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0章 百叶枝

第一卷 楚立羽 第020章 百叶枝

看到百足蜈蚣被吞噬后,楚立羽终于忍不住的一张口喷出一道血箭,体内一阵噼啪的声音乱响一通后,二眼一黑倒了下去~~~

脑袋神秘的空间中,灵力波动一起,楚立羽狼狈地一跌而出,张口喷射了一口血箭后,急忙盘腿而坐,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楚立羽竟瞬间变成了一把立在虚空中的巨木剑,木剑表面布满无数的细小裂缝~~~~

同时一间,虚空中一道金光破空而来,金光一敛后,显出了一个肌肉结实的黄发男子,此人一显身,看到布满裂缝的木剑,脸色为之一变,接着静静站在虚空中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他很担心苦等了三千年才抓住的一丝重生机会就没了。

楚立羽体内被灵力冲断的经脉,一条条快速地被修复起来,左胸上的窟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木剑上的裂缝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当木剑表面最后的一条裂缝消失后,木剑再次变成了楚立羽。

“臭小子,叫你不要轻易的动用在这里修练的功法,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么!”黄发男子一见木剑变成楚立羽就开口骂道。

“老兄,在当时的情况下再,不用那招我早就死了,我那管得了这么多!”楚立羽淡淡道。

“总之,没有达到我的要求前,你千万不能再用了,再说了我不是教会你几样功法了吗?那些你怎么不用!”黄发男子语气温和了些许道。

洞府中,也不知过了多久楚立羽慢慢地睁开了有些酸痛的眼睛,刚想动一下,全身一阵巨痛传来。

“看来真像师尊说的那样,自己的肉身真的太弱了,竟然被反噬成这样子。”强忍住巨痛楚立羽站起来腹语道。

不远处怪鸟躺在血泊中,肚子左则穿了个拳头大的窟窿,从地上数条数寸深的爪痕,可以想像得出怪鸟痛苦时挣扎的情景。

看到这幕楚立羽急忙向怪鸟奔去,探了探鼻息,发现它还有微弱的气息时,心里才微微松了口气。

接着楚立羽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道白芒飞射而出,一敛后,显出了个白色小瓶,他急忙一把抓住瓶子,扭开瓶盖,倒出数粒黑色的药丸强塞进怪鸟嘴中,让怪鸟强吞下去后,急忙单手按在怪鸟的伤口处上。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手掌和怪鸟的伤口接触处,紫光一闪,伤口竟瞬间恢复了起来。

片刻后,楚立羽法力一收缓缓站起,他知道虽然自己帮怪鸟恢复了外伤,但怪鸟伤到了要害,没有半个月的时间是不能自由活动了。

知道一时之间没法离开这里后,楚立羽开始打量起四周来,他心里有个疑问,这条百足蜈蚣到底是从那里来的?

很快楚立羽就发现通道边的一个偏洞有些古怪,那偏洞口处有些湿润,洞中传出“沙沙~~”之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犹豫了一下,楚立羽还是走了过去。

来到洞口处伸头向里一探,楚立羽不由得一惊,只见洞中到处是密密麻麻的黄色蜈蚣,这些蜈蚣大的手臂粗,小的只有发丝大,足有上万条的样子。

“难怪刚才百足蜈蚣如此拼命,原本自己闯人家的家园来了。”

喃喃了句,楚立羽想退出此洞时,不经意看到洞顶处竟倒挂着二株怪树,不由得心中一喜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

这正是楚立羽要完全的任务之一寻找一株百叶枝。

这二株百叶枝通体白色,长约八寸,从根部开始一直向上整齐有序地生长着一对对细小的树枝,怪的是这些树枝全是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

“啪啪”

楚立羽随手一挥,数十道白芒飞射而出,白芒往靠近楚立羽身边的蜈蚣一闪而过,所有的蜈蚣纷纷瞬间断成了数截。

接着楚立羽腾空而起,往百叶枝飞去。

一接触百叶枝,楚立羽急忙一拍腰间的储物袋,手中白芒一闪后,多出了二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

静静打量了片刻后,楚立羽小心翼翼地拔出二株百叶枝,分别装进盒子,然后瞬间把盒子收进了储物袋,才微微放松了些。

“咕咕~~咕咕~”

突然一阵阵怪声从下方传来。

低头一望,楚立羽不由得一喜,只见下方惊风正风卷残云般地吞吃着洞中的黄色蜈蚣。

飘落到洞口处后,楚立羽静静地欣赏着怪鸟吞蜈蚣的场面,这也算是为自己报伤了吧!

