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40章 阵卷九宫心法

第040章 阵卷九宫心法

“好小子,竟敢趁我不注意时开溜。”冰冷的声音从虚空中响起,谷主一显而出。

“啪”没等楚立羽说话,谷主隔空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顿时一个火红的五指山浮现而出。

随后谷主把楚立羽带回岩浆洞扔在地上道“把你脑细胞中的阵卷九宫心法给我一字不差的写出来。”

“大哥!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压根没想过要这东西啊!”楚立羽心里虽是这样想,可嘴上却连连点头道“是”

能把元婴逼爆炸的人,想想他都觉得毛骨悚然。

“哼!先警告你那功法我大部份都了解,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手脚。否则我会把你的骨头一根一根打断,然后接上、再接着打断~~~~”话完轻轻一抬脚,脚掌略微在虚空中停顿了一下,虚空竟产生音爆之声。在后者瞳孔越来越大的脚掌终于踢到了自己的小腹中。

“嘭!”一声,身体微微一顿,然后炮弹般向岩浆飞去。

眼着就要掉进岩浆时,岩浆一阵旋转,一张三丈之巨的火红石台突然浮现而出。把楚立羽的身躯稳稳接住。

脚掌传来的劲力直接让楚立羽的五脏六腑移了位。落到石台的瞬间,忍不住的一张口喷了一口鲜红。

石台上传来的高温更是让他全身冒热气。

“小子三天内把阵卷九宫心法给我写出来。还有你那隐身的功法,记住你只有三天的时间。”谷主冷冷的声音落下时,石台上灵力波动一起,另一张小石台缓缓从虚空中落下。

小石台上排放着一大堆玉简、玉笔之类写作的工具。

同时一个火焰光罩浮现而出把楚立羽团团罩在了中间。

“是!”

在双方力量相差大远之下反抗无非是很蠢的事情。因此他只能不答应也得答应。

“放心!只要你写出阵卷九宫心法,你一定会得到你想不到的好处的,相信我年经人。”看了一眼光罩中的男子,谷方随手把一直飘在空中的漆黑大刀收走后淡淡道。

“相信你的是笨蛋。”不敢接触那火热的眼神,楚立羽心中骂道。

谷主就欲转身而走时,一顿他想了想再度转身,一伸手一股吸力从心掌心涌出。

楚立羽只觉得身体一凉,身上的衣衫瞬间被他摄到了手上,接着看也不看的随手扔在地上。另一只手则一弹,数颗火星飞射而出,划过美丽的轨迹后一闪没入了楚立羽的体内。

身体一凉时,楚立羽急忙弯下身子双腿合拢,急忙用双手捂住重要部份。他突然冒出了一身冷汗,他很害怕眼前变态的家伙就好那一口。自己可还是个处男啊!

尚没有等他回过神,他的身体一震,他瞬间觉得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禁制?”感觉到身体好像随时都可能一爆而开后,他终于想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放心,只要你写出阵卷九宫心法,我会帮你解去禁制的。”话完谷主转身缓缓向通道走去。

随着谷主的离开这里重新安静了下来,偶尔只有那一个个从岩浆冒出的气泡爆开,和一股股的热浪扫过。

如若凡人在这样的高度下呆上片刻定会尸骨未存,就是一般的修练者也不敢久呆。

巨大的岩洞只有楚立羽一人,他也不用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的重要部分。

在天狼谷的训练中,高温训练并不少,因此楚立羽倒是不惧怕这样的高温。

在谷主走后不久,他就急忙双目紧急,盘腿而坐。神识缓缓进入了那个神秘的天地中。

当然之前他试过多种破开光罩的方法,结果全都以失败告终。

“师尊~~”楚立羽一显身就吼叫起来。

“臭小子,看你狼狈的样子,又遇到了什么?”虚空中金光一闪,悟元子一闪而出道。

“事情是这样子的~~~~”清了清嗓子,楚立羽把整件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小子!现在你赶紧把那阵卷九宫心法写出来,然后寻找机会溜走,至于那老家伙种在你身上的禁制你倒是不用担心,我自会把驱除的方法告诉你?不过以你的修为驱除的时间自然要久一些,哎,没事的时候,多花点时间把修为提上去吧!不然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了,还谈何保持自己想保护的人~~~”悟元子摇头缓缓道。

楚立羽与悟元子的交谈将近半个时辰,并再花了半个时辰恢复消耗的灵力后,神识缓缓退出了神秘空间。

神识退出秘密空间后,再缓缓向脑细胞中移去。

“轰”

神识接触脑细胞的瞬间一股庞大的信息轰然涌来。让他的头脑不由得一阵巨痛,有种被涨爆的感觉。

时间随着楚立羽消化这股信息的同时,偷偷摸摸随着岩浆溜走了。

当他再睁开漆黑眸子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此时的他完全被脑细胞的功法震住了。那高深的阵法,以级对阵法之道的独特见解,完全让楚立羽大开眼界,他相信只要把阵卷九宫心法完全理解透,就算是空化期的修士他也有把握困住。不过一想到要在阵法上花费的大量时间他就大感头痛。

“放心吧!看在你给的那东西份上,有机会我会帮你完成你那未了的心愿的。”喃喃自语间,楚立羽缓缓站了起来。

接着拿起玉笔在玉简上龙飞凤舞地写起来~~~~

时间再次在楚立羽忙碌中渐渐滑过。

整张石台随着楚立羽写错的玉简一捆捆扔出。渐渐变得窄小了起来。

一次次的出错,一次次的了解,让他对阵卷九宫心法越来越熟悉。

而此时天狼谷外,密密麻麻的修真者遍布天地。在修真者后面的则是无数只背生一对黄色翅膀狮子般的妖兽。

“一个不留。”高空中一句响彻天地的声音响起。

顿时密密麻麻的修真者潮水般的向天狼谷涌去。

一场惊世大战就此揭开。

岩浆洞突然一震,岩浆狂喷而出。洞中飘浮的石台上一个一丝不挂的少年,吓了一跳,急忙把手中写好的玉简拿起,算了算时间他惊得一屁股坐在石台上战战兢兢道“修真者杀来了。”

“滴答~~滴答~~”的脚步声从通道中响起,打破了少年的沉思,滴答声像一把铁锤轻锤在楚立羽的心上。让他感觉到呼吸困难。

急忙朝通道望去,心瞬间跳到了嗓子上。随着滴答声音的结束,谷主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楚立羽的眼中。

略微不同的是那身红袍多了数个小窟窿,其头上的短白发也显得有些凌乱。

“阵卷九宫心法写好了没有。”谷主冷冷的声音响起。双目窄然睁开。

“写好了,不过我要先穿回衣服。不然~~~我把阵卷九宫心法毁掉。”紧握着玉简的手,金光闪动,些许清脆的声音从玉简中响起颤抖道。他不想一直沐浴在空气中,因此他只能睹一回。

听到玉简上的声响,谷主眼中寒光一闪,杀意瞬间爬上了双目,随手一挥,在其身边的衣衫化作一股大风,穿过火焰光罩落到楚立羽的另一只手上道“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