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47章 一只蚂蚁

第047章 一只蚂蚁

一阵大风从这片林海中吹过,无数的枯叶纷纷飞舞而下,霎是好看。

茂林中,三尺厚的枯叶一阵翻滚,二个小脑袋探了出来。锐利的目光扫过高空后,二个小脑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起。

“队长你手上的伤没事吧!”目睹楚立羽手上的白骨她心疼道。

刚欲说话,面前突然一道黑影瞬间闪掠而过,顿时让得楚立羽全身冒着冷汗,左手急忙从背后抽出一把黑色长剑,目光朝前扫过,旋即一阵忍不住的大喜,原来那道黑影,赫然是刚分开不久的怪鸟,别人或许难以寻找到躲藏的楚立羽,可对于一直与楚立羽生活在一起的怪鸟来说,空气中遗留的一丝气息,便是极为鲜明的指路标。

怪鸟落到楚立羽身边,用脑袋轻蹭了几下楚立羽,旋即把目光移到凌珊身上。

对于楚立羽身边的这只怪鸟,凌珊也是远远的看过好几次,如今近看发现怪鸟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她急忙退了数步。

“怪风她是自己人别这样,你先警戒一下,我们都受了一些伤,需要马上恢复。”拍了拍怪鸟的背部,楚立羽淡淡道。

惊鸟的出现让他心情大好,在魔兽山脉中总算有个保命的护身符了。

语音一落,怪鸟旋即一抖翅膀,掠上一棵大树上放哨起来。

楚立羽对着凌珊露出一个苦笑后,做出一个怪异的手势,缓缓闭上,神识进入了脑海那个神秘的空间,贪婪地吸收着精纯的能量。

在逃亡的过程中,他看到无数的同伴被杀,甚至亲眼目睹修真者奸杀天狼谷的弟子~~但他却不敢现身,因为对方的修为远比自己高出许多,人没有能力保持自己时,谈何保持别人。

看着入定的楚立羽,她的一双美目停留在他身上很久才缓缓移开。对于眼前的男子她有着莫名其妙的爱。

时间悄然滑过,神秘空间中正接受悟元子指点的楚立羽突然觉得大腿上一阵巨痛传来。他急忙退出了神秘空间,往大腿上看去。不由得一惊。

只见一只拳头大的黄色蚂蚁出现在了眼中,那家伙的二颗尘牙,穿过衣衫的阻挠,直插自己的大腿,楚立羽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疯狂地被这只蚂蚁吸走。

“当”

楚立羽眼中寒光一闪,手中青筋鼓起,一巴掌拍在这只蚂蚁身上,掌心拍到蚂蚁的瞬间,相接处竟发出了金属般的声音,这只蚂蚁不但没有被拍飞出去,而且更疯狂的加快了吸血的速度。

“当!当!”

又一连几巴掌下去,那家伙竟然丝毫不动。

“快点用剑锯断它的尖牙。”凌珊眼皮一提,看到这幕急忙道。

眉头一皱,楚立羽瞬间抽出背后的一把长剑,一剑劈下,当的一声,黑剑竟然被反弹了回去。一声冷喝,手中长剑一阵飞舞,楚立羽一连劈了数十下,结果那蚂蚁竟然丝毫事情都没有。

“丝~~丝~”

这下楚立羽慌了,急忙把锋利的长剑放到蚂蚁的尖牙上锯了起来。

这下如同死尸般的蚂蚁终于有反应了,它不慌不忙地抬起一双黄目,灵性十足地看着楚立羽,好像在说求你了再让我多吸一下吧!

“我靠!”楚立羽大骂,手中黑剑以每秒不下于千次的速度拉动起来。

“噗!”

