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5章 无名功法

第005章 无名功法

作者的话:

“二愣子,这是你家的锯子!还你。”低头往家赶的路中,楚立羽遇到一位年龄相仿的儿童,急忙把手中的锯子还给他道。

这儿童,一个圆圆的脸上镶嵌着两只大又圆的眼睛,时而忽闪忽闪,流露出一股可爱的神态,一会眼珠左转右转,十分机灵的眨着眼,高翘的鼻子下一张大嘴,最有特色的是他那蓬松的西瓜太郎发型,走起路来忽上忽下,像个不知疲倦的精灵。

“丫的,狗娃子!你到底拿我家的锯子去弄什么,竟然坏成这个样子,如果被我家人发现了,我的屁股就要开花了。”儿童接过锯子,看到锯齿多处断掉,像个无牙的老太婆,不由得脸色一沉道。

“呵呵!二愣子真不好意思了,改天请你吃东西,现在我想你还是快点把锯子放回原处的好,再说这种事情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你怕什么?你父母应该不会知道的。”楚立羽把了个哈哈应付道。

最后这位被称呼为二愣子的儿童,趁火打劫向楚立羽要了数种好处后,才急忙拿起锯子飞快向村子飞奔而去。

“该死的,都是你惹的祸,害我失去了那几样宝贝。”看着远去可恶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半本黄色的小本子,楚立羽咬牙切齿骂了一句。

“啪”的一声,用力地把小本子扔到地上,接着在小本子上用力地踩了几脚。

片刻后!楚立羽想到了什么东西,急忙把小本子重新捡起,拍了拍上面的脚印飞也似地向村子跑去。

“老秦叔,帮我看看这小本子上面写的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是藏宝图之类的东西!如果是的话,等我找到了宝藏分你一半。”一跑回村子,楚立羽就向一户看起来比较漂亮的房子跑去,人还没有走进屋子就用玩世不恭的语气道。

“小屁孩一个整天就想着发财,还能想点别的事情么,什么破本子,拿来看看!”屋子里面走出一位中年男子笑道。

此男子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嗯”楚立羽轻应了句,就乖巧地把本子呈了上去。

老秦叔拿起小本子慢慢看了起来,他的眉毛时而紧紧地皱起,眉宇间形成一个问号;时而双眼一眯,像个感叹号、、、

“你小子,给我看的是什么破书,里面的是字吗?拿回去烧了吧!我最恨的就是别人侮辱我的智慧。”把本子翻了一片,老秦叔脸色一沉,“啪”狠狠把小本子扔在地道。

“呵呵!对不起,对不起,老秦叔你消消气,明天我帮你打柴。”看到老秦叔生气楚立羽急忙撒起娇来。

在楚立羽心中老秦叔发火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就连村长大人都要怕他三分。记得上次二愣子惹老秦叔生气时,可是被村长大人罚跪了几个时辰。

被臭骂了一顿后,楚立羽随手捡起小本子愁眉苦脸的向家里走去。

“二哥,你去那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楚立羽一回到家,一位在院子玩耍的儿童缓缓抬起头道。

“父母亲、妹妹都没有回来吧!富儿,现在你快去菜地摘些青菜回来,我做饭去。”楚立羽挤出一丝笑意道。

“嗯”闻言,儿童应了句仿佛习惯了楚立羽的压迫,接着跑回屋子,拿起一个数尺高的竹篮子屁颠屁颠向外走去。

片刻,屋子里面就响起了楚立羽做饭的声音,那声音像歌声余音绕梁,细细听来,有种深沉却飘然出世的感觉占据心头,仿佛一切尘嚣都已远去,只有这天籁之音。

看着手中黄色的小本子,楚立羽越想越气,如果不是它自己就不会被二愣子坑了那几样宝贝,更不会被老秦叔臭骂一顿。

“妈的,都是你惹的祸,看我不烧死你。”楚立羽蹲在火炉旁大骂了句,接着把手中的小本子扔进了火炉中。

“呼”。

小本子瞬间就被大火吞没,突然一件让楚立羽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

火炉突然响起了一声鬼哭狼嚎之声,此声就像个大铁锤狠狠地击在楚立羽的头上,让楚立羽感觉到一时间头晕目眩,同时火炉毫无征兆地飘荡出二股浓烟。

这二股浓烟一窜出,就升到屋子的最中间处,接着二股黑烟瞬间变成了一副怪图,怪图中无数蝌蚪般金色的怪字仿佛活了过来般,一个个摇头摆尾摆动了起来,看起来诡异之极的样子。

“嗖!嗖!”

