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45章 打草惊蛇

举鞍齐眉

舒眉无奈地摇头:“女儿也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位。端王府这头是没什么人在了,或许郭家那头,还有幸存的亲眷……”

文曙辉轻轻颔首,记起舒眉曾跟他提过的,禹州郭王妃娘家的一些往事。

“如果真是那样,也怪不得他会投鼠忌器了。不过,他只身前往山东那等狼虎之地,只怕凶多吉少。毕竟,他跟邵家是结过梁子的……”

舒眉闻言,眉头微蹙,也担心起葛曜安危来。

瞧见她面露愁容,文曙辉微微侧目,暗自为她担心。略作思忖后,他又对舒眉道:“葛曜这小子,说起来算一大奇人,难以想象的困局,都能让他破了。自太祖爷立国以来,鲜少像他那样能干的,不愧为太祖爷的后嗣。要不是时运不济,只怕早就成朝廷的擎天大柱了。”

舒眉听了,侧转过头来,对父亲笑道:“您以前不爱夸赞人的,怎地对他这般上心?”

文曙辉嘴巴微弯,坦承道:“爹爹是因人而异。在岭南的时候,能碰到年轻有为的后生不多,自然赞的也少。这几年东奔西跑的,倒是见了不少人,倒有几个蛮不错的。只是为父已经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又准备将来离京归隐,就算遇到不错的后生,也只望洋兴叹。总不能拉着他们中断仕途,跟我这老头舞文弄墨,在乡间著书立说吧?!年轻人哪有不奔个前程的?”

从父亲话中,舒眉听出他的失落之情,她忍不住劝道:“其实,爹爹您可以跟竹述先生,在厩或金陵开书院,自然能找到志同道合之人。”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明早再来刷新吧!————

自那日在霁月堂跟吕若兰打过照面,后来在小树林,又听过那场郎情妾意的告白。舒眉每每请安前,总会先问清郑氏那儿是否有客人在。免得碰到有人在演出。

在霁月堂范嬷嬷的照拂下,她倒是次次都能避开。

吕若兰有几回想来竹韵苑,一说是上门道歉,二来声称谢恩。舒眉勉为其难接待过两次。可惜齐峻都不在。吕若兰也就不做无用功了。

那日晚上,齐峻上听风阁找他大哥后,再没回竹韵苑。当夜西山大营的急令就把人给召走了。因走得匆忙,他不仅没知会情妹妹,连掌管内院的高氏都不得信儿。后来,还是竹韵苑的紫莞,第二天晚上偷偷遛出去,给丹露苑报了信,她才明白原是那么一回事。

按着荷包里大夫人打赏的碎银,紫莞满面春风地回了竹韵苑。

“夫人。这贱蹄子拿了府里的首饰,想偷偷运出去卖!奴婢们将人拿下了!”舒眉正在案头列陈计划,院里的婆子媳妇将一名女子推搡进来。

舒眉抬起头来,扫了眼地上跪着的人,随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从沧州来的何嬷嬷。将紫莞一把推上前,答道:“启禀夫人,此女子这几天行踪诡异,昨晚偷偷溜出院门,今天又到荷风苑边上林子里,掏出一包首饰,跟人接头。想来是要销赃……”

板着脸何嬷嬷一本正经地说道。

“夫人,冤枉啊!”紫莞一头磕倒在地上,连连朝舒眉喊冤,嘴里不停申辩,“这些东西是老太夫人赏给我娘的,不是奴婢手脚不干净。”

“哦?祖母赏你母亲的?”舒眉扫了眼扔在地上的金银。一脸讶然,“我看这样式,不似陈年旧物,倒像最新的款式。府里好像还有谁曾戴过的!”

“这……”紫莞一下被问住了。其实都是高氏赏她的。

可总不能说是大夫人,为了得到竹韵苑的消息。才赏给她的吧?!正好她母亲在太夫人房里当差,晏老太君已经过世,谁还能查证不成?!

紫莞没法子,只得胡诌了个理由:“母亲替奴婢姐姐备嫁妆,特意把东西熔了,重新找银匠打的。之所以放在我这儿,是因为奴婢络子打得好,要我帮着打几个配上去……”

她之所以敢无中生有,编出这等理由,无外乎青卉被遣走后,高氏如今舍不得弃她不顾。到肯定会帮她收拾烂摊子的。

“哦?!原来你络子打得好?”旁边的雨润柳眉倒竖,“平日里怎么不见你打?”

