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8章 冰火双剑

第028章 冰火双剑

伸出手来将软甲从盒子中取出,楚立羽不由得一愣,此物拿在手中竟如同虚无般,丝毫重量都没有,再细细的翻看了一下,最后目光停留在了软甲正面的小字之上:“紫金软甲”。

“云云!好东西啊!这可是刀枪不入的宝物啊!你穿上它在修真界中闯荡我的心就踏实多了。”说着楚立羽把紫甲缓缓放在了少女手中。

双手颤抖地捧着没有丝毫重得的紫甲,少女脑中“嗡”的一下炸开了,这男子对自己也大好了吧!不是说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爱,也没有永恒的恨,只有永恒的利益吗?

“呜呜!”

把手中的紫甲随手丢到地上,少女突然一头挣进少年的结实的胸脯痛哭了起来。

在家族时被人欺负,在天狼谷为了生存必须凶恨,从没有过朋友的她,突然得到意想不到的爱时,她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晕了头脑。

手掌划过秀美的发丝,落到少女柔软的脸颊,底头吻了一下少女的额头后道“云云!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抽泣了一下,少女摇了摇头道“将来你会不会不理我。”

“怎么会呢?三年前我就说过,长大了你再叫我小色狼,我就要你嫁给我,就在刚才我听得很清楚,你叫了我小色狼,所以你这一辈只能嫁给我,呵呵!”轻拍着少女的后背,闻着少女独一无二淡淡的幽香楚立羽调戏道。

“坏人!”说着少女一口咬在少年结实的胸脯上。

“丝”

牙齿间猛吸进一口冷气,胸口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少年咬紧了牙根,再温柔的女人也有强悍的时候,少年此时终于明白了这句真理。

“疼吗?”把清晰的牙印在少年胸脯上后,少女抬头微道。

“呵呵!这个你自己体会一下就知道。”说着少年猛然低头,向少女胸脯上的一大片雪白咬去。

“呀!”

少女吓得急忙向后一跳,双手怀抱胸前,挡住那一大片雪白,用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着少年道“你不要乱来!”

只许女人放火,不许男人点灯。也许这就是对女人最好的解释吧!

看着逃到一边的少女楚立羽淡淡道“云云!你这次伤得很重,还是尽快的处理好伤口为妙。”

少女自然知道自己的事情,被压断的胸骨在灵力的修复下倒是小事,可另一个伤口是在大腿处,要处理这伤口就把长袍脱下甚至~~~

“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翘了翘嘴楚立羽说着转过身徐徐向那两边长剑行去,似乎真没有想偷看的意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还是懂的。

顿了顿楚立羽好像听到背后衣衫落地的声音,摸了摸还清晰可见的牙印,他却不敢回头,只能想像着一那幅要人命的胴体,忍住小兄弟的抗议,急忙向前行了数步。

一股寒气突然一涌而来,把少年所有不良的想法一吹而散,打了个寒战,楚立羽急忙抬首向不远处的长剑看去,此时他才看清,寒气竟是从眼前的白色长剑涌出来的~~

“寒冰剑”

看着剑柄上三个雪白的小字,楚立羽急忙行了过去,单手缓缓往剑柄上伸去,就在些时骤变顿生,小手刚接触剑柄,一股寒流猛向小手扑去,小手瞬间凝固,厚厚的冰层迅速沿着小手延伸而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少年,猛抽回小手,可那冰层还是以一种无法想像的速度,瞬间把少年凝结成了一条冰棍。

“嘭”良久后,冰棍轰隆一声一炸而开,随着无数细小冰块的落地,露出了冰块中的少年。

少年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如果再慢半秒钟抽离小手,少年相信现在的自己已变成了一条永久的冰棍,刚才瞬间连骨头都被冰冷的经历,留给了他大多的阴影。

提起修为缓缓把体内体外的残留冰层融化掉后,接着用恐惧的的眼神看了此剑一眼后,目当移到了红色长剑上。

“火云剑”

此剑如同用火焰铸成般,一条条细小的火蛇不断地在此剑中流动,看起来诡异之极。

向此剑行进了些许,温度骤然狂升,每前进一步,楚立羽都能清楚的感受到温度以倍数的速度在狂升着,停下脚步,擦去密布其上的汉水,咽喉激烈地滚动了一下,带进些许的唾沫,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中冒出一股强烈的不安,再望向些剑的眼神已充满了恐惧。

看了看地面,楚立羽抬手把不远处一块拳头大的石块摄到了手中,从此剑散发出的火属性能量来看,他相信只用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把自己烧成一缕白烟。

握了握有些粗糙的石块,少年对准此剑扔了出去,在少年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石块方一接触到此剑,一条手臂粗的火蛇顿时气势汹汹的一卷而出,往石块上一闪而过,石块竟瞬间变成了一缕白烟,随后飘散在虚空中。

“呼”

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牙齿缝间倒吸了一口冷气,楚立羽只觉得自己的全身似乎忽然间麻木了下来,连脚尖都有些发软,差点把持不住的栽下身子,他很庆幸刚才的聪明之举,不然此刻变成一缕白烟就是自己了,他并不认为自己的骨头比那块石块硬多少。

“哎哟!”

突然背后一声痛苦的呻吟声响起,楚立羽下意识的回头,顿时将三千黑丝挡住雪白曲线的背影尽收眼底,目光快速从背影下滑到腰部以后的部位,咽喉一动急忙把一大口唾沫吞进肚子,小腹间的邪火猛然燃起,下方的小兄弟开始时无精打采的只轻轻抬了一下头,可片刻后却猛然一挺,立起了高傲的头颅,差点把阻挡视线的布料捅穿个窟窿。

小兄弟强烈的反应吓得其主人急忙转身道“云云!你没事吧!”

“没~~什么事只是伤口比想像中的严重”少女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听着身后衣衫划过虚空轻微之声响起,少年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尽量压制着小兄弟高涨的情绪。

“羽!过来帮我包扎一下伤口。”有些颤抖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

“哦!”微微一愣,少年低头缓缓行了过去。

此时少女已把黑袍穿上,只把二条雪白的美腿淋浴在空气中。

行到少女身前,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少女雪白的肌肤,少年顿时想入非非,可当目光再向上移看到那血淋淋的伤口时,少年所有美丽的遐想顿时烟消云散,心中却像被人用大铁锤砸在上面一样无比的心疼,他急忙拿起少女放在一边的药粉小心翼翼的撒在上面。

看到少年认真的模样少女渐渐的眼中雾气浮现,这就是有人在乎的感觉吗?真好!想着少女猛然低首在少年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少年抬头微微一笑,抚摸着少女吻过的地方道“伤口很深,近几天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不然还会再度引起伤势的。”

话完,少年“抢”过少女手中的绷带,继续低头小心翼翼挣扎起伤口来,因为伤口在大腿处,少年在包扎的过程中,时不时的要少女配合着把腿微微提起,就在少年快要包扎完时,目光突然不小心的向上一移,顿时他隐约看到了数根杂乱无章的漆黑稻草调皮地钻出了“地面”

心中不由得一震,少女突然发现楚立羽炽热的眼神正瞄向自己最为神秘的地带,脸色不由得一变,急忙夹急大腿,同时从两边拔些许的布料回来挡住神秘地带后道“眼睛往那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