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章 楚立羽

第002章 楚立羽

作者的话:

枝繁叶茂,一颗高达百米的龙眼树下,一位年仅十二岁的小孩盘膝而坐,静静地看着树中的景象,时而痴醉,时而惑然,浓浓的眉头好像两笔墨色,于心神变幻间叙写着思绪的翩飞。

树下落叶与花朵层叠,为大地编织成了一件最为华美的衣衫。

昆虫正忙碌着觅食,蜂碟在花丛中起舞,显得那么地安逸而又美好。

“如果我也能像蜜蜂、蝴蝶一样会飞翔那该多好啊!那样就可以带着家人远离这个地方,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孩子的愿望很简单,却也最为真挚,喃喃自语间,艳羡着蝴蝶的美丽和蜜蜂的自由,思绪飘渺间恍如将自己化为了一只蝴蝶,挥动着翅膀飞舞在花丛中。

“丫的,不要再看了,要想飞翔就赶紧睡觉去,从现在到天黑前都是有效的时间。”孩童的身后跑来了几名同伴,没有心思欣赏如此美丽的画面,一位神情沮丧的胖儿童半开玩笑道。

“狗娃子,走吧!我们的命是天定的,谁叫我们是阳年阳月出生的呢?趁现在我们还活着,尽快帮家人多拣些干柴,不然将来就没有机会了。”这时开口说话是位女童。女童有双略显稚气的大眼睛,配合着那纤长细密的眼睫毛充满了灵动和可爱,宛若夜空的明星,人间的精灵。

“嗯,那我们快点去吧!不然回来就吃不上晚饭了。”被称呼为狗娃子的儿童,应了句,就和伙伴们一起进山去了。

狗娃子姓楚名立羽,这么像模像样的名字,他父母可起不出来,此名是十分疼爱他的大哥用两袋大米,求村里老秦叔给起的。

老秦叔年轻时,在雷京城里当过几年的先生,是村里识字最多的读书人,村里小孩子的名字,倒有一多半是他给起的。

楚立羽虽被村里的人称作“狗娃子”,但人却十分机灵,是村中首屈一指的聪明孩子。

村民大多质朴,像模像样的名字记不住,反倒是诸如“二愣子”“肥猪”“臭蛋”之流的外号叫起来简单,也现亲切,所以“狗娃子”这个绰号也就沿用至了今日,其实楚立羽还是喜欢别人称呼他的大名的。

楚立羽外表柔弱,皮肤苍白,普通的农家小孩长得如此白净的模样还真不多见。但他干的活却绝对不会比别人少,甚至性情也比同龄人早熟了许多,他从小就幻想着可以像蜜蜂、蝴蝶一样自由自在地飞翔。梦想有一天,插上一双翅膀飞出这个巴掌大的村子,去看看外面富饶繁华的世界。

楚立羽一家九口人,一个兄长,一个姐姐,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小妹,他在家里排行老三(!!!!!),家里的生活很清苦,一年也吃不上几顿带荤腥的饭菜,全家人一直在温饱线上徘徊。

晚上楚立羽一到家门口,把肩上背着的一大捆干柴随地一放,就急忙跑进了简陋的厨房,当看到少了一条腿的矮四方桌上的一大盆腌猪肉时,猛吞了几下口水道“娘亲,今天是什么日子,好多肉啊!”

“富儿,艳儿,这肉是你们大哥在雷京城托人带回来专门给你二哥吃的,你们可不许吃,知道吗?来!羽儿这肉你吃。”当楚立羽一家围在矮四方桌吃饭时,楚父颤抖着把一大盆腌猪肉推到楚立羽的面前慈祥道。

“父亲,知道了,我们不会吃二哥的腌猪肉的。”二位比楚立羽小几岁的儿童,可怜巴巴地看着那盆腌猪肉,眼睛冒着精光,像饿了许多天的饿狼看到了肉般!片刻后,二人乖巧地应了一句,接着低下头狂挥动手中的筷子吃起干饭来。

