的几次,一一列举了出来。

林家……不知与这女子交往,大伯会不会干涉?!若是他对堂姐还念旧情,必不会阻止她跟太后娘家人交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