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38章 解毒

第038章 解毒

两条舌头在楚立羽嘴中不断的纠缠着,一阵阵快感不断的侵蚀着彼此的心灵,手臂越来越用劲,似乎是想要将怀中的女人融进身体一般。

他的大手有力的搂着自己的腰身,鼻息间能闻到他的男子气息,胸前的摩擦让红尘有种说不出的触电感觉,下身已经能感觉到他羞人的昂扬,红尘心跳动加快,俏面上悄悄抹上红晕,心里轻轻叫着,不能这样

随着体内欲火的膨胀,楚立羽迷糊之间,一只手掌不由自主的攀上了红尘的柳腰,微微游动,然后穿过红袍,摸上了那犹如温玉般光滑娇嫩的肌肤。

这般亲密接触,二人都是轻微的颤了颤,呼吸逐渐急促的楚立羽,手掌缓缓移上,片刻后,竟然是一把握住了那柔软翘立的圣女峰。

女人的敏感地带忽然被袭,这让得被欲火占据的红尘迅速清醒了些许,察觉到两人现在的亲密姿势,俏脸猛的浮现一抹苍白,闪电般的与楚立羽的嘴分离,咬着银牙,艰难的低声道:“小子,你…你若敢对我做那事,等我回复后,定要杀你!”

穿着红袍的红尘,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着,长裙侧开岔处修长的美腿不雅的露了出来,红扑扑的绝美脸蛋,美眸微闭,让人一瞧之下欲念丛生......

天啊!好美的一双美足,小腿浑圆丰莹,修长优美的曲线一直延伸到丰满的大腿......

红尘这声娇吟的话音,犹如一把重锤,狠狠的砸在了楚立羽的脑袋之上,顿时让得他脱离了欲火的控制,察觉到自己的手掌竟然握着对方的娇乳,脸庞涨紫,赶忙抽出手来,体内灵力狂猛运转,拼了命的压制着翻腾的欲火。然后跌坐在地上,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可心里直叫糟糕,眼前的女子可是一根手指就能弹死自己的人啊!

在楚立羽压制着体内欲火之时,红尘的意识,再次被欲火侵占,她急忙低下身子,玉臂环着楚立羽的脖子,玉颊不断在他的胸膛上摩擦着,不过就在意识即将再次退散之时,红尘一掌拍在楚立羽胸前道:“嗅小子,我杀了你,再把你那东西拿去喂猪!”

“大姐,那东西一般不是说拿去喂狗的吗?你拿去喂猪别吓坏了人家?”碰到洞壁后,楚立羽张口吐了口血,心中虽然微开了一下玩笑,可嘴上却说道“其实刚才的那些药粉是我在这里刚偷的,我根本没有解药。”

“你个混笨你不早说,将你的灵力汇于手掌,然后替我按摩小腹,大腿以及脖子下的几处穴位,就能帮我解去此毒,至于穴位的位置。你应该清楚。”红尘咬牙说了一声。

“呃…”听着这几个位置,楚立羽眼角微微抽搐,为什么位置都在女人的敏感地带。

无奈,楚立羽只得一咬牙,走到红尘身旁,静静打量着躲在地上的女子。

此时的红尘,已是红袍半解。大片春光不断泄露而出。极为的刺眼,而楚立羽。则更为凄惨,不但要压制住下身努力反抗的小兄弟,还要在这半裸的美人面前装成圣人。

双掌缓缓探出,将灵气附于其上,楚立羽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对着神智模糊的红尘轻声道:“得罪了。”

说完之后,楚立羽不再迟疑,双手迅速的解开红尘身上地红袍,直到露出了半截雪白酥胸之后,方才赶紧停止

楚立羽狂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感觉有点好笑为什么要帮此女,自己一直都不是好人啊!为什么现在不坏了呢?摇了摇头,过了一下眼瘾,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按在那玉颈之下,娇乳上方半寸的位置,缓缓抚动。

手指缓缓抚动时,红尘发出一声嘤吟,娇躯顺着他的力度贴上了他的身体,贴得好紧,恨不得将自己整个身子都融进他的怀里,脸蛋在他的脸颊上摩挲着,此刻的她身子有点软,柔若无骨

红尘心里有点乱,她感觉他的手指接触到自己的皮肤在轻轻的动着,她想躲,想躲过这羞人的抚动,但自己的身子好象使不出一点力气,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发软、发烫......

