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91 酝酿

191酝酿

成功解决了王鹏,青牛妖,而扬州城的危机,也是顺利解决。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将聂志远从大牢中解救出来了。

至于青牛妖,苏晴把他交给了宁采臣来处置。宁采臣此刻可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修理这头蛮牛。只能将他丢进了鸿塔中,禁闭他一段日子再说。

如今,他手下有了如画,破风,加上这头蛮牛,可以说是,在差一个便可凑成一桌麻将了!如画是狐妖,破风是竹妖,加上青牛妖,以后说不定,他可以开个动物园了。手头上若是缺银子的话,这办法倒是不错。

入了城,跟苏晴道了一声“谢谢”后,他们两人就告别离去。宁采臣直奔聂府邸而去。聂小倩方是一见到宁采臣,立刻扯着他追问道:“采臣哥,你跑去哪里了?我可是找你一天了!都不见你踪影!”

“有什么事情么?”

宁采臣问,端见了聂小倩一脸的着急,莫非可是聂志远出了问题?

“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找不见你人,所以有些担心!你回来就好了!对了,你之前可是去见我爹了?他在大牢中过得怎么样?”

若非之前不是因为顾忌宁采臣给予她的交代,聂小倩早就施下幻术,要将她老爹从大牢中救出来了,何苦让他老爹在那受罪?其实,聂小倩最想做的事情,便是要狠狠的去修理那个黄连胜一顿的,不过她的这些想法,尚未施展,都被宁采臣给提前给她打下了预防针。

可聂小倩终究是不甘心的,可恶的黄连胜,他死了儿子,那不过是意外,这关乎她老爹什么事情啊?竟然将老爹给收押了?若是换做以前,依照她的秉性,她会直接踹上门去,不将黄老儿好好的修理一顿的话,那么她的姓就倒着写。

“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情!小倩,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你爹,他没事!虽然,你爹被黄连胜给收押了,我去过大牢看过,你爹关押的地方,都是好房间!好茶,好水的供奉着呢!想必,那黄连胜,他也是一时气愤不过,所以才将你爹收押而已。”

进了屋子,宁采臣有些口渴,匆匆而来,又是匆匆而去,他连一口水都是没有来得及喝。

端起了茶杯,灌了几大口,他说道:“最迟明天,我一定把你爹给弄出来!我现在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就先走了。”

宁采臣匆匆而来,又是匆匆离去。可叫聂小倩郁闷了好一会儿!

出了聂府,穿过一条小道,便是他的“书斋。进了屋子,宁采臣立刻将鸿塔中的青牛妖给放了出来。

碰!

青牛妖立刻对着宁采臣跪倒了下去:“求求你不要杀我!你让小的做什么都可以!我以后都会听主人的话。”

额……这是什么情况,宁采臣一句话没有说,这青牛妖已经在对他表明衷心了?其实,对于这斯该是如何处置他,宁采臣还没有想好。

“你站起来说话。”

宁采臣坐在椅子上,目光淡淡。

青牛微微颤颤站了起来。在宁采臣跟前,他可是不敢放肆的!王鹏那恶鬼,他的道术那么厉害,竟然被宁采臣诛杀了,何况他不过是成精不久的老牛,宁采臣若是要将他诛杀的话,不过是如同捻死一只蚂蚁简单。

青牛,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低着头,他的一颗小心脏,在碰碰的跳个不停。他不知道,宁采臣要将他如何处置。杀了么?不要啊!

“你叫我主人?”宁采臣眉目一挑,问道。

青牛头低着更低了,“是的!主人!小妖愿意为主人所任何事情!只要主人不杀小妖,主人让小妖做什么都愿意。”

“嗯!很好!你很聪明!懂得进退有余,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来,你可不是一头笨牛嘛!念之前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好!你以后就跟随我修正道!说不定将来,你能够脱除妖族,得道高升,入了仙界之门,那么你这一生,也是受用无穷了。”

宁采臣站了起来,甚是满意青牛的表现。

碰!

青牛又是跪了下去,一脸激动说道:“多谢主人不杀之恩!老牛一定不会辜负主人的企盼,一定会……”

“行了!你也不要叫我主人了,我听着甚是别扭!额…..以后,你叫我公子吧!”宁采臣立刻打断了青牛的话,“还有,以后不要动不动的就对着我下跪,我可是不兴这套。懂不?”