转眼的功夫怪鸟吃得肚子圆溜溜的向楚立羽走来,用头轻蹭了一下楚立羽。

“我们出去吧!此处说不定还有什么高阶妖兽,还是早点离开的为妙。”说完楚立羽径直退出了此洞。

出了偏洞后,楚立羽重新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可惜!并没有找到能出去的路,楚立羽开始范愁了,看来唯一的出路只有打通来时的通道了。

决定后,楚立羽一抬手,手中白芒一闪,多出了一把白色朴刀,手一抖,一道半月形的刀芒飞射而出。

“碰”一声,无数大小石块被劈得四分五裂。

一个时辰后。

一人一鸟从深渊的洞口此缓缓走了出来。

“惊风,你就不要跟着我去完成其它的任务了,你在这里安心养伤吧!等伤好了再来找我。”楚立羽明白怪鸟的伤势,怜爱地说道。

怪鸟竟像人般真的一点头,同时想起洞中的美餐兴奋地“咕咕”叫了起来。

“臭惊风,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看到惊风那鸟样,楚立羽一摇头,化作一道黑芒破空而去。

离此地数千里的大雪山上,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女子被一群身穿黄色盔甲的士兵围在了中间,这些盔甲士兵人人手拿武器,一脸龌龊之色。

女子有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可女子丝毫害怕的样子都没有,显得颇为的镇定。

“真是天生优物!如果能和此女风流一夜,就算是死也值了。”

这是这群士兵的想法。

“小娘子好美啊!不过你实在不应该盗走我们蓝天世家的七绝散,这样吧!如果你答应做本少主的小妾,这事就算了,而且你手中的七绝散也可以给你,如若不然等会把你擒住了,我们这么多人一个接着一个上~~”人群中一个长得颇为英俊的年轻男子,看着眼前的优物狂吞了一口唾沫道。

男子说这话的时候,二腿间的小兄弟猛然抬起头,男子相信只要被自己看中的女子绝对逃不掉的,不凭什么,就凭蓝天世家在江湖中的地位。

可这回男子错了?错在对自己大过自信。

“哼,一群凡夫俗子也敢大言不惭。”女子冷哼声中,一挥衣衫满天发丝般白色的银针,狂风暴雨般向四面八方的盔甲士兵飞去。

众人看到这幕大惊,有的急忙挥动手中武器,有的急忙飞退~~~~

可银针的速度实在大快了,一闪就扎进了士兵的盔甲上,下一秒,再从盔甲的另一头一闪而出,瞬间众人身上就多出了无数个血洞,顿时一股股血液从细小的血洞二头狂射而出,把整片雪地染红了一片。

冷冷地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众人,女子一挥手,把漂浮在虚空中的银针一收,就化作一道黑芒飞射而去。

半个时辰后!

一道白芒从天而降,接着一敛,显出了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

看到这幕,老者脸色一沉,突然看着不远处的雪地道“还不显身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要我请你出来吗?”

语音一落,古井无波的雪地一阵翻滚,一个身穿黄色盔甲的士兵从地下一钻而出。

士兵是个年仅二十岁的男子,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士兵抖了抖身上的积雪战战兢兢道“师尊事情是这样子的~~~~~”

(分享:趁我们还年轻,就活出自己的精彩,青春痘不在,但青春要在;财富不在,但才气要在;斗气不在,但斗志要在,外快不在,但愉快要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