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8章 天狼谷

第008章 天狼谷

虚空之中,缓缓飞行的修魔者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丝毫理会的意思都没有。

其中数名修魔者看到被反弹回来的楚立羽,竟没从石子路跌下,目光顿在其身上片刻,便是移了开去,他们心里明白,白雾只不过是想告诉大家,好奇心?有时只会要了自己的命,真正的测试还在后面等着?

“好凉!”

这是楚立羽踏入石子路的第一感觉。

随着楚立羽等人的远去,白雾在一阵翻滚中瞬间合拢。

沉着这条石子路足足走了数个时辰,楚立羽一行人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块空地上。

空地很宽大,整齐站列着数万条高大威猛的黑狼。

看到这些黑狼,楚立羽顿时头皮发麻,狂掐了几把大腿,确定不是做梦后,方才用心惊胆战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黑狼大军。

“每人选择一匹黑狼,接下来的路,就由黑狼带着你们。”众人骇然之时,一句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骑狼!”儿童们心里很是震惊,他们之中有骑过牛的、马的甚至有骑过狗的,但骑狼却是没有听说过。

大家很清楚来到这里就等于走上了死亡,伤心、哭泣、恐惧、在这里都是没有用的东西…

大家尽管害怕,但在那一道道阴森的目光注视之下,却是开始行向黑狼大军。

楚立羽不久便是选好了属于自己的黑狼。

看着身边牛般大的黑狼,楚立羽很怕。然而,看似凶残的黑狼,却像小狗般温顺,不时的回过头舔着他的小手,如果不是看到前者凶狠的眼神,楚立羽说什么也是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一匹狼,狼不应该是凶狠的动物吗?

“出发!”

此言一出,这些黑狼竟乖巧地趴在地上,任凭楚立羽一行人坐在背上。

众人一上到狼背。黑狼立即站起,旋即驼着楚立羽一行人健步如飞地向山上走去。

山路越来越崎岖,狼背上晃动得也是越来越激烈,楚立羽一行人不敢看这些险境,闭着眼睛死死抓住狼背上的长毛。生怕被晃了下去。

如些这般走了二个时辰,黑狼终于到达了山顶停了下来,此时楚立羽等人不再害怕了,睁开眼睛望去,只见山顶足有万亩,中间有条用巨石修建而成的石狼坐在其上,石狼足有百丈,相当吸入眼球。

石狼张开着血盆大口,把二丈宽的舌头吐到地面,巨大的狼目寒光闪闪,看起来气势非凡。

无数修魔者从石狼口中飞出飞进显得热闹非凡。

石狼旁边有块高约三十丈的白色巨石,巨石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五个大字“天狼谷入口”

巨石色泽已经变淡,清楚地记载着岁月流过的痕迹。

“进谷!”看着入口处,带头青年眉头一皱,瞬间想起当年自己来到天狼谷的情景,不由得一阵感慨。

他们虽然被训练成了无情的杀手,可是人怎么可能没有情呢?也许他们只是把自己的情感埋得很深很深,他们除了自己不再轻易的相信世上的每一个人?

青色大手一挥,停下的黑狼大军缓缓向石狼张开的血盆大口行去。

天狼谷占地面积极广,山脉之中山谷远比山峰多,因此取名天狼谷,这里是魔修者和妖兽的天下。

三个时辰后,楚立羽一行人在黑狼的带领下经过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子路通道,现现在另一块更加宽大的空地之上。

空地的对面是一望无际的山脉,空地和山脉相隔数十丈,中间则是千丈深渊。

两者间有着数十木桥连接二头,其实所谓的木桥不过是数十根人头粗的圆木横卧而已。

“现在摆放在你们眼前的独木桥,只能进不能退,退者死,掉下者死。你们每人选择一条走过对面去。能不能通过独木桥就得看你们的造化了。”语音一落,一个中年男子在高空中浮现而出。

男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这,这哪里是人,这根本就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嘛!

