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49章 生死时速

第049章 生死时速

绿色的林海上空,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划过天际,随后消失在林海的尽头处。以黑影每秒不下以一千米的速度,瞬间就飞出了数百公里。

“小子只要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我愿做你的飞行坐骑。”

每当楚立羽以为逃出那妖的手掌心时,这句冰冷的声就从虚空中冒出。高强度的飞行,使得怪鸟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

“惊风停下吧!”楚立羽咬牙道。他已经决定不再玩这猫抓老鼠的游戏。

“怎么不逃了?”楚立羽停下的瞬间,妖从虚空中一闪而出道。

“在下有一事想不明白,前辈好像并非修真者,为何一定要杀晚辈不可,难道是晚辈的长相让前辈起了杀意吗?”楚立羽不感冒问道。

“小子杀你虽不是我的本意,但我受了那帮家伙之托凡是从这片区域经过之人都要杀个干净,刚才我已放了你们一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好了多的我不想啰嗦,只要你能接得下本尊三招,我就放你一马。”妖平静道。

“好!”莫名其妙的遇到这样一个让人头痛的怪人,楚立羽无奈道。

“呵呵,一招。”话音一落,妖一拳头砸过来。看似威力不大的拳头,竟使虚空微微扭曲起来,拳头所过之处尖啸的音爆声响起。拳头微颤灵气猛涌动。最后迅速在拳头表面上。凝聚出了一层青色地角质层。

楚立羽被这妖物逼得战意迅速飙升了起来,体内灵气在此刻被运转到极致,精纯的白色的灵气自体内喷涌而出。

体内灵气涌动间,楚立羽手中没有丝毫停滞,反手抽出一把黑剑,手臂青筋露起一挥,竟挥出了十几道残影,残影猛然合拢,最后整把黑剑,都是化为一抹刺眼红芒,对着那妖暴刺而去。

“爆炎!”

心中一道低吼,楚立羽手中带着一往直前的凶悍气势,对着那妖拳头正正刺去,剑身振动间,红芒一波接一波涌出,犹如是红色的火浪一般。

怪风则双爪一伸,一股强大的灵力涌向双爪,爪上金光一闪,带着尖啸的音爆声向妖物头脑爪去。

红色红芒在青色眼瞳中急速放大,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炽热气劲,妖脸色依然那般平淡,这些年,与他交战的对手大多了,比这更大十倍百倍的攻势场面,他都见过,因此,凭这等攻势,便是想让他退缩无疑是痴人说梦,不过对方在修为远低自己之下却反抗他倒是意外不小,这种不错的敏锐力还是让得妖略感吃惊了一下,不过仅此而已。

“不管你今日如何扎。也唯有一路可走!”被青色角质层所覆盖地拳头。其上力量骤然暴增。妖嘴角一掀。终于是不再有任何迟缓留情。右臂甩动。拳头暴砸而出。最后重重地与楚立羽的地剑尖。轰在一起!

“嘭!”

两者接触。霎时间。一道巨声自虚中响起。

“嚓!”

一道精铁断裂的咔嚓声响,便是猛的自交战处传出,紧接着,一道人影,猛的倒射而回,一口殷红鲜血狂喷而出,倒飞将近百丈后,方才缓缓停止。

虚空中楚立羽上衣几乎被交轰的劲气震成碎片,浑身上下布满淤青,嘴角残留的血迹,让得他看上去分外狼狈,当然,最让得人感到惊骇的,还是楚立羽那满是鲜血的双手所握的两截断裂长剑,看那断裂口处,明显是被强力直接蹦碎。

楚立羽倒退的瞬间,惊风的双爪已狠狠的向妖头脑抓去。双爪所过之处,虚空都为之有些扭曲。眼看双爪就要一把抓在妖头上时,妖伸手一抓,“嚓!”闪电间把怪风的双爪抓在手中,用力一握断裂的咔嚓声响,便是猛的自手掌中处传出,紧接着,怪风发出一声惨叫,被妖狂甩了出去,一口殷红鲜血从嘴中狂喷而出,倒飞将近百丈后,方才缓缓停止。