“俺老牛知道了。”

青牛站了起来,依旧是一脸恭敬神色。他能不恭敬么?依照他现在的妖道,根基尚浅,在荒野外那一战,他可是被苏晴的长鞭左右抽打的满地滚爬。而宁采臣的本事,看样子可是在苏晴之上,他随意一巴掌,即可把他给啪死了去,青牛,他不得不老实。

看着一脸恭敬的青牛,宁采臣甚是满意,“给我说说看,你都懂得一些什么。”

“这个…..”青牛不安的撇了宁采臣一眼,“老牛给开窍不久,其实,只是懂得一些小小的妖术而已,至于其他的,我……”

“好吧!我知道了!”

宁采臣话也不多说,翻手一覆,手中自然多出了一本书籍《回元大法》,“这书你暂且拿去看看,里面或许会有适合你的一门法道,你先熟悉,然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在来问我。去吧!”

“多谢主…..额公子!”

青牛一脸美滋滋的接过了秘籍,双目焕发的金光闪闪。对于现在的青牛,他的恭敬,他的臣服,宁采臣并不能十分确定,这斯是佛真的对他衷心!为此,最后,宁采臣还是将青牛禁闭在鸿塔中,如此才是保险一些。

反正,鸿塔中的空间,可是大得很,随便那头老牛如何蹦跶了。忙乎了一阵子,天色,也暗了下来。

待到天色一暗下,宁采臣入夜猫一样,出了院子大门,立刻消失不见了踪影。

黄府邸。

大院中,依然是白色布景。黄家公子的棺材,摆放在大堂中,现在的大堂中,很安静。只有一个小厮在此看守,蹲坐在棺材的前端中,他在火盆着添加冥币之类的东西,久久,他会低低的抽泣一声,意表对自家少爷枉死的悲伤。

呼……

一阵冷风,忽然在大堂中刮了起来,那些白色布帆,哗啦的一下子,四处蔓延飞散而开。好像在白色的布帆后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道的东西。大堂上的红蜡烛一直左右的扑闪不定。眼见着恐怖的一幕发生,可看这扶着守灵堂的小厮惊吓了个半死。

“是谁在那里?”

小斯颤抖的站了起来,呵了一句,他浑身上下,几乎都是被自己的冷汗给浸湿了去。该不会是自家少爷要诈尸了吧?不会的!自家少爷,虽然寻常中,对于他们这些府邸下人,有时候很凶,不过有的时候,少爷对他们又很好,会给他们一些赏钱。自家少爷,在自个的心中,应该是不好,也不坏吧。

小厮这样想着,他的胆子又是大了一些。

咚咚!

那个声音,竟然是从棺材里面发出来的?这一刻,守灵堂的小厮,他终于不再淡定了!想要拔腿就跑,可惜很不幸的,他在慌乱的时候,一腿绊上了大堂的门揽上,脑袋垂直的跩了下去,直接就晕倒了过去。

不会吧?这样也能晕倒过去?

一道人影,像是鬼魅一样,悠悠的从大堂的后方走了出来。来人,却是宁采臣。打开了棺材,里面躺着的,是一具渗白的死人,却是黄家的公子哥了。

宁采臣为何会出现在黄家府邸中?自然是因为聂志远的事情而来!想要聂志远从大牢中解救出来的话,黄家这一趟,宁采臣还得要走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黄家公子来让黄连胜主动的将聂志远给释放出来。那么,又是有什么办法让黄连胜,这一州知府乖乖的就范呢?还是那已经死去的黄家公子。

据说,人在时候,他的魂魄,在最后的七天中,会到自己的家中看看,拜别他们的亲人,然么,他们就可以安心的离去了,叫做头七。

今天,是黄家公子死去的第二天。宁采臣要做的便是,要将黄家公子的魂魄给禁住,然后将他的魂魄给掰弯了去,从而听他的指令,进入黄连胜的梦中。只要黄家公子的魂魄,能够顺利的进入黄连胜的梦中,事情就是好办了。

宁采臣可以保证的是,黄连胜定当会速速的将聂志远从大牢中释放出来。而这一切,还得寄托在黄家公子的魂魄中。

夜已经很深了,黄家府邸上下,不管是主人,或者是下人,他们都进入到了睡梦中。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负责守灵的小厮已经被惊吓的晕厥了过去。

他们府邸,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而他的目的,便是要将黄家公子的魂魄给收禁了去。

夜,已经很深了,那死去的亡魂,该来了吧?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