这时楚母则忍不住地转头抽泣了起来。

“弟弟,妹妹,来!这肉你们吃,我们一家人不是说好了吗?有苦同吃,有肉当然也同吃了?父亲、母亲你们也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多没有意思,如果大哥和大姐还有祖父母都在的话就好了。”看到可爱的弟弟、妹妹吃饭猴急的样子,楚立羽懂事的把那盆肉推到了桌子的中间缓缓道。

楚立羽自然明白父母认为自己吃了一餐就少一餐了,楚立羽小小的年纪竟然猜透了父母的心思。

在楚立羽心中,家人是最重要的。

“二哥,不要去天狼山谷,你去了那里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你了,等祖父母、大哥、大姐回来,我们一家人离开这里好不好?”这时二个儿童突然放下手中的筷子,分别抱着楚立羽的大腿哭泣道。

“弟弟、妹妹乖吃饭去,二哥不会离开你们的,等会儿二哥带你们去抓泥鳅。”楚立羽怜爱地抚摸着弟弟、妹妹的脑袋,同时偷偷看了一眼操劳了半辈子的父母,楚父楚母此时已经重新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可楚立羽知道此时父母的心比谁都痛。

原本丰盛的饭菜,楚立羽竟然尝不出一点腌猪肉的美味,所能“尝”到的唯有父母、弟妹对自己浓浓的爱。

晚上楚立羽睁大着双眼,直直望着茅草和烂泥糊成的黑屋顶,也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身上盖着的旧棉被,已呈深黄色,看不出原来的面目,还若有若无的散发着淡淡的霉味。

在他身边紧挨着酣睡香甜的弟弟、妹妹,从他们的嘴中不时传来轻重不一的阵阵打呼声。

离床大约三丈远的地方,是一堵黄泥糊成的土墙,因为时间过久,墙壁上裂开了几道大长口子,从这些裂纹中,隐隐约约的传来楚母唠唠叨叨的埋怨声,偶尔还掺杂着楚父抽旱烟杆的“啪嗒”“啪嗒”吮吸声。

楚立羽缓缓的闭上了已有些发涩的双目,迫使自己尽早进入幻梦中。他心里非常清楚,再不老实入睡的话,明天就无法早起了,也就无法和其他约好的同伴一起进山拣干柴了。

此时的楚立羽,正处于迷迷糊糊,似睡未睡之间,恼中还一直残留着这样的念头:进山时,一定要帮他最疼爱的弟弟、妹妹多摘些他们最喜欢吃的山柿子。

“这帮小王八蛋,竟敢骗我,害我一个人进山拣干柴,等我回到村子,看我不抽死你们这帮小混球。”大山上楚立羽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边一根根拣着干柴,边叨唠骂个不停。

楚立羽的头顶上空有只怪鸟盘旋着,此鸟如人头颅般大,除了一对黑色翅膀之外,其它的羽毛都是青色,鸟头既不像老鹰,也不像其它鸟类的头。此时这只怪鸟双眼死死的盯住楚立羽,嘴中时不时发出“咯咯”古怪的叫声,仿佛在嘲弄着楚立羽的愚蠢。

“臭惊风,连你也欺负我,有本事你下来,看我不扒你的皮,喝你的血。再把你砍碎了拿去喂王八。”听到怪鸟古怪的叫声,楚立羽抬起头,把手中的一根干柴用力甩向空中,大大咧咧骂道。

“嗖”的一声,怪鸟一看到楚立羽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惊叫了声,急忙一挥黑色的翅膀,破空而去。

这只怪鸟是楚立羽三年前进山拣干柴时发现的,当时这只怪鸟刚好孵化出来,便让一条手臂粗的草花蛇盯上了,经过一场人蛇大战后,楚立羽终于从草花蛇的嘴边救下了这只怪鸟,从此楚立羽便将这只怪鸟带在身边,并用三大捆干柴求老秦叔帮忙取了“惊风”这么一条听起来威风凛凛的名字。有怪鸟相伴的日子,楚立羽也不会太过孤独。

楚立羽虽然嘴上对惊风喊杀喊打的,但心里却是十分的喜爱这只怪鸟。

当楚立羽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背着半人高的木柴堆,怀里还揣着满满一布袋山柿子,从山里往家赶的时侯,并不知道,有一件将要改变命运的大事正在悄然孕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