“没人让奴婢打啊?”紫莞偷觑了上头主母一眼,小声嗫嚅道。她心里忍不住暗暗发怵:谁说四夫人是任人揉捏的主儿。连别人赏的东西,都能借机发作。可自己偏偏不能承认,是大夫人赏的。

这时,派到厨房做事的柳黄,从院子外头进来,给里面的施嬷嬷递了个眼神。后者在舒眉耳边嘀咕了几句,便行礼出去了。

“太夫人身边的范嬷嬷说,这紫莞原是老太夫人身边沈嬷嬷的外孙女,自老太夫人过世后,沈嬷嬷就被国公爷放出去养老了,她母亲如今还在霁月堂担着差事。”柳黄一脸忧色地望向眼前的老仆妇。

施嬷嬷点了点头,嘱咐一声:“你先回厨房吧!留意从沧州带来的那几个,先替夫人看着,到底哪几个得用?”

柳黄屈膝行礼,转身就出去了。

回到舒眉跟前,施嬷嬷将柳黄的话,告诉了主子。

舒眉点了点头,和颜悦色地问紫莞:“原来你有这等特长?还有别的什么,是你特别擅长的?”

紫莞顿时呆住了,一时弄不清,四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她又不敢不答。她歪头想了一会儿,才战战兢兢地答道:“奴婢父亲出府后,在街上开了间铺子,奴婢跟他学过几天算盘……”

舒眉顿时明白了,这丫鬟爹爹在外开店,得仰仗高家的势力,难怪惟高氏命是从。这不仅仅是拿东西就能收买得来的。

舒眉不禁有懈难,以对方的来历和背景,自己现在不能轻易动她。暂时只能留在竹韵苑,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再把她清理出去……

也好,有时也需这样的角色,把需要让高氏知道的事,通过此人传到那边去。

“你会打算盘啊?”舒眉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正好,你教几位姐妹打算盘吧!年后,国公爷要交给咱们四房铺子,我正愁没人帮手,你且给我先tiáo教几人出来!”

紫莞大喜过望,心里不由盘算上了。

四夫人娘家是个破落户儿,且出嫁的时候,没来得及培养管家的能力,正缺个帮着看帐管帐的。自己在厩地界熟,让她不得不用。等把四房帐务拽手里了,将来她没人可用,还不得主动收罗自己为心腹?!

到时,抬妾岂不是水到渠成的事?!青卉真是太蠢了,走什么涂嬷嬷路线!明摆着四爷以夫人脸面为借口,为兰姑娘进门做准备的,长子哪轮得她那贱蹄子来生?

想到以后能左右逢源,外面还有爹爹帮手。四房家务岂不是手到擒来?!将来起码能混个姨娘当当。

望着对方眼珠直转,舒眉哪能不知她的小心思。这院里多少想爬床的丫鬟,不是她该管的,赶紧挣银子跑路要紧。

终于,年终盘点的时候,齐屹派人将布料铺子的彭掌柜,打发到舒眉跟前请安。

隔着屏风,舒眉问了几个问题,就把人放回去了。说是年后让他再领到铺子上看看。

彭掌柜出来时,被宁国公请到碧波园。

“铺子都交接妥当了?弟妹没说些什么吧?!”坐在阴影里的男子,不动声色地问道。

“禀国公爷,四夫人的问题很全面,她先是问铺子的名号、位置,京里头有哪蟹布的?咱们铺子货源从哪里来,还打听了齐府跟哪些裁缝店都有往来。伙计们平日工钱是怎么发的?有无什么奖罚的规矩……”

齐屹不由暗暗吃惊,暗忖:没料到这丫头还真是懂行的!当初她提出来打理生意,原来是有备而来,果然有两把刷子。

起先他故意不挑胭指水粉店,也不拿首饰金铺送她,就是想让这丫头知难而退。好好呆在府里,一门心思抓住四弟的心。没想到一上来她提的问题,条条切中要害。让他难免有些心惊。明年盘点时,怕不会真要让她赚个盆满钵满。到时,不用依赖齐府,留住她的机会就不多了。

自四弟被他发配到西山大营后,他跟高氏之间打成了平手。四弟小两口虽不能培养感情,她表妹也休想鸠占鹊巢。只待那小子脑袋清醒过来后,再进行规劝。

日子很快到了腊月。太仆寺卿孟家传来了好消息,成亲半年的齐淑媜,身上终于有了动静。

作为娘家人,舒眉自是要去问候她的。郑氏嘱咐高氏和舒眉,作为娘家嫂子她俩得前去探望。

带着心腹程嬷嬷和姜元家的,高氏跟着舒眉一同出发了。

从孟府出来,日头已经偏西。齐府两辆马车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在回宁国府的阜成门大街上。

这时,打南边岔道上,过来一队人马。为首的少年,见到是官眷出行,主动候在一旁,等她们先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