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200 结下了恶果

至于湖泊中为何会有蛟龙在此作恶,宁采臣就不得为知了。大年初一的,又是见光,又是见血,外人看来的话,的确是一件非常不极力的事情。不过宁采臣已经顾虑不上那么多了,人与蛟龙搏斗,正在上演的激烈。

上一剑,宁采臣砍上了蛟龙的尾巴,蛟龙反应的极快,一扫尾巴,卷起了一条水柱,将宁采臣的长剑给阻挡了下来。随后,那一条通天高的水柱,自是被他一剑给削了去。哗啦的水浪,高高溅起,最后是散落,宛若倾盆大雨般。

辛十四娘与一众孩子在长亭上看得心惊连连。辛十四娘知道宁采臣懂武,可她却是没有想到,宁采臣的武道如此厉害,御剑飞行,横空来去自如。蛟龙凶猛,两方搏斗,均是不相上下。他还有多少秘密,她是不了解的?

轰!

湖面中,又是一条水柱高高窜起来,急速如电的卷上了宁采臣。耸入天际的水柱,宁采臣自然知道厉害。当下,他踩剑往后一悬,翻转了一个跟头,他并没有直接避开那袭来的水柱,而是直接传了过去。

劈波斩浪,势不可挡。宁采臣可是要发飙了,此蛟龙虽然攻击的霸道,不过交手的几个回合下来,宁采臣逐渐摸清了此蛟龙的实力。它攻击霸道是没错,不过可能它还是蛟龙的缘故,本身不是很强大。而且,宁采臣似乎也估测到了,这蛟龙它没有其他变化的妖术,它唯一能够逞能的,就是凭着它的巨大尾巴,卷起了湖泊中的水柱,作为它的攻击资本。

机会来了!宁采臣从水柱穿出去之后,立刻一剑霸道的朝着蛟龙斩了下去。蛟龙也是狡猾的,见宁采臣一剑斩来,它急速的避开了去。

嗷的一声,它悬空的一腾身,张开了血盆大口,吐露出了一圈黑色的烟雾来,那一刻,宁采臣可是多杀不及,嗖的一下,他来不及做反应,瞬间就被那一圈黑烟给卷住,甚至,宁采臣尚未来得及大喊一声,他已经被卷入到了蛟龙的血盆大口,一口就被吞了进去。

啊……

这一幕发生,异常惊恐,又是诡秘。

长亭上的辛十四娘,她早已经是双眼目瞪口呆了。宁采臣被恶龙吞了去,那么,他还有活命的机会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宁公子一定会没事的!他如此年轻有为,不会年纪轻轻就是去的。

顿时,亲眼所见宁采臣遇难,辛十四娘滚滚的眼泪尽情的滚烫流下。

嗷……

一口将宁采臣吞进去的蛟龙,此刻的它可是得意非凡,腾空转了个几个圈后,它目露凶光,盯着长亭上的几个小人儿,它尾巴一卷,呼啸怒斥而来。

不好!看来此恶龙并没有打算要放过他们。辛十四娘虽然那时候很震惊,也和悲痛,可她最后还保持着一丝清醒的意识。

当恶龙咆哮而来,她立刻将孩子们护在了她身后,他们尽量的靠着长亭的角落躲避。小孩子惊恐瑟瑟发抖的呼叫声,凄厉无比。

然则,事实并非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发生。蛟龙腾空转圈,忽然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咆哮。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蛟龙的巨大躯体,腾空转了几圈后,不断咆哮,好像是很痛苦。痛苦,那是自然的。因为,宁采臣在它的肚子中,挑剑的横冲直撞。一眨眼的功夫,宁采臣嗖的如同变戏法一样,划破了恶龙的腹部,腾空而出。

“宁公子!”

他没事?太好了!刚才的悲痛,顿时换成了某种意外惊喜!辛十四娘一脸喜极而泣。

被宁采臣一剑划破肚子的蛟龙,发出了几声惨叫后,它巨大的身躯轰然一声,重重的往下追去。轰隆的一声,落在了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尘埃。

接着,一道银光闪过后,地上,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白发男子。恶龙现身了?宁采臣随之也到了地上来,他有些惊讶。

蛟龙化成人形,跟一般的寻常人并无太大的区别。唯一区别的是,他的头发是全白,而且眉毛也是白色的。他嘴角上残留着一抹浓重的漆黑血液,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走进来的宁采臣。

“你这又是何苦!你若是为善的话,今个儿也不会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宁采臣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叹息说道。

“相公!”

轰隆!

一道水柱蓦然从湖面腾起,但见一个女子的,无端的从水下冒了出来。她腾空而下,急速的飘到了男子跟前,“相公!你怎么样了?你不能死的!你若是死了,你让我跟肚子中的孩子怎么办?”

“娇娘,对……对不起了!为夫以后不能……呕。”男子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立刻以口血喷发了出来。

想他被宁采臣一剑划破了他的肚子,他还能有生还的希望吗?非常渺茫。他若是不作恶,或许,他今天真的不会落得身死的下场。据说,一般的蛟龙,他们往往有可能会晋升为真龙的可能,只要他们的修道一旦达到,即可一跃成为真正的龙族了。

龙族,在水界中,可是高贵无比的。可惜,这一切,都不可能在发生了。

“娇娘,你一定要……把我们的孩子生出来!记住,不要告诉他的父亲是谁,也不要让他复仇,为夫落得今天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

这是男子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死在了自己的娘子怀抱中。最后,他的身体,化成了一缕金光灿烂的忙光,消散而去。

“相公!不!”

换脚娇娘的女子,看着自己的男人,惨死在自己的怀抱中,可怜的男人,他连自己的骨肉最后都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这一切,完全是因为那该死的书生。

是那书生,杀死了他的男人,他的丈夫!

娇娘冷冷的站了起来,转身,一双眼睛,恶毒的,又是冰冷的射在了宁采臣脸上,“是你杀死了我的丈夫!我会记住你这张面孔的!我会让你付出一定的代价!”

轰!

一道天雷,划空打下。女子怒斥一声,化身青龙,沉入了湖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