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6章 忍功

第016章 忍功

当天空之上的太阳,缓缓滑动,强烈的光束变得温柔之时,这场残忍的比试,随着最后一名儿童的倒下,结束了。

“从今日起你们将会接受天狼谷的正规训练,从这以后你们的生命里只能有任务,而你们这一小分队的队长是他。”白堂主身形一晃,出现在擂台上,说着豁然一指楚立羽。

“我!”

楚立羽一怔,脑子有些转不边弯来,下意识指了指自己,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不过!你这个队长只是暂时的,如果当队中有修为远越于你,你自然是要让位的,好了!今天便到这里,明天大家准时在这里集合。”白堂主点点头破空而去。。

围观的众人,随着比试的结束也是陆续散去。

天狼谷地位的高低,通过衣衫便是可以一眼能看出。黑、青、白、黄、红这五种颜色,越往后代表着的地位越高。

昔日

楚立羽等人统一换上黑袍来到了空地之上。

此时空地上的擂台已不见了踪影,可却多出了二十二个黑色大缸。

至于大缸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众人虽还没看见,但却能听得出像是有着无数昆虫在大缸里爬动发出之音,那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不由得让人产生遐想,大缸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队长出列。”

锐利的目光从人群扫过,白堂主平静道。

“到!”

微微一愣楚立羽走了出去。

“队伍里少了一人,你知道么?”白堂主的音调陡然上升。他要让这群小鬼知道,迟到的下场。

“报告大人,小人因肚子不舒服上了一趟茅房,所以方才迟到了些许……”这时远处一个虎头虎脑的儿童快速向这边,边跑边解释着。

“啪”

尚没等儿童说完,一个巴掌横空拍来。

白堂主是何许人物,一巴掌抽过去,直接将儿童抽倒在地如同陀螺激烈地旋转起来。待得那旋转的身影停下,一道夹带着数颗门牙的血箭一喷而出,一个清晰的五指山深深的印在了其脸孔之上。

“你们两个把衣服给我脱了。”白堂主冷道。

楚立羽二人虽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但自然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眨眼间,楚立羽与那名男童便是一丝不挂地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作为队长以后要记住自己的责任,队友受罪,队长同样受罪。不过若是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身为队人可以直接杀了队友。”白堂主的声音很是阴冷,旋即其手中黑芒一闪,便是多出了一条黑色皮鞭。

尚没有等楚立羽想明白为什么要自己脱光衣服,白堂主猛地一挥手中黑色皮鞭,旋即疯狂地一鞭一鞭猛抽起来。

“啪啪……啪啪……”

“嗷……嗷……”

一共抽了九九八十一鞭。

每一鞭落下,一道血痕便是清晰地印在二人身上。

听得二人的惨叫,儿童们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牙齿缝间吸了一口冷气,心想:“不就是迟到了一点么,至于这样吗?这人也大疯狂了吧?”

抽完!

楚立羽和男童已全身伤痕累累,也不知道皮鞭是用什么材料所制造,抽在身上只会让人觉得痛,却不会晕死过去,看来这玩意相当变态!如果让那些性变男子晚上拿到这条鞭子那还得了?

“若是下次再有迟到者,直接分尸。”把皮鞭一收白堂主平静道:“好了,这次轻轻惩罚一下便算了。”

“草,你个变态狂,我操你祖宗,这样还只是轻轻惩罚。”闻言,楚立羽心中大骂,可表面上却是一拱手道:“多谢大人手下留情。”

话完二人便是光着身子回到队伍中,倒不是楚立羽二人想玩**,而是全身皮开肉绽的根本穿不了衣衫。

“还好刚才没有抽中祖宗,不然就要报废了。”回到队伍楚立羽低头看了一眼老二,松了一口大气。

“今后一年内大家修练的是忍功;所谓忍功就是忍别人之不能忍,必能做别人之所不能做,现在每人选择一个大缸,进到里面呆上三个时辰。”白堂主脸露笑意,豁然一指身前的那些大缸道。

“是,大人。”

这平静的声音落下时,众人应了声便是向大缸走去。

“啊……啊……”

当那一双双瞳孔看清大缸里的东西时,顿时脸色大变,旋即尖叫了起来,有些儿童便是直接吓得手脚发软坐在了地上,呜呜痛哭起来。

见得众人的表情,楚立羽觉得有些好笑,缓步行到大缸边缘,抬首看去。笑意便是瞬间僵立了下来……

大缸里面竟是数千条拇指大的黑色毛毛虫。

“啊!”

