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5章 一敌三

第015章 一敌三

“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心太软。”

阴冷的声音响起,女童便是摇晃着站起,行出二步捡起长枪一剌而下。

在这种时刻,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手段如何却不是她所需要想的。

“嘭!”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长杖带着尖锐的破风声,猛然剌进二愣子的胸脯,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道人影闪掠而过,沉闷声响起,女童陡然抛飞了出去,在虚空划过一条美丽的弧度后,重重落在地上。

那闪掠而过的身影,扭头望着二愣子关心道:“你没事吧!”

见得楚立羽现身台上,场中的修魔者脸孔之上皆是闪过一抹意外,他们在谷中多年,像这样的比试见过了不少。可却是没有人见过有人胆敢插手的。

“放肆,谁叫你上台的。”

愤怒的声音在擂台上空窄起,一股灵压瞬间降下。

“嘭!”

在这灵压之下,无形无体的空气瞬间变得如同千斤巨石般,在这堪称恐怖的灵压之下,楚立羽立即跌倒在地,七孔之中更是有着血液暴射而出,躯体之中立即响起骨头断裂的啪啪声。那张嫩白的脸孔瞬间被鲜血繁盖,那紧咬着双牙的脸孔扭曲得很是狰狞。

一股股钻心之痛,让楚立羽瞬间便是麻林了下来,连呼吸都像一枚枚针插进鼻孔,令他有种想割掉鼻子的冲动……

楚立羽觉得自己此时像是一个随时有可能要爆炸的原子弹,就在此时,其脑中陡然闪出一幅怪图,此图金光闪闪,无数蝌蚪怪字极速旋转,散发出一股股暖流涌向他的七经八脉,其身体上的痛楚在这一瞬间便是消失了多一大半。

眨了眨眼,楚立羽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

“咦,一个区区练气二层的小子,在老夫灵波一压之下竟能坚持如此长时间。”

白堂主脸色平静,心里却也是不由得一惊,要知道在这灵波一压之下,即使是筑基期的修士都坚持不下五息。何况对方只是一个刚入门小小修士。

时间在四息时,白堂主挥手间灵压退去。

灵压忽然消失,楚立羽就如同那逃出五指山的孙悟空,一种舒服感如同长江大河呼啸在七经八脉之间,令得楚立羽忍不住仰天长啸。

比试前,楚立羽就按照悟元子的方法把炼气三层的修为,压缩在了二层,在天狼谷这种极险之地中,楚立羽深知多一份秘密活下去的机会就会大一些,悟元子是何许人也,尽管无数神识在楚立羽身上展开了疯狂的搜索,但最终还是无所获地退了回去。

“王八蛋,死变态,总有一天我让你跪在我脚下……”楚立羽心中虽痛骂,可嘴上却是尊敬道:“多谢大人手下留情。”

“竟然你想做英雄,好,那我就给你个机会。只要你把下面三人通通斩杀,我便放了他,甚至连那女童也可免于一死!现在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天狼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号出战。”白袍男子淡淡道。

他很想知道这个在自己灵波一压之下坚持了四息之人有何种过人之处,若是有,那么将来便收其为弟子,若没有,那么就让他死在这次比试中。

以白堂主的身份,其他修魔者自然不敢有什么意见。

“以一敌三,这也大欺负人了吧!”

众儿童皆是明白大家各方的因素都不会相差大远。在他们看来,这个逞英雄的家伙死定了。

三位被点到名的儿童脸带笑意走上了擂台,他们似乎已看到胜利在招手了。

三人。二男一女,最前的男童眉清目秀,长相绝对是那种吸引万千少女的对象,另一个男童长脸,脸上长满黑麻,二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二人一出现在台上立即便是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女童则白净柔嫩,肌肤弹指可破。

三人上到擂台没有废话,径直移步到刀架上选好武器。尽管三人连手有近十成拿下比试,但他们并没有笨到徒手搏斗,毕竟若是此番输了,那失去的将会是命。他们绝对不容许那一丝的可能出现。

三人的选的武器分别是斧头、狼牙棒、柳叶长剑。

锐利的目光锁定场中那道瘦弱的身影,三人缓缓形成包抄之势。

“狗娃子,这次连累你了。”看清场中的情形,二愣子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有这样一个玩伴,人生何求。抽泣之中,他有着一丝满足,然而,那满足刚刚浮现,便是被担心所取代。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没事的你退到一边,要是我死了,在地下不是还有你作伴吗?你哭啥。”楚立羽那满是鲜血的嘴脸挤出一丝微笑,可那一丝微笑落到二愣子的眼中却像是一把深深扎进心窝里的刀。他发誓为了这个微笑,日后若末死,他甘愿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

“小心!”