手指在柔软上行走,楚立羽觉得好奇妙,他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奇妙,有点湿滑,有点温润,让他忍不住的想往更多的禁地深入......

“就当我这三年来第一次做好事吧!”左手用力把红尘压在地上,咬牙忍住冲动的情绪,灵气通过右手指逐渐的钻入红尘体内,随着灵气入体,红尘俏脸上的酡红也停止了扩张的趋势,俏鼻中隐隐的诱人呻吟声,也是弱了许多。

见到果然有效,楚立羽精神微振,体内灵气更是急忙涌上手掌,在此处按摩了将近几分钟之后,目光微微下移,停留在了红尘小腹位置,对于这比上面位置更敏感的地带,楚立羽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解开红袍。

此次的红袍解开,直接是让得那两团挺翘地娇乳,失去了束缚,调皮的**在了空气之中。

咽了一口唾沫,楚立羽手指触上那平坦如玉般的小腹,然后轻轻游动着,在这般亲密地接触中,楚立羽都能忍住,是个圣人啊!

随着小腹位置灵气的输入,红尘俏脸上的酡红也逐渐减退着,泛着粉红的肌肤,也是缓缓的回复着正常的雪白。

小腹按摩了几分钟,楚立羽赶忙将红袍撩上,然后又从红尘的小腿处,将红袍逐渐的掀上,对于这种部位,楚立羽可真不敢放肆,在点到即止之后,迅速找准位置,赶紧闭上眼睛,用灵气疏解着红尘体内的欲火

在楚立羽闭目之时,地上的红尘,玉手却是微微紧握了起来,修长地睫毛,不断的颤抖着,一抹似羞似怒地表情,在脸颊上一闪而逝。

片刻之后,楚立羽终于是大汗淋漓的移开了手掌,将红袍移下,剧烈的喘着粗气,转过头望着俏脸已经回复正常神色的红尘,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突然楚立羽微弓着身体,望着那趟在地上没有丝毫防备的美丽女人,他脚步忽然有些忍不住的前踏了一步,低头望着那娇艳欲滴的诱人红唇,眼瞳中闪过一抹炽热,然后缓缓的低头。吻了下去。

柔唇相接,他的软舌扣上了她的玉齿,身下人儿喉间发出一声嘤吟,她香口轻启,他的软舌乘隙钻了进去,去捕捉那柔软的丁香,

舌尖撩到了滑腻的柔软,那躲闪不及的滑腻丁香被撩个正着,双舌瞬间缭绕,难解难分.......这一吻情深似海,红尘本能羞涩的迎合着他的热吻,小香舌配合着他的缭绕,让他放肆吸嘬着自己的香津,这是自己的初吻,她将自己的初吻毫无保留的献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她允许他的贪婪,她容忍着他的放肆,唇舌已经被他完全的侵占、、、

“这就当作救你的利息吧!”起身后,楚立羽把地上的东西收进储物袋说了句,急忙跑往洞外跑去,他可不敢等一根手指就能弹死自己的人完全恢复起来。

在脚步声消失之后,地上的红尘这才颤抖着睫毛睁开了双眸,望着身体上有些凌乱的红袍,美眸中一滴泪珠不争气的滚落而下,虽然她清楚最可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可楚立羽那通按摩,却是完全等于把她的身子给看了个精光。

以她的身份,平日鲜有人敢放肆的正面注视自己,更别提被人在身上一通**,想着自己保存了这么多年的身体以及初吻,便是在这个山洞中,被一名比自己小上许多的少年莫名其妙的夺了去,红尘便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抓狂感觉,她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一定要捉到那个小子,然后千刀万剐。再把那东西剪下拿去喂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