此时楚立羽同时猛地倒射了数步,尖叫起来。

这种毛毛虫楚立羽在老家的时候偶尔见过,喜欢群居,毛有怪毒,贴上半滴便会痒上三天三夜,最恐慌的是这种毛毛虫还是少见的吸血动物之一。它一但咬住,就会以咬点为圆心滚动起来,相当变态。

楚立羽平时在村子见过这种毛毛虫最多不过数十条,可如今竟看见了数千条,恐怖的是这个变态竟然叫自己在大缸里面呆上三个时辰,静静的让数千条毛毛虫来亲“吻”自己。这玩笑是不是有点开得过大了。

“你个变态狂,忍功,我忍你老妈,你自己不下去呆上三个时辰。”楚立羽心中狂骂,想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正琢磨着如何面对这场浩劫时,一阵怪风骤然掠过,竟把楚立羽刮得凌空飞起,旋即在其挣扎中直向大缸砸去。

“嘭!”

这幕同样在其它儿童身上,上演着。

毛毛虫看到大缸中忽然出现的庞然大物,以为是来抢地盘的,自然不客气的一涌而上。

“啊……”

望着浑身爬满狰狞的毛毛虫,楚立羽惨叫一声,立即一跃出去,然而,大缸早已被布置了禁制,楚立羽等人自然没能成功。

目光所极之处,皆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毛毛虫,众人害怕到了极点。疯狂地挣扎起来。

全身又痒又痛,楚立羽感觉到连骨头都开始收缩了起来,旋即不由得猛地向身上挠去。

“撕…”

他竟然挠掉了一块肉。望着从自己身上抓下的肉。楚立羽头皮发麻,心神巨震。

更可怕的是无数毛毛虫,竟把楚立羽的七孔当成了天然大洞,竟疯狂的向七孔钻去。

“呼!”

忍痛力终于到达了极限,喷出一道血箭后,楚立羽二眼一黑便是失去了知觉。

“…嗷…”

可下一秒,楚立羽竟像被踩了尾巴的母猫一样,又开始手足共舞起来!

倒不是楚立羽不想晕死过去,而是这些毛毛虫大阴险了,竟咬中了他的命根!

晕了又醒,醒了又晕!

……

楚立羽等人身心已疲惫不堪,再也没有一丝挣扎的力气,众人脑中唯一能想到的便是“死”。如果二者之间有选择,楚立羽等人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响午的阳光,使劲地摇晃着楚立羽,让他在沉睡之中睡来。

那紧闭着的血眼,窄然眼开,旋即猛地一立而起,出现在楚立羽眼中的不再是那可怕的大缸,而是蓝天、白云与二十二个光着身子的伙伴。

“难道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梦。”然而,身上的痛楚却是清楚的告诉他这一却都是真的。

同一时间,其他儿童也是陆陆续续醒了过来。

“呕!”

突然楚立羽觉得喉咙似有异物蠕动,旋即猛地一张嘴,呕出数条毛毛虫。

看到地上的毛毛虫,楚立羽顿时毛骨悚然!

这时他又觉得有什么东西正从自己屁股钻出!

想也不想楚立羽急忙伸手抓住那东西,用力一拔,直接狠狠甩在地上,当看清被自己甩在地上的东西竟是毛毛虫时,他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喜欢的书友,给力的顶上去吧!等一下还有一更,顶上去就拜托大家了,俺努力去,分享:有一小伙被骗去搞传销,住的是一个大院,门口栓了两条狗看门。小伙每天都把自己的饭藏一点然后偷着去喂狗,慢慢和狗溻熟了趁着别人都睡觉偷着溜了出来。所以说,搞好关系真的很重要,即使是一条狗,关键时刻也能发挥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