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6章 裂缝情缘

第026章 裂缝情缘

摇了摇有些晕眩的脑袋,少女脸上浮现了几分红润,急忙再从怀里摸出一颗月光石,嵌在山壁中,借着淡淡的光芒,少女目光下移看到了可恶的家伙正贴在自己神秘的地带上,吼道“大色狼,还不快点把你的那家伙给我移开。”

少女尖啸的响音,穿过少年的耳膜,让他脸上扭曲的厉害的同时急忙蠕动着下体,好快点儿让接触处远离舍不得离开的部位。

可这无心的蠕动,制造出下方的娇躯敏感地带一阵酥麻向全身迅速蔓延,少女轻呻一声后有些恐惧道“你你要干什么?”

“老大!是你叫我移开的,可这裂缝实在大小了,根本动不了身!不如这样吧!”说着楚立羽支撑着地面的双手向下一滑抱住少女,双腿则急忙夹住少女的小腿,把少女的娇躯与自己的紧贴在一起,来不极感受怀中的柔软,少年猛一踩地面用力一翻,顿时把少女翻到了上面来。

折断的胸骨,让少女支撑地面的双手微微发抖,可却咬牙坚持着不让自己的上半身贴着下方可恶男子的胸脯,同时脚尖立起使敏感地带远离男子可恶的家伙。

与少女相比之下,下方的少年却显得轻松、安静,一双有些许清冷的目光盯着少女的脸孔,缓缓下移,顿时在引力的作用下少女那紧身的衣衫,显得宽畅起来,露出了胸口上一大片的雪白。

雪白上一条深不可测的沟壑有一多半印在了少年的眼中,忍住想把整条沟壑尽收眼底的冲动,目光缓缓再向下移去,下方的情况更糟糕,远离少女的黑袍完全贴在少年目光所及之处,然后少女时不时轻微的颤抖,让下方的黑袍不由自主拔动在少年的腰部以下的部位。

“你在点火啊!”忍住诱惑,牙齿间吐出一丝丝热气,急忙闭上变得火热的双目。

可这个该死的家伙却不知道,他无意间吐出的热气,吹拂在少女脸上,让少女头皮发麻得差点要倾倒而下,少女刚压下一股要命的感觉时,可下方中又吹上一股热气,顿时少女心中一震,少女心中的那个小湖泊像是被人丢进了一块小石头,“扑通”一声,制造出一阵涟漪迅速向远方延伸而去。

咬紧齿根,脸上青筋浮显的同时带起一丝丝香汗,最后香汗越来越多,汇集成了一滴透明的**划过肌肉紧拉的脸孔滚滚而下。

“滴”

一滴有些许咸味夹带着清凉的汗珠掉进了少年的嘴中,少年有些意外的睁开了刚压下火热的眼神,看着满头大汗的少年道“支撑不了就换我来吧!”

“啪”

体力完全透支的少女,终于被少年最后的这句话斩断,一头砸在了少年的怀中,大口喘息着。

娇躯喘息时起伏的波涛汹涌,让少年一阵心猿意马,就在少年生出非分之想时,突然大腿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传来,把少年刚生出龌龊想法的冲动击得支离破碎。

“你敢生出那想法,我捏死你之后,再把你那东西剪下来,然后拿去喂狗。”少女又捏了一把楚立羽后道。

“小姐,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还是个处男,不过你放心吧!我不会乘人之危的!”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楚立羽心中却想道“人生难道几回搏,此时不搏何时搏”

“你不要想着霸王硬上弓,我牙齿中咬着毒药丸,这你是知道的,大不了一死二散。”少女把头埋在少年结实的胸脯上冷冷道。

“丝”

“此女大牛逼了点吧!竟然知道我的想法。”心中这样想着楚立羽却淡淡道“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不用看,你就是那样的人。”少女头也不抬道。

“像吗?好吧!那就像吧!看在这些年帮助你的份上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还有出身何处。”翘了翘嘴楚立羽笑道。

“罗翠云”少女微顿崩出三个字后道“不过请你不要告诉别人。”

