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45章 离开

第045章 离开

两人的舌头缠绵在一起,身体享受着她身体的柔软和惊人弹性,手也顺着不安份的向上攀爬。刚要在罗翠云身上展示自己的艺术天赋时。一双柔软的小手阻挡了他的进攻。

“现在还不是时候。”异样的感觉,从敏感地带传来,她一愣,急忙挣开温暖的怀抱。虽被拒绝了,但楚立羽并没有再去做圣人,缓缓呼了口气道“云云!也许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可能我们都逃不出天狼谷了,能不能让我~~~~”

说到一半突然伸手一拉,硬是再把身前的柔软拉进怀中,低头再吻了上去。换作平时他自然没有这么大胆,但此时他已经不想再去做圣人。

舌尖撩到了滑腻的柔软,那躲闪不及的滑腻丁香被撩个正着,双舌瞬间缭绕,难解难分.......

手掌从罗翠云的肚脐处一直向上,然后便触碰到一对浑圆的柔软上。一手抓住,竟然有一半露在外面。刚成熟的胸部在穿上衣服时已非常丰满,伸进衣服里去更是让楚立羽大为赞叹。这尺码也太大了吧!

隔着层布不太舒服,楚立羽的手偷偷伸进罗翠云的衣服里面,解开了最后的内衣带子。那对毫乳像对逃脱出笼的兔子般,一下子就把罗翠云紧身的毛衣撑的高高挺起。

再没有丝毫阻拦,楚立羽的手肆无忌惮地抚摸了上去。掐住顶端的红点,轻轻的揉捏,然后放两根手指在那两座山峰间的迷人沟渠里划动~~~

楚立羽舒服的呻吟出声时,罗翠云更是不堪,嘴巴已经无法再和林枫接吻,大口大口地喘气,大声地呻吟着。身体也早就没有一丝力气,身体挂在楚立羽身上,把自己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楚立羽听着罗翠云呻吟声,低头看着她迷离的双眼,自己也是情难自禁~~~

可惜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做这种最为美好的事情,他在一本玉简上看到过做这样事情一但被打扰了,将会变成性无能的,过了瘾的他只能依依不舍的把手抽离了那双峰。

闻着手上残留的香味,他发誓一定要把修为修练到巅峰,不会别的,只为下次再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至少没有人敢出来捣乱。他恨透了这种被人捣乱的感觉。

双眼迷离渐渐退去,整理好衣衫后,罗翠云握着柔软的小拳头轻锤在楚立羽的胸脯上道“坏人,以后我就是你的了,如果那天被我发现你出轨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你要怎么收拾我呢?不会和我分手吧?”抓住柔软的小拳头,把它的主人拉进怀中道。

“我才不会这么傻和你分手呢?那样我不是直接成全了你们这对奸夫**妇了吗?我要你把她带到我的面前,天天服侍我。这样多好啊!一个不用灵石的下人。最好你找得越多越好,我就怕你无福消受。”头靠在结实的肩膀上淡淡道。

“好吧!到时帮你找二个下人服侍你,云云现在你还是快点逃吧!不然等一会修真者越来越多时就麻烦了。”闻言,楚立羽眉头一皱,这小妮子的想法也大怪了点吧,摇了摇头道。

“嗯!你要小心一些。”说着罗翠云重新爬进树丛掩饰起来。

看了看树丛中的伴侣一眼,楚立羽这才两手抱着树干,犹如灵猴般,急速的滑下。

将距离地面尚还有几丈时,双手一松,脚掌轻踢树干,身体在半空一个凌空翻滚,然后单膝着地,双手撑地地面,落地的声响几乎难以听闻。锐利的目光飞快扫视四周,便是一头撞进一簇茂密丛林间。

然而谁也想不到,楚立羽这一走下次二人相见时竟是数十年后。

下一时刻,离此地数公里的密林中,一道黑影一射而出,黑影背三把黑色长剑异常惹眼。

“出鞘!”一声冷喝,黑影一指天边的二道人影。顿时黑剑化作一道黑光闪电般射去。

二道人影突兀感到背后破空声大起。回首一看,黑剑已到了眼前,急忙侧身险险躲过偷袭而来的黑剑。

轻擦了一下后背吓出的汗水,二人抬首向黑剑飞来的方向看去,刚好看到一遁黑芒破空而去。

二人急忙掏出一支青色笛子吹奏起来,顿时一阵抑扬顿挫的笛声响起,顺着缕缕的轻风四处飘荡而去。

余音绕梁,断断续续.细细听来,一种深沉却飘然出世的感觉占据心头,仿佛一切尘嚣都已远去,只有这天籁之音。

片刻后林海中,数道身影一飞冲天,直向身前的黑点追去。看到数人追去的身影,二人急忙把笛子收好,遁光一起也追了上去。

一行人离开后不久,另一道黑芒从林海中一射而出,一顿露出了那张惊艳的容貌。看了看这行人飞去的方向后,喃喃道“羽,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话话遁光一起,向另一个方向飞遁而去。

树耸立的密林之中。茂密的枝叶将炽热的阳光遮掩而下,偶尔有着一些光斑从枝叶缝隙间射将而下。星点点的照在面上。组成一幅浑然天成的光斑图案。霎是美丽。

丛林之中。时不时的有身影飞过。偶尔还有着一道悠远且不知是何种魔兽所发的低吼声。穿过密林阻挡。在林中徘徊不散。

“唆”

又是一道黑芒飞射而过,在其背后不远还有着六道颜色各异的光芒紧追而来。突然黑芒越来越淡,最后竟然凭空消失不见。

后面的六道遁芒并没有露出多少惊慌,神扫缓缓向四面八方扫去。可神识一回体,六道遁光一停,纷纷显出身影,满脸震惊,彼此间互看了一眼,均是一摇头。

“这是什么隐形术。”我们的神识竟然扫不到。光头男子冷冷道。

众人均无语的摇头。忙活了一天,竟然一点好处没捞到。众人心情自然好不到那里去。

森林的另一角。一处树丛忽然一阵抖动。旋即一道倩影暴射而出。双脚轻点一处横移出来的树枝。然后腾身掠上那离地数丈高的树干上。鹰般锐利的目光在前方仔细扫过。松了一口气时又有些疑惑的低声喃喃道:“还好!进入魔兽中那些修真者好像没有追来了?”

“可惜那家伙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叫凌珊,如果这次能逃过此劫,我一定会让那家伙永远忘不了我的,竟然软的不行就用硬的。”女子想到那个永远背着三把黑色长剑的男子表情复杂了起来自语道。

这个女人便是荷花,而且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初荷。一倌青丝只在头顶打了一个简洁的挽,用一根紫竹斜插,一袭黑衣,没有一丝褶皱~~~~

“呵呵!你终于舍得出来了。”突然一句冰冷的声音从地下传出。旋即不远处的地面一阵激烈的翻滚,三道身穿土黄色衣衫的人影从地下钻了出来。

随着三人钻出地面,他们的容貌也是清晰的落入了前者的眼中。二男一女,三人身高均只有四尺,面孔凹凸不平,说话间露出二排漆黑的铁牙,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头比其身高还要长数倍的长发,随着三人的行动长发在地上如同灵蛇般游动。久看竟有头晕眼花之感。

“你们是人还是鬼。”凌珊平时胆子就大,可看到行到眼前的三人,还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宗主让我们守在这种地方,专门收拾这种漏网之鱼,今天好像是三十七条了吧!不过貌似这么漂亮的美人还是第一个吧!”目光在眼前凹凸不平的地方扫过,年纪小些的矮子淡淡道。

(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