摩擦产生的高温终于让它急忙拔出了二颗尖牙,然后速度钻进枯叶中消失不见。拔出尖牙的瞬间楚立羽看到,那家伙的尖牙竟有手指长。

红润的脸孔瞬间变成了苍白,伤口上又痒又痛。小心撕开伤口上的衣料,楚立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整个伤口竟变成了黑色,而且已开始腐烂。

“铁蚁毒!”看到伤口凌珊惊道。

楚立羽正想询问铁蚁毒是什么东西时,不远处的枯叶一阵翻滚,那只黄色蚂蚁竟然再次一钻而出,虎视眈眈的直向楚立羽看来。

这次那家伙的容貌清晰的落到了楚立羽的眼中,二条长触角,四眼,面孔像猪,八足,浑身一根毛也没有。给这个家伙的一个字就是丑。

“妈的,这是什么怪物。”突然楚立羽看到这个家伙竟然对自己“笑”了一下,浑身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道。

“铁蚂蚁!爱血,身怀腐毒~~”凌珊似乎很了解这东西淡淡回道。

大腿上的肉已开始腐烂,那钻心的痛,让楚立羽刚恢复红润的脸颊又渐渐变得苍白起来,脸上也开始轻微的扭曲起来,他正思索着如何办时。身前黑影一掠,淡淡的清香飘进鼻子,凌珊以出现在大腿旁。深呼了口气,旋即身躯弯成一条美丽的曲线……

在楚立羽惊愕的目光中,樱桃小嘴已贴在了上面,顿时大腿上一凉,温润感传来,小嘴已开始吮吸起来。

一种异样的感觉爬上楚立羽心头,他突然间觉得自己不再那么讨厌眼前的女子了,甚至还觉得有些可爱起来。凌珊当年留给楚立羽不好的印象,随着这一吸烟消云散。

“呸”

片刻后,少女抬头喷出一道黑血,深吸了气,再次低头吮吸起来。

目光移到黑血上,楚立羽不由得一愣,只见接近黑血附近的小草瞬间枯黄,随后化成了一缕黑烟,而那地上却多少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那腐毒竟然厉害如斯?

目光一寒移到远处的铁蚂蚁身上,只见那家伙竟然洋洋得意起来,对着楚立羽弄眉挤眼的,气得得楚立羽直吹胡子瞪眼。

身上的腐疼之感,渐渐退去,楚立羽有些许的感动把目光移到自己从未正眼看过的女子身上。

眉目深刻,宛如雕刻,秀发不束,任其凌乱,仿佛纯金细丝,长可委地,金色细眉斜飞入鬓,自然流露出勃勃英气。由于凌珊是俯下身子,因此使得那紧身的黑袍远离了身躯,露出了胸口上的一大片雪白,甚至那两座高峰之间的沟壑也完全印在了他的眼中,目光微微顺着沟壑攀登而上,那两座顶破苍穹的雪白高峰竟然夸张的落入了瞳孔中。山巅上两个小红点骄傲的抬起。

楚立羽艰难的滚动了一下泰山般的咽喉,静静的看着无意间闯进瞳孔的风景……

正吮吸着伤口的凌珊,突然发现大腿主人两腿间的布料突然立了起来。正思索着那到底是何物时,猛然抬头又吐出了一口黑血,无间中她发现有双炽热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地方看来,她顺着炽热的目光下意识的低头看去。

“呀!”

当看到引以为傲的山峰露底了,以极想到那突然立起来的东西,凌珊吓得跳了起来,双手急忙捂住胸口,想到保守了多少的春光全跑进了某人的眼中,一阵委曲的雾气在眼眶浮现,随后顺着脸颊流下。

“对不起,我是无意看到的。”被发现了,他一惊,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承认自己的错误。

“你说你是无意看到的,那就是有意的了。”抽泣了一下少女委曲的一指楚立羽道。

“嘎!”

闻言,楚立羽像被人掐住了喉咙般瞬间凝住。此时他才看清少女樱桃的红嘴因吸毒已变成了二条香肠,楚立羽不由得心中感触,猛然伸手一拉,把躲闪不极的凌珊拉进了怀中,在牛力的作用下,直接让得那两座巨峰撞得变了形。

“你要做什么。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凌珊下意识的挣扎着道。她嘴上虽然是这么说可心里却想道“我随便起来不是人。”

凌珊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以致于到最后完全的安静下来。一切顺其自然。

此时的楚立羽却没有看到,那肿得像香肠般的小嘴却翘起了一个诡异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