望着虚空中,艰难挣扎着挥动双翅膀的惊风,再瞧得自己手中断裂的长剑,楚立羽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自心中涌出,从妖所露出来的实力来看,这个妖绝对是比谷主与红尘还要高阶的存在。

虚空中妖双身交错在胸前,身体之上的整洁,与狼狈不堪的楚立羽几乎是两个极端,楚立羽再度看向那妖物的目光中,明显已多出了一些莫名的意味,以及对死亡的恐惧。】

“好好强”

楚立羽微张着嘴,失声喃喃道,竟然仅仅只是一个回合,并且还是用剑施展了攻击力最强的爆炎之下,被对方一拳摧枯拉朽的击败!

妖物淡淡的笑道:“不错,果然有几分本事,希望你能接住下一招!不过我想那样的机会不大。”

“惊风!走!”想也不用想楚立羽猛向怪鸟射去道。能多留一刻在这个世间中,谁又会想着去死。

“游戏结束了~~”妖摇了摇头。了字一出口妖身影一迷糊就在原地消息不见。

“云云、珊儿对不起,来世再见了。”目睹妖消息不见,楚立羽伤感道。如今灵力尽失,别说施展那需要消耗大量灵力的隐身术了,就是飞翔都难以做到。

楚立羽落到惊风背上的瞬间,怪风的身躯竟猛地向下坠落数丈,方才稳住身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由此可见惊风伤的也不轻。

身前的虚空突然灵力波动一起,妖一闪而出。怪鸟一惊,一扭身朝另一个方向飞射而去。可是明显的来不及了。

妖显身的同时,一抬手,一道黑色巨练暴射而来,巨练丝毫声音都没有,可所过之处的虚空竟激烈的扭曲起来。就像扭毛巾一样。巨练尚没有击到,一股劲力就猛的率先而来,让楚立羽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劲风吹得怪鸟如同风中的枯叶一般。暴射而回。

巨练在楚立羽的瞳孔中越来越大最后狠狠地撞在惊风的头颅上。两者接触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轰隆的一声大响,黑芒、爆破声、冲天而起。一股强大的能量从接触处狂涌而出。惊得下方中的一些魔兽囫囵在地。

“嗷呜”

一片血雨一落而出,怪鸟只来得及惨叫一声,直直从天空坠落而下。而楚立羽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二眼一黑,已人事无知的率先掉落而下。

就在楚立羽晕眩过去的瞬间,谁也没有看到,密密麻麻的蝌蚪怪字,从脑中狂涌而出,然后顺着血管向全身各处游去。蝌蚪文所过之入,所有损伤的组织细胞速度恢复起来~~~

下方是一个深不见底,终年白雾缠绵的深渊。常年中有不小心掉入深渊的魔兽不计其数,其中不乏高阶的飞行魔兽,但居住在附近的一些魔兽却从没见过有活着出来的,

一人一鸟,一前一后如陨石坠落般的速度掉入了这片白雾。可半天也没有听到响声从下方响起,仿佛下方的深渊深不可测般的样子。

目睹这幕,妖背部上一阵雷鸣般的声音响起,二对白色翅膀瞬间消失不见,看了看下方茫茫白雾的深渊,一闪就在原地消息不见,他自然不会相信受了如此重一击的一人一鸟还有活着的可能,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能侥幸活着,下方白雾中的东西也会瞬间把他们吞噬的一干二净,当年他可是亲身体验过下方那些东西的厉害。

随着妖的离开,这里重新安静了下来,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正如妖看到的那样,怪鸟和楚立羽掉进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渊中,换作一般的修练者,早就不知道死去多长时间了,可楚立羽和怪鸟又那是一般修练者可比的。不过如今楚立羽和怪鸟离死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