突然更多的浓烟从火炉中窜出,每股怪烟一升到虚空纷纷变了成一幅幅怪图。

这些怪图或坐或站,每张图不但遍布满蝌蚪怪字,而且还做着各种古怪的手势。

一时间整个屋子壮观无比。

楚立羽战战兢兢地看着这一切,突然二副怪图的人竟然“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直朝楚立羽看来。

“鬼啊!”从头晕目眩回过神的楚立羽看到这幕,惊叫了句,拔腿就向屋外跑去。可方走出几步,一股吸力从天而降。

“嗖”的一下,楚立羽尚没有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已从地面上徐徐升了起来。

看到自己竟能飘浮在虚空中,楚立羽一脸的愕然。

“啪”

一巴掌重重抽在自己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这竟不是梦,楚立羽惊得就想大叫,可他发生自己竟然不能发出声音了。

同一时间,整个屋里面的怪图好像找到了突破口般,疯狂地向楚立羽飞卷过去,这些怪图方一接触楚立羽,就一闪没入了楚立羽的头脑中。

几乎同一时间,楚立羽感觉到这些怪图竟然一幅幅“活”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快速按顺序排列了起来~~~~

怪图没入楚立羽的头脑后,虚空中飘浮的蝌蚪怪字,也开始排起了一条条长龙,纷纷向楚立羽飞卷过来,怪字方一接触楚立羽,同样一闪的出现在了楚立羽的脑海中、、

“啊~~”

这时楚立羽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全被这些怪图、怪字占据了,一阵阵针扎的巨痛顿时以头脑为中心,向身体各处延伸而去,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牙齿缝间吸了一口冷气,楚立羽只觉得整个人似乎忽然间全麻木了下来,在这股剧烈的疼痛之下,楚立羽二眼一黑晕了过去。

“二哥,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立羽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就看到一个脑袋几乎贴着自己的脸。

“啊!鬼啊!原来是富儿啊!”楚立羽被吓得跳了起来,当看清那脑袋是弟弟的模样后才松了口气道。

几乎同一时间楚立羽急忙朝四处看去,当发现一切没有改变时,喃喃道“难道我刚才真的是在做梦。”

说完楚立羽朝手上看去,小本子正安静地躺在手掌心,可刚才自己明明把怪书扔进火炉烧了啊!

“二哥,你做了个什么梦呀!能告诉我么?”儿童把一直含在嘴里的小拇指拿出来,一脸好奇道。

第二日

楚立羽来到捡骨手的裂缝处,现裂缝已被大人用石块堵住了。其中一块大石头挂着一块小木牌,上面写道“严禁入内”四个大黑字。

昨晚一幅幅怪图在脑海闪来闪去,让楚立羽一夜无法入睡。

让楚立羽觉得古怪的是,小本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空白,里面的怪图和怪字好像真的全跑进了自己的脑子中。

“你从那里来,就回到那里去吧!”

楚立羽再看了一眼小本子,接着不再迟疑地用力一甩,把小本子扔进了裂缝。

麻烦解决了,楚立羽微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闭上了有些红肿的双眼,可方一闭上双眼怪图又出现了。

“哼,我倒想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楚立羽愤怒地说了一句,同时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接着双眼紧闭,照着脑海的怪图做起一个古怪的手势。

“嗖”的一下,楚立羽突然感觉到自己掉进了一个美妙的世界中,在这里他可以看到花儿静静的绽放,可以看到花草树木生长的过程,可以倾听自然的声音,突然他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滴水,顺着小溪缓缓的向前流去,静静地感觉着大地的抚摸、、

手中手势一变,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嗖”的一下,从小溪中飞了上来,接着变成了一棵千年大树,静静地体验着风云变幻、、、、

同一时间,周围天地间,一丝丝天地灵气,迅速的向楚立羽涌来,缓缓的钻进楚立羽的身体之内…

随着时间一分分的过去,楚立羽光洁的额头,也是浮现细密的汗珠。

许久后,楚立羽手势一停,缓缓睁开了眼睛,脸色闪过了一丝狂喜之色。

此时楚立羽感觉到一身的的疲劳竟然全消失得无影无踪,内心有种无法说出的舒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