“罗翠云!好清纯的名字,在下楚立羽出身在雷京城外的一个边远小山村中”少年自语了一句后缓缓道。

“停!你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知道。”少年正想往下说时,却意外的被少女喊停了下来,并再一把狠狠的捏在少年大腿上,因为少女发现某人的某个部份已经挚天一柱带着强烈的温度顶着自己的大腿处了。

“小兄弟!你要坚持往啊!在这个节骨眼上千万不要范错误啊!”咬紧牙根借助腿上火辣辣的感觉努力把邪恶的想法打压下后,少年目光下移,然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少女的目光也刚好上移,四目相触,少女楚楚动人的面孔顿时让少年生出了怜爱之心。

接触少女清纯的瞳孔让楚立羽突然想起了家中的弟妹,一股思念之情划过脸孔,让少年眼中水花忍不住的浮现。

“你怎么了!”眨了眨眼少女有些好奇问道。

“没事!等这次任务完全之后,我们一起离开天狼谷,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修练,等我们有能力在修真界中生存时!一起闯荡天下!怎么样?”说着少年无精打采落到一边的手偷偷抱住了少女的蛇腰。

这话让少女心中一震,从小到大眼前的少年是第一个为自己着想之人,然而少女想到家族交给自己几乎无法完成的使命时,抿了抿嘴,瞳孔中水花浮现道“如果将来我们成为了敌人,你会用剑指着我吗?”

“呵呵!我们怎么可能会是敌人呢?”这句前不着边后不着崖的话一入耳,少年微微笑道。

“我想听你的答案,我说的是如果?”少女追问道。

“不会!”少年认真的点头道。

“呜呜”

简单的二个字一出口,少女竟然呜呜痛哭起来。

眉头一皱,楚立羽有些意外地看着突然抱住自己痛哭的女子,他自然不知道这二个简单的字,竟然砸到了女子内心最软弱之处。

双手轻轻捧起少女的脸,帮着擦去泪痕,看到少女并没有阻挠自己的举动,一个狂热的想法从少年心中一闪而过,“死就死吧!”少年心中想道的同时猛然低头,双唇紧贴在另一双红润的嘴唇上,心中一震,血液比常时快上数倍的速度向脑神经猛冲,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让少年下意识的抱紧了少女。

满怀心事的少女突然被偷袭,心中大震的同时急忙抬起泪汪汪的双目看着少年,下意识的想挣开这种要命的攻击,然后少女无意的挣扎落入某人的眼中却变成了要命的挑逗。

突然少女感觉到洞府门口,有条柔软之物开始攻击自己紧关闭的洞门,柔软仿佛不知疲倦般,从多个不同的方向和角度穷追猛打过来。

少女又羞女怒的同时还伴随着些许复杂的兴奋苦苦坚持着,“我咬断你这条可恶的舌头。”这样想着少女略微打开了些许的洞门。

柔软趁着这些许洞门的开启,猛然向前一伸钻了进去,一种从没有过的狂热感袭来让柔软疯狂了,柔软无师自通的激烈搅动起来。

“嗡”的一下,少女门中两排洁白的牙齿尚没有来得极咬下,就被这条柔软在洞中搅翻了天,一阵阵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酸软感疯狂的冲击着少女的大脑神经。

剌激让少女连一直隐藏在牙根底下的毒药丸都忘了咬破。少女渐渐的放弃了抵抗,提起一条湿润的柔软也开始反攻着不断进攻的无名物体,顿时两条柔软瞬间战在了一起,一种淡淡的感觉迅速在少年少女心中延伸。

少年自然不知道自己乱打乱撞的粗鲁举动,竟然俘虏了少女尚没有开启过的心。

少年少女的心第一次是最容易让人开启的,开启时的方法不管你是用温柔的还是粗鲁的,一但你成功开启了第一次,那他(她)都将会成为你一生中最难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彼此的生命中还会出现许多次开启的机会,但却永远没有了第一次开启的感觉。

(大家顶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