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50章 融合

第050章融合

深渊底下的世界,死一般的宁静,时间在这里已失去了的概念。单调的白色让人有种发疯的冲动。

眼皮跳动了一下,楚立羽摸着有些晕眩的脑袋,旋即,睁开了红肿的双目,出现在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目光能看到的距离不过数丈。不远处怪鸟双目紧闭,头颅和脚皮开肉绽,以怪鸟为中心方圆半丈的地面已被染成了一片鲜红。

“惊风”吃力的叫了一句,楚立羽就想站起。可他发现双脚竟不听大脑的指挥了,一连对双腿下了几道命令可丝毫反应都没有,楚立羽急忙往腿上看去,他愕然了,只见双腿的主动骨竟已断成了数截,微挪动身体,胸口上一阵巨痛传来,紧急把目光移到胸口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胸口上一个拳头大的血洞出现在了眼中,目光穿过血洞竟可看到血红的心脏在跳动,用力一咬舌尖,竟然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我要死了吗?不会的,不会的”感觉到全身唯一只有大脑可以思考时,他很惊慌。

就在此时,白雾忽然一阵翻滚,旋即,一道黑影掠过,停在楚立羽的身前,目光移去,楚立羽不由得一愣,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眉宇间有一弯黑色圆月和一个红色太阳。此女一丝不挂,该凸的东西凸,该凹的地方凹,精美的全印在了楚立羽的瞳孔,让这个将死的家伙不受控制的下半身都微微起了反应。

“美!这实在是大美了,这是仙女吧!”楚立羽想道。

“啪”

此女突然摔倒在地,脸色也由红润瞬间变成了苍白,渐身显出诡异的黑烟

嘴唇微微颤动,楚立羽发现此时大脑竟连控制嘴巴说话都做不到。

“你我都是将死之人,现在唯一能让我们活下来的方法就是“融合”,等会我施展秘术时,你记住千万不要用意志抵挡。秘术成功我们则生,如果失败我们则死。”看到楚立羽双眼微微动了一下时,女子急道。生怕说迟了对方就听不到了。

微动了一下头,楚立羽脑中出现了一幅幅美好的画面。画面首先出现的是家人,画中一切是那么的温馨,突然这些画面一阵迷糊,然后寸寸碎裂,而紧接着另一张画面又出现了,画面是天狼谷、、、、、、、、、、

如此这般,楚立羽生平的经历画面一幅幅的出现,又一幅幅的碎裂不见。

“难道这是天意。”看了看四周的白雾女子喃喃道。

语罢!一点眉宇间的黑色圆月和红色太阳,顿时黑色圆月和红色太阳同时闪过一道黑芒,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黑芒闪过后,黑色圆月猛的射出一道白芒,红色太阳则射出一道红芒,看起来诡异之极。

二道光芒往四周一照,顿时所有的白雾像渚开了的水般翻滚起来,旋即女子张口一吸,把方圆百丈内的白雾一股脑吸收得干干净净。旋即急忙闭口,把眉宇间的二道光芒移到楚立羽身上。

白雾被吸收,深渊露出了它的面貌,可仅片刻就再次被狂涌过来的白雾占据了。

古怪的事情发生了,光芒照在楚立羽身上,竟被他的身体自主吸收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二道光芒渐渐暗淡了下来,这时女子猛吐出一团直径三丈的白雾,这团白雾和四周的白雾一般无二,只是浓厚程度远不是周围的可比。

白雾一出现就自动飞到楚立羽的头上,接着一阵翻滚后往下一落,彻底把楚立羽包裹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女子一道道法决飞快地打在白雾上,众多的法决一没入白雾,白雾竟响起了雷鸣般的声音,这些声音开始的时候只是偶尔响一下,可片刻后,雷鸣般的声音竟一直响个不停。

“咔嚓!”

白雾中一道闪电闪过,不久后又闪过一道,接着这些闪电闪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当达到某个平衡点时,这团白雾竟然变成了金色。

整个过程艳女不断吐黑血,不久以此女为中心方圆半丈都被染成了黑色。女子的身影开始变得迷糊起来,一副看起来就要飞灰烟灭的样子。看了看接近透明的身躯,吐出口浊气后,女子化作一道黑芒向金雾射去。

女了方一落入金雾,金雾中一道手臂般粗的黑芒冲天而起,而雷鸣般的声音却突然的停了下来。由动到静的结合看出一丝的突兀。

同一时间,深渊的白雾旋转着向这团金雾涌来,不久后这团金雾浓厚的程度已达到了一个让人无法相信的地步。

透过金雾能看到死尸般的少年静静飘浮在虚空中,其身上的一条条青筋自动扭曲跳动起来,艳女则不见了踪影,而其体内却多了一股黑血,黑血中竟有个蚂蚁般大的人,细看这人竟是那位艳女。凡是黑色所流过之处,所有的血管关节等组织,瞬间变成了黑血。

黑血缓缓向大脑流去,只要再把大脑吞噬了,那么这夺舍就成功了。然而就在这股黑血接触大脑的瞬间,密密麻麻的蝌蚪文一闪而出,滴溜溜的围着大脑一转,一吸强大的吸力涌出,把这股躲闪不及的黑血吸了进去。

脑海空间中,灵力波动一起,艳女狼狈地一跌而出,看着这神秘的地方,她有点迷惑。

“哈哈胆子可不小,竟敢对本尊的弟子夺舍。不过也好,这回总算有人服侍一下了。哦不对应该说有半个人。”狂笑夹着威严的声音在虚空中不断回响。

艳女一愣,对方竟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本体,她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心中突然冒出一股寒意让她不由得浑身一震,可艳女毕竟是纵横人间的高手,精纯的灵力从丹田中涌出把莫名其妙的寒意压住后道“何方神圣在此装神弄鬼”

话音未完,虚空中金光一闪,一个黄发男子一显而出。淡淡道“阴阳天尸,本尊倒还是第一次见?”

眉宇间的圆月黑芒一闪,身上黑芒闪过,女子身上多出了一身黑色盔甲,盔甲上无数大小鬼头盘旋,一股股黑烟飞射而出,黑烟中无数鬼物张牙舞爪。盔甲看起来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对于一眼看不出修为的人她有些害怕。因此没出手之前先做好保命的准备,这是她多年的经验,对于这身盔甲她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一个小小的元婴后期修土,想动手不成,也罢那就先废了你的修为再说吧!”悟元子淡淡道。

自从进阶元婴后她就没有听过如此狂的话语,当下不在废话地一点眉宇,顿时一黑一红二道光芒从眉宇中的太阳与月亮中暴射而出,光芒所过之处虚空都为之有些扭曲起来,其中包含的能量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嘴角翘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悟元子眼皮一动,一把金色小剑从瞳孔中飞射而出,丝毫能量波动都没有。可小剑一接触二道光芒,光芒瞬间消散,女子顿时吓得魂飞天外,这招有多强她自己非常清楚,然而对方只是轻轻一提眼皮,却轻易的把自己的阴阳二芒破去,那如果对方用手将会厉害到何种地步呢?更糟的是自己竟然被小剑锁定了。