男子身穿白袍,白袍前后分别绘画着二匹仰头长啸的黑狼。

其它修魔者见得此人显身,脸色皆是掠过惊恐之色,看向此人的眼神充露出敬畏。

同一时间,众多儿童开始纷纷从狼背上跳下,排成一条条长龙向木桥走去,当排在最前面的的儿童看清木桥下面张牙舞爪的毒蛇猛兽时,顿时吓得掉头便跑。

可这些儿童方往回跑出几步,原本温顺如狗的黑狼,猛然飞扑上去。转瞬间数条黑狼就把往回跑的儿童抢吞一空。地面上只留下一滩血水。

这下楚立羽一行人再也没人敢往回跑,只能硬着头皮踏上木桥。可大部份的儿童只走了几步,就纷纷从木桥上率下,片刻后,深渊下方响起来了这些儿童的惨叫声和野兽争抢食物的狂吼声。

楚立羽在后方把这一切全看在了眼里,心如堕冰窖,他知道面对自己生死关头的时候就要到了。他心中暗暗告诉自己,为了能再见到可爱的弟弟、妹妹,一定要通过木桥。

“狗娃子,无论是生是死,我们永远是朋友”这时在楚立羽面前的儿童回头看了楚立羽一眼。

儿童眼眶中闪着晶莹的泪水?他知道也许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自己的玩伴了。

说罢,儿童踏上了木桥……

“一步!”

“二步!”

“三步!”

……

片刻这儿童就走到了木桥的中间。

“二愣子,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通过的,村子里的那条圆木桥比这条还小,我们不是经常在上面走来走去的吗?”楚立羽心中默默为二愣子祈祷起来,他不敢叫出声,生怕一句话的重量就把自己的好友从木桥上压倒下去。

“嗖!”

二愣子脚下陡然一滑,其在木桥上晃动了几下,眼看就要一跌而下,就在这千均一发之际,二愣子急忙趴在圆木之上,双手紧紧抱住圆木,双脚则像剪刀似的夹住。

稳住身形后,二愣子双手用力一拉,双脚同时向前一滑,“嗖”的一下,竟像青蛙上树般向前滑去,片刻后竟然顺利到达了对面。

楚立羽看到二愣子过完木桥的瞬间,其提在嗓子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狗娃子,没事的过来吧!你把它想成是村子的木桥就可以。”这时,对面的二愣子大吼道。他心里明白,在这关键的时刻一定要多鼓励自己的好友。

深吸了口气,楚立羽把所有的紧张、害怕都是压了下来,旋即张开双臂平衡了一下身体的重心,小腿向前一迈,人已上到了圆木桥。

好滑、好软,这时楚立羽踩在圆木桥上的第一感觉。

“一步!”

“二步!”

“三步!”

……

楚立羽才走到三分之一,就发现自己的脚不停打颤了,他心里明白越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越要保持冷静。

停了好一下后,楚立羽又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一股寒意突然从深渊传上来,楚立羽下意识的低首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圆木桥下,数条四五丈之巨的鳄鱼张开血盆大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鳄鱼不远处则是数条水缸粗的青色大蟒张牙舞爪狂吼不停,它似乎在告诉鳄鱼,这里我才是霸主,你们最好给老子滚远点。

鳄鱼、大蟒四周则是一滩滩的血水和堆积如山的白骨。

经高空而过最忌惮的就是向下看。

“啊!”

看清下方的凶险,楚立羽心中大震,脚下一滑,差点就一跌而下。引得下方的霸主一阵**。

虽没掉下,但也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下楚立羽再也不敢分心,稳住身形后,竟也像二愣子般趴在圆木桥上前进。

“终于过来了。”当楚立羽走过独木桥后,不由得高呼起来,同时回头望着走过来的圆木桥,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走这条独木桥了。

二个时辰后,儿童大军终于是通过了独木桥测试,不同的是原本数万的儿童,此时还剩下不到数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