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4章 比试

第014章 比试

这日,楚立羽一行人整齐有序地站在狼望峰前的空地上。

在楚立羽一行人面前的是数十名身穿青袍的修魔者。

这些人脸上没有一丝的感情,在他们眼中唯一能看到的只有狼般的凶残。

忽然楚立羽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寒意瞬间从心中一冒而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下意识抬首看去,不禁吓一跳,只见一块百丈巨石在千丈的高空中徐徐飞来,巨石下方隐约可见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双手稳稳托住底部。

眨眼的功夫,此人就托着巨石出现楚立羽一行人的头顶处,此人把巨石轻轻一掷。

“嘭!”

一声巨响,大地为之一震,满地尘土飞扬。

同时男子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道黑芒从储物袋中一射而出,在空中一敛,显出了一把黑色长剑,黑剑寒光闪闪,刀柄雕刻着一匹长毛怪狼,一看就是了不得的法器。

这时白袍男子抬眼扫向了在场之人。

“参见大人。”

看到此人看来的眼神,其他修魔者急忙上前拱手尊敬道。

白袍男子微微一点头,接着伸手把黑剑摄到手中,轻轻一挥,一道半月形的黑芒一射而出,黑芒一接触巨石,闪电般没入巨石中消失不见,丝毫声音都没有,可下一秒,整块巨石一阵激烈晃动,接着“轰隆”一声惊天大响,无数的碎屑伴随着烟尘向四面八方滚滚而去。

楚立羽一行人瞬间就被烟尘吞没,众人只听到“嗡”的一声,耳膜一阵巨痛,接着竟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烟尘中无数的小石块狂风暴雨般飞射过来,打在众人的身上,众人觉得全身似乎忽然间麻木了下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直钻入心,在这股剧烈的疼痛之下,众人就是连脚尖都有些发软,差点把持不住的栽下身子…

看到一剑带来的气势,其他修魔者脸上均闪过惊愕之色。

当烟尘飘散后,楚立羽一行人已是鼻青脸肿了。

那块巨石则被从中间一剑劈得如镜子般平整,一个数百丈的擂台瞬间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最引人注意的是擂台两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二个刀架,刀架中十八般武器应有尽有。

“好了,擂台我已准备完毕,刀架上的武器可以随便使用,大家就按天狼谷给你们的编号进行比试吧!记住,比试直到另一方战死方可结束。”白袍男子平静道,仿佛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情。

“第一场,天狼一号对天狼二号。”这时丑妇女飞到擂台上空大声道。其他修魔者自然同样跟着飞到了擂台上空静静观看着这场比试。

至于白袍男子则一拂衣衫,一张白椅凭空出现在了擂台的最上空,接着白袍男子一闪就诡异的坐在了椅子上。

话音一落,一位女童与一位男童从人群中战战兢兢地上到了擂台。

楚立羽看到女童时眉毛不由得向上一提,这女童正是和楚立羽有过二面之缘的那位女童,男童则长得微胖。

场中男童看到对手是个女子时,心中不由得微松了口气。

楚立羽正猜测着比赛结果时,二人已选好兵器对立了起来,女童选的是把白色长剑,男童选的是把黑色大关刀。

“开始”

擂抬上空一句冰冷的声音传下。

二人瞬间战在了一起,如把这二人放在江湖中,绝对可以成为绝世高手行列了。

只见擂台上刀光剑影纵横交错,劈劈啪啪刀剑相碰的声音响成了一串

明知这一天是生死攸关的战斗,因此众人半年来下足了苦功,众人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之人,无论那方面的因素都高人一等,再加上修魔功法秘笈的辅助,修练的速度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也不过份。

结果经过一番苦战后,女童竟然一剑把男童剌死于剑下。男童在临死的一刻还想不明白,刚才那剑是怎么一回事。

“天狼一号胜。”这时,擂台上空飘下了这句话让女童兴奋的话。

闻声女童急忙下了擂台站在了另一边。

让楚立羽一行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这时白袍男子一拍腰间的灵兽袋,数十道黑烟向擂台飞卷而去,黑烟在擂台上一散,显出了数十匹长毛黑狼。

黑狼方一显身,双眼寒光一闪,獠牙一露,猛然向男童的尸首扑过,转眼间男童的尸首就被争吞一空,连一点血水也不剩。

黑狼争吞一空男童尸首后,竟在擂台边缘处一屁股坐下来,饶有兴趣地朝擂台中间看来。

“一级妖狼”

看到这群野狼,楚立羽等人失声尖叫起来。

“第二场,天狼三号对天狼四号”这时擂台上空又飘下了冰冷的声音。

如此这般比试一场一场过去了

凡是战死之人的尸首均都会被黑狼争吞一空。

“第十三场,天狼二十六号对天狼二十七号。”

话音一落,人群中一位男童与一位女童脸色苍白战战兢兢上到了擂台。

男童西瓜太郎发型,此人竟是楚立羽的的好友二愣子;女童未成熟的脸上已经渐渐显示出祸国殃民的容颜。

“二愣子,不管都方是谁你不能手软啊!你小子还少我二条烤红薯呢!”楚立羽心中想道。

楚立羽正瞎想之时,二人已选好武器战在了一起。

二愣子选的是黑色长枪,女童选的是一条白色长鞭。

一战定生死,二人自然使出浑身解数。

战场中女童一声大喝,把鞭子挥动得车轮般,顿时虚中闪出了无数的虚影长鞭,长鞭方一显出就铺天盖地向二愣子抽去。

看到这幕,二愣子一咬牙,臂上青筋凸起,眼中闪过冷光,猛向女童扑去

“啪”

鞭子结实地抽在了二愣子的胸前,可二愣子速度不减反增起来。

“啪啪”

数鞭又抽在了二愣子身上,顿时数道血箭飞射而出,可二愣子毫不理会身上的痛楚,仿佛鞭子抽打的是别人的身体般。

转眼长枪以到了女童眼前,长枪尚没有剌到一股气压就抢先一冲而来。

女童这下大惊,双手急忙一阵快速旋转,手中的长鞭急忙回旋向长枪迎了上去。

“嗖”

长鞭方一接触长枪就灵蛇般的缠绕上去,可长枪只是微顿了一下,就继续向前一剌而去。

女童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如此近的距离想全身而退自然不可能,一咬牙女童一则身,“嗖”一声,长枪从女童胸口处一剌而过,一道血箭飞射而出,女童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双手死死捂住胸口处一条深入数寸的血痕。

“不要杀我”

二愣子再挥动长枪,想结束战斗时,女童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二愣子道。

看到女童乞求的眼神,二愣子的心一软,长枪在女童胸前微停了一下,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已可爱的妹妹,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

“嗷”

正当二愣分心之时,突然胸口上一阵巨痛传来,同时身体一麻不由自主的向后倒了下去。

“当”一声,手中的长枪掉落到了地上,二愣子看着胸前数根白色的三星针,整个人脸色大变。

三星针每发一次可连发三针,三星针比一般的缝衣针大些许,黑色,有毒。

“你竟然”

二愣子本想开口大骂,但全身的气力瞬间消失一空,不由得张口结舌起来,比试可以不择手段,之前众人就被告知过,谁叫自己心软呢?如果有来生我定不会再做心软之人,二愣子想到此转首看了一眼楚立羽,眼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分享:事业,是儿时的跳皮筋,要跳对了行;快乐,是儿时的老鹰抓小鸡,要懂和去抓;爱情,是儿时的警察逮小偷,要学会去追;烦恼,是儿时的踢毽子,要及时去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