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9章 狼鼎

第009章 狼鼎

“师兄,这帮小鬼身怀灵根属性之人,比我们估计的时候要多了一些,没灵根的孩童还是像往常一样处理了吧!”带头青年用神识扫了一遍下方的孩童后缓缓道。

“师弟,我们把这帮小鬼带到这里任务也算完成了,接下来就照大人说的做吧!”光头大汉回道。

“你们通过了独木桥,足已证明运气不错,不过,真真的测试现在才开始。”这时白袍男子的话,飘进了众人的耳朵,此人明明是男的,可落入楚立羽一行的耳中此声竟是女声。

“妈的!人妖”闻声,楚立羽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中暗骂道。

话完,白袍男子一拍腰间黑色的储物袋,一道黑芒飞射而出,在空中一敛,显出了一个黑色迷你小鼎。

白袍男子遥遥一点迷你小鼎,小鼎缓缓向下飘落,小鼎上黑芒狂闪,当小鼎落到地上时已变成了二、三十丈之巨。

黑鼎雕刻着无数匹怪狼,这些怪狼或坐或站,古怪的一幕出现了,这些怪狼竟瞬间动了起来,时而在鼎壁上行走,时而狂叫!竟跟真狼一般无二。

“起”冷冷一笑白袍男子轻吐起字决,鼎中一阵霹雳,接着鼎盖缓缓上升,同时无数的黑烟从鼎中滚滚而出,看起来诡异之极的样子。

片刻楚立羽一行人的头顶就被黑烟占据了!

突然楚立羽感觉到黑烟中一股吸传来,心中大惊,可吸力只在楚立羽身上微微一停,就如同石沉大海般再无任何反应了。

“啊!啊!!”无数惨叫声响起,楚立羽急忙寻声望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无数的儿童竟被黑烟吸到了虚中空中,滴溜溜一转后就向黑鼎飞去。

片刻的功夫,先后就有数百名儿童被吸进了黑鼎中。

此时一阵怪风刮过,飘浮在虚空的黑烟一散,在空中悬浮着没有被吸进黑鼎的儿童,从空中一跌而下。

几乎同一时间,黑鼎中响起了无数儿童的惨叫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仿佛黑鼎中的儿童们正在被什么东西吞噬着。

“来人,把没有灵根属性之人带进魔牢关起来,以后供练丹用。”看了一眼下方的儿童白袍男子冷冷道。

“是,大人。”闻言,飘浮在空中的数十名身穿青袍之人,同时一拱手尊敬道。

接着这些青袍修士一拍腰间的的储物袋,顿时无数股黑烟飞卷而出,黑烟往儿童大军一阵狂卷,就带着没有灵根属性的儿童滚滚向远方的山脉飞射而去。

当黑烟散去时,地上的儿童还剩下几百的样子。

而楚立羽正好也是这少数人中的一员。

同一时间,狼鼎上空的鼎盖,往下一落,瞬间合了起来,接着狼鼎缓缓升上虚空极速旋转起来,突然黑鼎壁上百狼齐吼。

白袍男子再一拍腰间的储物袋,数百道白芒飞射而出,白芒一敛,显出了数百个一般无二的白色大碗。

大碗方一显形,就纷纷向众孩童飞来,片刻后,每位儿童的面前都悬浮着这样的一个大碗。

片刻后鼎盖再一次升起,同时狼鼎中数百道血箭飞射而出,直向孩童面前悬浮的大碗飞来。

血箭一落到碗中,滴溜溜一转,人血已出现在了儿童们的眼中。

“把碗中的人血给我喝了。”白袍男子把狼鼎一收下令道。

楚立羽颤抖着把大碗端在手中,整个瞬间愣住了,要自己喝人血?这不是做梦吧!

如此想着楚立羽抬首向其它儿童看去,只见其它儿童竟已经开始喝人血来!喝完人血后,有些儿童直接狂呕,有些则如同木头般站在一动不动,明显被吓得不轻?

楚立羽知道无法躲过,接着一闭眼,大口喝了起来,一股浓浓的腥味瞬间让楚立羽感觉极其的呕心。

“很好,喝了阳年阳月处子之血,你们已经步入了魔道的第一步,接下来的测试你们只要能单独在天狼山谷生存一个月,并能到达山谷三百里处的狼望峰,这次的测试就算通过了。”白袍男子把大碗一收,指着不远处的山脉缓缓道。

回过神后楚立羽抬首看去,只见那里那是什么山谷的样子啊!无数高矮不一的山峰一直延伸到天边的尽头处,这些高矮不一的山峰异常古怪,有的从山脚到山顶寸草不生,有的整座山峰竟是一块巨大的石头,有的却长满参天大树,山谷说是山脉还差不多。

山脉不时传出野兽的吼叫声,山脉上空则盘旋着无数怪鸟。一眼就可以看得出,眼前的山脉充满着无数的危险。

白袍男子看了看太阳说道:“时候差不多了,出发吧!”

正在瞎琢磨之时,楚立羽发现,其余的孩童都已冲向了山脉,见此情景,他连忙紧跟而去。

山脉无边无际,孩童一冲进山脉就立即散了开来,楚立羽的身后紧随着一位瘦长的男童,这人冷着脸孔,一言不发的紧随在他的身后,楚立羽有点害怕,不敢与其说话,只是抬起脚步,低着身子,慢慢的沿着斜坡,向前迈进。

现在山脉看起来还没有什么危险,但是走的时间长了就觉得辛苦了,腿走着走着越来越重,渐渐的楚立羽必须用一只手稍微拉着树枝向前移动,好少费些力气。

这样坚持了好长时间,楚立羽实在累的够呛,只好随便找了个土堆一屁股做了下来,然后不停地喘息着。

楚立羽抽空,回头望了一眼,此时瘦长的男童已经不见了踪影,在自己不远处的是个女童同样在不停地喘息着。

这时女童也刚好抬头朝楚立羽看到,四目接触,楚立羽急忙一扭头心道“是她。”

女童正是之前站在楚立羽身前的那位。

楚立羽听到阵阵的喘气声不断从前面传来,知道是前面有走的比自己快的人也在休息,楚立羽再稍微在原地呆了一会,就匆忙的向前走去。

三天后,楚立羽再也看不到一个人了,入目的是参天大树,偶尔在路上还看到了数具儿童的尸体,这些儿童的尸体有些全身变成了紫色,有的头颅不见了踪影,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此时一只怪鸟突然从天而降停在了楚立羽的肩上,用头轻蹭了几下楚立羽显得亲密无比,楚立羽抚摸了一把怪鸟,看着前方道“怪风,前方可有什么危险。”

怪鸟轻摇了一下头颅表示没有。

楚立羽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把惊风留在家里给弟弟、妹妹,不然他自己都不敢想像现在会遇到什么。

五天后

惊风被吓得再也不敢前方了,最后楚立羽只能无奈地把惊风留在了原地,好在惊风也是凶悍的怪鸟,楚立羽并不担心些什么,再说楚立羽也怕头顶上时不时飞过的人看到自己有这么一只怪鸟,谁知这些变态的家伙到时会把自己怎么样。

八天后,楚立羽被四条长约半丈的鄂鱼挡住了去路,这些家伙一看到楚立羽就张开血盆大口猛然扑过来

(大家看书开心。别忘了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