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在另一边传来,楚立羽略微侧头望了那女童一眼,便是把目光移了开去,对于这下对自己兄弟下手的人他没有丝毫的感情。

“来吧!”挥手让二愣子下了擂台,楚立羽双手向前一伸。

“竟不用武器?”

“看不起我们?”

“去死……。”

……

见得那嚣张的表情,三人立即大怒猛然展开了攻击。

破空之声大起,三人分别从三面猛攻而来,整个擂台上立即被刀光剑影笼罩…

三人的攻击化作铺天盖地风刃,呼啸而至,风刃划过气流形成的风旋,吹得四周围观之人的衣衫发出噼噼啪啪之声…

“十丈!”

“五丈!”

“二丈!”

……

就在这千军一发之际,楚立羽双脚猛地一踩地面,一跃而起,在空中一个燕子翻身,贴着诸多风刃一掠而过,婉如一只轻巧的燕子。稳稳落在三人身后。

见得那如此轻巧便是躲避风刃攻击的楚立羽,三人一愣,同时转身。

“奶奶的,你们二人暂且退到一旁,此人就由我来替你们斩杀了。”手拿长斧的男童大吼一句,一跃而起,一招斧劈华山,当头向楚立羽劈下,一把庞大的虚斧影,从虚空之中窄然浮现而出,与前者结合在一起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以超闪电般的速度落下。大有想一斧便把楚立羽劈成二半的意思。

见得那窄然从虚空中幻化而出的庞大斧影,二愣子立即心惊肉跳,那紧握着拳头的指甲深深地插入手掌之中,数道血液渗透而出,可他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感。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个常常“勒索”自己的玩伴。心中很不是兹味。

在这双瞳孔的注视之下,斧头离楚立羽越来越近,此时场中的楚立羽像是被这庞大的斧影吓得灵魂出体了般。一动不动。

“十丈!”

“五丈!”

“二丈!”

……

二愣子已然把那满是鲜血的手松了开来,握住嘴巴,一些胆心些的女童立即便是闭上了眼睛。她们实在不敢看被斧头生生分成了二半的人体,她们会做恶梦的。

“嗖”

然而就在些时,楚立羽身形一晃,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一侧身,几乎贴着斧头闪开了去,同时闪电般的一拳捣在男童肚中。

“嘭!”

闷响声响彻,男童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其挣扎了片刻方才勉强能站起。

“噗”

男童刚想说些什么,但喉咙一甜,却是不由得猛地喷出一道血箭。身子摇晃了几下,却是没有跌倒。

这一切,快若闪电,就是四周那些围观的修魔者看到,心中皆是微微一震,至于那些儿童就更不用说了。

见得那身法诡异的身形,场中二位儿童“的脸色立即大变,同时向楚立羽攻来。

“狼牙拳!”

见得那暴冲过来的二道身影,楚立羽一声大喝,手臂之上青筋凸起,双拳挥动得如同车轮般快,刚刚平静下来的虚空立即再次被搅动,形成数股巨大的风流向前者横扫而去,横扫中二条黑狼立即从风流中幻化而出。

黑狼显身嘶吼一声,立即向二人扑去。在这二狼之后,其它的风流也是立即幻化出数十匹一般无二的黑狼。

见得虚空之中陡然多出了数十匹飞天巨狼,那些静坐在擂台边上的黑狼,立即抬起头颅看来,发出愤怒的咆哮,像似要把它们吓走,不让其来前来抢食。

“虚影幻狼,想不到这小子短短半年,竟学会了狼牙拳第五层。”见到这幕,白堂主的目光立即顿在了楚立羽身上。

而下方数十巨黑狼,瞬间便是出现在二人面前大口咬来。

“找死!”

