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7章 洞府奇遇

第027章 洞府奇遇

少年自然不知道自己乱打乱撞的粗鲁举动,竟然俘虏了少女尚没有开启过的心。

少年少女的心第一次是最容易让人开启的,开启时的方法不管你是用温柔的还是粗鲁的,一但你成功开启了第一次,那他(她)都将会成为你一生中最难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彼此的生命中还会出现许多次开启的机会,但却永远没有了第一次开启的感觉。

良久后,属于少年的那条柔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战场,看着怀里的少女,楚立羽露出了些许奸诈的笑容道“云云!以后的风风雨雨就让我们一起去度过!”

“嗯”少女抱紧了些许少年轻轻点头。

看着刚才还是凶巴巴的女子突然间转变成怀里温柔的绵羊,楚立羽感觉到心情美极了,忍不住又轻吻了一下怀中的会佳人,心中却狂喜想道“老子的初吻没有了!”

“云云,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可能那三头蜥蜴早走了,我们出去看看吧!”说着楚立羽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

现在他可不敢再像刚才那样粗鲁了,因为下方的柔软已把心给了自己。

侧身站在窄道里温柔的把少女拉起,微微一笑后,二人正想往上爬时。突然骤变顿生。二人站着的地面毫无征兆地响起一声低微的闷响,接着激烈地摇晃起来,二人尚没有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陷进了泥土中。

一陷进泥土,二人的感知瞬间被泥土阻隔,少年用力握紧了少女的手,让她不要害怕。

“嘭!””

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下坠,二人掉进了一个无名洞府中,当二人恢复感知从地上徐徐站起时,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洞府,这间洞府高约十丈,虚中飘浮着无数的大小月光石,淡淡白芒把这里的黑暗驱赶得一干二净,洞府中间有张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三个大小不一的盒子,尽头则有二具巨大的骸骨盘腿而坐,在时间的流逝中这二具骸骨已显黑色,最引人注目的是骸骨不远处插入地面的白红二把古朴长剑,长剑隐约有白红二种光芒闪过,一眼就能看出这二把剑绝对是好东西。

“羽!这是什么地方。”看到二具巨大的骸骨少女靠近了些许少年,有些害怕的问道。

“依我看此处可能是这二位前辈的坐化之地!”侧脸看了一下少女,楚立羽笑道。

“可这二具骸骨也太大了点吧!”看着少年的笑脸少女放松了些许道。

“没什么可怕的,这二具明显不是我们人类的骸骨,不管怎样,我们无意中闯进了二位前辈的坐化之地,还是拜祭一下二位前辈吧!”少年不由少女分说就拉着少女徐徐向骸骨行去,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二人磕了三个响头后,石桌上的盒子竟然自动打开了起来,白、红、紫三种光芒分别从盒子中射出,显得特别惹眼。

二人回头有些吃惊的看着这幕,互看了对方一眼后,小心翼翼的向这三个盒子靠过去,每走一步他们的心就越发跳动得厉害,他们想着盒子尽可能出现的各种凶险。

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盒子,楚立羽舔了舔嘴唇,伸手拦住了少女前进的脚步,然后再小心翼翼的行了过去。

随着少年向前移去,他们都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空荡的洞府之内,只有着二颗心跳、跳动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快靠近盒子时楚立羽猛然一掌击出,一股强猛的劲气自掌心中喷射而出,将三个盒子击落在地,盒子落地竟诡异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等待了片刻,楚立羽见盒子并未有什么反映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着一旁双臂抱胸望着自己地少女耸了耸肩道:“小心点没坏处,现在我们一起看看盒子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吧!”

小心是楚立羽三年特训时养成的习惯,因为他爱惜自己的生命。

微微一点头,少女走了上来,二人的目光同时投向发出白芒的盒子,微微一愣,旋即俏脸欣喜的伸出玉手,从中取出了一卷彩色的古朴玉简。

“这是什么?”好奇的凑过头来。楚立羽问道。

“高级功法。”少女看着玉简上的四个大字,笑吟吟地道。

“惊天九变?”惊诧的挑了挑眉,楚立羽从少女手中将玉简取过,来回地看了一下,上面的四个字,惊异道:“惊天九变?想不到这里竟然会有这种高阶的功法。”

在修真界,功法的高低直接决定着修为的高底,在同阶修为中,功法又直接决定着胜败。随着这些年功法的流失和各种势力的明争暗斗,功法越显得重要起来,一卷高阶功法的出现一但被修真界中之人知晓,想必整个修真界都会为之疯狂吧!

“云云,这高阶功法你收好,小心些千万不能让其它人知道。”说着少年把玉简放在了少女手中,高阶功法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但对于楚立羽来说却如同虚无,因为他拥有神秘的师尊。

看着手中的高阶功法,少女心中一震,拥有高阶功法意味着什么她自然清楚,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再一次冲击着少女的心扉,让她眼中水花不由自主的浮现。

望着泪水在眼中打转的少女,楚立羽笑了笑,中指微曲轻轻刮过少女的鼻子笑道:“这东西固然不错,不过想要精通,可得花费不少精力,有空多花些心思在上面知道么?”

“谢谢。”

听着楚立羽这般说,少女抽泣了一下,冲着前者感激地点了点头。

“记住以后不用对我说谢谢。”望着将功法收起的少女,楚立羽有些不高兴道。

俏脸微微一愣,旋即浮现一丝笑容,轻轻的一点头道“嗯!”

少年摸了摸少女的脸庞,二人再次将目光投向红色石盒。

在月光石的照射下,盒子内部的东西,在二人的注视下,被一览无遗。

“又是玉简?”望着安静躺在盒子底的东西,楚立羽眉尖一挑道。

伸出手来,将玉简从盒子中取出,楚立羽细细的翻看了一下,最后目光停留在了玉简侧面的小字之上:“高级功法剑技:玄?”

“剑技:玄?”嘴中喃喃着这听上去有些陌生的词语,楚立羽摇了摇头递给了身旁的少女道“这剑技功法,好好的保管着。”

“给我”看着手中的功法,少女睁大了瞳孔惊道。

一套高阶功法归自己所有少女还能想得明白,可二套都给自己了少女实在难以想得明白了。高阶功法啊!那可是高阶功法啊!竟然有人会不动心,这是真的吗?这样想着少女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珠,滴溜溜的在少年身上转着。

“我有这么好看吗?再说你的不就是我的吗?收起来吧!你能强大起来我比谁都高兴,相信我这个对我真的没有多大用处。”笑了笑,楚立羽再一次中指微曲轻轻刮过少女的鼻子道。

如果刚才少女还有些许怀疑少年是否对自己真心,那么现在那一点怀疑随着少年把玉简递交到自己手中时,已经完全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自然不相信少年所说的是真话,她只会认为少年爱自己怕自己不接受才这样子说的。

“羽,那这功法我暂时帮你保管着,你想要的时候随时向我要。”少女小心翼翼的把玉简收进储物袋中道。

微微一笑,少年再次将目光投向紫色石盒。

在紫光的照射下,盒子内部的东西,在少年的注视下,再一次被一览无遗。

望着那安静躺在盒子底的紫色软甲,楚立羽眉尖顿时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