男童大喝一声,不加思索一棒扫向一匹黑狼,然而,强有力的棍棒接触黑狼的刹那。

黑狼竟猛然一张嘴,稳稳咬住了狼牙棒,不等男童回神,其猛地一甩脖子,男童立即觉得虎口上一麻,狼牙棒脱手飞了出去。

“这不可能!”

望着那如同钢铁般的畜生,男童的脸孔之上,再也没有了镇定的表情,脚掌猛地一踩地面,身形立即化作一道残影闪开另一匹黑狼的攻击。

然而,此时围攻而来的黑狼立即一涌而上,发起了群攻。

无奈!这些黑狼本是一群变态的家伙,獠牙如刀,身硬如铁,任凭男童拳打脚踢却是丝毫作用都没用。

结果男童只支持了片刻,便是被数匹黑狼咬得失去了知觉。

见得那躺在地上,没有丝毫动弹的“死物”,这些黑狼失去了嘶咬的心情,立即转身加入其它黑狼的队伍向女童扑去。

在这些怪狼冲来的刹那,女童便是被其中数匹缠住,就在其与这些黑狼搏杀不久,便是陡然听到另一边“伙伴”的惨叫之声。

那一声声毛骨悚然的惨叫与嘶咬时发出的嘶吼声传来,令得女童那颗火热的心立即冰冷了下来。可她手中之剑不但没停,反而更加凶狠起来。

儿童把剑法发挥得淋漓尽致,竟能在数匹黑狼的猛攻之下立于不败之地,可当另外数匹黑狼加入后,女童同样只是支持了片刻,便是数十匹一涌而上的黑狼,按倒在地嘶咬起来。

一声声毛骨悚然的惨叫,立即从女童的喉咙之中狂吼而出,然而这强有力的惨叫却是渐渐地弱小了下来,以至于到最后,那弱小的声音也消失了。

自始自终,楚立羽皆是没有出手,见得那二道已失去生机的身影,楚立羽单手向前一挥,所有的黑狼便是一碎而开,消失不见。

目睹这一幕,手持白斧的儿童,只觉得双腿间一暖,一股暖流从两腿间飞流而出,“啪啪”落在地上,发出冲天尿味。

楚立羽脸色平静,可心里却是不断地下起伤心大雨,第一次杀人,对他来说,同样不好受。可他知道在这种生死关头,如果手软,那下一秒躺下的便是自己。

“阿米豆腐,愿菩萨保佑你们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再也不是阳年阳月…”

楚立羽不想让这三人成为黑狼肚中之物,心中祈祷一翻后,眼中寒光一闪,长啸声响起,旋即抬腿,用力向下猛地一踩。

“嘭!”

擂台一阵激烈的晃动,三名儿童立即被弹飞了起来。

楚立羽隔空三拳捣去,破空声响起,虚空便是再次闪出三匹足有十丈之巨的狼首,猛然向三位儿童吞去。

死去元知万世空,但悲不见狼咬痛。

尚有知觉的男童放弃了无罪的抵抗,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中。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狼首一口便是把三人吞下,当狼首消失不见之时,三团血雨一落而下。点缀着这个血雨腥风的世界。

“狼牙拳第八层,这小子不会连最后一层也学会了吧!若是半年便是学会狼牙拳,这末勉大妖了吧!”见得狼首消失之后,白堂主脸孔之上立即露出震惊,在他的印象中即便是天狼谷有名的四大天骄,半年的时间也是不可能完全习会狼牙拳…

若是此人知道楚立羽现已修练到了炼气期三层不知会有何想法。

“天狼三十八号胜。”

良久之后,丑妇女的声音才徐徐传来。

向着天空一拜,楚立羽走下了擂台,下方的儿童在他行来的刹那,脸孔之中露出一抹对强者的敬畏,立即让开一条大道。

“此人大凶残,千成不能得罪。”

这一刻,楚立羽的模样立即被同年龄人深深记下,列为不可招惹的圣像。

下了擂台的楚立羽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闭上了眼睛。在他闭上眼睛的刹那,没人看到有二颗晶莹的泪珠,飞快地滚入他的嘴中,这二滴泪珠很苦,很涩,很酸…

(分享:爱自己,就是别去攀比,悠闲自在让心随意;凡事不要生气,保重身体与福共聚;莫让烦恼乱情绪,至尊剑意永远把你珍惜,请你好好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